正文  第二十六章:熙妃

章节字数:3323  更新时间:14-06-14 21: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御花园中,春色溶溶,初蕊新绿。

    女子妩媚一笑,撒娇的靠进方问青怀里,方问青展臂拦她入怀,柔柔一笑。女子心花怒放,放大胆子伸出如藕般的香臂纠缠上他的脖子,不满的道

    “皇上好久都没来看臣妾了”

    方问青伸手轻抚她的小腹,道“都是快要做母亲的人了,还是这么孩子气,朕今天不是专门来陪爱妃了吗”

    女子娇笑的又往里靠了靠,羞吶道“皇上真讨厌”

    方问青待宫中妃嫔向来公平,从不独宠也从不会苛刻任何一个,如今后位已有,除了两年前皇后所出一龙子,丽妃一女外再无子嗣,有人说是自从皇上后宫藏了个绝色男宠后,被那妖孽所惑再也不近女色,所以这后宫女子尽管使劲妍媚,也不能的皇上倾心,况且那男宠被皇上好好的保护在禁宫之中,除了皇命,无人敢靠近半步,初时还有妃嫔仗着几日恩宠,不顾皇命私闯禁地,却被发现,打入了冷宫,前车之鉴在此,便无人敢再造次,日子久了也只道是皇上的魂被那男子勾走了,也就把满腹女儿心态淡了下去。

    这女子乃当朝吏部尚书之女上官熙儿,姿色过人,未出嫁之前便已是皇朝出了名的美人坯子,刚过及笄之年便被父亲送进宫中,如今来宫中不到半年已是位居贵妃之位,羡煞了多少后宫妃嫔,更让她们嫉妒的是,这熙贵妃竟然不到半年时间便还上了皇上子嗣,不过也有人怀疑,毕竟这么多年来皇上虽然也宠幸后宫妃嫔,却再也没有人怀过,这熙妃之喜甚是奇怪,后宫多少看戏的在等着,可是皇上听说熙妃有了身子反而龙颜大悦,当即就提升她为贵妃之首,地位仅次于皇后,众人是咬碎了一地的牙无处诉说,这熙妃更是仗着皇上宠幸在后宫蛮横跋扈,皇上竟然也不过问,现在更是硬把那男宠给压了下去。如今熙妃有喜,还不宠上天去。

    上官熙儿瘫靠在方问青怀里,柳眉轻弯,唇角挂着一丝得意,刚进宫时听到最多的是皇上如何宠幸他的男宠,如何不近女色,她偏不相信,天下的男人没有不偷腥的,凭她的姿色不相信会勾不住皇上的心,果不其然,刚进宫半年便得皇上日夜承恩,现在想想也只是后宫那些个女人善妒,编不来的而已,这皇上是何等的人,她才不信一个男人能拴住皇上的心。

    上官熙儿伸手扶向还未隆起的小腹,眉宇间都是止不住的笑,别说是一个皇上,说不定连皇后之位终有一天也会是她的

    方问青抱着她,心不在焉的抬头看着远处隐约可见的云亭,刚才明明感觉有人在看他,可是闪神功夫就不见了。熙妃见他久久不回话,微微抬头看向那张俊逸无比的脸,瞧他不知在看着什么发愣,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除了云亭,和轻浮的柳枝毫无其他,熙妃不满意的叫了声“皇上,你说好了要陪臣妾的,怎么又丢下臣妾不管了”

    方问青闻着女子满身浓厚的脂粉味,一阵嫌恶,皱了皱眉道“朕有些累了,天还凉,爱妃有了身子还是先回去吧”

    熙妃心里不满却不敢表现出来,大着胆子嘟着红唇撒娇道“皇上。。。。。。”

    方问青剑眉竖起,犀眸斜睨打断了熙妃的话,熙妃何时见他对自己如此威厉,即使她再胆大也不禁被吓了一跳,连忙从他怀里起身,站在一旁挽起袖子啜泣,轻拭眼角,眸眼斜睇方问青,可是饶自己怎么伤心方问青也不回头看他,手肘撑在青石桌上单手支头闭目假寐,那人虽没看她但周身散发的冷气让人浑身冷战,熙妃也不敢造次,欠了身子糯声道

    “臣妾告退”

    方问青轻“嗯”了一声,熙妃久久站定看他仍是没有睁眸,贝齿紧咬樱唇,心中满腹委屈却不敢发作,旋即转身离开。

    园内红花绿叶,新嫩娇人,清漓翠碧,正是游园的最佳时宜。上官熙儿伸手折下一枝春梅,附于鼻尖轻闻,明眸顾盼,蛾眉轻挑,悠悠问道“清溪,刚才是谁在云亭?”

    那随侍的宫女也是个精明之人,早就看出这主子心中不痛快,欠身回道“娘娘稍等,奴婢这就去打听。”

    上官熙儿葱白玉指微松,将梅弃之在地,斜眸瞧那隐匿在殿宇中的云亭,眸中是毫不掩饰的狠戾。不多时那婢女来报附耳不知说了些什么,上官熙儿闻言神色惨变,随即伸手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阴柔笑道“本宫能为皇上生个龙子,那男宠能吗,一个下贱的男宠也配和本宫争宠”

    清溪附和着笑道“娘娘说的极是,不过是个男的,娘娘可知这男宠的真是身份?”

    上官熙儿自打进宫,对这宫中各妃嫔的底细都甚是明了,唯这男宠倒是不甚知晓,也不屑知道,如今听这婢女之言,似是这其中必有个一二分趣味在里,问道

    “说来听听”

    清溪四下看了看见无人在此,小声回道“他是皇上的异父胞弟。”

    上官熙儿闻言大惊,呵斥道“大胆竟敢如此造次。”

    清溪慌乱跪下连连求饶道“奴婢不敢造次,奴婢不敢,奴婢所说句句属实。”

    上官熙儿谅她也不敢如此胆大,心下却是有了好戏,勾指让她起身,道“把话说清楚,本宫就恕你无罪。”

    那清溪本想着讨她欢心不想却事与愿违,这主子的狠辣她不是没见过,心有余悸的回道“娘娘可还记得两月前惹了圣怒而被打入地牢的徐大人?”

    上官熙儿蹙眉道“这和他有何关系?”

    清溪道“听说那徐大人和那男宠是旧相识,徐大人入狱那男宠冒死相救在出逃的路上被皇上的人发现,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那男宠叫皇上大哥。”

    上官熙儿有些不解的“哦?”了一声。

    清溪道“本来这没什么,也可能未进宫之前他和皇上是拜把的兄弟,可是后来奴婢听那些见过先皇莲妃的老宫女说,那男宠甚似当年莲妃,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狐媚子,而且对于那晚之事皇上曾下令不许任何人造谣。”

    上官熙儿道“你是如何得知。”

    清溪垂下头支支吾吾的回道“那晚的随卫中有奴婢在老家里的。。。。的。。。相好。”

    上官熙儿掩唇浅笑道“真是有意思。”

    柳逸然下了云亭施施然的往回走,纵是美景如画,只叹无心赏,柳逸然心不在焉,竟是没看对面有人走过。

    上官熙儿和清溪边走边说,几人擦肩而过,那熙妃恍神间似是想起了刚才的那团白影,转身叱道“站住。”

    柳逸然被人叫住,不知所措的轻“呃”了一声,清溪抢先一步厉声道“好大的胆子,见了贵妃娘娘也不下跪。”

    柳逸然不想和这后宫妃嫔打交道,淡淡道了声“抱歉”

    上官熙儿转身看那人的背影,颀长清瘦的身体,白衣似云,乌发披肩,只是背影就让人想到这人转过身来会是有着怎样的一张脸。在思及二人刚才所议这后宫之中除了那个男人还会有谁,真是冤家路窄,不长眼的偏要自己亲自撞上来。

    上官熙儿拿眼示意清溪,清溪领会,道“还不快拜见贵妃娘娘”说着就上前拦住他的去路。

    柳逸然知道在劫难逃,淡淡回身,举手,垂头,温柔尔雅,拱手道“贵妃娘娘安好。”

    上官熙儿等他抬了头看到了正脸,已是惊艳不已,只见他一身白衣纤尘不染,一双钟灵毓秀的眸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浑然天成的脸,晶莹似玉,任是她这号称皇朝第一美人的贵妃站在面前竟也立刻逊了四五分。早就传闻这男宠绝色无双,她还不信会有比自己更美之人,今日一见这男人竟是把自己给压了下去,心中愤恨,怪不得皇上会被迷惑,还真是一个狐媚子。思及刚才御花园中皇上对她的凌厉原来都是来自于这个男人,她心中郁闷,一口恶气无处发泄,刚好逮了个正着,还不好好出了这口恶气。

    上官熙儿平复因恨怒而苍白的神色,莞尔一笑,伸手撑着自己的腰肢,绕着他转了几圈,打量着道“吆,这不是柳贵妃吗,今个怎么又闲情来着花园赏花。”

    柳逸然乍听这柳贵妃三字,直觉头皮发麻,淡淡一笑回道“贵妃娘娘如果没事,在下先告辞了。”

    上官熙儿娇笑道“大家同是服侍皇上的,同处后宫,柳贵妃可要多多照看着妹妹才是呀。”

    柳逸然见她还不肯放自己走慢应道“贵妃娘娘说笑了,在下只是局外之人而已,贵妃娘娘叫在下柳逸然即可”

    上官熙儿道“听闻柳贵妃,呃,不,应该是柳公子才思渊博,妹妹有段历史不甚明白,想请教柳公子解答。”

    柳逸然道“那也只是传闻而已。”

    上官熙儿装作不解的继续道“妹妹最近看到一段关于魏国的历史,讲这魏王与他的大臣龙阳君的事,妹妹怎么也没看明白,还请柳公子讲上一讲。”

    柳逸然脸色惨变,紧抿薄唇,这女子分明是在拿魏王和龙阳君的事来比方问青和自己,龙阳之好,断袖之癖的可耻之径。上官熙儿见他无语,便继续道“说起来柳公子还是扬州才子,想你堂堂七尺男儿,竟沦落到以色侍人的地步,真是惋惜。”

    柳逸然暗自镇定,拱手凉悠悠的“抱歉,在下先行告辞”,转身拂袖离开。

    那熙妃也不拦他,继续对身边的婢女笑着道“清溪,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人甘愿下贱,和自己的哥哥乱*”

    清溪提高声音道“娘娘,这您就不知道了,这有的人呐就是天生的贱命骨头,这就叫有其母必有其子。”

    上官熙儿闻言,放声大笑看着前方不远处的白影,道“要是我,本宫早就去死了,活着也是丢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