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镜花水月

章节字数:2615  更新时间:14-06-16 16: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路走来,柳逸然都如同天塌下来压着般难以呼吸,他不知自己是如何回的庆宵殿,只是一种无端的思绪从心底滋生,撕扯的他身心俱惫,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怨憎会,原来,原来他那样都不配,生无可恋,死无可奈,这天,这地,这人世,他还有什么,还剩什么。

    柳逸然瘫跪在院内,眼神空洞的低头看着青石地面,没有思绪,没有灵魂,只是一味的看着,看着,透过这层,他仿佛听见来自地狱的恶灵的召唤“下来吧,下来吧,下来就解脱了。”

    他不知道,哪里是碧落,哪里是黄泉,哪里是他的安身之处。

    春风拂过,香雾飘零,点点星红,如血似梦,冬已去,寒犹在,一丝丝彻骨的寒气从地面一寸寸的浸入衣襟直逼全身。麻木的是身子,还有,里面的心。

    方问青老远就看到院中单薄的身影缩成一团,心中刺痛,在御花园中他就心神不定,怕那通透的人儿又有了想法,他即知道了自己对柳逸然的心意,便不会再放开他,也便不会在再让他伤心。方问青疾步上前蹲下柔声道“怎么跪在地上。”

    柳逸然抬头,眸中含着氤氲,含着不知所措的悸动看着他,有些委屈的道“麻了”

    方问青何时见他在自己面前露出过如此神态,让人忍不住的想去疼,想去爱。方问青展臂将他抱起,无比温柔,柳逸然指着海棠树道“抱我去树下坐。”方问青皱眉道“你身子这么冷,外面凉,还是到屋里去吧。”

    柳逸然执拗的看着他,像个孩子。方问青看他如此神态便遂了他意,将他放坐在树下,起身走到内室拿了一床棉被铺在树下,让他坐在被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才将他紧紧抱在怀里陪他一起坐着,一点点的给他暖冰冷的身子,而柳逸然一直看着他忙活,靠在他怀里也不挣脱,温暖的感觉一分分的流遍全身,柳逸然感到从未有过的暖意,从未有过的踏实,渐渐的在他怀中入睡。

    沙漏流转,时光如箭,西天星光点点,朗月似璧,银华如练,几清晰,几轮意。

    二人相拥而靠,共享天地,共誓此生。

    柳逸然悠悠转醒,惺忪的看了眼方问青,抬头看着天边的皓月,有些兴奋的指着对方问青道“好圆。”

    方问青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满是欢喜的脸,想从他毫无瑕疵的眸中捕获哪怕一丝的不同,可是除了孩子般的天真什么也没有,方问青有些心慌,有种恐惧,但看他难得的开心便捧着他的唇轻轻吻下,道“等着,我有惊喜送你。”

    柳逸然有些好奇的问“惊喜?”

    方问青不语,起身走道偏殿,不一会端了满满一盆水走了出来,找了个适宜的地方放下,转身对柳逸然招手道“逸然,快来看看朕送你的惊喜。”

    柳逸然嘿嘿一笑,起身走到他跟前,看着方问青所说的惊喜,不满的挑眉回道“这就是惊喜?”

    方问青从后面抱住他,附在他耳边问道“逸然,喜欢吗?”

    柳逸然垂眸,只见水面波光粼粼,水中之月朦朦胧胧,銘泠迷醉,薄影晃动,柳逸然看的有些痴傻,良久点头轻“嗯”。

    方问青小心翼翼的继续道“镜中花,水中月,虚幻无常,这世间真的,很寂寞,逸然可愿意陪我一起看遍这世间繁华。”

    柳逸然毫不犹豫的点头“嗯”

    方问青大喜,有些不可置信的转过他的身子让他直视自己,激动地又问道“逸然可是愿意?”

    柳逸然又点了点头,回道“我答应你”,一双眸中澄澈无比,好似朝露般清清泠泠。

    方问青看他如此深情,只道是他终于原谅了自己,对自己仍是有情,那些个恩恩怨怨,那些个风雨飘扬,那些个是是非非,那些个爱恨情仇,都千杯一醉,已是前世之梦。方问青毫无掩饰的欢喜,一把将他死死的箍在怀里揉进身子,和他合二为一,柳逸然伸手环上他的腰,眸中取而代之的是狡黠的笑,诡异的笑。

    方问青抱了他许久才放开,又宠溺的拂去散落在他脸颊的发,在他额头印下柔情一吻,柳逸然开心的看着他,嘿嘿一笑,转身挽起袖子就要下手,方问青蹙眉问道“你干什么?”

    柳逸然凤眼一挑,唇角带着一丝稚气回道“当然是捞月呀”,说完弯腰蹲下将手伸进盆中玩弄,方问青看他这般,算算年岁,柳逸然也只是才十九而已,以为他是被自己关久了来了孩子心性,便不再多说,也挽起袖子陪他一起玩,双手伸进水中去握他的手,柳逸然带着他的手在盆中来回晃荡,修长的手指轻挑,将一滴水痕溅在方问青趴的老低的脸上,随即奸计得逞般嘿嘿的笑,方问青见他玩的不亦乐乎,便抽出一只手轻弹手上水珠回他一个,柳逸然不满的瞪眼,嘟嘴道“好呀,你竟然欺负我。”说着抽出被他握着的手报复他。

    夜虽寒,可是方问青却是无比的欢喜,许是柳逸然玩得累了,才拉着方问青又坐在铺在地上的被子上。方问青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怀里,生气的道“看,怎么这么凉”

    柳逸然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嘻嘻的笑着,又异常兴奋的道“我听说京城有座出了名的赤云峰,甚是壮观,我想去看看。可以吗?”

    方问青脸色一沈问道“怎么突然想起去那”

    柳逸然看他沈着脸似是不开心,有些失望的回道“也没什么,只是我来京城这么久哪都没去过,你要是不开心我去,不去便是。”

    方问青听他话中之意,想想之前一直将他禁足在这偌大的庆宵殿里,心中愧疚之余也有些忧心,扶着他的发展颜一笑道“你想去就去,我明天就带你去。”

    柳逸然眸中放光欢喜的问道“真的?”

    方问青不想搅了他兴致,颔首道“真的”

    柳逸然开心的将头埋进他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伸手揽上他的腰嗤嗤的笑,方问青将头抵在他的头顶,笑着道“还真是个孩子,先前怎么没看出来。”

    温热的吐息透过衣物一寸寸的撒在胸前,方问青心神大动,焦躁难耐,只有这个男人可以轻易地牵动他的思绪,也只有这个男人可以轻易地挑动起他对**的渴望,他是整个天下的主宰,而这个男人却主宰着他,方问青将头埋进他的发间,沙哑着嗓子问道“朕已经给了逸然惊喜,逸然可有什么要给朕”

    柳逸然问道“不知皇上想要什么”

    方问青一字一句的回道“我,要你。”柳逸然深深的看向他,闭上了眼。方问青略带薄茧的手顺着柳逸然的臂膀一路下滑展开他紧握的五指,和他十指紧扣,是否这样,他们就可以得到这株神树的佑护,碧落黄泉,生死不弃。

    柳逸然难耐的握紧住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深深陷进方问青的手背中,两行清泪缓缓滑落,攀上脸颊跌落在二人相纠缠的发中,慢慢晕开,方问青没有看到,他永远也看不到,那一刻,他自以为是的碧落黄泉,那一刻,他自以为是的生死契阔,触不到天地,触不到内心。

    月影迷离,轻烟明透,枝梢含苞在夜中悄无声息的开放,海棠花娇,似火烧。

    满身的花,满地的红,满院的南柯一梦。

    夜,如天涯隔断白日的重聚,萧条了紫陌红尘。

    柳逸然动了动疲惫的双眸,身子如散了架似得无力沉浮,他微微蹙眉,侧目看着身侧熟睡的人,那双墨黑色的眸子宛如天边的月般澄澈明透。

    该给的,都给了,不该给的,也给了。

    该还的,都还了,不该还的,也还了。

    该走的,是时候离开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