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落霞花尽

章节字数:3200  更新时间:14-06-18 16: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赤云峰

    云霞蔽日青烟袅,赤峰蓝波执殷红。群山苍叹止为水,满翠玲珑为谁生?

    山间小路巉岩向上,峰回路狭,不知来时路茫茫。

    一骑墨驹,两抹白影,氤氲在火红的天地之间,只见那坐在后面的白衣男子手握缰绳,双臂紧收,将怀中的白衣男子牢牢的揽在怀里,方问青两靥下勾起一抹如沐春风的笑,那笑退去了往日冰冷的面具,犀眸如朝露般澄清明亮,满是宠溺。

    柳逸然双眸紧闭满是倦意安安静静的窝在他的怀里,山路颠簸,似是扯动了身子的疼痛,他轻“嗯”一声,方问青心疼不已,知自己昨晚难耐心中欢喜,对他索要过度,便轻巧的放慢马速,俯身在他耳边柔声道“再睡会,到了我叫你”

    柳逸然微微颔首,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方问青看他这般亲近自己,心中又是一阵躁动,虽然对昨晚柳逸然的乖顺有些莫名其妙的心乱,但此刻看来,许是自己多想了,

    这赤云峰本就位于京郊,为了能看上这山中日出,二人早早动身轻装上路,山间晨曦涤魂,马蹄飞踏,偶尔惊起林中栖鸟疾飞。

    到了峰顶,方问青向后拉紧缰绳,长吁一口,放眼望去整个云峰,伸手指着天边欣喜的唤道“逸然,快看”

    柳逸然早在他停下马的时候已经醒来,此刻听他呼唤便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浩瀚云雾,吞吐天地,一轮红日高悬于峰海之上,霞云布空,照的整个乾坤朗朗,繁华似梦,再看那一望无际的云峰,云雾从半山腰弥漫向上,袅袅香烟,缕缕丝青,一眼望去,如隔云端,如临仙境。

    过眼千帆峰不竭,碧玄入海天外倚。

    这天,这地,这世间的一切如尘如埃,就连自己也是如此凡俗。

    方问青翻身下马,将他抱下马背,柳逸然强忍着身子的不适快步向前走到云峰边上,闭目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空气,凉晰入肺直达心田,顿感浑身爽朗无比,如此美妙。方问青向前和他并肩站立,伸手将他的手握在掌心,另一只手负于背后,和他一起看这如画江山,良久,朗朗一笑,转身看向他,问道

    “逸然可是喜欢”

    柳逸然直视他炙热的眸,点了点头,方问青展臂拉他入怀,轻抚他的背呢喃道“逸然喜欢就好”

    峰顶清风遐迩,吹的二人衣袂翩飞,方问青怕冻着他,尽量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他冰凉的身子。山中一日,人间千年,他静静拥着他,只有这样的感觉才是如此的真实,柳逸然,柳逸然,只有柳逸然可以如此轻易的扯动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部位,方问青不觉的收紧了手臂,好怕只要一松手这人就会像那跌落在峰底的落叶一般万劫不复。

    万物俱籁,千峰缭乱,日升日落,时光流转,两抹身影相依相偎凝聚了时间。

    “逸然,逸然”

    “。。。。。。”

    “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

    “你可知,我恨不得时刻把你困在身边才安心”

    “。。。。。。”

    “日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是呀,该走了”

    柳逸然轻叹了声从他怀中出来,抬头凝视方问青俊逸非凡的脸,伸手抚摸他的剑眉,他最喜欢方问青的那双眉,浓疏得当,眉宇间霸气外露,天生的王者风范,生气时眉尾竖起,让人望而生畏,柔情起来,却是另一种好看,方问青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满满的情意看的心神震荡,如沐甘露般欢喜,心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痛楚,像是有颗树渐渐在他心中扎根,一点一点的扎进心底,轻轻地缠着心弦,似痛非痛,似伤非伤,这种感觉他很喜欢。方问青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摸。

    柳逸然突然柔情一笑,那笑有种蛊惑人心的魔力,方问青从未见过他如此的笑,不觉之间竟是看的有些痴迷,柳逸然趁他晃神之际用尽全身力气向后推他,旋即转身疾跑几步纵身跃下赤云峰。方问青竟在毫无知觉中被他推得后退了七八步之遥,等他回过神来,一个跃身来到峰边伸手去拉柳逸然时,却只扯下了一块白布。

    他一时无法呼吸,瞪大了眼睛欲要从茫茫云雾中寻到那人的影子,可是什么也没有。

    “为什么”

    明明昨晚他还对自己说要陪他一起看这江山,明明也就是在刚才他还那么深情的看着自己,明明现在身上还残留着他的味道,明明自己已经很小心了为何还是让他从自己眼前消失了,他还沾沾自喜于柳逸然毫不保留的柔情和顺从,以为他已经原谅了自己,原来那只是为了让自己放松警惕的手段,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一切都是假的,深情是假的,爱也是假的。

    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残忍之人,在他真正爱上之时让他万劫不复,方问青想起了那晚,也是那个时候,当柳逸然对他说喜欢时他亲手碾碎了他的真情,原来,到头来所谓的报复已成了彻彻底底的报应,报应。。。。。。

    方问青浑身力气像被抽离了一般,他无力站起,又踉跄后退了几步才站定,目光无神,呆呆的看着手中紧紧攥着的白布,唇角抽搐。

    “呵呵,呵呵呵。。。。。。咳咳。。。。。。”

    心头血气上涌,刚想再开口,一口鲜血就已喷涌而出,他只觉得眼前一片昏暗,天和地都在发了疯的旋转,他颓然的跪倒在地,狂吼着

    “啊。。。。。。”

    凄恻绝望,令人心碎,余音不绝,回荡在这空无一片的赤云峰间。

    半月后

    春已渐暖,冬寒已逝。

    这庆宵殿本就是一片死寂,如今少了那人,更是如同炼狱。

    他负手立于树下,看着海棠花开,新发的枝芽含苞待放。曾经,那人总是喜欢这么站着看这株海棠,当时他孤自看花,也应是此种心境吧!那时他不懂,现在他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方问青闭目静静聆听。

    花开无语,花落有声。

    “皇上”

    小徳子站在他身后看这不可一世的帝王,背影中是说不尽的孤寂苍凉,犹记那日皇上被暗卫火急火燎的送回来时的情形,那人满脸泪痕,满身的血,昏迷不醒中却一直喃喃的唤着“别走,别走”,刚刚清醒就召集所有侍卫将赤云峰方圆百里一处不落的搜了个遍,最后在峰底找到了几片不成行的碎布和被狼狗啃咬过的人骨,一滩模糊不清的血迹。从那么高的峰顶跳下,任谁也只有粉身碎骨。

    小德子惋惜的叹了口气,抱紧了怀里的骨灰坛。

    “熙妃娘娘自尽了”

    方问青原本柔情的眸子在听那那个女人的名字时弥漫起血雾,凶残如豹。

    “竟然让她这么容易就死了”

    原来两个多月前,丞相杜易仲告老还乡,朝中丞相职位一直空缺,这上官熙儿之父上官霖仗着自己对皇朝的功德,暗地里拉拢官员,想要爬上丞相之位,上官熙儿为助其父攀升,更为自己在后宫站稳脚步,仗着皇上的宠幸,竟是妄想瞒天过海,和其他男子私会暗结诛胎,混乱龙嗣。但是她却不知自从柳逸然进了宫,方问青就极少宠幸后宫妃嫔,他暗中命人研制了一种药物,这药可以让女子产生假象,误以为是在和男子huan好,他虽每晚都宿在后宫,可是都暗中给那些女子服了此药,即使有那么一两次,次日也会让她们喝下避yun药,方问青本就不是纵yu之人,况且皇后贤淑,太子聪颖,这皇家的尔虞我诈,争权夺位他自幼就深有体会,这皇朝只需一个太子即可,他本想借此铲除上官家在朝中势力,不想却生了纰漏,酿成今日之局。

    他是事后才知那日御花园之事,真是追悔莫及,那个女人不是自持美貌无双,他就命人每日一刀的划破她的脸,驱之到长安街上供人赏玩,但即便如此也难消他心头之恨。

    小德子凝视怀中骨灰坛子,沉默良久有些迟疑的回道

    “皇上,这是柳公子的…骨灰,奴才已经…”

    “逸然。。。。。。真的走了?”

    面上波澜不惊,但话中却是小心翼翼的害怕,他没有回头暗自压下心头不适,掩唇轻咳了几声,用袖子擦去唇角的血迹。

    “皇上”

    小德子的声音满是苦涩,不知该说些什么。

    “放下吧,你也退下”

    小德子小心翼翼的将骨灰坛放在地上,等这院中只剩下方问青一个人时,他却没有一点勇气转身去看,当侍卫来报说是在峰下找到了柳逸然的尸体时,他怎么也不相信柳逸然会就此真的离开了,那人竟是连死也不愿死在宫中。

    方问青闭目倒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身,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会撕扯的他胸口阵阵发痛,他走到骨灰坛旁蹲下将那黑乎乎的一团死死抱在怀里,好像,好像此刻抱的就是那个人,恍惚间,他看到了那个白衣男子在笑,笑的如此潇洒,如此解脱。

    你付我真心,我予你假意,到头来,假意的有了真情,真心的变却无心,一个转身,走的潇洒,痛的,也淋漓。

    他很想笑,大声的笑,可还未笑出口,一口鲜血已是失了禁的喷涌出来,溅在骨灰坛上,沿着坛边划出一条条血痕,方问青瘫坐在地上,身子渐渐缩成一团,像个孩子一样失声痛苦,一声一声的唤着“逸然,逸然”

    “这一世,下一世,生生世世,永生永世,你都是我的,连死也是我的”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