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梧桐镇

章节字数:2940  更新时间:14-06-20 15: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花开花谢,沧海轮回,这岁月沧桑了多少红尘,流逝了多少真真假假。

    五年后

    梧桐镇

    这是皇朝远离京城的一个边远小镇,镇子虽小,但却有着说不尽的繁华安乐,道路两旁闾阎铺地,店肆林立,捏唐人的商贩卖拨浪鼓的老者,从西头到东街,一路摇摆叮咚不停。

    正值仲夏,炎日当空,这梧桐镇上却是一片浓郁,绿意袭人。

    人群中,一男子一一拦过来来往往的行人,用手仔细的比划着,好像是在找人。

    只见那男子一身白衣,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英气的剑眉斜斜飞进鬓角散落的发中,器宇轩昂,只是眉宇间却是憔悴了许多,那人似是身子不适,总是掩唇轻咳。

    “主子,这大热天的,您还是先回客栈歇着吧,奴才在这里找就是了,您的身子要紧呀”

    “无碍,我一定要亲自找到他。”

    这男子正是方问青,五年前,确实在峰底找到了一堆惨不忍睹的骸骨和柳逸然的随身衣物,还有那支已摔的粉碎的玉箫,那玉箫是方问青特意嘱咐人为他而做,在箫身还刻着逸字,当他看到那只只能说是碎片的箫时,他有那么一刻相信那就是柳逸然,但那也仅仅只是一刻而已,他不相信柳逸然会就此离开,后来他又亲自去了趟发现骨骸的地方,虽然那人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让他找到了可疑之处。许是老天也在帮他,竟真的让他得到了关于柳逸然的消息。

    “主子,您说柳公子会不会并不在这梧桐镇,我们已经在这镇子找了这么多天,也没看到一个相似的人影”

    方问青暗暗握紧了拳头,看着人群,良久惨然一笑回道

    “他有心躲我,怎会如此轻易让我找到。”

    逸然,五年了,我寻找了你五年,既然你还不肯原谅我,那么天涯海角,就让我去寻你,只要活着,只要还在人世,五年,十年,二十年,无论多久,我一定会找到你。

    。。。。。。

    此刻已到午时,那客栈酒楼里来往之人更是络绎不绝,其中最数那个高高挂着醉香居三个灿金大字匾额的酒楼客人最多,酒香四溢,醉人心神。

    突然那二楼雅间的窗帘里探出一个身影,那人附身远远的朝楼下一位正要进门的男子打了声招呼

    “刘大夫”

    楼下之人许是没有听到,那人便又大声唤道

    “刘一,这呢”

    楼下之人这才听到是在唤自己,驻足抬头朝那声音处望去,待看清唤自己的人是谁时,笑着喊道

    “马上就上去”

    方问青此刻心烦意乱,不经意间抬头望去,在看到停留在醉香居门口的那抹颀长消瘦的身影时,他微微怔愣急忙定睛瞧着,炙热的目光久久停留在那个粗布白衣男子身上,只是个背影就已让方问青无由的心跳加快,激动不已,他眼角微红,欣喜若狂的轻唤了声“逸然”,迅速拨开人群朝那人影奔去,几个快跑来到那人背后,伸手就去拉他的衣袖

    “逸然,我终于…”

    声音哽咽,全是满当当的小心翼翼。

    那人没有听到他的话正要进门,不妨被人扯了衣袖,疑惑的回身看向来人。

    待他转过了身子看清了正脸,方问青惊异的张大了嘴巴,将后面即将脱口的话生生咽了回去,他脸色煞白,神色窘迫,凝视了许久才喃喃开口道了声“抱歉”眸子是毫不掩饰的失望和凄凉。

    他无力的松开了手,怆然转身走向人群,血气上涌,还为来得及压制已经咳了出来,跟在他后面的小德子赶忙掏出手帕给他,满是忧虑的道

    “主子,您怎么又咳血了”

    方问青接过帕子擦了擦唇角血痕,淡淡回道“无事”

    又拿眼斜睨已经消失不在的人,收回视线,施施然的走了,为何那背影如此之像?

    那唤作刘一的男子进了醉香居的门却没有直接上二楼,而是矗立在门旁神色慌乱的看着刚才那人渐渐远离的背影,伸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嘲讽一笑,脚步沉重的朝二楼走去。

    到了约定的雅间,刘一理了理思绪,爽朗一笑,有些歉疚的拱手道

    “让李捕头久等了”

    那李捕头摇了摇头请他坐下,回道

    “刘大夫见外了”

    刘一撩了衣袍坐下,问道

    “令母最近身子如何”

    那李捕头闻言满是感激的回道“劳烦刘大夫挂心了,刘大夫真是妙手回春呀,俺娘这病落了几十年都没治好,没想到到了刘大夫这不到半年就全好了,俺是个粗人,也不知道该咋报答您,今天这一顿包俺身上,刘大夫想吃什么喝什么,尽管开口,别给俺客气。”

    这李捕头本名叫李大刀,从小就练了一身好刀法,便在这梧桐镇的衙门找了个捕快的差事,因他为人厚道,做事勤快很快就被升任捕头,日子过的还算不错,就是他家的老母亲却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求遍了名医花光了家里的老底也硬是没看出个好歹,最后竟是让这来到梧桐镇半年之余的刘大夫给治好了。

    刘一知道他是个牛脾气,做事说一不二,况且二人多次接触交情颇深,不好误了他的心意,笑着回道

    “李捕头的心意在下领了,只是下不为例。”

    刘一唤来了小二捡着便宜的家常菜点了几个,又要了一壶酒,那李捕头满是歉意的看了他一眼尴尬的低下了头。

    刘一知他心思,也没多说,等那店小二上了饭菜才发现竟是多了一盘鲜味,小二一一摆好,朝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刘一嘿嘿笑道

    “我们掌柜说了,只要是刘大夫来尽管上好的,饭钱掌柜的包了”

    “这就叫好人有好报,刘大夫可是我们梧桐镇出了名的活佛,心肠好,医术好,啧啧,我们梧桐镇哪个敢说没受过刘大夫的恩惠。”

    刘一知道梧桐镇的人都待他这个外乡人极好,心里甚是感激,但此刻听这小二如此夸自己,还是有些情不自禁的脸红。

    坐在一旁的李捕头倒了一杯酒起身递给他,跟着附和道“刘大夫受之无愧”

    刘一接了酒杯不再和他们推辞,仰头一饮而尽,二人见他如此豪爽,都是满脸敬佩,店小二忙前忙后的又说了几句“要是不够尽管嘱咐”的话才退下,留他二人交谈。

    。。。。。。

    “我见近日镇上总是有你们衙门的人来回走动,可是出了什么事?”刘一给自己倒了杯酒,想起最近在镇上看到的情形,挑眉问道。

    李捕头夹了一筷头牛肉放在嘴里大口的嚼了一会,放下筷子,轻叹了口气回道“最近镇上有些不太平,衙门特意吩咐要严查来往之人。”

    “不太平?这。。。。。。”

    李捕头斜眼瞧了几眼门外,见无人,附身小声说道

    “边关要打仗了,衙门恐有外敌伺机混进来,便加紧了巡逻,怕扰了民心,就没敢贴出告示。”

    刘一闻言,酒杯还未送到嘴边,惊乎道“打仗?”

    “皇朝昌盛了几十年,怎么会说打仗就打仗了呢,况且当今皇上…”

    李捕头打断他的话,无奈的摇头道“莫要提皇上了。”

    刘一想起刚才见到的那人,蹙眉问道“此话怎讲”

    “我也不怕告诉刘大夫,你有所不知,听说自从五年前皇上的男宠死后,皇上就整日醉心于酒再也无心治理朝政,周边小国趁机连成同盟军,攻打我朝,听边关传了消息说杨将军战死疆场了。”

    “哪个杨将军?”

    “这皇朝不就这一个杨昊杨将军。”

    他再也无法镇定自若,猛然起身激动不已,身子轻颤的吼道“什么?杨昊死了?”

    李捕头看他如此激动,疑惑问道“莫非刘大夫认识这杨将军?”

    刘一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缓缓坐下,苦涩的摇了摇头,有些喑哑的道“我只是个平常百姓怎会认识什么将军,只是之前听说过这杨将军的事迹,一腔热血为国,如今战死,实在是让人惋惜。”

    “是呀。。。。。。不过也不必担心,我堂堂皇朝有的是志气男儿怎会怕他们区区蛮夷之辈。”

    “。。。。。。”

    “来,不说这些了,来刘大夫,这杯俺敬你。”

    刘一敛了神色,抬手举杯,二人碰杯各自一饮而尽,却是各怀心事,他食之无味,饭间李捕头又说了些什么他也只是一味应着,心不在焉。没吃多久刘一便匆匆起身推辞着就要离开,李捕头又敬了他一杯,笑着道“弟妹也快临盆了吧,到时候可别忘了请俺喝喜酒啊。”

    刘一闻言,想起青青和那即将出世的孩子,眸子满满的宠溺,拱手柔声笑道“还有两个多月,李捕头放心,到时候一定不会忘了你。”

    二人又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刘一才快步离开了醉香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