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治病

章节字数:2722  更新时间:14-06-25 19: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考试周更新不勤请见谅)

    來悦客栈

    “主子,您今儿个这是怎么了,奴才还是去给您请个大夫吧”小德子满是忧虑的将手中茶水递给坐在床榻上掩唇极力轻咳的男人,那曾经孤傲的男人此刻看来却是如此单薄而悲凉。

    方问青接过杯子一口水还未喝下,突觉喉间一股惺甜,还未来得及压制,一口鲜血已是撒欢般的喷涌而出,咳个不停,小德子被他这行为吓了个半死,慌乱的接过杯子放在一边,伸手熟练的为他捋背,一边道

    “皇上,您还是回宫吧,您的身子要紧呀。”

    “无碍,朕一定要找到他……咳咳”

    “皇上,听奴才一言,找柳公子的事就交给奴才们办,您还是回宫吧,况且如今边关战事未定,杨将军刚刚战死,您不能,不能……”

    后面的话小德子未敢说出口,想起京城人尽皆知的传言,传闻当今圣上为了区区一个已死的男子竟是置朝廷不顾,置天下百姓不顾,才让周边小国有了可成之机,扰我皇朝,侵我疆土,更有人造次说皇朝的天就要变了,杨将军的死致使谣言更深,军心散乱。旁人不知,但小德子却是明白这其中之理,只怕……

    “把前几日前线送来的奏折给朕拿来。”方问青擦了擦唇角血珠,起身下床走到桌子旁坐下,抚额思忖片刻悠悠回道“去让人请个大夫吧”

    小德子听闻他终于肯让大夫来看病,心中一阵酸楚一阵欢喜,执袖揩了把眼泪连连回道“奴才这就去请大夫,这就去”一边说着一边拉门退下。

    方问青单肘支在桌子上,屈指轻柔有些发痛的鬓角,室内烛火通透,映的他有些苍白的脸,想起今日所见之人,他渐渐陷入了沉思。

    小德子出了房门下楼来到柜台前用手轻轻拍了几下那正支着头打盹的店小二,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道“麻烦小二去将你们镇上最好的大夫请来,我家主子病的厉害,”

    那店小二用手揉了揉模糊的眼眨眼瞧着眼前的银子,又抬头看了眼黑乎乎的夜,打着哈欠回道“都这么晚了,人家大夫也都睡下了”说着复又趴下继续睡觉。

    小德子暗自咋舌,白了那店小二一眼,又掏出一锭银子放在他面前,道“这银子是赏你的,请了大夫另有重谢”

    小二斜眼看着思量片刻伸手将银子踹在怀里,笑嘻嘻的起身回道“我们镇上最好的大夫就要数这刘大夫了,再严重的病到刘大夫那里也是手到擒来,您放心,小的这就去”

    小德子听竟有如此神医,虽有些不信,还是欢喜的回道“那好,就去请这刘大夫,请来了大夫直接领到二楼雅间,快去快回”

    。。。。。。

    夜幕深沉,万籁俱寂,可是这刘家院子里却是火光四溅,隐约中可见一白衣男子手执酒壶立于院内,地上盆中烟灰飘浮,缕缕青烟一圈一圈的盘旋而上,散在半空中

    “杨兄,想不到菊宴匆匆一别竟成了天人两隔,柳某敬你是真英雄,真豪杰,一杯薄酒,柳某敬你,黄泉路上一路走好。”

    柳逸然叹息着,抬手将杯中之酒洒在地上,又斟了一杯,遥遥一举道了声“干”,仰头一饮而尽,然后施施然坐下又一杯一杯的喝着。

    “这世间为何总是万般无奈,该死的苟延残喘活到今日,呵呵……柳某为你做的画还未来得及送你,你却已经……”

    他的话硬生生的噎在喉间,他抬头凝视漆黑的夜,墨深的眸中映着满满的黑暗,六年的点点滴滴,六年的牵牵绊绊也随着眸中的那寸光芒一点点放大,他自嘲一笑,垂头看那逐渐燃尽的冥火,直到看不尽一星火光将自己完全淹没在黑暗中。

    他不知自己坐了多久,也不知这夜何时是个尽头,更不知道自己要坐到何时,直到“咚咚”的叩门之声才让他回过神来。柳逸然匆匆起身,朝青青的房间瞧了一眼,来到门口轻声问道“谁”

    那小二不想竟是有人被这突然的声音吓的浑身一个哆嗦,随即隔着门缝回道“刘大夫,小的是來悦客栈的伙计楼四,有位客官得了重病,让小的来请您走一趟”

    柳逸然微皱眉头,手伸到半空在忆起自己如今相貌时收了回来。抱歉道“楼四,稍等”说完疾步朝房间走去,重新贴了刘一的样貌,才拉门让他进来。

    楼四闻着院内的味道,疑惑的瞧了他一眼没有多问,附身拱手道“这么晚还来打扰刘大夫,真是过意不去”

    柳逸然淡淡道了声“不要紧”,又询问了些关于那病人的情况,拿了药箱跟着他出了家门。

    到了客栈,楼四引他上了二楼来到房外,伸手轻轻的扣了三下门喊到

    “客官,您要的大夫小的给您请来了。”

    方问青手中的笔稍微停顿头也不抬的继续批奏折,小德子在一旁仔细研磨,直到这本折子看完方问青收了笔,才领了意整理好一切去开门。

    刘一乍见来人不觉吓了一跳,他心中暗自擂鼓,拿眼斜瞄了一下室内,这重病之人是他?想到那人他又是一阵神色慌乱,小德子疑惑的看着他诧异的表情,回道“这位就是刘大夫吧,请进”

    他仓皇之间“呃”了一声,随即收敛神情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手心却是捏了把汗,脚下踌躇不定的跟着他进了房内,扑鼻的满室酒香和细微的轻咳声,刘一循着声音望去刚好撞上方问青漫不经心看向他的目光,也只是一眼,那人便垂下眼睑瞧着手里杯中美酒然后仰头一饮而尽,把玩着手中酒杯。

    小德子上前道“主子,这位就是刘大夫。”

    方问青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继续倒了一杯捏在指间,悠悠道“我们见过”

    刘一轻“嗯”了声,也不多说话。方问青饮下杯中之酒对杵在一边的小德子道“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退下……刘大夫请坐”

    刘一伫立在那听着细嗩的开门关门之声,直到脚步声渐渐消失才回眸看向那人施施然的走近坐下“请这位兄台把手伸出来”

    方问青这才回头瞧着他,撩起袖子把手伸到他面前,刘一避开他的目光搭上四指仔细的把起脉来,方问青盯着他,平静的问道

    “刘大夫可是本地人?”

    “不是”

    “哦?”

    “半年前老家生了变故,在下便带内子来了梧桐镇”

    “这么说刘大夫已经有了家室?”

    刘一面上镇静毫无波澜的回道“嗯……”

    方问青低头看着他把脉的手不再多问,他微皱剑眉,一口血到了嘴里又硬生生的让他给咽了回去。

    室内悄无声息,跳跃的烛火时不时的发出呲呲的声响,将二人的身影拉的老长,映着方问青灯下的脸,一半朦胧,一半隐匿在昏黄的房间里。

    良久,刘一收了手疑惑的问道“这位兄台可是有什么心结?从脉象看来你并未无大碍,只是长期郁结于内,再加上饮酒过甚伤及五脏才会有此症状”那人闻言抬头挑眉看着他,一字一句毫无隐瞒的回道“确实有心结,刘大夫可有治愈心结的奇药?”

    刘一错愕“心病还需心药医,刘某虽无治愈心结的奇药却有治疗百病的良药”,说着从随身携带的药箱中取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他“这药是刘某自己研制的,虽不能治愈你的病,却也是个良药,你且复下,我给你开个方子明天命人去取药便是。”

    刘一执笔仔细的写了方子吹干了墨迹递给他,瞥了眼暗淡的窗外收拾了药箱起身拱手道“时候不早了,在下就不打扰兄台休息了,告辞”

    方问青听着他一句一个兄台的叫着,挑眉回道“在下姓问单名一个青字,刘大夫可以直接叫我问青,嗯?”

    刘一没有想到他竟会让自己直接唤他名字,心中一时窘迫,尴尬的回道“问……问公子,在下先行告辞”说完不等那人回话仓皇的转身拉门而出。

    方问青看着那离去的背影,良久,回头盯着纸上的字两靥下勾起一抹以为不明的笑。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