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遇刺(下)

章节字数:3449  更新时间:14-06-30 19: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残落不屑的瞥了眼朝自己走来的中年彪悍男人,嘲笑道“胡律将军这背后射冷箭的本事……啧啧,”

    说及这话他才想起方问青竭力保护的人,残落挑眉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只见那人脸上一会惊讶一会不解,在听到刚才朝自己放冷箭的人是谁时琉璃般的大眼睛中跳跃着愤怒的火苗,愤恨的鼓着腮帮瞪着他口中的胡律将军,圆圆的娃娃脸憋的通红,甚是可爱,残落看着他突然来了兴致,戏虐道“听闻皇上的男宠可是这世上绝色无双的美人,可惜自古帝王无情皇上身边这么快就换了新宠,呵呵……喂,小鬼,这天下就要变了,与其跟着老情人受他羞辱不如来本座这里,本座定会好好疼你”

    胡律啐了口痰嫌恶的骂道“真他娘的恶心,两个大男人干那种事,老子刚才真该一箭射死他省的脏了老子的眼”

    此刻听他如此羞辱,小北虽还未明白他们话中的具体意思已是忍不住的火冒三丈,出口骂道

    “喂,老秃驴,嫌小爷恶心,信不信小爷我咒你儿子是小秃驴,你儿子的儿子小小秃驴,你儿子的儿子的儿子是小小小秃驴,你祖祖辈辈都是秃驴”撅撅嘴冷哼一声“蛮夷之辈永远都是蛮夷之辈,哼……”

    残落在一旁细听着他的骂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胡律脸一阵青一阵白,一丝发也没有的额头紧紧扭成一个川子,搭起手中弓箭瞄准就要射去,不妨被人抢先一步夺下,残落眉尾竖起,眸中带着厌恶凉凉的道“胡律将军也别忘了我们的目的。”

    “不知皇上是自己退位还是想让我们冥月楼请呢,真是可惜,皇上的暗卫都被你调离了。”

    方问青本就在暗暗筹谋,闻言心中一震,他身边的暗卫都是他经过精心培养而且每个暗卫的行踪任务都是保密,冥月楼的人敢贸然行动必是算准了时候才来的,况且这九鬼的称呼也不是徒有虚名。方问青犀眸一撩带着让人不寒而栗的狠戾,不疾不徐的道

    “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那就别怪我的手下无情。”

    ……

    风起叶落,林鸟疾飞,斜阳洒着金黄的银粉一泻而下,无比祥和,只是这林子中十丈之内剑气纵横,杀伐四起,交叠变换的身影。

    “直接杀了他一了百了”

    “胡律将军也太小看皇朝了,杀了他只会更加激起皇朝将士的士气,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整个皇朝对他们的皇上失去信心。。。。。。弦青,那个小鬼是谁。”

    一个衣着青衫的男子从后面悠悠走开,脸上亦是带着鬼面只能看出面具下的那双充满恨意的双眼。

    “他不是柳逸然,真正的柳逸然现在还下落不明,或者说我不知道,不过我想他们应该知道。”

    “你们也别忘了和我的交易。”

    “哈哈……熙贵妃还真是找了个痴情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可以背叛跟了多年的主子,这也难怪,啧啧……那个女人死的也够残,刨腹取子每天一刀的划破脸还要驱逐到大街上供那些个乞丐玩乐,不过那女人到死都没有把你供出来,还真是稀罕。”

    残落说完又是一阵狂笑,不过这笑不同刚才,这笑中多了一份轻蔑和嘲弄,也只有这样的蠢男人才会被女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虽然对于皇朝后宫之事不是很清楚,但他猜测那上官熙儿之所以会找上他,必是料定了弦青对她的心思,为了抱负方问青所以才宁死也没说出奸夫是谁,还公然承认自己爱的是那个人。他瞧也没瞧脸色惨白周身泛着杀气的弦青,双手环在胸前用深莫能及的眼神瞧着陷入打斗中的二人,看这情形凭方问青一人之力要想脱身也不是难事,只是身边多了个三脚猫的累赘使他已经慢慢败下阵来,那人肩上,臂上鲜血濡湿了白衣。

    小北见他总是护着自己心中一阵欣喜一阵感动,但见他渐渐败下阵来,身上也多处负伤,这些人招招致命,专门挑着他的弱点朝自己刺来,就他那点功夫连自保的本领也不够。。。。。。他慌乱之中灵机一动,迅速将手伸进怀里摸索了一番,拉过正在打斗的方问青,伸手一挥突然眼前一阵白烟,那些黑衣男子还未来得及反应已个个浑身瘫软的瘫倒在地,等那白雾消散哪还看的见他们二人,残落不妨因为自己的大意竟让计划好的一切生了差池,暗骂了声“该死”疾步上前俯身反扣住其中一个手下的脉搏,眉头紧皱的道“化功散,真是小瞧了那小鬼”

    那边,小北拉着方问青一路向林子深处跑去,待到了隐蔽的地方,小北扶他坐下,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药丸递到他嘴边

    “这是化功散的解药,皇……皇上赶快服下,这化功散的药效不会持续太久就会自己恢复功力,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这药本来是他平日整治小莫用的,所以药效不会持续太久。

    “皇上……为何……为何要救我”

    “别以为朕是在救你,朕只是不想那个人恨我。”方问青冷冷的道

    听他如此回答小北有些失望的垂下了头。

    方问青突然脸色一沈侧耳细听逐渐靠近的细微的脚步声,犀眸一瞪,不威而怒,握紧了手中软剑。

    小北看他露出如此神色,再瞧瞧他满身的伤痕,知道今天在劫难逃,况且这个人的安危关系着整个皇朝整个天下的命运,他平时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率性而为,但真遇到大事也知道轻重,他不再多做思量,胡乱的脱去自己外衣,一边小声道“请皇上将衣服脱给我”

    方问青冷哼一声道“朕还不至于沦落到要你来救。”

    小北抽了抽嘴角也不多说,迅速伸出二指点了他的穴道,伸手去脱他的外衣。

    方问青眉头紧锁不可置信的瞪着他,小北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手下不停

    “皇上不顾自己也要顾及天下百姓。”

    “你也太小看冥月楼的人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救朕?”

    小北换下二人的衣服,嘿嘿一笑道“这个皇上大可放心,还没有我叶小北整不了的人”

    “我那点三脚猫的功夫穴道不出片刻皇上便可自行冲来,皇上自己保重。”

    说完轻巧施展轻功向林子更深处飞去,还好,他唯一可以出手的便是逃跑的本领,只是一直比不过小莫,想到小莫他心里咯噔停了一拍,从小到大那个傻子都一直默默的护着他宠着他,从不会让他受到一丝伤害一点委屈,而他总是欺负他,制各种奇奇怪怪的药整治他,再想想此刻自己的处境,冥月楼他曾听说过,特别是楼中九鬼个个更是如同鬼魅,刚才也不过是他们没把他这个小喽喽看在眼里才会中了自己的招,要想再骗过他们恐怕是难上加难,说不定……想到这些他眼眶通红眼泪不经思考的就流了下来,加快了脚速,哽咽的低声唤着“小莫,救我,呜呜……我再也不欺负你了,呜呜……”

    “阁主,在那”

    “本座要亲自会会他,”残落瞧着前方不远处一闪而过的白影,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施展轻功追了上去不等眨眼的功夫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林中清风潇潇,吹的他一身妖治的红衣猎猎作响,一头散落的乌发随风翩飞,衬着整个霞云更是红艳欲滴,一路追随那个影子来到林子尽头的后崖边,小北身子向前探去,抬出一只脚。

    “喂,小鬼,跳呀……”

    小北脚下一顿,硬生生的收了回去,他微微怔愣回身瞧向正饶有兴趣一脸看好戏的看他如何跳崖的残落,哈哈的笑着道“美人真聪明,早就看出了是我……咦?九位鬼哥哥呢,老秃驴呢,我还没玩够呢”

    他面上镇定,心里已是有了不好的预感,也只能盼望方问青在他引开他们的那段时间内能够脱身,他心里暗骂这人真是只狐狸,自己已经尽量扮的像一些竟还是让他看了出来,嘴上还是耍着嘴皮子自顾自的继续道“看来美人是舍不得我离开特地赶来了,还是美人好,啧啧……我叶小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哈哈……本座还真是有点舍不得你死,怎么样,跟本座做笔交易吧,三年,三年本座保你荣华富贵玩乐不尽,而你,只需三年之内不许离开本座身边半步,怎么样”

    小北双手环在胸前一只手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真是个不错的交易……小爷就喜欢这日子,可是……”

    测眼撇了眼即将赶来的众人,朝残落办了个鬼脸向后退了一步转身跌落到身后的万丈深渊,只留阵阵余音从崖下传来“谢了,我只知道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残落瞳孔猛锁没有想到他真的会跳下去,鬼使神差的几个冲步也跳了下去运动内力加速下落的速度寻找着团团迷雾中的那个影子,当他没有下滑多久看到正想逃离的小北时才知道他堂堂冥月楼的阁主竟是一天之内第二次上了这小鬼的当。

    原来这崖本来就没有多深,只要懂得轻功从上面跳下去一定会毫发无损,只是这崖有个奇特的地方,每到傍晚就会从崖底湖面上升起团团迷雾,使整个崖都置身于飘渺虚幻之中一眼望不到底,也就制造了万丈深渊的假象。

    残落看着此景凤眼一挑弥漫起带着血雾的神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他身边伸出五指死死扣住他的脖子,小北毫无察觉瞪大了眼睛诧异的盯着眼前之人,没想到他竟然也跟着自己跳了下来。只是脖子上的那双手掐的让他无法呼吸,残落手上加大了力度将他腾空举起,眼中跳着愤怒的火焰欲将他烧个精光,小北面露痛苦之色勉强抬起无力的双手去拍打他的手,从牙缝挤出几个断断续续的字“放……开……我”

    “别以为本座真就不舍得杀你”

    手上一松在他快要落地的时候残落突然神色大变周身散着让人坠入冰窟的寒哲反手一掌将他打飞数米之远又重重摔倒在地。小北感到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般难受,还未张口已有大股大股的鲜血持续不断的从口中涌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