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怒火

章节字数:2594  更新时间:14-07-02 16: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天的天说变就变,上一刻还是艳阳普照,此刻却已震雷滚滚,好是炸耳,狂乱的大风卷起天边残云巨涌吞没天地,叶落树啸枝折,刚才还是熙熙攘攘的街道,早已人走街空,不过这雨来的急去的也快。

    方问青负手立于窗前静静听着沈凌的回报“传令下去,朕三日日后回宫,不日御驾亲征。”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话,但语气中透漏的不可抵触的霸气让沈凌已经可以想象到他眼中正泛着让敌军闻风丧胆的嗜血之光,只要有皇上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战事,即使有冥月楼的参与。

    “是”

    方问青回过身来,眸中含着探寻不到的深意盯着他,良久,启齿问道

    “沈凌,你跟朕多久了”

    沈凌怔愣在了原地,猛然抬头刚好看到他难得的柔和神色,眉宇间带着大病初愈的苍弱,其实,五年,五年的时间已狠狠的磨平了这个已近三十的男人的锐气,特别是那个人的死对他来说已是的最大惩罚,高处不胜寒的孤独,君威天下的霸气,沈凌第一次看着这样的主子,声音有些轻颤回道“手下自十一岁便跟了皇上,算算至今也快二十年了”

    “二十年了”

    方问青伸手扶他起身“朕离开之后,就将他交你保护,不可有半分差池。”想起那日在树林里朝小北射去的毒箭,他们要杀的不仅只有自己,还有柳逸然。朝中事变,边关战事,事情未查明之前他不敢冒泡将柳逸然交给任何人,即使是自己亲自调教的暗卫。

    沈凌见他对自己如此信任,激动之色溢于言表,咚的一声又跪下坚定的回道“属下一定誓死保护柳公子的安全。”

    。。。。。。

    窗外雨声渐小,昨晚,他没有来。

    方问青有些烦躁,这次的战事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解决,凉州、戌城、分野三座城池失陷,而且都是边关重地。冥月楼可以在江湖上存在百年之久其实力之强大不可小觑,楼中人数已达数千人,而且个个都武艺高强有以一敌百之势,如今冥月楼楼主冷日成了赫国丞相,手握重权,而且还是五国主帅,他的才能绝不亚于自己,只是让他想不通的是冷日为何会突然干预这场战事,一年前娶赫国公主,成为赫国手握实权的重臣,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巧合,他隐约感到并不是仅仅为了争夺天下而已。

    他轻叹了口气披了单衣夺门而出下了二楼,只是还未踏出客栈门口便一眼瞧见不远处正朝这里走来的人影,水雾氤氲,将那个消瘦的人儿完全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看不真切触不真实,那人走路心不在焉,虽然打着伞但就连被从伞沿上滴落的水珠浸透了整个背也不知道,方问青有些懊恼有些心疼,快步冲进雨中来到他身边钻进伞里,伸手握住他执伞的手将伞扶正,触及的温暖的感觉让刘一心头一震,仓皇抬头刚好迎上方问青一直看着他的柔和目光。

    “呃……”

    他小鹿受惊般慌忙收回视线漫无方向的看向别处,执伞的手握也不是收也不是,犹豫片刻还是挣脱着从他手掌中挣脱掉,刚刚有些余温的热度立刻便消散无踪,果然,他还在贪恋那少有的温度,二人谁也不说话的站在雨中,突然方问青丢下手中雨伞拉过他的手朝客栈房间跑去,刘一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手上传来的痛觉让他吃疼,挣扎着就要从他手里挣脱,他越是挣扎方问青握的越紧吓得他不敢再多做反抗,进了房间他还未来得及开口说出半个字就被堵在了唇与唇之间,方问青就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毫不留情的要将眼前的猎物吃个精光,他能等,直到他肯原谅自己为止,可是埋藏五年的思念每次见到他时就像失了闸的洪水般泛滥,要不是他极力压制,他很想撕下那层人皮,将他囚在身边重新锁进深宫,可是五年前的教训已经让他明白,这样只会让他再次永远逃离自己,没有原谅。

    但是现在他等不了了,也不想再等,明明近在咫尺的人儿却又天涯相隔。

    “逸然……逸然……”一遍一遍的呼唤,一次一次的更可用力。

    刘一大惊失色,瞪大了眼盯着那张满是痛苦的脸,内心慢慢陷入了无底的深渊,他怎么会这么快就认出自己?怎么可能?

    方问青趁着他晃神的功夫将手探进他的衣襟,刘一浑身一颤这才回过神来,用尽全身力气去推他,方问青将他死死的抵在门上一刻也不松手,刘一气急败坏,羞怒异常任他怎样的挣扎也无济于事,他一时心急无计可施慌乱之中牙上用力咬了下去,气嘘不定的骂了句“混账”在他怔愣的片刻急忙推开他转身就要开门,方问青眼疾手快的一把按住,从后面将他揉进怀里。

    这次,刘一没有挣扎,毫无感情的道“问公子认错人了,在下并非公子口中之人”

    “……”

    “放手……”

    方问青大怒“好,好,那就让我看看这张脸下是什么”说着转过他的身子将手伸到他的耳边就要去摸索,刘一再也无法镇定,慌乱抬手拍开他即将探来的手,急忙侧身越过他的身子远离他,方问青步步紧逼上前一步有些愤怒有些痛色的眸子一刻不离的盯着他迫使他看着自己,你来我往之间刘一又后退了几步身子撞在桌子的一角倾倒了放置在一旁的凳子,方问青得了先机欺身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下手。

    “不要让我恨你……”

    好像凭空打来一道闪电直击身体,他的手硬生生的停在了他的耳边,带着苦涩但仍是紧追不舍的问道“你今天来找我算什么,嗯?”

    刘一惨笑,紧咬薄唇凉凉的道“想必公子是误会了,在下前来只是想问问有没有见过在下的两个小徒,现在看来是在下来错了”

    “……”

    刘一看着他毫不关心的神情,心里更气,小莫、小北还只是个十七八的孩子,那日小北跟随他出去就再也没有消息,小莫出去寻他可至今也没有踪影,他虽不知那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方问青都受了那么重的伤,小北会如何,他更不敢想,再往深处想,想起前几日李大刀的话他更是心里一团大火肆虐无处可发。

    “边关将士哪个不是志气男儿,一腔热血为国,哪一个不想早日回家于自己的妻儿团聚,可是他们最敬重的皇上呢,为了一个已死的男宠弃天下不顾,弃边关数十万将士生死不顾,闹得天下人人皆知,呵呵……他柳逸然担负不起媚君祸国的骂名,柳逸然,柳逸然,还真是个人尽皆知的名字。”

    “你都知道了我的身份还敢说你不是,你怎还敢说”

    他冷笑一声,站直身子直视他的眸子,不徐不疾的道“皇上不妨出去打听打听,就连三岁的孩子也知道柳逸然是谁,除了当今皇上又有谁会这么叫他”

    他本不是说话不经熟虑之人,但此刻却完全失去了理智,方问青揪着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恨意,其实与其说恨他不如说是恨自己,恨自己为何还活着,为何还要出现在他面前,恨自己之前的动容。

    方问青没有想到二人会闹到现在如此剑拔弩张的局面,他一时无法反应,痛楚之色僵硬在了脸上,刘一看着他像是有双强有力的手在一点一点的撕扯着他的身子,露出血肉模糊的心脏,他脸色惨白,藏在袖子里的双手紧握,连指尖掐进肉里渗出血来也毫无痛觉,这里,他不想再呆一刻,这人,他不敢再看半毫。

    他越过他毫不留恋的拉门而出。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