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鸣儿

章节字数:2860  更新时间:14-07-03 14: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鸣儿乖,鸣儿不哭,不哭。。。。。。”

    刘一无措的哄着怀里哇哇哭闹不停的孩子,小一鸣是在三个月前出生的,粉粉嫩嫩软软的一团真像个糯米团子,甚是可爱,他眸中含着无限的宠溺又有些不知所措,果然哄孩子的事情,他还不在行。

    “鸣儿是不是饿了,等你娘买菜回来就给鸣儿做好吃的,鸣儿乖。。。。。。”

    小鸣儿很不买账,刘一越是哄他就哭的越急,一双天真无邪的皓眸中泛着水泽,要流不流的含在眼里,小嘴一撇一撇的好是让人心疼,刘一看着他的小模样,不自觉的在他的小脸上亲了口。

    “公子。。。。。。这是皇上的信”

    刘一微微怔愣没有回话,对于沈凌的存在起初他会有些愤怒,那种被人时刻监视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就像再次把他囚禁了一般,他知道这人只听命于方问青的命令,无论自己做什么也无济于事,时间久了也就随他。

    刘一接过信塞进袖子里,没有回头看他,继续逗着鸣儿,沈凌看着他决绝的身影几次欲言又止,皇上御驾亲征他并不是不知道,可是这个男人连皇上在前线状况如何问都不问,完全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当年他可以为了徐君墨甘冒杀头之罪,可是如今,就算是惩罚五年也足够了。当然这是主子们的事不是他可以随便说的,沈凌踌躇片刻心下叹了口气“属下先告退”

    “边关如何”不是不关心只是越多的问候只会使这个枷锁更加牢固。

    “皇上一切都好,请公子放心”沈凌有些窃喜连忙回道

    “有些话。。。。。。属下不知道当不当讲”

    “哦?。。。。。。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沈凌咽了口犹豫了片刻还是把话说了出来“属下虽然不懂,但属下可以看出,其实,皇上这几年过得。。。。。。过得很是。。。。。。不好”

    “不好?”刘一在心里反复的念着这两个字,不好,原来,他也过得不好,心口像是要裂开般疼痛着,刘一下意识的避开他的视线,将头埋在鸣儿小脸上假装逗鸣儿,但那张脸上却是满是倦意和凄苦。他一只手紧抓信的衣角,其实不用打开他也知道肯定仍是一纸白字未着一墨,五个月前方问青离开时就是留下了一纸空字。

    “既然如此痛苦为何不肯回到他身边”

    这声音?如此陌生。刘一被人看透了心思,诧异的循声望去,只见房顶上一红衣男子单手支头慵懒的侧躺着,满头乌发倾斜而下,一双凤眼微微勾起意味不明的瞧着他。

    沈凌暗骂自己大意,一手握剑将柳逸然护在身后,警惕的瞧着残落。

    “看来你就是柳逸然”

    “还真会用人皮伪装自己。”

    上一刻还是毫无表情眸子此刻已泛起了层层杀气,提及此他又想到不久前城池失陷之事,不管那人爱不爱自己,但只要是他想要的他就会帮他得到,即使不择手段。

    刘一大吃一惊,看着来人毫无善意的神色,下意识的将鸣儿抱紧,似是太过用力刚刚停止哭闹的鸣儿又大哭不停。

    残落施展轻功从房顶飞下来到他面前,沈凌拔剑杀去,却被另一把剑挡住,剑刃相撞清光四溅,这次轮到他大吃一惊。

    “真的是你”

    弦青越过他,毫无掩饰恨意看着柳逸然,用切齿的声音说着“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休想”

    二人打成一片,但很明显弦青占了下风很快便有些体力不支。

    残落几步上前迅速伸手朝柳逸然的背后砍去,从他下落的怀里接过鸣儿抱在怀里,用手指轻轻的划过他的小脸,鸣儿瞪大了眼看着他,刚才还哭的撕心裂肺现在已只剩下几声细微的哽咽,残落瞧着还朝自己笑的鸣儿,失声笑道“真是个小色鬼,长大后一定是个大色鬼”

    他说完斜睨着倒在地上的人饶有兴趣的自言自语道“真要看看到底是怎样一个颠倒皇朝的美人”

    。。。。。。

    赫国边界冥月楼分舵

    “还是不肯吃饭”侍奉的奴婢宛若低头看着托盘上一口未动的饭菜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小主才来时各种逃跑的把戏,把分舵闹的鸡犬不宁,没安份多久又玩起绝食的戏码来,起初都已为他又在耍什么心思也就没多管,可是直到三四天过去大家才感到事情不妙,这次看来是真玩上了。不过更让他们纳闷的是平时最无耐性的阁主竟会陪着他折腾。

    “说是没胃口,还闹着说非要见阁主,秋月姐快想想办法吧,再这样下去万一饿出个好歹怎么向阁主交待。”

    “没胃口?见阁主?不是不吃?……这又在唱哪出戏”被唤作秋月的女子不可置信的瞧着房内湘妃榻上侧卧着的男子,还时不时的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

    “把饭菜给我,你先下去吧”

    宛若心疼中夹杂着几分欣喜好似抓了棵救命稻草般看着秋月“秋月姐你一定要好好劝劝公子”

    秋月嗯了声从宛若手中接过饭菜径直朝房内走去,刚进门就看到不知何时起身的小北正苦着一张脸眼里眨着泪水盯着他,秋月傻傻的愣在了原地,这么惹人怜爱的人儿也难怪阁主……秋月看的有些心疼将饭菜重新布好摆在他面前柔声道“公子赶快吃些东西吧,要是真饿坏了阁主回来该心疼了”

    小北仍是看着她也不吭声,唇角一动一动突然哇的一声扑进秋月的怀里大哭起来,秋月冷不防被撞了个满怀险些跌倒在地,一双杏眼瞪的圆圆的不可思议的瞅着怀里因极度伤心而颤抖的背。

    “他是不是不喜欢我才把我关在这禁足,许久都不来看我,姐姐,好姐姐,我是不是只是他想要就要不想要就可以随时丢弃的东西,他去哪了,他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可是……可是我好喜欢他,很喜欢……”

    秋月闻言身子反射性的一僵,喜欢阁主?不是他自己一直都想离开这里,怎么就变成被禁足了呢?

    “阁主只是有事情要办,等事情办好自然会回来见公子”

    看来是真的不在楼中,他要办的事情没一样好的。

    继续装,就不信小爷玩不死你们,让你们还关小爷

    “姐姐骗人,他是不是在外边有别的男人了,我要去见他,带我去见他,姐姐肯定知道他在哪”

    秋月被他说的不知头脑“这……”

    “侍妾倒是不少,男人嘛确实有个”

    乍闻此声,像是受了当头一击,二人惊愕的看向来人,在心底打了个冷颤,这个女人没少让自己吃苦头,表面上的妾实际是这个分舵的舵主。

    秋月慌乱的放开有些害怕的小北忙跪在一边,想起这个女人之前的手段就暗暗在心里为小北祈祷

    林嫣斜倚在门上目光闪着异样的光彩别有深意的看着房内的一切,一袭火红的长裙逶地,似笑非笑的眸中风情万种,她掩唇娇笑道“算起来叶公子刚好是阁主的第二十个妾”

    起身款款走向有些发抖的小北身边,俯视着他。

    “我放你离开可好”

    小北心里暗自擂鼓,直勾勾的盯着她似要从那话中找出一丝破绽,这女人怎么可能会放了自己。

    林嫣霍然起身背对着他,还算温柔的语气现在已冷的泛着寒光“在我没反悔之前马上滚。”

    “秋月,送他离开分舵”

    “可是,阁主。。。。。。”

    “楼主的命令也想为抗吗”林嫣打断她的话,绝尘离开,留下不知所以的二人。

    本来还打算等打消了她们的戒备趁残落不再之时再借机离开,现在看来他还有点招人嫌。

    秋月起身复杂的看着门外早无影踪的人,心下一片黯然,她霍然回首瞧向小北俨然一副凌厉的样子,与刚才的温柔完全不相称拱手道“奴婢送公子离开”

    小北隐约感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但离开这里却是头等大事,他颔了颔首没有多问。

    竹楼尽头,一抹红影带着复杂与矛盾凝视着二人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

    “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值得吗”

    “江湖虽然险恶,相比之下血雨腥风的战场更让人厌恶。冥月楼不属于朝廷,只属于江湖,而你也只属于江湖。。。。。。残落”

    官道上骏马疾驰,在马的前方不远处的半空中一只浑身通黑的不知名的小鸟总是和它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马儿。。。。。。马儿快点跑。。。。。。小黑快带我去找小莫”

    “绝尘崖?刘一?那个女人什么意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