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威胁

章节字数:2820  更新时间:14-08-29 10: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破旧的院落,断壁残垣一丝风也遮挡不住,本就是寒冬季节更是荒草枯寂,没有半分生机。

    只是这本该虫鸟不闻的地方却意外的闯进了数十个人。

    还算干净的角落处,躺着一个男人,那人眼睑下的眸子试着来回滚动长长的睫毛不停的抖动着许久才无力的睁开。柳逸然从昏昏沉沉中醒来,只觉整个脑袋都胀得发痛,他低低呻吟了声,伸手揉了揉鬓角,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画面,好像…他突然紧锁眉头惊愕的坐起,大叫了声“鸣儿”,起身慌张的四处张望。

    天色迷蒙,喑哑一片,视线范围内只看到一个火红的背影,那人倚靠在树下抬头望着天不知在想着什么。

    残落感到有双异样的目光直袭背后,他屈指绕过散落在脸前的发,微微一笑收回思绪转身朝他走来,柳逸然脸色惨然一变疾步上前一把扯住他的衣襟气愤的朝他怒吼道“鸣儿,把鸣儿还我,你把鸣儿怎么样了,他还只是个婴儿”。

    残落不耐烦的蹙了蹙眉微微用力推开他,也不回答,反手扼住他的下颚欣赏似的啧啧称道

    “果真是个美人,只是……”复又抬起另一只手轻轻划过柳逸然眼角处的疤痕惋惜道“不知道皇上还会不会喜欢这张已毁的脸”

    柳逸然心中忧虑不知道鸣儿在哪里,况且这个男人是谁,自己现在又身处何地,这些人又是如何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如今抓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对于这一切他都一无所知,但他心里隐约感到这一切似乎与方问青有关,却又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他毫无怯意的看向他,冷冷的问道

    “你想怎样”

    “放心,本座还不会伤害你,本座还等着送皇上一份大礼”

    闻言,他心头一紧,虽然早有预感,但此刻听来心里还是一阵阵的骚动,这人竟异想天开到拿自己来威胁皇上。他强自镇定,不让对方从自己的身上捕捉到一丝异样,毫无感情的回道

    “想必阁下是弄错了,皇上贵为一国之君,天下美人数不胜数,怎么会喜欢一个相貌已毁之人,况且皇上对我只有恨,我的生死又干他何事,他的一切有关我何干”

    残落嗤笑着放开他,双手环于胸前用深莫能及的眼神瞧着他“哦?是吗,可是据我所以,皇上可是愿意为了美人负了天下。”

    “负了天下,呵呵。。。。。。多么可笑的笑话,自古帝王几多长情,那只不过是为了掩饰曾经失去的不甘罢了,况且在下现在有妻有子又何必当这天下的罪人”

    残落盯着他想要从他一成不变的脸上挑出哪怕一丝的踌躇,除了一双冷如寒哲的决绝和看似嘲讽的悲怆毫无其他,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一股无名之火从内心深处从不肯碰及的地方升起直达双目,灼烧了一双黑瞳,他反手一掌击在他的胸前,柳逸然本就是毫无内力之人,这一成功夫已将他震飞出去又狠狠摔在墙上,顿时感到心肺都在灼烧,浑身直冒冷汗,喉间惺甜的滚烫感让他倍感难受刚一张口一口鲜血已喷了出来,但心底却有着些些窃喜。

    “没想到竟是如此无情之人……吃下去,本座就相信你。”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颗药丸丟在他面前,柳逸然勉强支起身子捡起地上的药丸不加多问的放进了嘴里。

    “此为相思苦,只要你想他一分毒便会深入十分,其中滋味比皮肉之苦甚上百倍……呵呵……本座倒想看看”

    “好戏还在后面,顺便再告诉你一件事,本座虽然不忍杀你,可有人却对你恨之入骨……弦青”

    话音刚落一个黑衣男子已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柳逸然看着眼前的陌生人一脸茫然,残落转身离开一边说着

    “皇上的贴身暗卫你竟然不认识,你可是害的他家破人亡……”

    贴身暗卫?柳逸然愕然抬头,不觉心中一凉,方问青的那些暗卫他真正认识的也就沈凌一个,可是此人……

    弦青仍是那副冰冷表情也不说话,他突然抽出剑抵在他的下颚,剑尖随着手臂的移动缓缓上移滑过他脸部的每一寸肌肤

    “欠熙儿和孩子的我会全都讨回来,这只是开始”

    手腕用力,只听一声沉闷的惨叫,鲜血溅上了衣角和他惨白的脸,顺着脸颊滴在地上濡湿了一片。

    。。。。。。

    柳逸然颓然的靠在墙上,伸手捂着被刺穿的肩胛骨,可是却感觉不到身子的疼痛,他想起弦青最后说的那个名字“上官熙儿”,又联系之前听到的宫中传闻,彻底坠入了无底深渊,弦青的仇恨和背叛,被处于极刑的熙妃和无辜的孩子,边关的战事,奋战前线的英魂,他果然是天下的祸根,如果没有他,也便不会有如今的果,没有他方问青仍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帝王,没有他也便不会有更多的战士埋尸荒野终不得还乡,没有他杨昊不会战死沙场,说不定连小莫,小北的失踪也和自己有关,现在就连才三个月的鸣儿也没了踪影,柳逸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厌恶和疲惫,似乎只要和他有关联的人都无一幸免。

    “呵呵……”他无力的惨笑着,在失血的眩晕中再次昏睡过去。

    两日后,分野城外兵临城下两军对峙,庆帝亲率数十万大军欲与盟军做生死之战,众将士一沈热血只等皇帝一声令下,出战在即。突然“嗖”的一声长箭一闪不知从何处直射进搭建营帐的桩木上。

    “有刺客。。。。。。保护皇上。。。。。。”

    四下一片躁动,巡视的副将见状拔下带信的箭候在帐外道“禀皇上,您的信”

    方问青早就听到外面慌乱的脚步声,他心下沈然挥了挥手命正要服侍自己换衣的侍从退下,眉尾竖起回道

    “呈上来”

    带着杀伐的戾气的脸在看到信后却黑了下来。。。。。。今日酉时,绝尘崖,来晚一刻便永无相见之时。

    方问青疑惑的看着信“李副将,可还有其它”

    “回皇上,还有这个。。。。。。”李副将不解的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他“也是随着箭一起的”

    “哦?”

    方问青接过他手中的东西放在手中展开,脸色瞬间惨白一片。

    “叫楚成,王秉时、步将军前来见朕”

    李副将垂着头偷偷看着他毫无血色的脸不敢多做停留,拱手道了声“是”匆匆忙忙出了营帐去唤三位将军。

    方问青再次看着手中的面具,这是柳逸然换作刘一逃避自己的伪装,他绝不会轻易揭下,而且他让沈凌贴身保护,柳逸然出了事沈凌竟没有第一时刻告诉自己,由此可以连沈凌此刻也怕是凶多吉少,而有此能耐可以轻易伤他手下第一暗卫的也只有冥月楼残落,他千算万算还是出了差错,而且不偏不倚刚好是自己即要出征时,早知如此他当初就该不顾他的反抗将他囚在身边。

    三位将军被李副将一副火烧眉毛的急色说的火急火燎的赶来,你看我我看你的面面相觑。

    “参见皇上”

    方问青伸手扶起跪在一旁已过半百的步老将军,正色回道

    “楚成、王秉时听封,朕特封两位将军为左右大将军,今日之战代朕出征”

    楚成,王秉时错愕的互相看着,虽然皇帝亲征最初众大臣都极力反对,可皇上不顾众大臣的劝说执意披甲上阵,如今大敌当前却突然改变了主意,众位放松之下却又疑惑丛生。

    “步将军就从旁协助他二人”

    “老臣领旨”

    “臣领旨谢恩”楚、王两位将军见步老将军先开了口,迟疑片刻俯身谢恩。

    “一切缘由朕回来之后自会给众将士一个说法”他说完此话夺帐而出迅速翻身跃上马背怒喝了声骑马离去。

    众人不知云云,跟着出了营帐哪还有皇上的身影,急忙唤道“皇上,皇上”

    “老将军,这。。。。。。”

    “皇上做事自有他的打算,两位将军还是准备出征之事吧。。。。。。李副将带一队精英人马暗中保护皇上,快”

    绝尘崖位于皇朝和赫国的交界处,而且离军营最少也有半天行程,此刻午时已过,离约定时间只剩下两个时辰而已,想起信上的内容,残落的话方问青相信他会说到做到。

    “逸然,一定要等我”长鞭一挥重重的摔在马身上,墨马受了惊吓似得飞一般的疾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