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绝尘崖(下)

章节字数:3909  更新时间:14-08-29 10: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告诉我,怎样才能让你留在我身边。”

    他有些吃疼,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肩负天下就必须承受旁人无法承受的重重阻隔,即使他愿意但他怎能让他成为天下的罪人。

    “不要逃避,不要考虑太多,只需回答我”

    “经历了这么多皇上为何还是看不明白”他轻叹了声,抬头看着他“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我不信”想起上次他也这样云淡风轻的回答自己会陪自己看着盛世繁华,可是一转眼却是个彻彻底底的骗局。

    柳逸然错愕随即想起自己曾经对他的欺骗,一时之间有些愧疚也有些好笑,如果他不回答他敢打赌方问青会一直问下去。

    “我答应你呢,再也不会离开”

    “真的?”

    “真的”

    “真的?”

    “真的”

    “真的?”

    “真的”

    他不厌其烦的问,他就不厌其烦的给他承诺。

    柳逸然很想笑,扯出的不是笑意却是比笑更难看的苦涩。

    得到了想要的承诺方问青扬唇一笑在他额间留下轻轻一吻柔声道“抱紧我,我带你上去”

    。。。。。。

    只是,到了地面,柳逸然惊呆的愣在了原地。

    方问青没有放开他反而将他牢牢地护在身后,警惕的冷视着绝尘崖四周山上在方才于残落的打斗中突如其来的重重大军,方问青本以为是残落设下的局,但在看到他惊愕的神色后才知道显然连残落也不知道自己何时竟被算计了,才让他有机会救下柳逸然。

    “好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坐收渔翁之利,哼,本座怎么忘了叛徒永远都是叛徒。”残落曲起一缕发冷笑道。

    弦青还是那副冷漠表情,站在大军中间“我只为报仇”

    “本将奉丞相之命特来取狗皇帝项上人头”

    “本座怎么没听说过楼主下过这种命令”

    “梧桐镇之行难道还不足以说明吗?只要阁主杀了狗皇帝,本将军便放你一条生路,丞相之命,违抗者,格杀勿论”

    胡律轻笑睥睨着如瓮中之鳖的众人,眼中含着一丝疑惑的狠戾瞥了眼身边的这个深不可测的人,弦青,还真是小瞧了,其实事情的真相或许只有这个人知道,他早就看出残落不会轻易杀了方问青,所以才会告诉冷日绝尘崖之事,而冷日为急于得到天下定会不计一切手段杀了方问青早日攻下皇朝都城,而他只需挑拨二人的关系连残落也一起杀,如果事情成功则只要回报冷日说是残落执意亲手杀了方问青却被方问青所杀,只要略施小计不信冷日不信,再者凭冷日对残落的感情决定会拿整个皇朝做祭,到时候他只需禀报可汗按兵不动只等双方打个鱼死网破,只等几国倦怠再一举得逞,到时候别说是皇朝整个天下都在他们可汗之手,看目前的情况只要他一声令下就是连只鸟也别想逃脱。

    还真是个一石二鸟之计。

    不过他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冷日到底在想急于得到什么。

    “不可能”

    梧桐镇之行确实是为杀方问青,只是当时他发现了更有趣的事才故意留他一命,可是“不可能,不可能”就算他失手冷日也不会下这种命令,残落脸色惨白满脸写着不可置信,冷日怎么可能会对自己下格杀勿论的命令。

    “那这个呢,阁主不会不认得吧”

    胡律伸手将怀里的令牌取出,拿过一旁的弓箭附于之上射下,残落看着令牌,内心却一点点的陷入无底深渊,他不爱他,还对自己下了格杀勿论的命令,呵呵,可笑,真是可笑,他回头看着一旁毫无表情的方问青,紧握的十指,彼此心心相印的眼神似在所说着生死不弃,为何他一直想要的真爱在他们那里却是如此轻易的得到,他所感兴趣的便是要去证明这世间真的有至死不渝的情爱,如今他找到了。

    让人可恨,嫉妒。

    “皇上,你赢了”

    “绝。。。。。。尘。。。。。。崖,好一个绝。。。。。。尘,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就别怪本将手下无情,今日你们便是插翅也难逃,弓箭手听命,格。。。。。。杀。。。。。。勿。。。。。。论”

    一声令下,一层又一层的弓箭手开弓正对着他们,身后是万丈深渊,前面是重重大军,他们已经无路可退。

    “放箭!”胡律一声令下,密密麻麻的剑由远处的山顶飞泻而下,如同一泻而下的瀑布没有一点的空隙,闪电般直逼他们。

    方问青一手紧紧的扣着柳逸然的手,一手握剑等待着,两人相视一笑彼此眼中映着满满的对方。

    他发了疯般的挥剑砍断密密麻麻的箭雨,尽管武功再高肩上腿上还是受了两箭,再看残落已是杀红了一双眼,也多处负伤,施展轻功试图接近大军,手下的几名黑衣男子也是死的死伤的伤,但仍是竭力护着他。

    方问青握得更紧,柳逸然亦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方问青闪躲不及眼见又有无数的箭朝自己射来,尽量避开要害的地方继续挥剑要杀出一条生路,他从不信命。

    眼前一晃柳逸然竟是挣开了他替他挡下。

    “逸然!”他喊

    “不要紧”他答

    。。。。。。

    当又一波箭即将到来时,突然一声怒吼,只见“啊”的几声惨叫,以胡律为中心的几十名弓箭手忽然竟从高岭上掉了下来,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两个身影一晃而过竟是已将剑抵在了胡律脖子上,就连一旁的弦青也没反应过来。

    “都住手,要不然我就杀了他”小北用剑抵着他怒吼的呵斥着众人,小莫握剑护在一旁。

    众人都愣愣的看着和自己一样装扮不知何时混进来的二人,最后落在胡律身上,不敢轻举妄动。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原本完美的计划。

    小北手上微微用力在他脖子上划过一道伤口,厉声道“让他们都住手退后,快”

    “住手,退后,都给我退后”胡律向后仰着头想要远离剑口却被小北一手死死的扣住。

    等众人都退了一尺开来,小北朝小莫使了个眼神,小莫心领神会迅速伸手抓过胡律施展轻功带着二人从山上飞下,快步来到柳逸然身边,将胡律也暴漏在众人的箭之下。

    “小莫,小北”

    “真的是您啊师傅”小莫欣喜的唤道“幸好我和小北看出了事情不对劲。可是您。。。。。。怎么”

    “以后慢慢告诉你们“

    小莫挠了挠头看着方问青,当小北告诉他方问青的真实身份时着实吓了他一跳,这人竟是他们皇朝的一代明帝,再看看二人相依的身影,小莫更是有太多的疑问。

    “皇上您可是又欠了草民一个人情,呐,大美人也别忘了我的人情”

    残落走到他身边接过他手中的胡律呵斥道“你怎么会在这”

    “我想在哪就在哪”想起残落对自己的囚禁想想那个三年之约小北就感到害怕,毫不客气的驳回。

    “此地不宜久留,先离开这里再说”方问青上前怒吼道“让你的人都退下,否则这里便是你的藏身之地”

    “快退下,快退。。。。。。”

    “哼,真是愚昧至极,胡律将军以为他们还会听从你的吩咐吗”一直默不作声的弦青打断他的话,充满阴翳的脸上满是小人得志的快感,冷笑着瞧着被自己玩得团团转的众人“丞相之命,格杀勿论,哈哈。。。。。。你们当真以为我只是为了一个女人,也太小瞧我了,这天下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荣华富贵万人之上的权势更重要。”

    “你这条毒蛇”胡律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最后竟是栽在了这个看似只有仇恨的人手里。

    “但是。。。。。。”他话锋斗转犀利的眼神似要射出万道利箭要将下面那一白一黑两个人万箭穿心“兄弟相恋,世人唾弃,天下鄙夷,啊哈哈。。。。。。不知皇上要如何堵得住这天下的悠悠之口,看在曾经主仆一场的份上,属下不会让皇上孤孤单单的死去。今天我就要用你们的人头祭奠我死去的孩子。”

    闻言,众人惊愕的看向他们二人,就连高岭上蓄势待发的将士也开始议论纷纷,残落也不免被这突如其来的真相吓了一跳,他们竟然是兄弟,但也只是闪神的功夫随即便对方问青更多了几分赞赏,小莫仍是一副理不清头绪的茫然表情盯着二人左看右看,被小北偷偷拧了一把才讪讪的收回目光。

    “不管发生什么师傅永远都是我们的师傅”

    “呃。。。。。。”

    柳逸然脸色苍白,身子轻晃了一下强忍心底的疼痛站定朝小北小莫扯出一抹笑意。

    画成伤,梦成殇,有心奈何天不怜。

    早就应该知道纸是永远也包不住火,早就应该知道兄弟相恋,世人唾弃,天下鄙夷,可是管不住的是心,断不了的是情,忘不了的是爱,离不去的是相守。

    方问青知道这通透的人儿又在心里多想了什么,握着他的手更加用力,用疼痛来提醒他方才对自己的承诺。

    他嗤之以鼻面无表情的盯着弦青,早就在杨昊死后就隐约怀疑了他,勾结朝中之人泄露军情,他只是想借他将朝中的叛徒一网打尽。背叛他的人只有死路一条,只是现在只会死的更惨。

    “众将士听令,若谁能取下狗皇帝的项上人头,丞相有命赏黄金万两,封官加爵”

    “可是。。。。。。胡律将军。。。。。。啊。。。。。。”那将士话未说完突觉眼前光影一晃脖子一凉顿时血溅周身,最后一口气卡在喉间死死的瞪着眼睛,身子一僵倒在了地上,只留下一张痛苦的扭曲脸庞。

    “违命者,杀”

    众人瞪大了铜铃大眼,噎了一口谁都不敢再多说一句,“杀。。。。。。”一名将士挥剑冲了下去,其余众人也便不加思考的拔剑冲去,顿时杀喊之声四起,响彻山谷,将五人死死的困在阵中。

    “找准机会带你师父离开”

    方问青杀红了一双眼,竭力挥剑要杀出一条血路,近身者无不成为他剑下之魂,众将士被他周身好似来自暗狱带着无尽魔力的血光所摄,踌躇不定不敢靠近。

    “朕好久没有杀的如此痛快”

    “哈哈。。。。。。早闻庆帝骁勇,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哈哈。。。。。。我残落佩服,佩服。。。。。。”

    他勾起一缕乌发爽朗一笑没有回身剑起剑落只余一声惨叫。

    “你也不差。。。。。。我们之间的恩怨。。。。。。”

    “在下随时恭候皇上“

    四人敌数千人已渐渐感到吃力,握剑的手也渐渐的麻木。

    终于。。。。。。

    “带你师父先走,快”

    柳逸然亦知自己留下只会成为他们的累赘,这种情形再多的担心对于他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说只是徒劳罢了,他相信,相信方问青仍是那个战无不胜攻无不取的皇上,他相信他定会活着来见自己。

    “小北带师父离开”小莫护着一个武功平平一个毫无武功的二人。

    “可是。。。。。。”小北挥剑勉力杀着冲上来的几人听到小莫的话忙回道

    “听话,带师父离开我去帮皇上“

    又是几人蜂拥而上将三人用剑隔开,柳逸然闪躲着避开,他从小在寺庙长大,何时见过如此血腥的杀戮。

    “师傅,没事吧”小莫执剑刺向快要伤到他的将士“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弦青双手交叉环在胸前,冷眼看着下面惨绝人寰的场景,突然,只见他身形变换,刹那间手中已经弦绷箭驰,箭尖暗黑无光“去死”

    “嗖”的一声,速度之快让人来不及反应只见喷出一道血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