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无处话苍凉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14-08-30 12: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逸然!”

    “师傅!”

    “师傅!”

    “小鬼!”

    “好痛。。。。。。”

    “小。。。。。。小北”

    小莫魂不附体看着面前渐渐滑下的身子,竟然忘了伸手去接,突然,像是受了电击一般浑身颤了一下这才意识到了发生什么,他慌乱的跪倒在地抱起躺在地上面露痛苦的人,将他拦在怀里,手刚刚触及他的背后已经湿了一大片,他颓然的抬起胳膊看着沾满了他的血的手。

    “有,有毒”

    还是,剧毒

    “这次。。。。。。我。。。。。。我,终于。。。。。。比你快了”

    原来刚才当那支箭射向柳逸然时,小莫见闪躲不及下意识的用自己的身子去挡,熟料没有预料的刺痛却是被小北抢先挡在了自己前面。平时最怕疼的人却为自己挡下了那只毒箭。

    “啊哈。。。。。。师傅,救他,快救他,求您快救他”他发了疯般的嘶吼着紧紧的抱着怀里渐渐闭上眼的人,毒入内脏那人原本红润的脸已失去了往日的生气,唇瓣发黑。

    柳逸然早就在小北倒下的那一刻来到了他身边搭上四指为他把脉,喂他吃下随身携带的包治百病的药丸,可是那药只能起到缓解作用对于这样的剧毒等同于无效,周围也没有可是让他救人的条件,他心痛不已却又无计可施。

    “我杀了你,弦。。。。。。青。。。。。。”似是有一双无形的手突然从背后袭来直接贯穿心脏,让他瞬间停止了呼吸,只留阵阵余痛,残落握剑的手更加疯狂的挥舞,顾不得朝自己砍来的刀,提身朝高岭处掠去。

    方问青一人护着三人,已经渐渐感到心力憔悴,杀不完的敌人,挥不掉的鲜血从尸体中汩汩流出,只要有一丝力气他定会保他周全。

    “呀啊。。。。。。”

    天际边的那抹余晖终于还是抵挡不住黑夜的来袭,朦朦胧胧中之余晃动的身影和嘶吼,刹那的流逝在黑暗中渐渐死去。

    何为命,何为运,何为命运。

    他不信天不信地,只信自己。

    突然,马声嘶鸣,又是一波震天的杀喊之声从远处传来,转眼间已看到数百骑骑兵喧嚣而来。

    “皇上,末将来救您”

    首当其冲的李顾翻身下马抽出腰间大刀高高扬起“保护皇上”,挥刀冲了进去。

    众骑兵随即跟着翻身下马刀光剑影,狂嘶践踏。

    敌方见情势不对,环看四周初时数千人的队伍如今看上去也之剩寥寥数百,弦青被残落追杀,胡律早就在打斗刚开始趁没人防备逃得无影无踪,群龙无首,数千金,封侯爵,只怕有胆子享受没福气消受,谁还顾得了回去该如何向丞相交代,四处逃窜仓惶逃命,当真正逃出时也就几十人尔尔。

    “李顾,不要追了,马上回营”

    残落追杀弦青必不会失手,虽然方问青很想亲手了结了他,但目前看来还有更棘手的事情。如果小北真的出了什么事,他不敢保证柳逸然还会乖乖回到自己身边。

    北风萧瑟雪涔涔,边关的冬天总是来得如此之急如此之寒,刚刚立冬就飘飘零零的下起了第一场雪,宛若花凋。狂风咆哮着拍打着封的牢牢实实的军帐透过细细的罅隙卷起火盆中的点点火光毫无生气的肆虐。

    寒气,透过血液刻在骨头上。

    营帐内,几案旁,男人单手支头闭目养神,有一缕发从高束的玉冠中散落下来遮住灯下露出的半边昏黄的脸,单薄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柳逸然轻手轻脚的来到床边拿过放置在一旁的狐裘小心翼翼的披在他的身上,怔怔的看着微露出的脸庞,每想一分,每看一分,痛就会疼上百倍,内心终究抵不过相思苦来的真实,出卖的彻底。

    抬起的手悬在半空却是没有勇气落下。

    “怎么样了”

    男人慵懒的动了动,拉过他的手放在嘴边一根一根的亲吻着。

    “呃。。。。。。”柳逸然不料方问青竟是醒着,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二人真正见面虽然是在绝尘崖,但那时情况危急容不得彼此多做别的考虑,此刻安静下来,彼此之前的种种也在这夜间渐渐发酵酝酿,只要有一点点细小的动作都会引起对前尘往事的种种回顾。

    “会不会醒过来就看上天的安排了”小北的命是救了回来,但毒已攻入五脏六腑沉睡了三四日仍是没有醒来的迹象,本应天真无邪的孩子如今为了他差点丧命。

    方问青看着他脸上露出的痛苦自责之色,俯身向前伸出手臂环上他的腰将脸埋在他的腰间呼吸着属于他的味道。

    柳逸然身子微微僵了一下,便放松下来,伸出手一下一下的抚摸他的发。

    如果这就是上天的安排,那么在离开之前。

    今晚,他想醉一场。

    没有太多的顾虑,没有血缘的羁绊,没有世人的唾弃,只是,想醉一场。

    方问青见他如此乖顺,不禁疑惑的抬头盯着他,每次的柔情对他来说都会有一个万劫不复的苦境。

    “怎么了?”

    他望向他只笑不语,伸出的手一路向下抚上了他的脸。

    这还是第一次。

    方问青被他的动作绕的心头一阵发麻,一把扯下他将他牢牢的箍在怀里。

    “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柳逸然就势靠在他怀里伸手揽上他的腰。

    要醉就醉的酣畅淋漓。

    “你可知,这一生对我来说,就如同两世之久,上一世,我负你,这一世,我定加倍爱你。。。。。。没你的日子,我…生不如死”

    “我知道”

    “可是不还是要离开,不是吗”

    “我从来都没离开过,即使。。。。。。那五年”

    “。。。。。。”

    “我们的执念都太深,皇上是一国之主,不可以如此不顾天下,而我也不可能不顾皇上”

    “如果连自己爱的人都无法厮守,这样的皇帝不当也罢”他有些气恼,连带着说出的话中也带着颤抖。

    “陪我喝一杯吧”

    “好。。。。。。带你去个地方,今晚不醉不归”

    夜潇潇,落雪初静,漫山零星。

    两匹快马,一坛美酒,一场醉生梦死,驰骋在暗夜山间小道。

    “你的马术倒是长进了不少”

    “那是自然,哈哈。。。。。。不如我们比一比”爽朗豪放的笑声划破沉闷的夜空,柳逸然回头一笑,喝了一声快马超过他。

    方问青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加快速度去追赶“黑灯瞎火的你慢点,我认输”

    “轻易认输可不像皇上的作风,夜虽黑,但我心里很明堂。。。。。。我们到底去哪”

    “很快就到了。。。。。。驾。。。。。。”

    大约走了两个时辰方问青才神神秘秘的下了马拉他朝树林深处走去。

    “到了。。。。。。”

    柳逸然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回身借着雪光仔细看着两人身处之地。

    枝蔓寒桠,周围都是退却青色的枯树林立在寒冬的夜中。

    “这是。。。。。。”

    方问青放下酒坛,捡了些干柴取出火折点燃,举着火把走到他跟前仔细的照着树干,笑着道

    “你再仔细瞧瞧,这是什么树”

    柳逸然眉尾微蹙,又走近一步伸手借着火光认真的摸索。

    这。。。。。。莫非?

    “难道是海棠?”

    “你再看看其他的”

    柳逸然有些激动,夺过他手中的火把又一株一株的看着,声音中是掩盖不住的欢喜。

    “这里是海棠林?”他有些不敢相信,这么大的一片林子竟然都是海棠。

    方问青见他难得露出如此开心的表情就知道今晚带他来这里是来对了,他走上前从身后抱住他。

    “这是我无意间发现的,等来年春发,海棠花开,我们再来一起看”

    柳逸然回握住他的手,静静看着没有回话。

    火光摇曳,间或发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偌大的幽林中背靠背坐着的两个人,黑白两道身影在火光的照耀中拉下一个朦胧重叠的影子。

    “今晚朕舍命陪君子,不醉不归”一手抓过搁置在一边的酒坛扯去封盖,大口大口的喝着,酒液顺着嘴角钻进衣服里。

    有些凉

    “喝。。。。。。”方问青将酒坛递给他,抬起袖子擦了擦嘴角。

    柳逸然微微斜头笑了笑,接过酒坛学方问青的样子就着坛子咕咚咕咚的喝着,几口下肚,火辣辣的一团在体内不停的燃烧,他本就不胜酒力,没喝几口已见双颊透着淡淡的红映着火光更是娇艳动人。

    “铁马惊鸿笑东风,千盅百盏冷泠清。南枝开末不堪醉,不如随分酒中生”

    “好一个酒中生”方问青突然哈哈大笑一声,猛然仰头饮下一口随手丢掉已经喝空了的酒坛,骤然起身欺身而上附上他的唇将最后一口酒渡给他,带着毫不掩饰的霸气和占有欲。

    “那我们就做一对酒鬼”

    “好,今晚,我们就做一对酒下鬼”柳逸然眼神迷离的看着他,柔柔一笑闭上了眼睛凑上自己的唇。

    “你可不要后悔”

    柴尽火熄,零零星星的飘雪似是下了一地的海棠,辨不清,看不透。

    那便,不去思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