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相离

章节字数:2230  更新时间:14-08-30 1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上昨晚宿醉一宿才睡下,而且。。。。。。王将军、楚将军还是再等等吧”

    “皇上何时会醒?”

    “这奴才就不知道了,而且。。。。。。”那小奴拿眼瞥了眼营帐内,想起皇上回来时怀里抱着一个人,初时他还以为是哪个女子,可是等到去服侍时才发现竟然是个男人。

    “而且什么。。。。。。”

    那小奴支支吾吾的说的含糊“而且现在不是打扰皇上美梦的时候”

    “什么?”

    王秉时在帐外踱来踱去,焦头烂额的看着皇上的营帐,突然像是被惊醒了般。

    “难道。。。。。。”

    那小奴害怕的点了点头不敢再多说半句。

    “军中出了此等谣言,我还以为是敌方肆意造谣扰乱我方军心,皇上怎么?楚将军你倒是说句话呀”

    想起前不久两军交战皇上突然封他们二人为将自己一人骑马离去,回来时却身负重伤,还带回了三个人,当时他就好奇却也不敢多问,如今军中传言说皇上为了一个男人弃数万将士不顾,而且,而且更有甚者说那男人是先皇莲妃在外的私生子。

    几年前皇上后宫男宠之事已震惊朝野,没想到,死了一个又来一个,如今战事未平又起了这样一波。

    “皇上,末将有要事禀告”王秉时越想越感到不对,索性噗通一声跪在帐外扯了嗓音喊道。

    “皇上,末将有事启奏”楚成深知事情不可儿戏,跟着他一起跪下。

    方问青被帐外两个人的声音唤醒,带着难得露出的刚刚睡醒的朦胧,展颜在怀里熟睡的人儿额间印下一吻,悄悄起床又替他掖好被角。

    “回皇上,王将军、楚将军在帐外有事求见已等候多时了”

    方问青拿手再嘴边做了个小声的动作,见没有惊醒床上的人,小声的道“朕知道,待会吩咐下去做些清淡的饭菜,等公子醒了直接送来”

    “是,奴才记下了”那小奴何时见过皇上露出过如此开心的表情,不禁更加好奇那人,低着头一边侍奉皇上更衣一边拿眼往那里瞄。

    “皇上。。。。。。”

    “两位将军可是出了什么事”方问青蹙眉看着自己手下的两员大将。

    “请皇上跟末将到军营走一趟”

    “哦?”

    军营大帐,谣言四起,练兵场上,一时之间,人心惶恐。

    断袖之癖,兄弟相恋,足以淹死在世人的唾沫中。

    “步将军,您跟随皇上多年,您一定要好好劝劝皇上”

    “是呀,将军,自古红颜祸水,况且还是个男人”

    “我们皇朝怎么可以毁在一个男人手里,一定要杀了他”

    “说的对,杀了他,杀”

    “杀。。。。。。”

    一人呼应百人攒动,顿时整个营帐杀声四起,乱成一片。

    “放肆。。。。。。”一声震怒,万人不发。

    “谁再敢造次军法处置。。。。。。步将军可有查出是谁在造谣”

    “皇上此乃敌方造谣故意扰乱我方军心,大可不必理会”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众人中有不怕冒杀头之罪的胆大者高声问道

    “如果真是谣言,请皇上给众将士一个交代,众将士们到了战场也好杀死那些造谣生事的敌军”

    “交代?”方问青睥睨者台下的众人,虽未发一句话,已不言而怒

    “朕就给你们个交代”他一字一句的说着,冷峻的脸上是让人不敢直视的冰冷“难道朕后宫哪天进了什么妃子也要给你们个交代吗?传令下去,若谁敢再造谣军法处置,决不轻饶”

    方问青焦头烂额,回到营帐时那人还未醒来,他脱下外衣蹑手蹑脚的掀起一个被角钻了进去从背后将他拥进怀里。

    “回来了”略带沙哑的嗓音,那人仍是没有睁眸。

    “陪我再睡会”

    “嗯”

    二人各怀心事静静的躺着,谁也没有开口打断这难得的安静。

    用罢早饭,方问青军务繁忙柳逸然便起身去了小莫所在的营帐,两个营帐虽然相隔不远但一路上异样的目光已让他隐约猜到该发生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帐内,小北安静的躺着,像个熟睡的孩子,小莫则静静的守护在床边没有离开半步。

    “难为他那么好动的人躺了这么久”

    “他呀,也就这时候会老老实实呆在我身边”小莫握住他的一只手“就算是一辈子这样,我也会陪着他”

    柳逸然上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柔声道“他是因我才变成这样的,放心,师傅一定会医好他”

    “嗯,徒儿相信师傅一定会医好他”小莫回头皱着眉头看着他“师傅,您没事吧”

    “没事,小莫你去收拾收拾我们今晚就离开,走了这么久你师娘一定担心坏了”

    “嗯,师傅”小莫欲言又止,点了点头。

    柳逸然一天都留在小莫帐里为小北扎针排毒,直到夜深人静才回去找方问青。

    “回来了”方问青回头冲他笑了笑继续看手下的行军地图。

    “嗯,我来向你告辞”

    闻言,他身子一颤压低声音问道“什么时候”

    “今晚亥时”

    握着的指关节发出“咯咯”的响声,就连那紧闭的双眼也在不住的打颤。

    “好,到时候我送你。”

    “嗯。。。。。。”柳逸然以为他会朝自己发脾气,没想到方问青如此轻易就放自己离开,欣喜之余更多的却是痛楚,他上前展开他已握的发红的手,继续道“我只是回镇子上,等哪天你要是想来可以随时来找我”

    “还是不肯留下来吗”方问青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略带着恳求的话里满是不舍。

    “。。。。。。”

    嘉兴关外雪纷纷,映的真个天地苍白一片,百草荒寂,夜深人静衬得这夜间赶路的车马之声格外清晰,给这荒芜的关外增加了些许人气。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皇上就送到这里吧”柳逸然拉了缰绳停下翻身下马,方问青抬手止住前行的车马跟着下了马背,来到他身边将自己身上披的狐裘解下披在他身上,又细心的为他系好,深情的看着他,似要将这人永远的留在眼里,刻在骨子里。

    “保重”

    “保重”

    他还要说些什么,那人已经转身离去,方问青动了动嘴角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远上了马车再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仅留雪地里的两道车辙才离开。

    “师傅,您没事吧”马车内,小莫见他脸色惨白似是有很大的痛苦额上都渗着薄薄的一层冷汗。

    柳逸然张了张嘴,突然噗地一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只见他身子一晃整个人已瘫倒在了车内。

    “师傅,师傅,师傅。。。。。。”

    相思苦,相思苦,其实真正不懂的是他自己。

    只是,我的鸣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