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1 报仇雪恨  【036】 可疑的身世

章节字数:3189  更新时间:15-04-08 21: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03寝室里,赵锐一边玩电脑,一边吃饭;刘辉也在吃饭,桌上摆着两份米饭和四份菜,吃得满嘴都是油。

    顾眷拿着笔记本爬到床上,登陆邮箱,打开Z发给他的邮件。

    “18年前的6月10日凌晨5点多,安家齐出生在阳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顾眷有些意外,安家齐的出生时间地点居然和他的一模一样。

    继续看下去,他不禁神色微变——

    “……当晚,医院资料室意外失火。当时电脑还未普及,所有资料都是纸质,全部毁于这场大火,其中就包括安家齐的出生证明。事故后,清洁工魏某主动自首,说是他一时大意,忘记熄灭烟头。但据医院的工作人员说,魏某极少在工作的时候抽烟。因为没有造成人身伤亡,且魏某是主动自首,魏某被判刑三年,坐牢不到半个月,在狱中的一场混斗中意外身亡。继续往下调查……最后发现混斗中的一个死刑犯的儿子在几天后由一个穷光蛋变成了一个有钱人,而那名死刑犯在次日就被枪毙。这不免让人猜测,这一连串的事都充斥着阴谋……

    看完所有资料,顾眷神色沉肃,心里生出一个可怕的猜测。

    张聪推开门进来,把几个一次性饭盒放在桌上。

    “老三,饭打回来了。你怎么跑床上去了?”

    没有听到回答,他纳闷地转过头,“老三?”

    顾眷回过神,“谢了,我等会儿再吃。”他拿出手机,手指飞动,发了一条短信出去:“我要安家齐一家人的照片。”想到这些人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在最后补上三个字“钱好说”。

    不到十秒,“叮咚”一声邮件提示音,邮箱里多了一封未读邮件。点开之后,顾眷的脸色“唰”的变了。

    如果真是如此,前世安家齐为什么会对他痛下杀手就解释得通了。

    他将电脑关机,从床上跳下,穿上鞋,拉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天阴阴沉沉,一阵秋风一阵凉。顾眷冷静下来,发现无意识中走到了湖边。

    宽广的湖水倒映着灰蒙蒙的天,更显得深沉。秋风在水面上刻出一道道波纹,像顾眷的心情一样纷乱。枯黄的杨树叶在空中打几个转再落在湖面上,漫无目的地飘荡。岸边柳树下的长椅上,一对情侣脑袋挨着脑袋,小声地说着话,脸上带着甜蜜,不时发出几道低低的笑声。

    顾眷就地坐在已露出枯象的草地上,看见水中的自己一脸木然。

    他想起母亲去世的那一天。放学后,他和往常一样,低着头走在回家的路上,怯懦的样子让所有看见他的同学都忍不住发出一声嘲笑,毫不客气地笑话他是没有父亲的野孩子。回到家里,母亲微笑着迎出来,像往常一样亲昵地亲亲他的额头。每当这个时候,是他最幸福的时候。他没有父亲,学习成绩比不上别人,性格也不像别人那样讨人喜欢,但那又怎么样?他有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母亲。之后,母亲温声细语地问他饿了没有,去厨房端出他最喜欢的两道菜,红烧排骨和清蒸鱼,还冒着热气。至今那两道菜的香味似乎还盘旋在他鼻端。只是,饭吃到一半,母亲忽然摔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只来得及对他说了几句话她就撒手人寰。这时候,他才知道母亲患了乳腺癌,早就到了晚期,一直瞒着他。

    自那以后,他一直沉浸在母亲逝世的伤痛中。甚至前世死的时候,他怨恨和不甘的同时,其实还有一丝解脱的感觉,那就是终于可以去见母亲了。

    但现在,那些证据却表明他很有可能并不是他母亲的亲生儿子!他为自己不甘,更为母亲不甘,他安家齐有什么资格成为他母亲的儿子!

    这一刻,他很希望有个人能陪在他身边,不需要他说什么,也不需要他做什么,只要和他坐在一起就好。

    席琅的脸毫无预警地浮现在顾眷的脑海中,他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找到席琅的名字。

    电话很快就接通。

    “席琅,我想见你。”

    席琅的声音毫不迟疑,干脆利落,“你在哪儿?”

    “学校,湖边。”

    电话里传出椅子摩擦地面的声音,“我现在就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见面再说。”

    风更大,乌云更密,天空下起毛毛细雨。长椅上的情侣站起身,男生脱下外套盖在女生头上,两人匆匆离开。

    席琅来到湖边,环视一圈,看到湖对岸立着一道颀长的身影,面朝湖面,面无表情,两手插在兜里,穿着一件蓝白格的长袖衬衫,连外套都没穿,袖子还挽了起来。

    他脱下外套,快步走过去。

    顾眷脑袋上一重,被人盖了一件外套,回过头,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席琅。他想起刚才那对情侣中的男生也和席琅做了一样的举动。

    席琅责备道:“想什么非要在雨里想不可?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爱惜,指望谁爱惜?”

    “你。”顾眷冲席琅笑了笑,在见到他出现的那一瞬,心里的苦闷已散了许多。

    席琅哑然,无法否认顾眷的话。他看着顾眷的表情有些无奈,眼神却含着点点纵容。

    顾眷将外套从头上扯下,披在身上。衣服上还有从席琅身上带下来的暖意。

    “你该不会是以为我在借雨消愁吧?那是文艺青年干的事。我只是想事情想得出神,没注意到雨下大了。”

    席琅见他情绪并不见低沉,放了心,看了下腕表,“一点多了,午饭吃了吗?”

    顾眷的肚子很给席琅面子,正巧发出咕咕叫的声音。他揉了揉肚子,“没吃。”

    “先去吃饭。”席琅迈步先走,姿态是不容否决的,“想吃什么?”

    他的白衬衫不一会儿就被雨打湿,顾眷把外套还给他,加快步伐超过他,“吃点辣的,暖和。第二食堂的锅仔不错。又不是走T台,走快点。”

    迎面竹林小道里走出一个撑着花伞的白衣女孩,看到顾眷和席琅,先是一愣,接着一笑,快步走过来,高跟鞋在青石砖铺成的路面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

    “顾眷,这么巧。”

    席琅猜测着来人的身份,抿了抿唇。

    顾眷仰头作思考状,“鲁同学,从我们认识到现在,在学校里面至少巧遇了二十多次,确实够巧的。”

    鲁珊珊的笑顿时凝固在脸上。

    顾眷面无表情地对她点点头,和席琅一起走远。

    “这样有心机的女孩还是少接触。”席琅提醒顾眷。

    鲁珊珊听得清清楚楚,脸色一白。

    顾眷不想给席琅添堵,似笑非笑的,没说鲁珊珊看上的其实是他。

    来到食堂,顾眷问了问还有没有包间,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要了个包间,十分豪迈地道:“想吃什么锅仔?我请客。”

    席琅笑了,扫了一眼菜单,“你不是想吃辣的?香辣牛腩锅仔怎么样?”

    “行。”顾眷对打饭窗口里的打饭阿姨说道,“阿姨,来一份香辣牛腩锅仔,再来六碗米饭。”

    席琅拦住他,“两碗。天凉,吃完再打。”

    “那就两碗。”顾眷打了卡,两人到包间里坐。

    不一会儿,服务员把牛腩锅仔和米饭送了进来。红色的牛腩、金黄软糯的土豆块和鲜蘑、金针菇混在一起,在锅中堆得老高,粗长的粉条经过浓汤的滋润,盘旋其中,被切成圈的红椒、青椒和葱花一起洒在表层,光是卖相就勾人食欲。洁白晶莹的米饭用白瓷小碗装着,打饭阿姨将表面压得很平整。

    “开吃。”顾眷化烦闷为食欲,不到两分钟就解决掉一碗米饭,单臂支颔,幽幽地看着席琅。

    席琅识趣地站起身,伸手,“饭卡给我。”食堂不允许用现金,只能用饭卡。

    这个点吃饭的学生不少,席琅排了一会儿队才打到米饭,又打了一份清淡的汤,顺手拿了个餐盘当托盘用。回到包间,他看见自己碗里的米饭上牛腩整整齐齐地铺了一层,每块牛肉上还点缀着一个青椒圈,一根长粉条被摆成麻花状铺在最上层,可见顾眷在等米饭的时候有多无聊。

    他摇摇头,把两碗米饭都放在青年跟前。

    “突然叫你过来没耽误你的事情吧?”顾眷问。

    席琅道:“没有,刚开完会准备去吃饭时就接到你的电话。”他没有立即问顾眷发生了什么事,帮他夹了两块牛肉,也低头吃饭。

    顾眷哪儿能不知道他是不想影响自己吃饭的心情,挪到他旁边坐下,也给他夹了块牛肉。

    两个大男人坐同一条长椅其实有点挤,两人的胳膊肘不时碰到彼此,但两人都没说要再坐回去的话。

    食堂装米饭的碗实在不大,顾眷吃了七碗饭,席琅也吃了三碗。

    填饱肚子,顾眷伸了个懒腰,一脸满足。

    席琅舀了两碗汤,“再喝点汤。现在可以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吗?”

    顾眷端起汤碗的手一顿,轻描淡写地道:“没什么,就是忽然发现我好像不是我父母亲生的。”

    席琅十分震惊。如果顾眷是在父母双全的情况下得知自己不是父母的亲生儿子或许受到的打击还小些,但问题是他如今父母双亡心里有了疑问连个询问的对象都没有。

    席琅的心一阵阵抽痛。青年坐得很端正,胳膊放置在餐桌上,两条修长的腿自然地交叠,坐姿很惬意,神态也很平静,但他就是能看见他心底的茫然和自嘲,让他有股冲动,想把他揽入怀中好好地安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