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竹马竹马  021章 摘桑葚

章节字数:3926  更新时间:16-07-16 21: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阅和张阎不知道该去向谁打听,便去向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请教。老人们生活阅历丰富,见多识广,说不定会知道。最后,两人从村长的父亲也就是老村长那里得到了答案。这只蜘蛛通体都是黑色,就是农村常见的结网蜘蛛,有毒的可能性不大。如果蜘蛛的身体颜色是彩色的,那么极有可能具有毒性,一定要小心。

    王阅和张阎便暂时将蜘蛛留在家里,等有机会找书查一查。

    王阅的目光无意从角落存放鸡蛋的纸箱子上划过的时候,想起一件事,“阎阎,上次说要用大鸡蛋蒸鸡蛋羹试试味道的。”这段时间,纸箱子里已存了不少大鸡蛋。

    张阎也想起了这件重要的事,“明天早上蒸。”

    第二天一早,张阎果然用大鸡蛋做了鸡蛋羹,满满的一碗,表面如凝脂,轻轻一晃,像果冻一样颤动。金黄的颜色浸润了一层似有似无的浅红,香味浓郁,令人垂涎欲滴。

    王阅尝了一口,双眼一亮,赞叹地“嗯”了一声,“口感滑腻,味道香醇。好吃!”

    说着他又用调羹挖了满勺塞进嘴里,嘴角沾了一点而不自知。

    张阎单臂支颔看着他,“慢点吃,没人和你抢。”

    “你怎么不吃?”

    桌上放着一只空碗和另一只调羹,王阅觉得把鸡蛋羹戳得乱七八糟很影响食欲,就没有分碗,拿起调羹塞进张阎手里,“快尝尝,特别好吃。我吃这边的,你吃另外一半。”

    张阎顺从地舀了一勺入口,同样点头,“确实不错。”

    两人合吃一碗,鸡蛋羹慢慢减少。

    “是吧?”王阅满脸都是笑,得意的模样就像这鸡蛋是他发明的,“光是鸡蛋羹就这么好吃,做成咸鸡蛋、茶叶蛋、卤鸡蛋甚至是白水煮蛋味道肯定也不会差。以后我们家的鸡、鸭、猪都尽量用你的异能水喂养,田里的蔬菜也用异能水浇水。”

    “我尽力。”张阎也很高兴,但没有失去冷静,“只是要注意限度,万一变化太明显会惹人怀疑。”

    王阅点头道:“这是当然。”

    半个月后,王阅家的鸡鸭体重都比以前增加了近二分之一,新鸡蛋和新鸭蛋的味道比一般的鸡蛋鸭蛋更加鲜美。家里的猪也肥硕了些,因为不能马上把猪杀了,暂时还不确定猪肉会有什么不同。

    值得一提的是最先用来试验的那只母鸡,以前它的体重是三斤多,停止变化后,它的体重达到了五斤,个头几乎比其他的鸡大一倍。而且,它似乎变聪明了,看到陌生人从门口经过就会发出威胁一样的咕咕声,身体微微下蹲,翅膀稍展,就像随时准备攻击一样。不仅如此,王阅和张阎放学回家,它还会主动走上前迎接,颇有灵性。

    所幸,村民们以前并没有留意过这只鸡,见到了也不稀奇,只当是吃得好,本来就是这么壮。

    王阅空间里种的菜已长出二十几厘米高,这个速度比一般的蔬菜快两倍多,也是得益于异能水。因为张阎的异能水有限,王阅用井水稀释后,保证所有的菜苗能均沾。

    确定了异能水对蔬菜同样有好处,王阅和张阎又靠人力把空间里其余的地都耕了,除了在中间留了几条走道以及留下一块十平方米左右的空地备用,其余的地里全部种上蔬菜,包括黄瓜、韭菜、辣椒、西红柿、豇豆、丝瓜、苦瓜、葫芦等。王阅还玩似的种了二十几颗西瓜种子。现在种西瓜其实有些晚了,但有异能水,又或者是空间里的环境本来就优于外面,西瓜种子顺利地发芽,如今藤蔓已经有一米长,开着黄色的五瓣花。

    另外,张阎在学校里的图书馆里查了书,确定蜘蛛是没有毒性的,就让它继续留在家里。还别说,有了它,家里没有蚊子了,王阅和张阎每天晚上都睡得很香。王阅还给蜘蛛起了个名字叫黑豆。

    王阅和张阎的外表也发生了变化。以前的王阅又黑又瘦,现在的他,双眼闪亮有神,皮肤白皙,精致得像玉娃娃。张阎每天早上给他蒸个鸡蛋羹,从无例外,并且大多数村民给他们供饭时都比较大方,鸡蛋、鱼、肉给王阅补充了营养,小脸和小胳膊都胖乎乎,煞是可爱,如果再换身好点的衣服,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他是城里的孩子。

    张阎的变化也不小,虽然才九岁,已能预测出将来必然是个大帅哥,长而浓密的睫毛轻轻扇动时,一双漆黑的眼睛更显深邃迷人,高挺的鼻梁下,薄厚适中的双唇微微一勾时,连村里的大妈都忍不住常盯着他看。他的身体也抽条了,身高已有一米五,站在那里就像一棵挺拔而精神的小白杨。

    这段时间,王阅一直跟着张阎一起上课。张阎的几个老师真心不错,见王阅从不在课堂上吵闹,就没有赶过他,偶尔有空就教他写字以及加减法,还经常给他留一些作业。

    老师们觉得,或许是弟弟的聪明激励了张阎这个哥哥,张阎的作业准确率越来越高,进步飞速。由此,老师们对王阅更加喜爱。

    哥俩吃过晚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作业。张阎还要把灶膛里点上火,烧一锅热水。农村的土灶说不好用也好用,火燃起来后,加几根木柴让它自己烧就行,等木柴烧完,锅里的水差不多也烧开了,装进两个热水瓶里,足够王阅和张阎洗澡用。

    星期六不用上学,王阅和张阎还是起了大早锻炼身体。

    去村民家吃过早饭后,刚回到家,一群小伙伴跑了过来。除了周识文、刘峰和贞贞,还有三个大些的孩子,十岁的周家伟,十一岁的周新荣和十一岁的周兰兰。周家伟个子比较高,但却很瘦,村里的大人小孩都更习惯叫他“排骨”;周新荣则是个小胖子,虽然胖,但身体非常灵活,他惹他爸妈生气后,他爸妈追着要打他从来追不上,他还能一边跑一边回头做鬼脸,这也算是村里的一道风景;周兰兰虽然是个女孩子,却是个女汉子,吵架、爬树、打架都不在话下,村里不少男孩子都怕她,但因为她比较大方,平常有什么好吃的都舍得分给其他人,也愿意带着比她小的孩子玩,所以大家还是喜欢和她一起。他们三人都是三年级,和张阎是同学。

    “张阎,我们去摘桑葚!你去不去?”

    摘桑葚!

    王阅来了兴致,抢着说道:“去!”桑葚可是好东西,味道甜而不腻,十分可口。前世在大城市里生活,一斤桑葚最贵的时候能卖到二十块钱一斤,比肉都贵。

    张阎也点头。

    王阅太小,排骨他们并不乐意带他玩,但他们又喜欢和张阎玩,只好点点头。一群人又一起跑向村外,每人手里都拿着小篮子、塑料袋或者大瓷碗什么的用来装桑葚。

    王阅去厨房拿了个小号的果蔬篮,塑料的,大红色,只比篮球略大一点。

    桑葚不是什么稀罕的水果,果木比较耐活,在村里的山坡上,池塘边,田埂旁都有。光是王阅记得的就有十几棵,最大的一棵桑树在村西的大池塘边。这棵树有成年人的大腿粗,每年都硕果累累。它旁边还有一棵较矮的,两棵树几乎紧挨着。矮树分支比较多,正好给大桑树提供了一个攀爬的台阶,村里的孩子摘桑葚都喜欢先来这里。

    池塘边有一块很大的石板,村里的媳妇们经常在这里捶洗衣物。两颗桑树就在石板五六米远的地方。

    王阅和张阎跟着其他人来到池塘边,看到地上落了不少熟透的桑葚,还有一些落在池塘里,漂浮在水面上,泡久了已经发胀,随水波摇荡。抬头望去,枝桠上紫得发黑的桑葚簇拥在一起,小的和玻璃珠差不多大,大的比成人的一截手指还长,一片又一片,令人垂涎欲滴。

    王阅不禁吞了吞口水。尽管他心理年龄是成人,但桑葚对他仍然极具诱惑。

    大人们是不允许小孩子用竹竿敲打树上的果实的,据说那样果树容易“疯掉”。“疯掉”是本地的方言,就是说来年果树的果实会大大减少,甚至不再结果子。

    排骨把手里的大碗塞给石头,说了一句“我先上”,双手抓住矮桑树的枝桠,两腿往上一抬,抢先攀上去。他瞧不上小树上的桑葚,往前一跨就站在了大桑树的分支上,接着如同灵猴一样往上爬。

    路过的村民看到他们,提醒他们小心不要掉在水里,但不会责备什么。乡下的孩子都皮实,上树掏个鸟蛋,摘个果子,没什么大不了的。最主要的是,这里就是村口,后面不到十米就是一排民居。就算有孩子不小心掉进水里,大人们听到动静也会来帮忙。而且小孩子们经常被大人耳提面命,都很小心,大孩子不用大人交代就会主动看顾年纪小的孩子。村民们还是比较放心的。

    “石头,我来摇,你赶紧捡。”排骨在上面喊,接着使劲摇晃树枝,成熟的桑葚小冰雹一样簌簌落下。

    “知道了!”石头把大碗放在地上,两手飞快地捡拾着,生怕比别人慢一步。

    其他孩子赶紧也往自己带的容器里面捡。

    “石头,你别光顾着自己,给阅阅、刘峰和贞贞留一点!”周兰兰轻轻地踹了周识文一下,警告地瞪了他一眼,也敏捷地爬上树。她脖子上挂着的用绳子绑着的塑料袋显示出重要作用,她只需要一只手稳住身体,另一只手麻利地摘下成熟的桑葚往袋子里装,不一会儿就摘了满满一袋子。

    王阅把带来的果蔬篮当帽子一样扣在脑袋上,仰着小脑袋,眼巴巴地看着树上的桑葚越来越少,脸上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小树上的桑葚之前就被摘过一部分,并不多,被周兰兰一摘,剩下的更少了。而大树上的桑葚虽然多,但更多是在树顶,很难采摘。他一个大人也不好去和其他小孩抢着捡地上的。

    张阎看着他可爱的模样,唇角微微勾起,再次遗憾没有相机,也没有智能手机,不能拍照。他抬头看着大桑树树顶,若有所思。

    “哎,你们俩差不多得了,我和张阎还没摘呢!”小胖子急了,不满地喊道。如果不是因为小树可能承受不了他和周兰兰的重量,他早就也爬上小树了。

    排骨和周兰兰很爽快,没说什么,一前一后下来。

    小胖子正准备上树,一道影子从他身后闪出。

    王阅眨眨眼,摸摸脑袋——篮子没了。定睛一看,张阎已经爬到树上,只用一只手攀爬,另外一手拿着篮子,到了大树上后,继续往上爬,看上去十分轻松,树顶被压得摇晃起来。

    王阅看得心惊,扬声喊道:“张阎,你爬得太高了!”

    张阎淡定的声音从树上传下来,“不用担心,没事。”

    “好厉害!”排骨一脸佩服的神情。换成他,他是不敢爬那么高的。

    “危险动作,切勿模仿!”王阅警告的目光在排骨几人脸上溜了一圈。

    排骨和周兰兰嗤地笑了一声。

    周兰兰用指头轻轻地戳了一下王阅的脸蛋,“人小鬼大!”

    张阎只摘高处的,小胖子在下面也摘了不少。

    张阎在树上待了十分钟左右,将果蔬篮里堆得满满的才麻溜地滑下来。

    篮子里的桑葚不但都是熟的,而且个大饱满,其他孩子看着都很羡慕。

    张阎把篮子塞进王阅怀里。

    王阅大方地抓了几把分给几个小孩。他的手小,其实也没分出去多少,但大家都很高兴。

    “我们去王阅家洗吧。”小胖子提议。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往王阅家走去。

    

    作者闲话:

    抱歉,好几天没更了。/(ㄒoㄒ)/~~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