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卷 竹马竹马  022章 到县城

章节字数:3169  更新时间:16-07-17 23: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些桑树是野生,没有打过农药,用井水冲洗三四遍就干净了,尝一个,甜滋滋。井水本来就是凉的,桑葚洗过后,味道更冰爽。

    一群小伙伴们坐在椅子上,嘴巴嚼啊嚼的,顾不上说话,均是一脸满足,看见其他人的嘴巴被染成紫色,哈哈大笑。

    阳光洒在脸上,并不灼热,一阵阵风吹来,无比惬意。

    王阅吃着桑葚,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

    近中午,小伙伴们纷纷告辞回家吃午饭。

    张阎这才问王阅,“刚才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们也许能把桑葚拿到县城里卖。”王阅觉得成长的时间太漫长了,等不及长大,迫切地想要赚钱。村里的桑葚除了小孩们摘了吃,其余的要么是被鸟吃了要么就是熟透了自然掉落,实在太浪费。

    “村里的桑树是全村人共有的,你们凭什么把桑葚拿去卖?”一道声音不客气地在院门外响起。

    邹平的身影从院墙后闪出,堵在院门口,面无表情,阴冷的目光让王阅非常吃惊。邹平才多大就有这样的眼神,将来恐怕不是简单的角色。

    “不卖就不卖吧。”王阅虽然看不惯邹平,但邹平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是以无所谓地回了一句。

    邹平以为王阅怕了他,眉宇间闪过一抹得色,轻蔑地看着王阅,正要再撂两句狠话,突然感觉到一道锐利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他转头一看,张阎正看着他,虽然神色平淡,那双漆黑的眼睛却透出慑人的锋芒,对上他的目光后,微微挑起嘴角一笑,似乎无害。

    邹平哆嗦了一下,又觉得被张阎吓到很没面子,狠狠地瞪他一眼后,头颅高昂,扬长而去。

    “阅阅,以后不要单独和他在一起。”张阎提醒王阅,心里已把邹平列为重点防范对象之一。小孩子没有理智可言,他担心邹平哪天发神经对王阅使坏。

    王阅点头,小声道:“等天黑了,我们去找一棵桑树种在空间里。”

    张阎答应了,心里暗叹。他知道王阅的想法,只是,年纪小是硬伤。他们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做事必须三思而后行,否则,一旦出事,没有任何人可以帮他们。

    进入七月份,张阎不让王阅再和他一起上学。天气越来越热,他怕王阅中暑。另外,小学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

    王阅没有坚持,在家里照顾蔬菜。空间里的蔬菜早已长大,红艳艳的西红柿、翠绿的辣椒、细长的豇豆等硕果累累,无比喜人。空间真是个大宝贝,摘下来的蔬菜放在里面还能保鲜。他和张阎在家试吃过这些蔬菜,味道比一般的蔬菜鲜美两倍不止,就比如说黄瓜,清脆甘甜,只简单地凉拌一下也十分可口。

    王阅只等着放暑假后和张阎去县城里卖菜。空闲时间他就看张阎以前的课本,还打着张阎的名号从村里的大孩子那里借来了四年级、五年级和六年级的所有课本,时不时地当着村民们的面看书写字,逐步给他们留下聪明好学的印象。

    七月十日,张阎考试结束。

    当天晚上吃过晚饭,两人进入空间采摘蔬菜。茎叶类蔬菜比如韭菜、空心菜、苋菜和果实类的蔬菜比如豇豆、西红柿、茄子和辣椒等分开装在不同的箩筐里。王阅还摘了个大西瓜,卖菜的时候解渴。

    收拾好后,两人早早地睡了。

    第二天,两人五点多就起床,穿上新衣服,先去村长家和村长打招呼。张阎谎称他的班主任邀请他和王阅去县城,班主任会在镇上接他们,还拜托村长帮忙照顾家里的鸡鸭等。

    村长早就听儿子说他们的班主任对张阎和王阅很好,没有怀疑,主要是他根本想不到张阎会骗他,只是担心两个孩子单独出门不安全。

    张阎再三保证,村长才放了心,送王阅和张阎到大路边,有其他村的拖拉机到镇上去办事,经过这里,张阎和王阅便坐拖拉机搭顺风车。

    拖拉机轰隆隆作响,车头冒出滚滚黑烟。

    出村的路是土路。每次下雨后,都会被车轮碾压出坑,路被晒干后,坑也留了下来,虽然铺了细沙,但仍然很不平坦。拖拉机一蹦一蹦的,人坐在上面颠得慌。

    为免王阅的小身板被颠出去,张阎抱着王阅,一手紧紧地抓着驾驶座的靠背。

    王阅坐在张阎怀中,头顶刚到他的下巴,看着路旁的树飞快地倒退,他不得不承认,在张阎怀中还挺有安全感的,但也有些别扭,便嘴上找痛快,“现在你保护我,等你老了我保护你。”

    张阎一头黑线,说得好像他比王阅大十几二十岁似的。

    王阅扭过头偷笑。

    半个多小时后,拖拉机到了镇上。

    张阎向师傅道了谢,牵着王阅来到一间早点铺。

    “阅阅,想吃什么?”

    热腾腾的包子,饺子,油条,煎饼,豆浆……香味都很诱人。这个时候还没有地沟油这种强悍的存在,这些香味能让人流口水。

    “小笼包。”王阅眼馋地说道。

    张阎花了两块钱买了两屉小笼包,一共二十四个,又花了两角钱买了两份粉条汤。粉条汤装在一次性塑料杯里,是用封杯机封好的,配有吸管。

    小笼包和粉条汤都装在塑料袋里,张阎一手拎着塑料袋,另一手牵着王阅,到起始站搭乘飘雨镇到飘雨县的班车。为免在镇上碰到熟人,两人要去县城里卖菜。

    车票是五角钱,王阅还小,不需要买票。

    人不多,但半路上还会有人上车,到那时一定会很拥挤,张阎还是抱着王阅坐在腿上。

    班车既破旧又闷热,出发后才凉快些。

    王阅一边看窗外的景色,一边吃小笼包,张阎给他拿着粉条汤,他不时吸上一口。

    其他乘客看着这哥俩有爱的一幕,脸上露出会心的笑意。

    “阎阎,那儿还有两元钱抽小轿车!”王阅有些激动。前世他很小的时候跟着父母上街见过类似的场景,两块钱买一张可以刮的彩票,特等奖小轿车,一等奖彩电,二等奖洗衣机,三等奖自行车……还有很多小奖,毛巾、洗衣粉、牙膏什么的……如果有人抽中小轿车,不仅当场兑奖,还会燃放鞭炮,十分喜庆。如今再见到这样的情景,王阅难免有些世事无常的感慨,但心底却是平静的,今生是新的人生,前世种种经历即使再绚烂也只是回忆而已。

    张阎前世出生在豪门,和一般老百姓生活在不同的层面,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抽奖活动,不理解王阅的感慨,只以为他也想试试运气,说道:“回来的时候再去看。”

    王阅点点头,吃了六个小笼包就饱了,继续趴在窗边看了一会儿,头有点晕晕的,忙把脑袋缩回来。

    他一皱眉头,张阎就注意到了,低声问:“怎么了?”

    “有点恶心。”王阅软软地靠在他身上。

    “晕车?”张阎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他没有考虑到这一点,没有买晕车药。他揉着小孩的胃,“很难受?”

    王阅脑袋发闷,胃里也直犯恶心,一动也不想动。

    “坚持一会儿。”张阎把人搂紧,让他趴在胸口,“下一站就下车给你买晕车药。”

    “不用,我睡一会儿就好了。”王阅不想太麻烦,闭上眼,在汽车的摇晃中昏昏沉沉地睡着。

    张阎只好作罢,只是手仍然轻轻地揉着小孩的胃。

    班车走走停停,王阅睡得并不安稳,近一个小时后汽车再次停下来,司机大声喊道:“终点站到了。”

    王阅睁开眼从张阎身上跳下去,“没事了。”

    张阎看他精神多了,这才放了心,一起下车。

    飘雨县比飘雨镇繁华多了,六七层高的建筑随处可见,连马路都比乡镇更平坦、更宽阔,车来人往,川流不息。县城里的人穿着也更时尚。穿着西服的男人夹着公文包,步伐匆匆;长发飘飘的女孩上面穿着花衬衣,下面穿着修身的健美裤,回头率百分之百;还有烫着卷发的中年妇女牵着狗沿着人行道慢悠悠地走……

    两人打听到菜市场的位置找过去。

    菜市场在一条内城河边,河两岸都是小商铺,每个店面只有七八平米,但生意仍然红火得很,有卖早点的——煎包、馒头、热干面、汤面、炒河粉、炒粉丝、炸油条等香味缠绕;还有卖水果的,卖猪肉的,卖卤菜的,卖活鸡的,卖鱼的……菜贩子的小摊在店铺前排成两排,只在中间留着一条过道。家庭主妇们还有老爷子老太太们拎着菜篮子和摊贩主讨价还价,喧嚣无比。

    买菜的人挤人,还有人推着自行车,十分拥挤。张阎直接把王阅抱起来,三十斤的重量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先打听行情。”王阅说道。

    张阎点点头,顺着人流往前走,询问摊主各种蔬菜的价格,心里大概有谱。找了个偏僻无人的小巷,王阅将四筐蔬菜从空间里运出来。这年代不像后世到处都是电子眼,不用担心暴露。

    “我在这儿等着,你先拖两筐过去。”王阅说道。

    张阎没同意,坚持让王阅和他一起。菜丢了也就丢了,小孩不能丢。

    王阅想起上次的事,也不敢大意,便抱着两个小板凳跟上。他背上还背着个小书包,里面装的都是一角钱的硬币和分币,是还没放暑假时他和张阎特意在学校的小卖部里换的。

    另外两筐菜暂时留在原地。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