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莲国志2  第十四章 暗夜营救

章节字数:2783  更新时间:14-06-06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是城东的一座宅院,它的名字叫做“于府”,而它的主人,是御史于谦叔于大人。

    此时正当深夜,染城被静谧所包围。这座庄园,亦像是黑暗中的盘踞的一只怪兽,森冷的口大大的张开,等着人自投罗网。只有偶尔路过的巡查人员手中的火光,才带来了一丝小小的温暖和光明。

    雨梦的身影从天空中出现,在遮挡住月光的一瞬间跃入了院内——就像是一直游弋在暗夜中的黑猫,矫健妖异的身影绝非人间所有。

    也不需要找个什么人来询问,雨梦清晰的把握到那个小人越来越虚弱的气息身处何方,而她此时的力量太过有限,用一点就会少一点,所以她没有用这个世界最极端最厉害的身法——瞬移,直接落到源澈身旁,而是选择了潜入。

    她把不耗费力量的轻功身法发挥到了极致,足不点地的向这个府邸中的假山跃去。巡视的侍卫根本看不到她的身影,最多只能感到一阵风,所以她完全没有必要躲避。

    很老套的手法,假山下面是地牢,那个囚禁着源澈的地方。

    在铁门外面的守卫倒在了地上,雨梦从那守卫身后走出,冰冷的眼神透出了浓浓的寒意,这是她几百万年来第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这表明了她很生气。

    她是情之灵尊,是宇宙的最高统治者,如今却让一个人为了她而受苦,她竟然无法保护,这让她怎么不愧疚、自责?除此之外,就是冲天的怒火。她第一次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力量,让两个人再入轮回,没有任何生存下来的余地。

    那两个人一副餍足的模样,脸上还情潮未退,再感到源澈那深深的绝望,她怎么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她只是恨不得立刻闯进去,恨不得自己可以早些回忆起这些,那样就不会让源澈落到这田地。可惜她不能这么毫无理智的做事,她的力量很有限,要想永久的保护她想保护的人,就必须合理的运用每一点力量。

    而且,她曾经答应过哥哥姐姐,不使用超出常人的力量,她的任何一丝力量发挥到极致,都不是这个空间可以承受的起的。

    她一直为自己的理智感到骄傲,同时因为自己身为情之灵尊而有的与生俱来的控制情绪的能力而感到庆幸,但是今天,注定要颠覆她的想法。

    “他妈的,难得这小子比那些娘们儿还够味,不让老子好好玩玩,你们倒是爽了!”

    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在铁门那边响起,看样子是这两个守卫的倒地终于引起了里面人的注意。

    吱呀一声,铁门开了,一个正在系裤带的魁梧男人走了出来,看到雨梦这个不速之客的时候腾的一惊:“什么人?你……”

    他的话是说不完了,因为雨梦已经结束了他的生命,一股冰冻灵魂的寒冷冻结了他,让他在不明不白间去了冥界往生。

    雨梦此时则跃入门内,她的眼神就此凝固。

    如果她早知道是这样的局面,绝对不会吝啬那一点力量。只是源澈的那绝望气息太过遥远,她也不敢用神识去看他此刻的模样,所以才可以理智的选择。可是当她看到源澈的那一刻,她无比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有理智?

    因为理智,她可能要永远的让自己后悔,那还要理智干什么?

    雨梦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那个小人儿,仿佛怕他消失了一般。甚至那几个衣冠不整的人举起武器攻过来,她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挥手,属于暮寒的“亡”之力量被她调动,五个躯壳霎时腐朽,五个灵魂离开这个世界。

    这还是那个可爱的源澈吗?

    雨梦没有心情仔细打量这间屋子,却也轻易的发现这是间刑室,墙壁上挂着的鞭子、铁锁证实了这一点,房屋正中一盆火红的炭火也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血腥。而源澈,就被吊在雨梦正前方的墙壁上。

    他的衣服早已经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身上各式各样的伤疤应有尽有(不和谐的伤势略过)。雨梦只是粗略的一扫,就发现了他的右腿不自然的扭曲着,显然是已经断了。昔日漂亮的红唇,如今是刺目的青白色,上面还有着一圈圈的牙印,也不知是谁咬的。他那修长的手指如今只剩下八根,创口处还在渗着血,其余的几根也是伤的伤,断的断。略微走近一些,雨梦就闻到了他身上焦糊的味道,和着血腥气闯入鼻腔,她看到了,他的胸前有几片烙铁留下的印记。

    那双夺目灿烂的琥珀色灵动大眼,如今全然失去了生气,狠狠的闭着,似乎永远永远的不会再睁开了。

    他们怎么忍心这么对待他?他还是个孩子啊!

    疯狂的愤怒和无法言语的自责席卷了她,她只觉得脸上一片冰凉。她不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这是什么?是……眼泪?真好笑,她堂堂情之灵尊,控制感情的人,她,也会哭吗?就连奕身死的时候,她都没有哭。

    她一直以为,她是没有眼泪的,她的一切情绪,都可以被自己掌控的。她甚至认为,她的能力是凌驾于任何力量之上的,因为任何一个事物都必须要有感情,绝对的无情也是需要感情来支撑的。

    她今天终于知道,情之一字,任谁也无法掌控,即使对于她,情也是最大的利器。

    她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像是怕吓到了什么,脚步是她难以想象的轻缓。艰难的伸出手,震断了他身上全部的铁链,然后把那个小人儿揽到自己怀里,把自己的长衫罩在他身上。

    是愤怒还是痛心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此时她心中充满了无尽的怜惜,甚至让她忘记了深刻在心底的那一个人。

    把源澈腮边的一缕黯淡的栗子色长发捋到他的耳后,用身上的白色中衣轻轻擦掉他脸上的污渍。源澈的脸还是那么的精致,只是有些过分的脆弱——青白干裂的唇,惨白失血的双颊,紧紧闭上的双瞳,微微有些发黑的眼睑,仿佛折翼的鸟儿一般匍匐在眼睑上的睫毛——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雨梦,源澈曾经遭受了什么。

    如果不是她的感知过于强大,她甚至不知道源澈还活着,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她努力挤出一个笑容,轻轻拍了拍源澈的脸颊,柔声道:“澈,醒一醒,看看我,我来了。”

    停顿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或许只是片刻,或许已然千年,那长长的睫毛终于颤动了两下,缓缓的抬了起来。

    那琥珀色的双眼已经失去了焦距,只剩下一片灰暗。颤抖有些惊慌的颤抖了几下,琥珀色眼睛无措的转动着,却好像无法产生任何有用的影像,他似乎有些害怕,但是很快,就变为了全部的绝望。他不再颤抖,像是失去了灵魂,如布偶娃娃一般僵硬的蜷缩在雨梦怀里。

    雨梦的瞳孔再次一缩,一股浓郁的痛苦盈满了她的水蓝色眼瞳,她努力放轻柔了声音:“澈,告诉我,你的眼睛怎么了,好不好?”

    听到这个温柔而熟悉的声音,源澈似乎终于感觉到了自己所处的位置,那前一刻还完全无法觉察的兰花幽香却突然浓烈起来,包裹了他,让他渐渐安心下来,只是还没有放下心中的包袱,却想到了自己此时的模样,痛苦、不安再次席卷了他,让他竟然抬起了无力的双臂,轻轻推了推雨梦——他实在是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了。然而那拥紧他的手臂却没有消失,他只能默默的闭上眼睛,让身体不停地痉挛着。

    身体上的疼痛比不上心中的绝望,他在被他们玩弄的时候多么希望她能出现,可是现在,他成了这个样子,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的废人,一定好丑吧?他愿意用一切来交换,只要别让她看到现在的他,可惜,一切都晚了。

    雨梦也不管自己的白色衣服变成了什么样子,只是心中的愤怒再次泛滥,她那悦耳的声音已经因为怒火而变了模样:“你的声音呢?他们还对你做了什么?”

    似乎雨梦言语中的狠厉吓坏了源澈,他的颤抖更加剧烈了,却始终不肯睁开眼睛,不肯对她说一句话。

    这样死气沉沉的源澈,让雨梦心痛的无法形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