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莲国志2  第二十章 无边噩梦

章节字数:2939  更新时间:14-06-14 10: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刘老爷说三金,还有没有更高的价了?”鸨母笑眯眯的扫视四周,最终也没有发现其他有意的人,心中虽然有点遗憾,却也还算满意了。这源澈花了五十银买下来的,虽然教导了几年花了些银子,但是三金的开苞费,绝对是一本万利了。

    “那好,源澈今夜就归刘老爷了!源澈,还不带着刘老爷去你的房间?”鸨母用眼神威胁着端坐在身旁的椅子上,刚刚抚琴结束的源澈,希望他乖乖听话,别让她给他好看,就像他刚来的时候那样。

    雨梦很清楚,这是源澈失身时的记忆,那时候他还只有十三岁,还是一个小孩子。她竟不知道,原来源澈抚琴竟也是很好听的,可惜了那双漂亮的手,暂时也没办法抚琴了吧?

    源澈看到鸨母的眼神,微微一抖,面上却颜色不变,站起身来,满面笑容的挽着刘富商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想到席纯的模样,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将来的畏惧。

    到了房间里,喝了些飘香楼中那些含有不和谐物质的酒,源澈只觉得身体不舒服,看着刘富商那色迷迷的表情,源澈心中苦笑,这就是他的命运,他没办法抗拒。当初也求父亲母亲不要卖他,有效果吗?没有,活该他命贱!

    (刘富商不和谐的举动略过~~~~~~~~~~~~~~~~)

    源澈正担心下一秒的疼痛,绝望的无以复加的时候,突然觉得身上一阵轻松,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刘富商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个很熟悉很柔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澈,不要害怕,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会陪着你。”

    这是谁?睡梦中的源澈只觉得很熟悉,却什么都想不起。

    在一旁看着的雨梦终于忍不住出手了,这个孩子,究竟吃了多少苦头,才会变成现在那副谨小慎微的样子?

    画面再次一转,这次的环境很熟悉,是刘富商的府邸,源澈规规矩矩的跪在地上,脸色苍白,而他身前那两个贵妇人一脸嫌恶的看着他,其中一个年轻的冷声道:“怎么,就是这个小妖精勾引了老爷,让他藏在后院里?也不是多美啊,那小身子单薄的,能有多大的力气?”

    年长的那个听了这话,不屑的笑道:“妹妹说的是了,不过好歹是娼馆调教出来的,总有几分功夫吧?这不,连姐姐我的乖儿子昨夜都被他勾搭上了。”

    源澈此时心中的委屈和屈辱全部都通过梦境中他的情绪体现了出来,让身在其中雨梦心痛不已。但是源澈表面却没有露出一点不满,也不会说出昨天少爷做出的不合适的事,他对刘老爷而言只是一个小侍,怎么会为了他得罪夫人?须知刘老爷是最最怕老婆的,即使说了,也于事无补,反而受更大的罪。

    “得了姐姐,何必和他生气,一个小倌而已,两天就让老爷烦了,”年轻的那个打了个哈欠,准备离去,“不如这样,让他去管家那领二十鞭,长长记性就好,姐姐莫要气坏了身子。”

    大夫人赞同的点点头,满意的看到源澈乖巧的说着“谢谢夫人”然后起身去了后院,她也随着三夫人一道走了。

    满身的疼痛,对于源澈来说,不过是件小事罢了。

    刘老爷的对待,他的夫人的毒打,刘家少爷的欺辱,失宠后被拿出来招待人,接着就是府中的总管都敢在他身上做些什么了,他只有笑着承受。终于那日跟总管上街后不支倒地,看到那个蓝衣的绝世人物,以为拥有幸福,画面一转,却还是被那人残忍的对待,他却连眼泪都流不出。

    身在其中的雨梦也不知道见过多少个噩梦了,她对源澈越发的心疼起来,这个孩子究竟经历了多少痛苦,是她不知道也无法想象的。

    终于,画面彻底暗了下来,雨梦有预感,这是最痛、最深的记忆了。

    源澈把自己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在这无边的黑暗里,显得那么的无助。他有些惊慌的抬头,却发现四周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突然,他看到了远处有一粒灯火,不知在黑暗中过了多久的他立刻用尽全身力气向那里跑去,走近之后,却发现他的父母站在那里,容颜还是当年模样,神色却一片冰冷。

    他有些失措的停下脚步,试探着叫:“爹,娘?”

    听到源澈的声音,他的父母只是冷淡的看了他一眼,就转身离开,任他怎么追也追不上。

    他疯狂的寻找,却只能发现一片黑暗。

    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很多人出现在黑暗中却又消失,像是那个鸨母,像是席纯,像是刘老爷,像是总管,最后,就是那个蓝衣人,肖梦瑜。

    他只觉得,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心中无比温暖,他潜意识中认为这个人一定会陪着他的,然而他错了,那个蓝衣男子冰蓝色的眼瞳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绝世容颜没有一点温度,甚至不等他靠近,就消失了。

    他愣愣的站在那里,只觉得心中少了一大块东西,恨不得就此死去。别人走了他会觉得伤心,为什么那个人走了,他却好像活不下去了呢?

    正失神间,一个怀抱温暖了他。雨梦再也无法容忍看他如此寂寞,再次显出了身形,拥住了那个小人。源澈看着一身蓝衣的她,生怕是一场美梦,他小心翼翼的抚摸上雨梦的脸庞,确认了那就是那个人,有些不确定的问:“你不是走了吗?”

    雨梦笑着轻吻他的额头,道:“澈,放心,我永远不会离开你,醒来吧!”

    源澈不由自主的相信了她,雨梦以为这一切终于结束了,正打算离开梦境,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头。

    源澈似乎被什么困扰着,一种浓烈到难以磨灭的绝望包裹着他,拉着他向深渊跌去。各种场景飞快的掠过,最终停留在那个让他崩溃的地牢里面。

    同样是黑暗,这里的黑暗却让人感到浑身发冷,自从被一盆凉水泼醒后,源澈就发现自己被铁链绑在了墙壁上,手腕已经隐隐的发痛可见他被绑在这里的时间不短了。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但他预感到迎接他的绝不是什么幸运的事。他抬起头,就看到了那天和他一起吃过饭的男人——于谦叔。

    于谦叔走上前来,一只手托起他的下巴,铁钳一般的手是源澈无法挣脱的,他只能直面那个阴险的人,他笑道:“这模样倒是清秀可人,怪不得月殇这么看重他!”

    于谦叔话音一落,周围的一群黑衣男子便随声附和,于谦叔没有因此忽略了源澈眼中的迷茫,笑着解释:“啊,你不知道吧,孟宇以前是个杀手,叫月殇,很有名呢!你怕不怕,哈哈!”

    对于他的话,源澈是打心底不愿意相信,所以他闭上了眼睛,不理会那个人。

    这个表情可是激怒了于谦叔,于谦叔伸手,自然有人递上了一条鞭子,轻轻一挥,就在源澈身上留下一道血痕。源澈早就习惯了这些鞭子什么的物事,也没有睁眼睛,只是淡淡的说:“你们现在一时得意,但爷一定会很快找来的,到时候你们到要怎么办?”

    “哦?”于谦叔声音里带着笑意,“你觉得,她会来救你?仅仅因为喜欢你?如果你没了这好样貌,她又会待你如何?”

    源澈心中一慌,终于张开眼睛,努力掩饰那已经表露无遗的慌乱,他强自镇定的说:“爷绝不是那样的人,她是真心对我好的。”

    “哈哈!”于谦叔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可笑的事情,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让他的面容扭曲起来,“真好笑,我头一次听人说月殇还有一颗真心啊!只是不知道,一双破鞋,她还要不要穿!”

    于谦叔的狠厉面容刺激了源澈的心,他惊惧的看着于谦叔解开了他的束缚,把他放在地上,一伸手,就撕开了他胸前的衣服。

    源澈连忙护住自己的胸口,看着虎视眈眈的于谦叔和周围看好戏的黑衣人,终于急了,小脸煞白:“你要做什么?”

    ~~~~~~~~~~~~~~~~~~~~~~~~~~~我是小剧场的分割线~~~~~~~~~~~~~~~~~~~~~~~~~~~~~~~~~~~~

    澈宝宝:你要干什么?

    于坏人奸笑:呵呵呵呵呵,你说我要干什么?

    澈宝宝眨眨泪汪汪:莫非你是……

    于坏人得意:不错不错,我就是!

    。。。。。剩下就和谐了,澈宝宝就悲剧了,然后救自杀了,然后女主发怒了,然后人都死光了,然后故事结束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总之,虐的部分马上结束了,风雨之后就是彩虹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