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初露端倪

章节字数:4218  更新时间:14-06-13 17: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怎么样?”严焰洗漱完毕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得意的说道,“我高中同学还不错吧?”

    大龙看大家都躺下了,顺手拉下垂在床头的灯绳,熄了灯:“还真是不错啊!那个叫苗灿的也挺可爱的,雷聪也算清秀。只是那个石秀好象有点冰冷冷的。”

    已经是深夜了,窗外的马路上不时传来一声汽笛声,还有车轮飞速碾过路面的刷刷声。路旁整齐的大杨树把三碎的影子投到窗帘上,摇摇曳曳,一阵风旋过来,船过开着的窗户,吹起轻飘飘的淡蓝色窗帘,在屋子各个角落里乱窜

    老夫子早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还算可以吧,就是那个雷聪,自做聪明,以为自己真是才女呢!什么都不懂,居然还跟我争论起国际形式来了,哼!”

    严焰很是看不惯老夫子假酸醋的样子:“靠,老夫子,那星期天说好和她们一起去山庄玩你还去不去了?”

    “去!为什么不去!”老夫子说,”不去好象我怕了她似的!”一直沉默不语的韩竹突然说:“不要去!会出事的!”

    “什么?”三个人诧异的问道,“竹子你说什么?”

    “会出事的。”韩竹说。一阵凉风吹过来,掀起窗帘,对面酒楼上的灯光恰好照在韩竹的脸上,更加苍白的可怕。严焰和老夫子一眼看去,不禁噤声不言。

    “要出事的,你们不要去好不好。”韩竹好象很冷,紧紧抓着毯子裹在身上,声音竟然颤抖起来。

    “怎么了?”只有睡在他下铺的大龙,看不见韩竹此刻异样的神情,疑惑的问,“能出什么事啊?再说就算会出事,你又怎么会知道?”

    老夫子也缓过神来,不屑的朝里翻过身去:“竹子你发什么神经?你又不是神仙,能未卜先知啊?你要不想去别去,别拿什么鬼话吓唬我们,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

    严焰也回过神来:“竹子你怎么了?没事吧?脸色这么难看?”

    “真的不要去!”韩竹颤抖着说,“会死人的!”

    严焰也撑不住了,不屑一顾的冷笑一声:“竹子你说什么胡话!怎么就死人了?好了睡觉吧,别胡思乱想了!”说完也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大龙听见这话,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双手攀着韩竹的床头,看见韩竹的脸色苍白如纸,也忍不住吓了一跳:“竹子你是不是不舒服?”

    韩竹悲哀的看了大龙一眼,轻轻摇摇头。大龙看见韩竹的眼神,心中忽然一阵抑制不住的悸动:这是什么眼神?这个年龄的人,怎么有这么悲哀的眼神?分明是那种看见灾难就在眼前,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灾难毁灭一切后的深深的悲哀!

    “大龙,不要去!”韩竹无力的说道,一边更紧的把自己裹在毯子里,紧紧缩成一团。

    “不要想那么多了,睡觉吧!”大龙感到韩竹的眼神使人极不舒服,连忙避开韩竹的眼睛,重新爬上自己的床铺,却再也没有睡意,瞪大了双眼望着头顶上的床板,眼前依旧是韩竹那双极其悲哀的眼神,悠悠荡荡的在他眼前摇晃着,挥之不去。过了许久,老夫子和严焰早已经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噜声,大龙忽然听见从自己的头顶上,传来韩竹一声极轻极细的叹息声,不由得也全身发冷,拽过毯子裹在身上,一夜无眠,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这一夜,同大龙一样一夜无眠的,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如同鬼魅一样,穿着一身白衣白裤,无声无息的游荡在深夜寂静无声的校园中,穿过影影绰绰的小花园,七转八拐,径直来到篮球场上,依着栏杆望了一会下面那一片阴森森的墓地,竟然一转身飘到解剖楼前,绕过锁着的大门,从旁边的一个荒草掩盖着的小角门中穿进去,如同鬼魅一般一闪身就不见了。

    翌日早晨,大龙黑着眼圈爬起来的时候,严焰和老夫子早已经洗漱完毕去食堂吃饭了。大龙抬起手腕一看表,指针早已经指向七点45分,吓了一跳,慌忙爬起来,嘴里嘟囔着:“靠,两个混蛋!也不知道叫我一声!”大龙手忙脚乱的拿起香皂牙刷就往外冲,忽然眼角的余光扫到什么,硬是急急的止住脚步,回过头来,抬头一看,韩竹裹着毯子靠在他上铺的墙角上,苍白着脸,两只眼睛无神呆滞,默默的看着大龙。

    大龙心中又是怦然一跳,不禁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于是干脆放下香皂牙刷,纵身跳上韩竹的床铺,挨着韩竹坐下来:“竹子,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韩竹呆呆的看了大龙一眼:“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你们都不可能相信我的话。”

    大龙不以为然的说:“未必吧,你倒是说说看,说不定我可以帮你。”

    韩竹看了大龙一眼,目光移开,盯着眼前的虚空,渐渐迷离起来:“不,不是帮我,是帮你们自己。”

    “帮我们自己?”大龙迷惑不解。

    “她来了!她又来了!为什么她老是跟着我?”韩竹不再理会大龙,口中喃喃的说,“她告诉我,星期天,山庄里,她会带走第一个人!这只是一个开始,她不会放过你们的!即使你们星期天不去山庄,也最终逃不过去的!她无处不在!是我害了你们!他们说的没错,我果然是个不详的人!”

    大龙听了半天也听不明白,实在听不下去了,只好拍拍韩竹的肩膀:“喂,你颠三倒四的说什么呢?能不能说明白点?”

    韩竹好像失去了知觉一样,依旧喃喃的说:“你相信吗?我生来就是个不详的人!我出生的那天,我爸爸正在煤矿上挖煤。村子里有个人送信给我爸爸,爸爸很高兴,立刻请了假赶回家,没想到一进屋,刚看我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倒在地上,从此以后瘫痪了。我刚学会说话那一年,大我三岁的姐姐带着我玩,不知道怎么着我推了她一把,她摔倒了,没想到眼睛正好磕在一块尖尖的石头上,从此一只眼睛失明了。等我再大些了,开始跟邻居家的小孩玩,谁知道跟我一起玩的小孩子们竟然每一个都开始出事,不是撞伤腿就是撞折了胳膊,最严重的一个,跟我一起在河边游泳的时候,我们玩着玩着,你推我我推你的,忽然我轻轻推了他一把,他一下子掉进水里不见了!等打捞上来,已经快没气了!好不容易救过来,从此以后变的呆呆傻傻的。自从出了这件事,人们就开始对我指指点点,再也没有小朋友跟我一起玩,就像避蛇蝎一样躲着我。只有我妈,处处护着我,供我念书,我就这样一直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中上到了高中。期间依旧是不断的出事。一直读到高二那年,终于发生了那件可怕的事情!”韩竹说到这里,脸上显现出极度害怕的表情,大热天里,竟然有冷汗从苍白的脸颊上滚落下来,身体瑟瑟发抖,言语慌乱起来,“她来了,来了……她说不会放过我的……”

    大龙看韩竹说话语无伦次,着急的推着他:“她是谁?你说清楚啊,究竟是怎么回事?”

    韩竹的嘴唇哆嗦着,也变的毫无血色,语不成句:”她来了……她杀人!她还要杀人……不是我杀的……是她……”

    大龙急的双眼冒火:“竹子你怎么了?你醒醒!”

    忽然门咣党一声开了,韩竹立刻身子一颤,陡的僵直了,恐惧的瞪大了眼睛望着虚空,一动不动,一口气竟然噎在喉咙里,喘不过气来。大龙吓的使劲拍着他的后背,嘴里着急的埋怨着:“靠,你小子不会用手开门啊!他妈的你那蹄子瞎踢什么,给老子安分点!”

    严焰风风火火的跑进来:“他妈的你小子真是狗咬吕洞宾!我们俩看你们一直没来上课,课间好心来看看你们是不是睡死过去了,靠你小子还骂我!”

    “就是,”老夫子也尖着嗓子说,“我说你们俩大老爷们爬一床上干什么?变态呀!”

    大龙瞪了老夫子一眼,指指韩竹,两个人这才看见韩竹的脸色青白的吓人:“怎么了这是?”

    大龙没有回答,使劲拍着韩竹的后背,拍了半天,韩竹才“咯”的一声缓过气来,大龙擦擦额头上的汗珠子:“你小子吓死我了!”

    韩竹迷离的眼神渐渐清醒过来,看看大龙,再看看站在地上的严焰和老夫子,扯起嘴角,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严焰刚想说什么,大龙忙在韩竹身后冲他们俩挤了挤眼睛,严焰立刻缄口,大龙说:“竹子你脸色好难看,你别去上课了,好好休息吧。”韩竹张张口想说话,犹豫了一下,又把话咽了下去,冲大龙点点头。大龙爬下床,跟严焰和老夫子使个眼色,嘱咐了韩竹几句,就结伴出来,轻轻带上门。

    老夫子出门就张口要说话,大龙急忙堵住他的嘴,拉着他们两个下楼。直到下到三楼,才一边走一边说:“我看韩竹有点古怪,刚才说了一大篇莫名其妙的话,说什么不详的人,什么她来了要杀人,听的我汗毛都竖起来了!你们说他这是怎么了啊?”

    老夫子推推滑到鼻梁上的眼镜:“我看那小子就不是什么好鸟,肯定是精神病!”

    严焰揍了老夫子一拳:“你他妈说话厚道点!”

    大龙却摇摇头:“严焰,我看说不定韩竹真的受过什么刺激,”用手指指指自己的头,“这里有点不正常!”

    三个人一边小声议论着一边走着,很快下了楼,沿着小路朝教室走去。

    刚走到教室门口,大龙停下来摸摸肚子:“哎呀,我还没吃早饭呢!被韩竹这么一闹,我都忘了吃饭了!你们上课去吧,我去门口买两个包子吃。”说着挥挥手,又沿着来的时候走的小路出去,到校门口的小饭店里要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就坐在里面吃起来。刚咬了一口,一个人走进来,对着前台里的老板娘说:“刘姨,今天忙吗?给我来碗小米粥,一个韭菜包子吧。”

    大龙心说这个甜美的声音真熟悉呀!顺着声音看过去,不是别人,正是梅雨!梅雨穿一件白色的简单大方的连衣裙,拣了个靠窗的座位坐下,把手里的书放在桌子上,静静的等着。

    老板娘满面笑容的从前台后面出来:“小雨呀,今天没有上课吗?”

    “呵呵,”梅雨轻轻笑了两声,“生化课,我不爱上,逃课了。”梅雨一边说着,一边感觉到好象有人正直直的盯着她于是拿眼睛一溜,正好对上大龙怔怔的双眼。梅雨早就习惯了男生这样的目光,便低下头去无所谓的笑笑。大龙的脸一下子变的通红,连忙三口两口的吃完包子喝完豆浆,逃也似的出了饭店。

    梅雨好象没看见一样,静静的吃完饭,笑着跟老板娘道声再见,抱着几本书向龙泉山庄的方向走过去。

    A市的市民,都可以凭身份证办理一张山庄的年票,一年中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凭着这张年票去山庄玩。A市各大学的学生也可以凭学生证办理年票,有很多学生都喜欢在山庄的湖光山色当中,找一处僻静的地方,静静的看书。此刻,梅雨正是拿着年票,来到了山庄里,漫步到自己平常最喜欢的藏经阁附近,在外面凉亭上铺上报纸,坐下开始看书。

    这个凉亭前面就是一汪湖水。这湖水不是死水,下面直通着山庄里的大湖。微风习习,吹起粼粼波光,金色的阳光照在湖面上,就像散碎的金子一样随波荡漾,时不时有大大小小的游鱼摇着尾巴扫过水面,湖底不深,透过清澈的湖水,可以看见长长的水草一致朝着流水的方向如同绿色的绸缎一样摇曳着,煞是好看。

    梅雨看一会书,抬头看见这怡人的风景,不觉心旷神怡,深深的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心情顿时舒展开来。正望着眼前的景色出神的时候,忽然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砸在梅雨头上,梅雨不由哎呀一声捂住头,一个五彩的羽毛毽子骨碌碌滚到脚边。梅雨拣起来拿在手里,就有一个人咕咚咕咚跑过来站在梅雨面前喘着气:“哎呀不好意思,砸着你了!”

    梅雨嘴里说着:“没什么没什么!”一边说一边抬头一看,立刻直了眼睛说不出话来,只张着红润的樱唇,愣在当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