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三章 无眠之夜

章节字数:4113  更新时间:14-07-06 1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片叶子藏在哪里最安全?答:一堆叶子中。

    一具尸体藏在哪里最安全?答:一堆尸体中!

    在这种毛骨悚然的时刻,石秀竟然还有理智在思考。不知道以前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的这两句话,这个时候突的跳进她的脑海中。紧接着整个大脑一片短暂的空白之后,石秀忽然明白过来,慌乱的扔下手里的娃娃,连拖带抱的拽起地上昏迷不醒的苗灿,急促的小声说:“快!我们快跑!”

    雷聪和潭馨好象被吓傻了,呆立在当场,一动也不能动。石秀狠狠的打了她们两下,急急的指指她们身后,两个人懵懵懂懂的回过头去,呆滞的双眼足足瞪着何建有三十秒钟,才渐渐的回过神来,然后两个人的喉咙中发出两声惊天动地的尖叫,根本不用石秀再招呼,就跟石秀一起,拼命拖着昏迷不醒的苗灿朝外面跑去!

    台阶好长好长!长的没有尽头!四个人借着停尸房的门缝里漏出来的惨白的灯光,跌跌撞撞的半爬半跑,听见身后粗重的喘息声和沉重的脚步声跟了上来!一个沙哑的低沉的好象从魔鬼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回响在几个人耳边:“别跑……回来……”

    可怕的魔鬼!索命的魔鬼!石秀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见惨白的灯光下,何建那双血红的眼睛越发的血红!他手中的匕首闪着寒光一步步紧逼过来,好象马上就要碰上她们的脖子!甚至她们白嫩的脖子都已经感觉到了那凉凉的锋利的刀锋紧压在跳动的大动脉上,马上就会被狠狠的切割开来,鲜红的血液马上就要喷溅在这个地狱一样的地方……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也许真的是人在生死关头,格外的能激发身体的潜能,三个人竟然能拖着一个沉重的昏迷的苗灿把何建甩在了身后,很快的来到了那扇小门旁边。此时此刻,那扇小门就好象是生与死之间那条脆弱的界限!三个人不敢做任何停留,飞快的打开小门跑了出去,然后紧紧的关上那扇门,相互搀扶着跑回了护理系宿舍楼下。

    石秀砰砰的把早已经关闭的楼门拍的山响,声音都带着哭腔:“开门啊!阿姨快开门啊!”

    潭馨和雷聪也不住的望望黑洞洞的身后,生怕那个有着血红眼睛的魔鬼突然从哪个角落里窜出来,把匕首架在她们的脖子上!

    三个人极其大声的叫门声惊醒了看守楼门的阿姨。门房的灯亮了,阿姨披着衣服慢吞吞的走出来,一双更年期怀疑一切的老眼极度不信任的盯着这几个夜归的女生。

    石秀焦急万分的喊道:“阿姨快开门!快……”

    “你们这是去哪了?”阿姨并不开门,双手袖在棉衣里,站在门内冷冷的斜了她们一眼,“不知道学校规定十一点锁楼门吗?”

    “阿姨求求你了!”潭馨急的直掉眼泪,“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放我们进去吧!”

    雷聪急了,指着靠在她们怀里的苗灿尖声说:“快开门!没看见这有病人吗?出了人命你负责啊!”

    阿姨这才看见昏迷不醒的苗灿,立刻谎了神,手忙脚乱的从衣兜里摸出一串钥匙,抖抖索索的找出钥匙开门,嘴里还嘟哝着:“怎么了这是?你瞧瞧你们,在外面疯到这么晚,出事了吧?明天我一定把这事情告诉你们辅导员!你们是哪个系哪个寝室?名字叫什么……”

    门终于打开了!几个人架着苗灿,根本不再理会那个更年期妇女,连滚带爬的好不容易来到自己寝室门外。石秀的手指剧烈的颤抖着,慌慌的半天才从口袋中掏出钥匙,连连插了好几次才把钥匙插进了小小的锁孔。三个人拖着苗灿进了寝室,立刻死死的把门栓上,这还不算,潭馨和雷聪还把桌子移了过来,紧紧的顶住门,好象一不小心那个可怕的魔鬼就会破门而入,大开杀戒!

    学校的灯光是统一管制的,这个时候,只有外面路灯那些微弱的光芒,穿过厚厚的玻璃窗照射进来,怜悯的笼罩在这几个刚刚从死亡的手中逃脱出来的可怜女孩身上。但是,对于刚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地狱中逃脱出来的人来说,即使只有这么一点光芒,也已经足够足够了!此时此刻,对于这几个死里逃生的女孩来说,这简直就是救命的灯光!四个人瘫倒在地,极度疲惫的闭着眼睛,一时间整个寝室里只有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过了很久,她们才觉得身上渐渐有了些活气。衣服早已经湿透了,凉凉的贴在皮肤上,就象不怀好意的蛇一样。

    石秀费力的爬起来,找出一只蜡烛点上。昏黄的豆一样的灯光立刻跳跃在这个斗室里,散发着它那微弱的温暖。石秀爬到苗灿身边,轻轻拍着她的脸:“苗灿,你没事吧?快醒醒呀!你别吓我们!现在我们已经安全了!没事了!苗灿……”

    雷聪和潭馨好不容易喘过气来,也慢慢爬到苗灿身边。苗灿生平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惊吓,无论大家怎么叫,她还是昏迷不醒。雷聪伸手摸了摸她的脉搏,试了试她的呼吸和体温,再翻翻她的眼皮,向潭馨和石秀摆摆手:“算了,她没事,只是受了惊吓。我们别叫她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你确定她真的没事吗?”两个人不放心,“要不然我们把她送医院吧!”

    “没有必要。”雷聪无力的说,”你们相信我,她不会有事的。再说,”雷聪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你难道不怕那个人就在外面等着我们吗?”

    潭馨立刻缄口了,没有人想再遇见那个有着血红眼睛的恶魔。

    三人合力把苗灿抬上她的床铺,给她脱了鞋,盖好被子。

    烛光在从窗户缝隙里吹过来的冷风中不停的摇曳着,显得那么无助那么脆弱,似乎随时就要熄灭的样子。其实生命何尝不是象这烛光一样脆弱?人的一生中,时时刻刻的都会出现很多意外,就像今天晚上,不,就像这一段时间里,不知道哪个命运之手,推着大家转到了一个奇怪的命运之轮下面,强迫着所有人卷进了这些莫名其妙的,所有人以为只有小说或者电视中才会出现,却永远不可能在自己平凡的生命里出现的事情当中……

    雷聪呆呆的望着跳动的烛光,喃喃的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问石秀和潭馨:“明天,后天,大后天……以后我们怎么过?他就是学校的体育老师,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秘密,他一定会杀人灭口的。”

    “我们报案!”潭馨激动的说,“我们把他抓起来!他一定就是杀人凶手……”

    “那么,证据呢?”石秀冷静的说了这几个字,潭馨不服气的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雷聪和潭馨颓丧的低下头,是的,证据!指控杀人凶手,是需要证据的!单单因为今天晚上看到的事情,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我看只能先给董哥打个电话了。”石秀思考着种种可行的办法,最终还是要求助于警察,“幸好今天董哥留了电话号码给我们。”

    “只能这样了。”雷聪和潭馨点点头。石秀立刻掏出手机,接通了董胜的电话。刚刚响了一声,董胜就接起来了,看来在这个诡秘的夜晚,不只是石秀她们四个人一夜无眠。

    “这么晚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董胜警觉的问道。做为一个警察,当深夜里电话骤然响起的时候,总是能成功的刺激着他们原本就已经紧绷的神经。在这隐藏着所有肮脏的黑夜里,所有龌龊的恐怖的勾当都在夜幕的掩护下在这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上演着,这个时候的电话,基本上不会预示着什么好事。

    石秀理了一下思路,就详细的跟董胜讲述起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董胜静静的听着,只偶尔问一些当中的细节。等石秀说完了,董胜才说:“照这样看起来,你们的处境很危险!最近你们最好要非常的小心!如果你们觉得有必要的话,我可以跟你们辅导员打个招呼,你们可以不去上课。你们说的这个情况很重要,可能会给我们破获案件有很大的帮助!”

    “不!”石秀果断的拒绝了,“我不想就这样什么都不做,被动的等待着!我要求参与案件!我们实际上已经被卷进去了,即使我们再注意保护自己,只要着案子一天不破,那凶手就可能找任何机会对我们下手,还不如我们主动出击!”

    “这样啊。”董胜思索着,“不管怎么样,你们都要尽量保护自己。今天晚上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我好好把事情想一想,明天再联系你们。在这段时间内,你们尽量不要跟他接触。”

    “恩!”石秀用力点点头,“董哥,请你慎重考虑我的话!我不想这样被动的等死,与其战战兢兢的过日子,还不如自己掌握主动!”

    “好吧。”董胜听着,心中很佩服这个瘦弱的女孩子。没想到在她平凡的几乎没有任何特点的外表下,竟然是这样一颗勇敢的心。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董胜忽然想起来,“你们明天把你们那个娃娃带给我,我买的那个被同事的小孩给剪烂了,扔到马桶中冲走了。”

    “娃娃?”石秀询问的望望潭馨和雷聪,雷聪说:“那娃娃不是一直在你手里吗?”

    “呀!”石秀想了想,忽然失声叫道,“我把那娃娃丢在停尸房了……”

    “没关系,”董胜说,“那就算了,明天我再去买一个,我看那货价上好象还有几个。好了你们休息吧,有事千万记得跟我联系!”董胜不放心的又嘱咐一番,才挂上了电话。这里三个女孩子哪里睡的着?三个人连衣服都不想脱,就那样和衣倒在床上,个个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毫无睡意。

    墙壁上的钟表滴答滴答一刻不停的走着,时间飞一样从空间里流走了,很快的,新的一天就会到来了,谁也不知道,新的一天里,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早这城市的另一间房子里,董胜也是一样,半躺在床上,抽着烟,烟雾缭绕中,董胜眯着小眼睛,望着眼前的虚空。

    妻子早已经习惯了这样深夜响起来的电话声,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依旧均匀的呼吸着,睡的很香。董胜很羡慕妻子,似乎多年前从警校毕业以后,董胜再也没有心无挂碍的睡过一个囫囵觉。

    董胜叹了一口气,想起刚才打电话来的几个女孩子所说的事情。

    何建,这个名字盘旋在董胜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他真的会是凶手吗?难道当初文静父母的怀疑是对的?根据这半年来自己对何建的观察,觉得何建根本不象是一个这么残忍的凶手。但是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往往这世上的很多真相都被掩盖了,或者还掩盖的很深很深!在以前所破获的案子中,不是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尽管董胜自信能逃过自己这双眼睛的罪犯并不多见。

    那么梅雨失踪的案件,医学院后山上的尸体,以及以前的系列杀人案是不是同一个人做的,可以并案侦察?那么他们无意中发现的那个嫌疑人又是什么人呢?如果仅凭着何建今天晚上的异常举动,实在不能说明什么,而那个奇怪的能预测凶案的韩竹,在这中间又扮演着什么角色?那几个女孩子之中的某一个,真的会是下一个被杀的对象吗……

    很多的问题都急待解决,而那个古怪的娃娃,还没有来得及做任何研究,就被同事任性的小孩抢走了,弄烂了,冲到了臭烘烘的下水道中。何建在跟石秀她们聊起这个案件的时候,似乎丝毫没有提到这个娃娃,那么何建为什么手中也有一个这样的娃娃?还有梅雨失踪当天跟何建一起的苏琪,手中也有一个同样的娃娃……

    最关键的一点,如果何建感觉这个娃娃古怪,没有理由不把它交给自己,毕竟自己才是一个破案经验丰富的警察。

    看来,一切只能等到明天了。明天要做的事情真的很多很多!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