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活人的墓碑

章节字数:5453  更新时间:14-07-08 12: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董胜再次和王华一起来到商业街尽头那间店铺的时候,董胜惊讶的发现,才不过一天的时间,原来货架上的好几个娃娃全都消失不见了。漂亮的老板娘一看昨天的两个警察又来了,忙笑容可掬的迎上来。

    董胜指着那排空空的货架问老板娘:“那几个娃娃呢?”

    “娃娃?”老板娘顺着董胜的手指看了一眼,“哦,昨天你们刚走,就来了几个小姑娘,特别喜欢这几个娃娃,一下子全买走了。”

    “都买走了?一个都不剩?”董胜有点着急的问,老板娘点点头,王华没头没脑的说:“那你知道买走娃娃的都是什么人吗?住哪里?”

    老板娘闻言不禁哑然失笑:“你看你这位小同志,人家只是来买东西,我没有资格查人家户口吧?”

    王华不好意思的抓抓头,董胜拍拍王华的肩膀,跟老板娘说:“好吧,谢谢你了。”说完就带着王华走了。老板娘百思不解的望着这两个奇怪的警察,怎么也想不明白,两个警察,三番两次的对这几个娃娃表示出极大的兴趣,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这几个屡次在奇怪的场合以奇怪的方式出现的娃娃,依旧没有能够引起董胜足够的重视。这不能怪董胜,又有谁能够想到这几个娃娃竟然隐藏着那么可怕的秘密呢?不过董胜本就是一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并没有打算就此放弃追查。董胜离开那家店铺以后,想起了一个人,根据石秀所说,在这个人的手中,应该也有一个娃娃,她就是苏琪。照现在掌握的情况看来,除了何建以外,现在就只有她的手中还有一个娃娃。

    世界很小,要找一个人很容易,何况是警察要找的人。董胜打了几个电话以后,手中已经握着一张写着苏琪地址和电话的纸条。

    苏琪,原籍湖南人,来到这个北方小城有三年的时间了,两年前在医学院附近的一条街上租赁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铺面,开了一家美容院,叫做花想容美容院,其实主要的客源还是附近几所大学的学生。

    董胜一边在心中默念着这些查到的资料,一边照着纸条上的地址一路寻找过来。苏琪的铺面很显眼,外面的招牌和里面的装修,主色调都是粉红色和鹅黄色,很温馨的样子。看的出来,苏琪的美容院,生意相当好,几个挑染着黄头发的小学徒忙的团团转。其中有一个相当妖艳的女人,不时的照应着各个顾客,这应该就是苏琪了。

    董胜就站在门外,并没有进去。站了好一会,才有一个小学徒无意中一转头,看见了董胜和王华。小学徒眨巴着眼睛诧异的望着这两个警察,董胜朝他笑笑,指指苏琪,做了一个请她出来的手势,那小学徒回过神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神情有些紧张,赶紧去招呼老板娘。苏琪倒不慌张,转头顺着小学徒指着的方向看了看门外,吩咐了店里人几句就向外走来。

    苏琪开门出来,打量了董胜和王华一眼,没等他们俩说话,自己就先开口说:”我知道你们早晚会来找我的。”董胜闻言,微有些惊讶的扬了扬眉毛,却没有开口问什么。苏琪看了看四周,见对面有一家小茶馆,忙示意董胜和王华跟她走。三个人迤俪来到了茶馆里面,苏琪带着两个人找了一间僻静的包间,让服务员上了三杯龙井,嘱咐没事不要来打扰他们,然后关好房门,坐下来,这才舒了一口气,开口问董胜和王华二人:“你们找我,是为了梅雨的案子吧?”

    王华刚想张口否认,董胜急忙在桌子下面暗暗扯了扯他的衣服,不动声色的说:“是啊,就是为了梅雨的案子。你说说吧,我们想知道的具体一点。”

    苏琪那涂着浓重彩色眼影的双眼现出迷茫的神色,好象有什么事情让她十分的迷惑。她咬着嘴唇想了一会,似乎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大约过了有一分钟的时间,苏琪才慢慢的开口,斟字酌句的说道:“很久以前我就认识梅雨了。我是湖南人,三年前只身来到这个城市,先从美容院的学徒做起,一年以后找一个要好的朋友借了些钱,在医学院的附近盘下这间铺子,开了这个小店。从我开这个小店后不久,梅雨就来我的店里做头发。因为她长的很漂亮,所以我店里的人从她第一次来就对她印象很深刻。她的发质很好,长发飘飘,又黑又亮,我很喜欢她的一头长发,怕小学徒们做的不好,于是亲自给她做的头发,一边做一边跟她聊天。我精心的为她做好了头发,她很满意,并且说以后还要经常来我的店里,并且要介绍她的同学们也来。我当然很高兴,后来她也真的常来,也真的介绍了好多的学生来我的店里。我们就这样慢慢的熟悉了,还成了朋友。她其实是一个很温和的人,甚至很单纯,很腼腆,开玩笑还会脸红,并不向外表看起来那么清高自傲。”

    “我的家乡是湖南一个偏远的农村,只勉强上到初中就因为家里穷辍学了。我很羡慕这些大学生,更没有想到有一天能跟一个大学生成为好朋友,还是一个这么出色的大学生。梅雨经常给我讲学校里的事情,还推荐我看很多的书,从浅显一点的开始看起,然后逐渐过度到一些比较深刻的。从她那里,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不过有些事情,我始终都搞不明白。我们已经认识两年的时间了,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们几乎无话不谈,我们相互了解了双方几乎所有的一切,但是有一点很奇怪,梅雨自始至终没有对我透露过一句关于她家庭的任何信息,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究竟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我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我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不愿意被人触及的角落,即使是最好的朋友,甚至是夫妻之间,都会保留一些永远不愿意告诉对方的秘密。她不说,我也就不问。但是人都有好奇心,我也不例外,我的好奇心,甚至比一般人更强烈。我初中毕业以后就出来打工,我在很多城市里做过各式各样的工作,接触过各个省份的人,我熟悉很多的方言口音,所以我曾经试图从她说话的口音上猜测她属于大概哪个省,但她的口音,是纯正的普通话,是后天学来的那种相当标准的普通话,没有任何一个省市一丁点方言的痕迹。她的外貌,既没有通常南方人的特征,似乎也没有特别明显的北方人的特征,穿着打扮也跟这个城市的学生们没有任何区别。她从来不挑食,南方菜北方菜都爱吃,看不出来有什么口味上的偏好,她平时跟我聊天的时候,也听不出来她对哪个城市或者哪个地方的风俗习惯特别的熟悉……”

    “这些事情使我很费解,当你把你的一切事情都告诉一个你认为是好朋友的人,而你突然发现你竟对于她的一切一无所知的时候,你的心理怎么会平衡呢?”苏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咬咬嘴唇,”也许你们会笑话我,但是我就因为这个,好长时间里寝食难安,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些解不开的谜后面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把这件事情当做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来做,却始终一无所获。当一个人对一些事情讳莫如深的时候,通常会有极其特别的原因,后来我想,会是什么原因使得梅雨这样费尽心思来掩盖着一切呢?我认为她是刻意在掩盖些什么的,我不相信真的有人不经过刻意的伪装就能在方方面面都做的这么滴水不漏。”

    董胜出神的盯着苏琪,聚精会神的琢磨着她所说的一切,同时也琢磨着苏琪这个人。

    “一个人的身份,家庭,家乡,有什么可隐瞒的呢?我真的很不明白。一直到现在,关于她本身,我能确定的只有她的性别,我甚至都不能相信是不是她跟我说的年龄都不可信。我还曾经在她不在的时候,问过她介绍来理发的同学们,奇怪的是,连她的同学们都不知道她的这些事情。”

    “她多大年龄了?”董胜突然插嘴问道。

    “据她自己说,她今年21周岁。”

    “恩。”董胜点点头,“好,你继续说。”

    苏琪又歪头想了想才开口继续说道:“说起来有些好笑,后来我就像在钻研什么东西一样,每天琢磨梅雨的事情已经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还想过去学校查查梅雨的档案,但我又觉得这样似乎有点不太好,也有点小题大做了,再说我也不认识医学院的任何人,学校怎么能允许一个普通人无缘无故的查学生的档案呢。我还想过要跟踪她,但是我也不可能放下我的美容院不管,而去做这种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发现了一件事。那是大概是半年前的一天吧,刚过完新年不久,天还很冷的时候,有一天,我正从超市里买生活用品回来,路过医学院旁边的陵园,无意中一转头,看见陵园左边一条小路的尽头,一排排的墓碑里,隐藏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没错,就是梅雨。那天梅雨穿了一身纯黑色的风衣,纯黑色的裤子,纯黑色的皮鞋。梅雨那长长的黑发盘起来了,鬓角戴着一朵小白花,在她那一身纯黑的打扮下显得特别的醒目。她手里捧着一大束鲜红的玫瑰,在一座墓碑前低头站着,一动不动。我看见的是她的侧面,她还戴着一副大大的黑色墨镜,我之所以那么肯定这个一身黑色的人就是梅雨,是因为我看见了她眉间那颗醒目的红色朱砂痔。”

    ”我想了想,就站在了陵园门口一棵大松树后面,偷偷的看着梅雨。梅雨在那个墓碑前站了足有半个小时,才把玫瑰花放在墓碑前面,仔细的摆好,转过身来,并没有走向陵园的门口,而是朝着右边医学院的大楼走过去。我一直注视着她,看见她穿过一片荒草,走到一处特别隐蔽的角落里。原来那个角落有一个小门,直接和医学院相通,她就从那个小门回到了学校。”

    “我确定她已经走了,才从大树后面走出来。难道她是本市的人?那个墓碑里面,她用红玫瑰祭奠的,是什么人?”

    “我急于解开这个谜,所以干脆走到那个墓碑前面,蹲下身子,研究起墓碑上的字来。墓碑的最上面,是一张很清晰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脸色很苍白的年轻人,看起来不过有20来岁,很瘦弱的样子。那照片中的神情,很不安详,有些紧张的样子,那双眼睛里,好象有很多迷茫,还有些恐惧,有些仇恨……我也说不清楚当时的感觉,总之就是觉得照片上的人给人一种不详的感觉。照片的下面,写着四个大字:韩竹之墓。”

    “慢着!”董胜听见韩竹的名字,忍不住浑身打个冷战,“你再说一遍,上面写的名字是谁?”

    “韩竹,韩愈的韩,竹子的竹。”苏琪看看神情有些奇怪,或者说一些扭曲的董胜和王华,不解的问道,“有什么问题吗?”是的,这个时候的苏琪,还不认识韩竹。她还不知道,原来有一个人,为一个活着的立了一块墓碑!

    “没什么,”董胜很块恢复了平静,示意苏琪接着讲,“你接着说。”

    “那四个大字的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小字上写着:死亡告诉我,原来活着是一件这么令人痛苦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个坟墓中的人和梅雨是什么关系。我正在心里琢磨着,忽然身后冷不防传来一个比冰还冷的声音:‘很好玩吗?’在陵园里,满是死人的寂静的陵园里,忽然听见这么一个冷的不像活人的声音,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一下子跳起来,转身一看,竟是梅雨!我一点都没有发现她什么时候又返回来了,还站在了我的身后。我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很厉害,我拍拍胸脯刚想说吓死我了,还没有说出口,就看见梅雨冷冷的哼了一声说:‘没想到啊,你竟然跟踪我。’梅雨那时候的声音,表情,语气,我从来就没有见过,真的很陌生很陌生!那时候的梅雨,冷漠的有些凶狠,好看的嘴唇弯成一种完美到残忍的弧度。尽管她戴着黑色的墨镜,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墨镜后面跟刀子一样的眼神。我正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人就那么僵持了几秒钟,她忽然转身走了,临走的时候说了一句让我终日惴惴不安的话:‘记住,你会为你这不应该有的好奇心付出代价的!’”

    “我很害怕,我飞快的逃回我的美容院里面,好长时间都心神不安。我一想起她临走说的那句话,就有些心惊肉跳。你不知道,联想到她那时候的眼神和语气,我甚至都觉得,说她有一天会杀了我我都相信!”

    “我决定以后再也不会跟她来往了,我的恐惧心理战胜了我的好奇心。我不想因为一件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使自己时刻处在危险中。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傍晚,梅雨竟然又来我的店里修头发了!我看见她踏进店门的时候,心中忽悠一下,手一哆嗦,差一点把剪刀掉在地上。梅雨却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依旧单纯的有些腼腆的笑着招呼我,然后静静的坐在一旁,等我忙完手头的活以后给她修理头发。她的这些动作,简直让我百思不解,好象昨天晚上的陵园,墓碑,纯黑的梅雨,冷笑的梅雨……全都是我做的一场梦!”

    苏琪觉得口干舌燥,端起已经快要凉了的茶杯,喝了口茶水:“我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我看着梅雨镇静自若的神情,和平时毫无两样,觉得自己是不是昨晚产生了幻觉。我机械的应付着梅雨的话,机械的给她修完头发,好不同意把她打发走了,才觉出来自己一直机械的笑着,笑的一脸僵硬,不知道梅雨是不是看出了我的异常。我有些糊涂了,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梅雨不是一个演技非常高明的演员,那就是我自己疯掉了!这就是我当时的感觉。后来很长时间里,我都不能排遣这种感觉。我在每次面对梅雨的时候,都恍惚觉得她穿着一身纯黑的衣服,在厚厚的黑色墨镜下朝我冰冷冷的笑,好看的嘴唇弯成一种完美到残忍的弧度。”

    “后来也一直的相安无事。梅雨在我面前一直都很自然,自然的就像什么事情都不曾发生过。我渐渐的又忘了我曾经决定不再管这些闲事的决心,我的好奇心又不可遏止的上来了!我小心的观察着梅雨,我已经不能在心里还把她当作一个朋友,而是当作一个神秘的谜。当然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变的很小心。我开始不固定的跟踪她,她很喜欢独来独往,几乎没有什么亲近的朋友,这使我的跟踪少了很多难度。有时候她在星期天从我的店里出去以后,我就悄悄的跟着她,看她是不是还有什么奇怪的举动。离上次陵园的事情过去有半年了,她一直都很正常,正常到我觉得自己都不正常了!有时候我跟着跟着,忽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怎么像一个罪犯一样做这种鬼鬼祟祟的事情!”

    “在好长时间一无所获之后,我决定放弃这种让我有强烈犯罪感的可笑举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无意中发现,原来除了我以外,还有两个人也在跟踪着梅雨!这一发现,使我的好奇心又陡然增加,看来发现梅雨有蹊跷的人,不止我一个,像我一样好奇心强烈到有些神经质的人,也不止我一个!我很兴奋,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我一边小心的避免着和另外两个人碰面,一边更加欲罢不能的跟着梅雨!直到那天,我跟另外两个人的其中一个,还是不可避免的碰面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