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真实还是谎言

章节字数:4316  更新时间:14-07-10 21: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苏琪说的话可靠不可靠?不知道。董胜觉得,从苏琪的叙述听起来,条理清晰,修辞形象,并不像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人。当然也不排除她后来出来打工,阅历丰富了,可能也会懂的多一些,再加上像她所说的,自己一直喜欢看书,由此提高了文化水平,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是啊,似乎她也并没有说谎的理由,尽管她这种强烈的有点神经质的好奇心实在是有点超出常理。不过也不奇怪,其实人人都有窥探他人隐私的欲望,只不过大部分人都不会表现出来,或者只是在暗中窥探,外人并不知道。如果不是梅雨失踪了,又有谁会知道苏琪的这种近乎于荒唐的行为呢?在真相到来之前,谁都有嫌疑。

    苏琪时不时的喝一小口凉茶,润润因说话太多而干燥地连那劣质唇膏都已经褪色的嘴唇。苏琪闪着眼睛看看董胜和王华:“我不知道你们会不会认为我有任何嫌疑,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我自己心里很明白,即使你们不来找我,我也已经准备去找你们了,我必须把我所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你们,这样才是对我自己最大的保护。我也不知道何建有没有跟你们说过我的事,我认识他的时间还短,说实话我并是不是很相信他。我在外面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上过当受过骗,对人早就已经产生了一种很强的防备心理,我是永远不会轻易相信一个人的。当然,我完全相信你们,因为你们是警察。”

    董胜含义不明的点了点头,不知道是赞同她不轻易相信陌生人的想法,还是赞同她这么相信警察。

    然而说了这么半天,苏琪一点都没有提及董胜他们两个此次来找苏琪的真正目标-那个奇怪的娃娃。那么照这样看来,那娃娃根本就没有引起苏琪的任何注意?难道这娃娃的出现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一个碰巧在梅雨失踪的当天出现在她的背包里,稍后出现在何建和苏琪手里,傍晚又出现在苗灿手里的巧合?

    董胜想到这里,不动声色的问道:“好象梅雨失踪那天,你和何建去医院探望她的时候,手里都拿着一个漂亮的娃娃是不是?那娃娃现在在哪?能给我看看吗?”

    “娃娃?”苏琪惊奇的瞪起了眼睛,不明白董胜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提起了娃娃,“你怎么知道的?娃娃……跟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哦不,”董胜微笑着轻轻摆摆手,“梅雨失踪那天我碰巧在医院里,见过你一面,只是你没有注意到我。那时候我看见你和何建了,你们手里都拿着一个很漂亮的娃娃。我的小女儿很喜欢娃娃,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了,顺便问一句,好买给我的女儿玩。”

    “这样啊。”苏琪点点头表示了解了,“我和何健那天路过那家玩具店,看见娃娃很漂亮,就各自买了一个。前些天我一个老家的朋友来我家玩,我看她很喜欢那个娃娃,就把我那个娃娃送给她,她带回湖南给她孩子玩了。这样,你要是想买的话,改天我去商业街那边给你买一个回来。”

    “这样啊。”董胜有些失望,“那何建要那娃娃有什么用啊?”

    “他啊?他说要买回去寄给他老家的小侄女,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娃娃,实在有点爱不释手,一定要买给他的小侄女。”苏琪解释着。

    这么说来,除了何建手里的娃娃,所有在董胜视野里出现过的娃娃,都在短时间内很巧合的以各种各样看似很合理很不值得产生任何怀疑的原因消失了。这个是不是也仅仅只是巧合?

    那么下一步怎么办呢?所有涉案的人都已经接触过了,包括这个苏琪。从苏琪的口中得知这些情况,纯粹属于意外。照苏琪的叙述,本案的受害者梅雨,本身竟然也成了一个难解的谜。那么这娃娃在着案件中究竟扮演着一个什么角色?似乎它无处不在,而又处处不在。目前如果继续追踪,只能去找唯一一个还拥有娃娃的人,那就是何建,目前来看嫌疑越来越大的何建。

    告别苏琪,从茶馆出来,王华不确定的问董胜:“我们是不是要找何建?”

    董胜并没有回答,只是抬头看了看头顶蔚蓝的天空,不动声色的反问王华:“你对这件案子怎么看?”

    王华早已经在心里形成了自己的意见,这时听见董胜问他,有些兴奋的说道:“董哥,我看这个何建和韩竹身上的疑点都太多了!”

    “是吗?”董胜很感兴趣的转过头,盯着王华年轻的脸庞,“那么你倒说说看,究竟有什么疑点?你应该明白,怀疑一个人是需要有证据的。”

    王华立刻流利的把自己的想法一一说出:“何建有作案时间。在医院里有十几分钟的时间,韩竹他们几个出去烧娃娃,雷聪等三个女生也走了,那时候他单独跟梅雨在一起。他完全有可能在这段时间里伙同另一个人假装护士把梅雨弄出医院。而且照他说的话听起来,从梅雨不见的那一刻起,他就断定梅雨是失踪了,并且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如果按照平常人的思维,是不太可能会想到这方面的。而韩竹就更奇怪了,我不相信真的有人能预见到凶杀案的发生,还一次次的都应验了,这只能哄三岁小孩而已……”王华越说越觉得自己是正确的,他有些得意的看着董胜,期望能够在董胜平静的脸上看出些许的赞许来。而董胜只是浅浅的笑了一下,等王华说完了,董胜才漫不经心的问他:“那么两个人的作案动机呢?”

    王华显然忽略了这最重要的一点,被董胜问住了,愣在那里。

    董胜毫不留情的继续说:“你所能想到的这些,连石秀都想到了。看问题不能光看表面,尤其是在复杂的案件中,表面的东西往往会引诱你在破案当中走向歧途。”

    王华不由脸红了,幸亏董胜并没有看他,只是望着滚滚的人流说道:“走吧,我们现在就去找何建。一会在同何建的谈话中,你要紧密注意一些细节:他的一个眼神,一个无意识的动作,一句看似毫无用处的话,都有可能成为排除或者确定他嫌疑的有力证据。”

    王华用力的点点头,跟上董胜稳定的步伐,两个人穿过车水马龙的道路,朝着不远处的医学院走过去。

    当两个人路过医学院旁边那个陵园的时候,董胜有意停下了脚步,站在陵园的门口,仔细看了看里面的地形。陵园一进门就是一层高高的石头堆砌成的台阶,两旁坡路上排列着整齐的苍松翠柏。星星点缀着小花的浓密草丛中,掩盖着隐约可见的块块墓碑,就像是列队等待检阅的士兵一样,僵直而安静。有些墓碑前面,放着鲜艳的或者枯萎的花束,无声的祭奠着另一个世界的灵魂。已经可以看见秋天的影子,繁茂的荒草有些枯萎的迹象,偶尔有些不知疲倦的长尾巴喜鹊聒噪着在松树上跳跃着,间或还有一些松鼠机灵的一闪而过。

    董胜默默的站了一会,才抬脚朝陵园中走去。陵园高高的铁栅栏门半开半掩着,董胜轻轻的挤进去,门右边看守陵园的老大爷早已经看见了这两个警察,这时候忙从门房中走出来,招呼董胜他们两个:“警察同志,有什么事吗?”

    “大爷!”董胜指指陵园里,“我想去里面看看行不行?”

    “怎么?里面发生什么案子了吗?我怎么不知道?“老大爷虽然年龄大了,但是看起来身体很健壮,牙齿坚固,双眼炯炯有神。

    “没什么事。”董胜笑着说,“我就是想进去找一个人的墓碑。”

    “哦!”大爷点点头,“你想找谁的墓碑?这里的每一个人我都很熟悉。我已经在这里看守了二十多年了。”

    “有个叫韩竹的墓碑没有?”

    “韩竹?”老大爷闪着眼睛想了想,“没有啊,是不是你们记错了?”

    没有?这个答案是董胜始料未及的:“怎么会没有呢?最近刚还有人看见过呢!”

    “你瞧你这位同志!”老人家不满的瞪起了眼睛,洪亮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对于董胜对他的怀疑很是生气,“我虽然上年纪了,可我不糊涂!我每天都打扫陵园,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非常熟悉!别说现在没有叫韩竹的墓碑,我还敢说,在这二十年里都从没有一个叫韩竹的墓碑!”

    怎么会是这样呢?难道是苏琪在说谎?像这种轻易就能被拆穿的低级谎言,用来欺骗警察也未免太可笑了吧?如果苏琪说的是真的,那老大爷的话又怎么解释?他们之中,必定有一个人在撒谎?撒谎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进去看看!”老大爷依旧不依不饶的嚷着,“你们要是真能找出叫什么韩竹的墓碑,我李老头的姓就倒着写!”

    王华忍不住偷偷笑起来,没想到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家,性格竟然这么倔强,竟像小孩子一样开始赌咒发誓了。

    董胜看看老人家坚定的神情,还是决定要进去亲眼看一看。董胜朝着苏琪所说的方位走过去,老爷子还在他们身后生气的嚷着:“你这同志太看不起我老人家了……”

    董胜趟着荒草,从山坡下面第一块墓碑开始找起,一直顺着台阶往上仔细的查看着。两个人花了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把所有的这些墓碑都找遍了,果然如同李大爷所说,根本就没有一个名叫韩竹的人,也没有一快墓碑上有新近被改动过的痕迹!

    王华情不自禁的小声嘟囔着:“真是见了鬼了!是不是那女人骗我们啊?”

    “对于什么事情都不要轻易下结论。”董胜一边向陵园挨着医学院的那边走过去。医学院和陵园只有一墙之隔,靠着墙的那边,杂草生长的越来越嚣张,茂盛而高大。董胜拨开荒草,果然在荒草丛生的墙角找到了一个小门。那是一扇小小的木头门,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的风吹雨打,早已经腐朽的如同路边褴褛的乞丐一样,支离破碎。一把锈迹斑斑的铁锁象征性的缩在门上,小门中间的那块木板很显然已经松动,木板的宽度,可以勉强挤过去一个人。董胜很小心的搬开小门上的活动木板,转身钻过去,手中已经擎着木板并没有放下。原来小门的后面,就是医学院山顶操场台阶脚下的一处很隐蔽的旮旯,旮旯里也长着很茂盛的野草,学生们根本不会想到要到这里来,藏身在这里很不容易被人发现。从这旮旯里透过荒草一眼就能看见解剖楼,直接就可以到篮球场。

    董胜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然后依旧回到陵园,小心的把木板放回原处,这才同王华一起顺着台阶下山来了。李大爷还在门口等着,一看见他们下来就朝他们喊:“怎么样?我说没有就没有!别看我岁数大了,可一点都不糊涂!这么些年什么事我都能记得清清楚楚的!就连哪天什么人来过陵园我都能记住!”

    董胜听见这话心中一动,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李大爷连着说了好多的抱歉,李大爷脸色才渐渐缓和过来:“就是嘛!同志,你们应该相信我,我这么大岁数了,还会骗你们吗!”

    董胜一边说抱歉一边向外走,李大爷跟在他们身后一直把他们俩送到陵园门外。李大爷在他俩身后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你们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案子是不是?我这么大岁数了,这双眼睛什么没见过什么没经历过?我知道你们的政策,要保密是吧?放心,我不打听,以后有什么帮忙的尽管说啊,别看我岁数大了,有些年轻人都未必比的过我……”

    董胜笑着应着,直到走出来快走到医学院的门口了,李大爷的声音才渐渐的从耳边消失了。王华无奈的摇摇头:“这老爷子可真是,这么大岁数了,还跟小孩一样,你说他……”王华自顾自的说着,无意间一抬头,才发现董胜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话,而是停下了脚步,眼睛正盯着正前放。王华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才看见有一个人在前面不远处正同样直直的盯着董胜。

    “你来找我是不是?我也正想去找你呢。”那人沙哑的声音就像洒满了沙土的豆腐一样粗糙。那人脸色苍白的像大病初愈,两只眼圈乌黑乌黑的,好象一辈子都不曾好好睡一觉,一脸青色的络腮胡茬衬在毫无血色的面容上,显的疲惫不堪,无比狼狈。

    没错,这个人,就是董胜正要去找的人,何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