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主动出击

章节字数:4150  更新时间:14-07-13 21: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建知道,自己身上不知不觉的聚集了这么多的疑点。在这个敏感时刻,有谁还会相信自己的话呢?自己一个人跟踪梅雨,出现在梅雨失踪的现场,正像石秀说的,有作案时间,没过多久又被大家发现行为异样的在深夜里出现在停尸房……除了没有作案动机,这所有的举动,没有办法不令人怀疑。

    何建真的感觉太累了。自从文静的事情发生以后,何建身上无时无刻不背负着沉重的包袱。从文静出事的那一刻起,何建就知道,所有的人都曾经怀疑过自己,包括文静的父母,还包括跟他一起寻找凶手的警察董胜。文静刚刚遇害的时候,何建并不在乎这些。也许是爱情的力量支撑着他年轻的信念,何建只知道,只有努力查出凶手,才能让文静安息。但是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消磨,爱情已经成为记忆中的往事,现实的残酷却越来越凸显出来,何建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是不是还爱着文静,甚至是不是已经在骨子里深深怨恨着文静!常常的,何建总在深夜里从梦中惊醒,梦见文静血淋淋的哭叫着扑上来,说自己好疼啊,好疼啊……是,文静的确给了他美好的爱情,但是如蜻蜓点水一般短暂的爱情过后,文静带给自己的,更多的却是无穷无尽的心灵上的折磨!自己的生活拐进了一个扭曲的轨道,生命的列车朝着从没有预料到的方向急速行驶着,经历着的仿佛永远没有结束的折磨!有时候何建常常一个人在深夜的酒吧喝的酩酊大醉,他不明白,自己究竟为什么要背负着这么可怕的负担过着这种不明不白的日子?自己的生命中,为什么只剩下这一件事?自己难道只是为了为别人报仇而活着?

    阳光很灿烂,微微的风也很和煦。何建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站着的这两个警察。何建说:“你来找我是不是?我也正想去找你呢。”何建听见自己的声音如同粗糙的砂纸一样打磨着晴朗而明净的空气,仿佛是从黑暗的地狱中发出来一样,与这个朗朗的世界是多么的不协调。

    董胜有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并不陌生的年轻人。自从文静的案件以后,董胜受文静父母的委托,一直跟何建一起私下里查这件案子。这么长时间以来,董胜印象中的何建,都是一个精力充沛的年轻人,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萎靡的样子。

    董胜看到周围来来往往的人都在注意他们,正想招手示意何建跟他走,就听见口袋中的手机剧烈的震动起来,同时手机铃声也肆无惮忌的响了起来。董胜为了不会因为听不见手机响而漏接电话,把手机弄成了震动加响铃,同时声音设到最大,于是每当有来电的时候,仿佛总是那么急促,事实上董胜的电话也真的每次都有很急促的事情,就像这次,当董胜连看都没看来电显示就接起电话的时候,队长那暴躁的声音一下子从手机中冲出来,强烈冲击着董胜的耳膜:“在哪呢?最近你都做什么呢?神出鬼没的,总是找不着你!又出案子了!你直接赶去城西的双塔山上,从和平路那条上山的小路上来,到山上那片山楂树林里,我们在那里等你!快点啊!”说完根本不等董胜答话就挂断了电话。董胜只好匆匆忙忙走了,找何健谈话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何建疲倦的闭了闭眼睛,感到一阵眩晕。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何建想,该来的事情总会来的,事情也总有查清楚的时候,不管究竟是不是全世界的人都在怀疑自己,自己都要坚持住把整个事情查清楚,否则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这浓重的阴影都会永远跟着自己。

    何建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医学院的大门,默默的低着头,缓慢的朝篮球场上自己的寝室走去。他没有看到,在右边的中医楼上,有一双眼睛正透过肮脏的玻璃,居高临下的注视着自己。

    “你在看什么呀!韩竹!”大龙看见韩竹出神的望着窗户外面,也走过来朝外面看了看,“怎么了?外面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韩竹摇摇头,重新回到自己的床边挨着严焰坐下来。坐在最里面的老夫子忍不住插嘴:“韩竹你怎么总是这样,什么事都不肯说明白。要知道我们现在可是拴在一条绳上的,我们有权利知道所有的事情,是不是大龙?”大龙根本不理会老夫子,坐在韩竹的身边,朝对面床边上坐着的四个女生说:“没事,石秀你接着说。”老夫子自讨没趣的摸了摸鼻子,推推滑到鼻梁上的眼镜,不再说话。

    石秀接上刚才被打断的话头说:“我也差不多说完了,整个事情就是这样的。”石秀同情的看看缩在潭馨身边的苗灿,“苗灿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但是事情还没有完。不知道以后的每一天甚至每一刻,在我们中间又会发生什么。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已经卷进了这件事情中,想毫无干系的脱身是不可能的。”

    “所以呢?”严焰思索着用指头敲击着桌面。

    石秀坚定的点点头:“所以,我们要主动出击!总这样被动的话,我们永远在暗处,而他在明处。他一定不会想到我们有这个胆子主动出击,说不定会因为这样乱了方寸,我们就有机会抓住他作案的证据了!”

    听到石秀的话,所有的人都沉默不语。主动出击?他们都只是手无寸铁的学生,怎么能斗的过那样一个杀人的恶魔呢?不过就这样躲躲藏藏的束手待毙,又没有人甘心。

    “怎么?你们害怕了吗?”石秀炯炯的眼睛环视着大家,“我一个女生都不怕,你们怕什么呢?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斗不过他一个人吗?我告诉你们,杀人凶手,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强大!他们永远只能在黑暗中称王称霸!他们做了坏事,心里有鬼,其实他们虚弱的很!只不过我们先自己把自己吓倒了,才使恶人有了害人的机会!不管你们是不是跟我一起,反正就算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也会想办法把他揪出来!我要让他知道,只有光明中的人才是最强大的!”

    谁也没有想到,瘦小而其貌不扬的石秀,竟然能有这样的见识和胆气!原来慷慨激昂的口号,并不总是空洞的,在关键的时刻,真的能够凝聚起众人的力量!几个男生被她铿锵有力的话语激发出了潜藏在骨髓深处的勇气,每个人的心中渐渐沸腾起了热血。就连老夫子也有些激动的说:“你说的没错!我们真的不能这样下去了!我们是男人!男人更要首当其冲的解决问题,怎么能让女人们看扁了呢,是不是?”老夫子碰碰身旁的严焰,严焰轻轻揍了他一拳:”认识你这么久,今天第一次听你说了句人话!”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大龙赞同的点点头,却也犯难的看着石秀,“我们要从哪下手呢?”

    石秀想了想说:“既然我们是在停尸房发现他的,我想我们应该再去停尸房。既然他去那里,那里就一定隐藏着他的秘密。我觉得我们一定能在那儿发现什么。”

    苗灿一听见停尸房三个字,立刻打了个冷战,更紧的缩在谭馨的身旁。谭馨怜爱的搂着她,小声安慰着她,雷聪也不忍心的摸摸苗灿冰凉的手指:“如果他在那里隐藏着什么秘密,昨天晚上被我们撞到,一定也转移了,我们还能发现什么呢?”

    “不见得。”大龙摆摆手,“你们的出现纯属意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不一定能把所有的一切都转移走。就算他真的转移了,也不能不留一丝痕迹。我同意石秀的说法,我们应该先去停尸房看一看!”

    石秀见大龙同意了,询问的眼光转向严焰,严焰思索了一下,也点点头。所有人的目光,最后集中在了角落里的老夫子身上,老夫子紧张的推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口吃:“这个,我,我……”

    “哼!”严焰哼了一声,“哎呀,也不知道是谁,刚才说的那么好听。原来长城是你吹起来的啊!”

    “好了!”石秀果断的挥挥手,“不想去的,我不勉强!反正苗灿也不能再去了,总要有人留下来陪她。这样,留两个人陪着她吧,老夫子,还有谭馨,你们俩就别去了。”

    谭馨点点头:“行。你们一定要记着,把手机充足电,带好电池,最好把董哥的电话号码和110还有我和老夫子的手机号码设置成快捷键,一有什么危险,立刻打电话给我们,哪怕只是给我们响一声,我们就会立刻报警,找人来救你们!”

    “你们这样做是没用的,他不是凶手。”石秀还没有说话,一直低头不语的韩竹突然插了一句。

    性急的石秀早就有些无法忍耐了,这个时候终于发作出来:“韩竹!虽然老夫子说话有时候是有些刻薄,但也并不是全没有道理!你整天这样没头没脑的说些‘高深莫测’的话,让我们大家全都莫名其妙!要知道,如果从头说起的话,整件事情简直可以说是因你而起的!你是不是应该把话每次都说明白一点,也让我们有点头绪呀?既然你说他不是凶手,那你说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凶手?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真正的凶手是谁?你说呀!”

    石秀的情绪有些激动,然而大家都没有拦着他。其实大家的心里何尝不是也早就存在着这些无法解答的疑问,而现在事情到了迫切需要解决,否则他们当中可能就有人死于非命的地步,早晚韩竹的神秘会成为大家瞩目的疑点,即使不是石秀提出来,也会有别人提出来。

    韩竹有些畏惧的看看大家,大家疑问的眼神,就像钢针一样扎在韩竹的身上,韩竹本就苍白的脸色变的更加苍白起来,颤抖着没有血色的甚至有些发青的嘴唇,小声分辨着:“不,我不知道谁是凶手。凶手也许根本不是人……”

    “算了!”石秀不耐烦的打断韩竹不之所谓的话,“我不想再听你这些鬼话了!不管不说什么,我都要从他开始查起。即使他真的不是凶手,能够查出证据使他排除嫌疑也是应该的,至少这样我们就不至于总盯着错误的目标而放过了真正的凶手。”

    “那好,就这样吧。”严焰站起身来,“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吧!我想我们是不是白天去停尸房查看?”

    “不!”石秀断然否定,“还是晚上去。我先去找找看守停尸房的师傅,我要弄清楚何建从哪儿弄来的停尸房钥匙。而且停尸房进去人以后,怎么会都没有人发现呢?是不是看守停尸房的师傅是他的同谋?是不是那师傅也知道很多内情?说不定我能从停尸房师傅的口中知道很多秘密呢!”

    “我跟你一起去。”雷聪主动提出来说。

    “恩!”石秀有些感激和欣慰的说,“我本来也想叫上你一起去的。”

    “我也去!”大龙也说,“有个男生安全一点。”

    “这倒不必了,不会出什么事的。”石秀笑了,“我们女生办事有我们自己的方法,有男生一起也许反而不好呢。”

    “是吗?”大龙困惑的抓抓头,“我不明白。不过你们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好。”

    石秀狡黠的眨眨眼睛:“我办事,你放心!”

    当石秀和雷聪一起告别了众人,朝着看守停尸房的老金师傅所住的小房子里走去的时候,一点也没有想到,如果什么事情总是按照人们预计的方向发展,世界上就不会每天都有那么多的人被意外把生活弄的一团糟。

    是的,当石秀和雷聪推开解剖楼一楼右手拐角处那间小小房门的时候,简陋到只有一张小床的屋子里,床边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一脸沧桑和阴沉的老金师傅,另一个,就是石秀和雷聪现在最不想见的人-何建!

    石秀和雷聪就那样呆呆的站在小屋的门口,一脚踩在门里,另一只脚踩在门外,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进还是应该马上退出去,离开这个自己现在最最不想看见的-魔鬼!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