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再探停尸房

章节字数:5063  更新时间:14-07-16 10: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何建看着门口呆怔着的两个人,无力的勉强扯了扯嘴角,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时间没有人开口说话,气氛变的很奇怪,有些尴尬,有些僵持。老金师傅只是看看石秀和雷聪,嘴角扯出一个奇怪的笑容,牵扯地满脸的皱纹一条条蠕动起来,就像春天里温暖湿润的泥土中蠢蠢欲动的蚯蚓。老金慢条斯理的从旁边桌子上拿起一张长条的白纸,从中间折叠一下又张开来,接着摸摸索索的打口袋中摸出一些烟末,均匀的撒在纸条中间,沾着口水一点一点卷紧了,点燃火柴,吸着烟送进嘴里。烟头一亮一灭,袅袅的轻烟带着些微辛辣在空气中慢慢扩散着,渐渐笼罩了老金那双昏花的双眼。

    石秀看着老金这些慢腾腾的动作,心中竟然渐渐镇定下来,暂时空白的脑海重新活跃起来。石秀抿抿嘴唇,暗暗扯扯雷聪,大方的踏进了屋子当中,嘴里轻快的说道:“何老师你也在啊。老金师傅,我们是大一的新生,找您有点事儿要问。”

    “哦?是吗?”老金沙哑的说,“坐吧!我这屋子很脏,你们要不嫌弃的话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吧。找我有什么事?”

    石秀看见靠着桌子有两条凳子,就拉雷聪坐在凳子上:“师傅,我们寝室里的灯泡坏了,应该找谁去修啊?”

    老金师傅在烟雾中努力睁着昏花的双眼:“灯泡?修灯泡你们找电工,就在山下中医楼对面的楼里,一层左拐就是,那电工师傅姓刑,老刑。”

    “这样啊。”石秀点点头,接着略微有些娇嗔的上前扯扯老金的衣袖,“哎呀金师傅,反正我们也已经找到您这来了,您就帮我们去看一下吧!好不好嘛!”

    “你这丫头!”老金惊奇的拿烟点点石秀,“真是难缠!”

    “是啊是啊,金师傅您就去一下嘛!”雷聪见这阵势,立刻明白了石秀的意思,急忙帮腔说,“不会耽误您多少时间的!”

    “你们让他帮忙不就行了。”金师傅并没有动身,只指了指旁边一言不发的何建。

    “不不!”还没等石秀拒绝,何建倒是先说话了,“金师傅,我还有点事,您就去帮她们看一下吧,估计也没什么大事,换个灯泡就好了。”何建说着,站起来向外走去,“我的事改天再跟您细说。”何建跟老金师傅道声再见,冲石秀和雷聪草草点了点头就开门走了。老金师傅见状摇摇头,也站起来:“丫头走吧!我今天就劳动我这把老骨头帮帮你们吧!”

    石秀见老金师傅真的要走,忙阻拦着他,同时抢先一步窜到门边,朝门外仔细看看了,见门外空无一人,这才紧紧的把门关上,转回身来。老金惊奇的看着石秀,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丫头,你……你这是?你不是说要修……”

    “老金师傅!”雷聪把老金按在床上坐下,“我们没有要修什么灯泡,我们就是有点事想问您。”

    “是啊是啊!”石秀在老金另一边坐下,拉着老金师傅的胳膊,“金师傅,您跟何老师很熟吗?”

    “何老师?”老金说道,“哦,你说何建啊!很熟,相当熟啊。何建,是个好孩子!他刚来那一年我就认识他了,我一个孤老头子,无儿无女的,在这里看守着停尸房,何建来了以后,住的离我不远,看我一个老人家无依无靠的,经常帮我打打水啊,买点水果给我吃什么的,还经常陪我聊天。难得他不嫌我这个老头子腌咂,也不嫌我唠叨,让我觉得生活还不是那么无聊……”

    老金唠唠叨叨不停的说着,石秀和雷聪默默的听着。一个人的本质和外表,可以有这么大的差别吗?如果说何建真的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真的能够在白天和黑夜里这样变换着自己的角色吗?人能把自己变成这样,岂不是都会精神分裂,这分明就是两个不同的人格!虽然也曾经听说过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但那毕竟是道听途说,谁能想的到,自己的生活中竟然能真的出现这样的事情呢?是不是真的如同韩竹所说,何建,根本就不是那个凶手!

    石秀不断的思考着各种可能性,等到老金师傅唠叨的差不多了,石秀才开口问道:“金师傅,何老师,是不是也有停尸房的钥匙?”

    “钥匙?”老金师傅看了看石秀,“用什么钥匙啊!你没看见吗,停尸房根本没有锁过,那把锁只不过是个摆设,平时虚掩着门罢了。谁会到那儿去呢,都是尸体,又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偷……”

    原来是这样的!石秀懊悔的拍拍自己的脑袋,心里连声骂自己太笨:怎么自己就没有想到过这个可能性呢?早知道是这样,自己就不用来问金师傅,直接就可以进去了!

    “怎么,你们问这个做什么?出什么事了吗?”金师傅疑虑的看着她俩,两个人都慌忙摇头:“不不,没什么事情,随便问问!这样,金师傅,今天打扰您了!我们也该走了。以后要是有什么要帮忙的事情您就招呼我们。我们会常常来看望您的!”

    石秀和雷聪一边说一边向外面走,金师傅纳闷的跟着她们出来:“你们不是说有事吗,怎么这就走了?这些丫头,搞什么鬼……”

    石秀和雷聪一连声的说着再见,手拉着手跑远了,把老金师傅的唠叨声甩在了身后。直到跑过了拐角,跑到护理楼下,两个人才站住脚,小声的商议着。照雷聪的意思,既然停尸房这么容易就可以进去,那何不现在就进去看个究竟呢?

    “现在不能去。”石秀否定了雷聪的建议,“白天可能有班级上解剖课,会去那里搬尸体。事不宜迟,我们今天晚上行动!”

    “还是就我们两个人吗?”雷聪有些胆怯,“是不是再找上两个男生……”

    “不用了!”石秀豪迈的挥挥手,“人多了目标大,行动起来也不方便,就我们两个最合适!”

    “好吧,”雷聪咬着嘴唇,腿已经有些发软了,“我们至少应该准备个手电筒吧?”

    “你不说我还忘了呢!”石秀恍然大悟一般一拍手,拉起雷聪,“走吧!我们去买几节电池,我那里有小手电。还有,记得提醒我给手机电池充电,把备用电池也带上,把董哥和大龙他们的号码全设置成快捷键……”

    时间过的很慢,慢的好象地球停止了转动,人人都在这似乎格外漫长的白天里倍受煎熬。时间又仿佛过的很快,快的似乎还有很多东西来不及准备,很多事情还来不及想清楚,那个未卜的暗夜就迫不及待的来临了,催促着浮动在角落里的鬼魅开始四处游荡。

    雷聪紧攥着的手心里全都是汗水,冰凉粘腻。石秀早已经感觉到雷聪的紧张,其实石秀自己也非常紧张。已经是深夜了,校园里所有的楼都已经熄了灯光。偶尔有一丝哗啦声从路旁的树丛里传出来,都惊的两个人刷一下出来一身冷汗。借着路灯看过去,只不过是有一只调皮的小松鼠精力旺盛的在树枝间掠过!

    两个人尽量放轻脚步,极其小心的走着。石秀决定,不能由篮球场那里过,以防路过何建的宿舍时被他发现任何踪迹。两个人顺着小路朝着山下走去,直饶到了中医楼下面,然后又顺着校门口右台阶上去,拐到了篮球场上。解剖楼对面的墓地中,这个时候竟然有一束幽暗的光芒晃来晃去,偶尔晃过来投在阴沉沉的解剖楼上。解剖楼里一片阴暗,间或有一声沙哑绵长的咳嗽声回荡起来,楼道中昏暗的声控灯随之亮一下,一会又熄灭了,整个大楼重新恢复了诡异的静谧。

    石秀咬咬牙,拉着有些发抖的雷聪,蹑手蹑脚的来到了那个隐藏着的小门前,小心的打开门。里面绝对的黑暗一下子扑面而来,就像强大而饥饿的黑洞一样,似乎急欲吞噬眼前这两个柔弱的女生。

    石秀打开手电,亮黄的光晕一下子投射在对面灰白的墙壁上。这黑暗中的一束光芒,在眼前这个时刻,比白天的太阳都更让人觉得温暖和安全!石秀和雷聪踏着这唯一的光明,慢慢的顺着台阶摸到了停尸房的门前。这一次,因为有了心理准备,石秀轻轻推开房门以后,先拿手电朝里面扫射里一圈,确定没有意外的人出现,也顺便看了一眼里面的尸体,这才摸到门边的电灯开关,啪的一声打开了灯。

    雪白的日光灯闪了几闪,屋子里顿时一片光明,所有的一切一览无余。石秀关掉手电,和雷聪一起饶着停尸房里仔细的查看。停尸房不小,大概有100平米,呈狭长的长方形。刺鼻的福而马林药水味道中,十来排冰冷的铁床整齐的排列着,每张床上都是一具同样冰冷的尸体,完全掩盖在军绿色的毛毯下,无声无息的沉睡着,似乎有一点动静都会把他们惊醒过来。四面的墙壁和脚下方形地板砖铺设的水泥地板阴凉的渗出一些水珠,一块块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造成的油腻污渍以可笑的形状扭曲着,就像极度抽象的画面,有些像狂风卷起的乌云,有些又像被海水冲刷的沙滩,更多的只是像大雨过后腐烂的落叶和脏枯的树根上生出的丑陋的蘑菇。

    没有什么异常的痕迹,该沉睡的沉睡着,该清醒的清醒着,到处连一片垃圾都找不到。

    “怎么样,发现什么没有?”雷聪抱着胳膊,有些发抖。

    石秀摇摇头:“没有。好象没有什么异常的痕迹呀。”

    “那怎么办?我们是要走还是……”雷聪环顾一下四周的尸体,“既然没有什么发现,我们……”

    雷聪还没有说完,突然她身后那张铁床冷不防发出一声金属摩擦在地板上的吱吱声,刺耳而邪恶的声音使雷聪条件反射一般尖叫一声,一下子跳到石秀身边!石秀也被吓了一跳,整个神经一下子绷紧了。两个人在发出声响的那张铁床对面站着,紧张的看着它。没有什么异常的,那张铁床已经好好的呆在那里,仿佛刚才的响声只是一个幻觉。石秀稳定一下心神,刚想跟雷聪说没什么,就见那张铁床突然又重新颤动起来,床腿咯吱咯吱的抖动着,床上的军绿毯子也开始抖动!那毯子不安分的抖动着,仿佛是毯子下面那冰凉的尸体就要一跃而起!是的,它一定是很不满意这两个不速之客打扰了它在黑暗中香甜的睡眠,惊动了它沉睡的灵魂!他是不是真的要起来了?他那早已经腐烂的鼻孔是不是已经闻到了鲜美的年轻的温热血液味道……

    雷聪和石秀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呆了!两个人无意识的相拥着,双脚机械的颤抖着朝门口挪动,忽然战战兢兢的两个人慌不择路,撞到了另一张床,那床立刻残忍的尖啸起来,无比残酷的折磨着两个人已经极度脆弱的神经!最最要命的是,那床上掩盖着尸体的军绿毯子竟然随着这无心的撞击一下子滑到了地上!一瞬间那具倒霉的尸体裸露在了惨白的灯光下!那尸体全身的皮肤都被剥去了,剩下全身的肌肉组织整齐的暴露在空气中,呈现一种熟牛肉的颜色!但是它那头上的皮肤,却完好的被保存着!甚至它那双早已经没有生命的眼睛还在大大的圆睁着!

    两个已经是惊弓之鸟的女孩子,一转头就同那双圆睁的双眼对视上了!死人是不是也有眼神?死人的眼神,是不是代表了他死亡的那一个时刻复杂的心情?他看见了什么?他是看见了自己一生的影子,还是看见了黑色的死神缓慢的却毋庸质疑的朝他坚定的走过来?死人究竟有没有灵魂?他是不是就躺在这里,任凭已经无依无靠的灵魂游荡在肉体周围,觊视着每一个惊醒了他沉睡的人?他就那样圆睁着双眼望着这两个胆敢打扰了他思考的女孩子,他是不是很不甘心就这样并冷冷的躺在这个地狱中?他那圆睁的双眼,嫉妒的眼神紧迫的犀利的瞪着她们两个,是不是代表着他根本不甘心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上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他在觊觎着这两个送上门来的鲜活肉体吗?他是不是就要狞笑着扑上来了……

    身后那张床依旧咯吱咯吱的响着,眼前的这张床上,一具冰凉的尸体就这样冷冷的盯着她们!两个人的双腿如同灌满了铅一样,残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们应该赶紧逃跑,但是肢体却在这关键的时刻背叛了思想……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像突然发出响动一样,那张不安分的床又在突然间停止了颤动!一瞬间一切恢复了寂静,寂静的让人以为自己已经处在诡秘的幽冥中!石秀呆怔了好久,才试图转动僵硬的脖子,朝身后看过去。石秀听见自己艰涩的脖颈在转动中艰难的摩擦着,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像早已经生锈了的机器一样。

    好不容易转过头去,石秀打量着那个罪魁祸首,这才发现,原来是铁床的床脚下面,有一张地板砖松动了,这个时候被掀起来一块,使床挪移到了这块地板砖之外的范围,所以带动了铁床的颤动。

    可是,是什么掀动了地板砖?

    石秀扯扯还在颤抖不止的雷聪,发现雷聪还像着了魔一样紧紧和那尸体的眼神对视着,空气中好象有什么粘合性特别强的东西把他们的目光胶着了,根本无法移开!石秀见状,只好壮着胆子弯腰拣起那掉落在地上的毯子,飞快的扔在尸体上,勉强把尸体盖上了,雷聪这才一惊,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她失魂落魄的眼睛里,空洞一片,空白的可怕,简直不像是活人的眼神。石秀忙拍拍她的背,小声说道:“没事没事!真的没什么事!只是地板松动了一点,那床才会动的!别怕啊!”

    雷聪这才慢慢的恢复了一些活气,思维也开始转动。一旦恢复了思考,雷聪立刻双眼蓄满了恐惧的泪水!她喘了一口气,浑身的僵硬慢慢回转过来一些。她擦擦脸上的泪水,对石秀说:“太可怕了!我还以为我就要死了……”

    “没事的!你看!”石秀指指那块松动的地板砖,“都是它闹的!我们去看看那下面有什么东西!”

    两个人小心的蹭过去,尽量避免碰撞到任何东西。当两个人来到那张铁床跟前,刚要蹲下身子看个究竟的时候,忽然寂静的空间里,又突如其来的发出了响动!这次的响动,来自停尸房的门口。石秀和雷聪警觉的朝门口看过去,看见停尸房的门被人毫不犹豫的推开了,一个人出现在门口,那人的嘴角挂着一丝奇怪的笑容,蚯蚓一样的皱纹肆虐横行的老脸上,浑浊的昏黄的双眼眯起来,正在直直的望着紧紧靠在一起的石秀和雷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