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黑色萌芽

章节字数:5506  更新时间:14-07-21 2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都说过了不让你们胡闹的!”一家小茶馆的包间里,董胜有些生气的看着眼前这几个胆大包天的女孩子,“说要你们听我消息,有事先同我联系,你们偏不听话!我真不知道你们几个小女孩,哪来那么大的胆子!”董胜严厉的目光令几个女孩子不敢直视,石秀偷偷的吐吐舌头,小声嘟囔一句:“这不是没出事吗?”

    “什么?”董胜把这句话听的一清二楚,“你还想出事啊?等真出了事就晚了知不知道!还有你们几个!”董胜转向另一边坐着的四个男生,“你们也不拦着她们!万一真出了什么事,连我也脱不了干系!你们知不知道,昨天我们去双塔山上查的那件案子,初步估计可能跟你们学校后山发生的案子是同一个人所做。那尸体被移植山楂树的果农发现的时候,虽然早已经腐烂的只剩一副骨头了,但是到处都找不到头发指甲等等不会腐烂的皮肤附属物,所以我们开始初步怀疑,这件案子和你们学校后山发生的案子可以并案侦察。我很担心这会是一个连环杀人案,而且案发的地点离你们学校不远……总之一句话,你们不能再这样擅自行动了!以后有什么事情,记得先通知我一声。尤其是你!”董胜点点颇不服气的石秀,“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也很明白你们不是那种遇事只知道逃避的人,你们很有头脑,也有胆量有勇气承担所遭遇的一切不幸,但是你们想过没有,你们毕竟还只是孩子,如果你们真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学校,怎么跟你们家长交代?”

    “好了董哥,我都知道了!”石秀嬉笑着站起来,有些撒娇的拉拉董胜的手臂,“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们会先向你请示的,这总可以了吧?”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董胜的脸色总算缓和了点,但嘴上依旧训斥着他们,“年轻人有一点冲劲不是什么坏事,但是一切都要以安全为前提,知道吗?你们-”

    董胜还没有说完,就听见石秀的手机铃声大做。石秀忙拿出手机,只看了一眼,脸上就变了颜色。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雷聪站起来,凑到石秀的身旁,想看一眼石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没想到石秀慌忙用手遮掩上了:“没,没什么事!你们先聊着,我出去接个电话!”说完并没等大家回答,就兀自慌慌张张的开门出去了,还随手关上了包间的门,好象害怕别人跟过来偷听一样。

    “怎么回事?”董胜狐疑的问雷聪,“你看到是谁给她打的电话了吗?”

    雷聪摇摇头:“没看见。她怎么这么紧张?”

    大家都困惑的相互望了望,谁也猜不透究竟是什么人的电话令石秀如此的紧张。

    还没等大家想出个所以然来,石秀就已经回来了。石秀神色异样的踏进了包间里,看见大家都在等她的解释,只好勉强笑了笑,欲言又止。董胜也并不催她,只是平静的看着她,等着她说话。犹豫了良久,石秀才好象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样,严肃的跟大家说道:”我想人与人之间,彼此的信任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决定最后冒一次险。你们不用问是怎么回事,我现在要出去见一个人,我要用我的信任给他最后一次澄清的机会。董哥,也请你信任我,不要跟着我,我相信我不会有事的。说不定这一次,反而会使很多事情水落石出。”

    “到底是什么事?”雷聪有些着急,“都到现在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跟我们大家说的?”

    “就是啊!”大龙也站起来,“董哥说的对,我们是男人,怎么能还让你们女生去做什么冒险的事情!有事说出来,大家想办法解决!”

    “不,”石秀坚定的摇摇头,“我已经答应他了,我不能言而无信。你们相信我,不会有事的。如果我晚上十点以后再不回来,你们再报警也不晚。”石秀说着就开始向外走,大家都不知所措,一起望着董胜,只要董胜说要阻拦,大家就会立刻阻止石秀的单独行动。但是这一次,董胜没有任何暗示。于是大家眼睁睁的看着石秀出了门,听着石秀的脚步声渐渐的远去了。

    “怎么办?要不要跟踪她?”王华有点担心,“她一个女孩子,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啊……”

    “我知道她要去见谁。”董胜缓缓的说,“我还有一种直觉,石秀不会出事的。”

    “直觉!”谭馨很不安,“直觉根本就不可靠!董哥……”

    “没事的。”董胜抬起双手,做了一个向下压的手势,“不会有事的,我敢担保!这样,你们也折腾了一晚上了,先回学校休息吧。还有,关于案子的事情,不要再透漏给任何人了,我告诉你们一些案情,已经有点违反纪律了。”

    大家惴惴不安的散了,各自回到该去的地方。这个时候,石秀已经按照电话中的约定,来到了山庄里。石秀走到梅雨出事的那座石桥上时,站住脚步环顾一眼,看见旁边的凉亭中,何建正靠着凉亭的柱子坐着,弯着腰,双手握在一起搁在膝盖上,托着下巴,双眼出神的盯着凉亭外绿幽幽的湖水。石秀定了定心神,轻轻的走了过去,一直走到了何建的身后,他都丝毫没有发觉。石秀很小心的咳嗽了一下,何建才像被惊醒了一样,直起身子回过头来。

    何建显得很颓丧,尽管他已经刮干净了胡子,但是脸上掩盖不住的疲惫和眼神中不应该属于这个年龄的沧桑使石秀心中一阵悸动。石秀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默默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你不怕我真的是那个杀人凶手吗?”何建自嘲的笑笑,“我早应该想到的,从文静死的时候起,其实我已经是很多人心中的嫌疑犯了。现在我终于像一个过街老鼠一样,被所有人怀疑厌恶了。”

    “不,不是这样的……”石秀不知道说什么好。

    何建看看石秀,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很感谢你今天能来。你来了,让我感觉我还没有被全世界抛弃。”

    “你,到底找我做什么呢?”石秀小心翼翼的琢磨着措辞。

    “我也不知道找你做什么。”何建从口袋中摸出一支烟,“不介意我抽支烟吧?”

    石秀赶紧摇摇头,何建着才把烟点上,缭绕的烟雾很快就笼罩了何建,何建透过烟雾,眯起眼睛打量着石秀:“这么些天以来,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孤独不是世界上只剩下你一个人,而是你周围全是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相信你!我很害怕别人像躲避着毒蛇猛兽一样躲避我!这一年我过的太累了!我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人,我不愿意跟任何人深交,而信任都是相互的,于是也没有人再靠近我。在这个城市里,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我不知道心里的话该跟谁说!”何建仰头靠在柱子上,闭上双眼深深的叹口气,“可是人都是需要释放内心的压力的,否则总有一天会承受不了,变成彻头彻尾的精神病!有时候我都怀疑我自己是不是已经精神分裂了……”

    石秀一言不发的听着,默默的注视着何建。女人是不是天生就有母性?当一个男人在女人面前表现出最脆弱的一面时,其实就像个孩子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安慰他,尤其在女人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一个英俊的男人!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女人都会放弃强烈的警戒,心中那片具有天然母性的角落早已经柔软的一塌糊涂。

    石秀就是这样。当石秀出神的盯着何建颓废的表情时,几乎都要忘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当何建忽然睁开双眼朝石秀看过来的时候,石秀在接触到何建清亮眼神的一瞬间,不期然心中砰然一动,只觉得脸上一热,慌忙低下了头,不敢再正视何建的眼睛。

    “我能看的出来,你是个很聪明的女孩,也是个很勇敢很机智的女孩。我实在不知道能找谁倾诉,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你。”何建说到这里就不再说话了,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石秀迟疑的小声问道:“我能帮你什么呢?我只是,只是……”

    “你不用帮我什么。”何建笑笑,“我只是很想有个朋友能陪我坐一会,只是坐一会,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虽然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未必就是你的朋友……”

    “那么,我想问你一件事。”石秀在心里使劲给自己鼓了鼓劲,才开口说道,“那天晚上……”

    “你是想问停尸房的事情是不是?”何建接着石秀的话头说道。石秀点点头:“没错!既然你要我相信你,那你给我一个相信你的理由。”

    “我说了,你未必会相信。”何建看了石秀一眼,“有时候真话往往是最可笑的结论,人们宁愿相信那些看起来很合理的假话。”

    “那你倒是说说看啊,你说过我很聪明的,你只要说了,相信不相信取决于我。”石秀也看了何建一眼。

    “那好,那我告诉你,我经常进去停尸房,在我认识文静前就是。”何建说,“我刚来医学院上班的时候,就开始帮老金师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慢慢的开始帮他打扫停尸房。我一点都不害怕尸体,因为我的父母都是医生,我小的时候经常在他们医院里乱窜,包括他们医院的太平间,我都偷偷溜进去过好多次。在我看来,人的尸体和动物的尸体没有什么区别,不管是人还是动物,死了就成了一堆垃圾,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在文静出事以后,我忽然醒悟到原来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什么鬼魂,而是活着的人!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可怕的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鬼魂算是什么呢?有几个人真的见过鬼魂?那些所谓的鬼魂,大多只不过是活人在装神弄鬼!即使世界上真的有鬼魂,也只不过是虚无飘渺的跟空气一样,不会比人更可怕!我整夜整夜的做噩梦,梦见文静回来找我,浑身血淋淋的,不停喊着:我好疼啊!我好疼啊!朝我直扑过来!我很害怕一个人呆在空空的房子里,我怕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会忽然跳出一个杀人凶手,手里拿着闪亮的匕首朝我扑过来……很没出息是不是?”何建盯着油绿的湖水,自己苦笑了一下,“有一天我跟往常一样打扫完停尸房,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原来停尸房里这么安静这么安全:没有人会居心叵测的冒出来威胁到你的人身安全,也没有人会整天猜忌你是杀人凶手……每具尸体都安安份份的呆在它们自己的位置上,不会嘲笑你不会议论你,在你思考的时候睡眠的时候不会有丝毫的动作来打扰你……后来我在篮球场旁边无意中发现了那个连老金师傅都不知道的小门,于是我经常在深夜实在无法入睡的时候,偷偷的进去那里……”

    他的话值得相信吗?石秀专心的听着。这样的理由,在任何人听起来,都似乎有些牵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石秀宁愿选择相信!

    “那么,”石秀又忍不住问道,“那天晚上,就是我们发现你的那天晚上,你拿着那匕首和洋娃娃去停尸房做什么呢?”

    “娃娃?”没想到何建闻言一愣,“什么娃娃?”

    石秀解释说:“你忘了吗?很漂亮的一个娃娃,苏琪也有一个,梅雨出事那天我还看见你拿在手里的。还有,苗灿也买了一个,那天晚上丢在停尸房了,昨天晚上我们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你没看见吗?”

    “哦!”何建恍然大悟一般点点头,“你说的是那个漂亮的简直能称为完美的洋娃娃啊!是,那天晚上我是带着它去了停尸房。但是你们跑出来以后,我想追上你们跟你们解释清楚,结果也把它丢在停尸房了。怎么,今天你们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吗?”

    “你也丢了?”石秀瞪圆了眼睛,有些无法置信,“真的这么巧吗?所有的洋娃娃全都丢了?”

    “什么意思?”何建有点摸不着头脑,“什么叫所有的洋娃娃都丢了?”

    “没什么!”石秀接着问道,“除了你和老金师傅以外,还有谁能进去停尸房?”

    何建想了想,摇头说没有了:“那种地方不会有人去的,就是学校里上解剖课用到尸体的时候,也是老金师傅给推出来的。那种地方,人们避之惟恐不及呢,谁还会去找晦气。”

    “你还没有告诉我,”石秀停了停,说道,“你为什么要带着那娃娃去停尸房?并且你还没有开灯。还有,你手里还有一把匕首……”

    “这么多的问题。”何建瞥了石秀一眼,自嘲的笑笑,“看来我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石秀看着何建可怜的样子,心中无来由的一阵不忍,或者是说有一点-心疼,却又找不出合适的言语来辩解。

    何建又笑了笑:“你不用解释了,你不问,董胜迟早也会问我的。那个娃娃,是我带到停尸房的。本来那是我准备带回老家给我小侄女玩的。不知道为什么,那娃娃的手感,很,很……”何建费力的想找个合适的词来形容那种感觉,“很,怎么说呢,很像真人的皮肤!真的!”何建看看石秀,见石秀并没有任何笑话他的意思,就接着说下去,“甚至我都觉得那上面还有着人的体温。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把那娃娃拿在手里把玩,可是忽然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盯着它的时候,我的脑海中轰然出现了文静血淋淋的身影!我很害怕,手上拿的已经不是一个娃娃,而像是一个甩不脱的毒蛇!我越想扔掉它手反而攥的越紧……我拼命的想把文静的影子从脑海中赶走,那影子却越来越清晰的在我的脑子里肆虐着……我实在很头疼很痛苦,于是我又想到了停尸房,我想让自己静一静,于是就拿着那个娃娃穿过小门来到了停尸房,我只想静静的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的思考一下……我向来不开灯的,老金师傅晚上睡不着会来检查一下,我不想被他看见,不光是他,我不想被任何人看见,否则人们一定以为我心理有问题……至于那个匕首,是我在墙角坐下的时候,无意中在角落里摸到的。我刚拣起它来,你们就来了,于是我站起身来,还没等出声,你们就打开了灯……”

    “我想喊住你们,跟你们解释一下,但是你们飞快的跑了,我怕惊动人,就没有追出那个小门。等你们走了很久,我才出来,出来以后我发现那娃娃和匕首不知道被我扔到哪里了。我正想回去找一下,没想到停尸房那边传来老金师傅的脚步声和咳嗽声,我只好走了。”

    “这么说,”石秀仔细的听着何建的话,“那天晚上老金师傅在你之后去过停尸房了?”

    “应该是吧。”何建回答,“今天我正想找他谈谈,想旁敲侧击的问问那天晚上他发现什么没有,然后你们俩就来了。”

    怎么会这样呢?石秀真的觉得开始头疼了。究竟哪个人说的是真话哪个人说的是假话?说假话的人又有什么目的呢?是不是说假话的人就是凶手?现在连看守停尸房的老金师傅都似乎无法信任了,那么到底应该相信谁呢?

    石秀无奈的翻翻眼睛长出一口气,颓丧的靠在柱子上,再也不想说话了。事情越来越复杂,牵扯到越来越多可疑的人物。也许那个杀人凶手就隐藏在身边,或者正是周围的某一个人,甚至很可能正在朝着他选定的目标一步一步的靠近,但是却没有人能够发现他。是他在布置这些令人陷入困惑的重重疑团吗?是他要把所有的人引向一个无法突破的怪圈中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个凶手实在太可怕了!梅雨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好象人间蒸发了一样,是不是在很久以后的某一天,梅雨也会被发现同那两具无名尸体一样,腐烂地面目全非,躺在某一个阴湿的角落里,暴露出铮铮白骨……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