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残忍的爱情

章节字数:4865  更新时间:14-07-25 10: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鲜血!

    满地的鲜血极大的震惊了几个年轻的心灵!没有想到,这个杀人的恶魔,并不只是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这个穷凶极恶之徒,竟然敢公然在大街上行凶杀人!

    更震惊几个人的,是那个古怪打扮的杀人凶手塞在老夫子衣服领子里的那张纸!那张雪白的纸上,写着几个血红的大字:不要报警!这只是一个警告!

    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随着纸张的展开扑鼻而来,直觉告诉大家,这,真的是人的血液写成的血字!

    “这还了得!太猖狂了!”围观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大白天的就出这种事情!”

    “就是!这叫什么事?以后谁还敢出门啊!”

    “报警了没有?赶紧报警啊!说不定那个杀人凶手还没有跑远呢!”听见这话,就有几个路人犹犹豫豫的拿出了手机,想要按110。

    “不要报警!”石秀古怪的尖利的叫了一声,把所有人吓了一跳!人们都愣住了,惊异的看着这个因为激动而呼吸急促脸色煞白的瘦小女生,拿着手机迟迟没敢有什么动作。

    气氛正在僵持的时候,救护车一路呼啸着开过来了,车上跳下来几个穿着白大衣的大夫,快速而熟练的检查了一下昏迷中的老夫子臀部的伤口,然后果断的包扎好了,把他抬上了担架。其中一个大夫站在车旁边喊:“谁认识这个人?通知他家属了吗?”

    呆怔中的大龙猛然惊醒过来,慌忙跑到大夫跟前:“大夫!他怎么样?他不会死吧?”

    那大夫斜着眼睛怪怪的看了看大龙:“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他就是流了点血,没有伤着大动脉。你们叫救护车叫的挺及时的,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你是他什么人?他家人呢?”

    “我们都是他的同学!”严焰他们也挤过来,“我们都不是本地人,是医学院的学生。我们能不能跟去?”

    “这样啊!”那大夫看看几个人,又看看马上要发动的救护车,“你们是不是有个人留下来准备点住院的钱?再有是不是要通知校方?你们自己商量一下。”

    “不用商量了,”石秀苍白着脸,拉着石秀手指的雷聪,觉察出石秀的手冰冷的颤抖不止,“我和雷聪留下来筹钱,你们跟去医院吧!”

    严焰迟疑了一下,率先跳上了救护车,其他人见状也陆续上了车。救护车呼啸着在车流中笨重地穿梭着,很快不见了踪影,围观的人们也都逐渐散去了,石秀只觉得一阵眩晕,身子一软,贴着雷聪就朝地面瘫了下去。雷聪慌忙用力把她拽住,费力的拖着她离开了血腥的事发现场,在马路牙子上坐下来。

    石秀无力的倚靠着雷聪,半天一动不动。雷聪没敢说话,只是担心的不时瞧她一眼,就见石秀紧闭的眼角,有晶莹的泪珠不断的顽强的滚出来,一滴一滴落在雷聪的肩上。

    “石秀,虽然我一直不愿意问你,因为这可能涉及到你的隐私。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你不能因为你的个人感情把大家都带到危险中是不是?”雷聪慢慢的说道,“我知道你所说的所做的一定有你自己的原因,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希望你能把事情说出来,至少让我知道,我可以找机会跟大家沟通协调一下。如果现在,我们内部再出现问题,恐怕是很糟的事情!会给那凶手可乘之机!我们都不希望我们中间任何人再出什么事对不对?”

    石秀半晌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抬起满脸的泪痕,睁开眼睛望着雷聪。

    “我真是太傻了是不是?”石秀满眼都是令人不忍目睹的脆弱,“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做了这么多不理智的事情!那天听见何建失踪的消息,我一下子就像被雷击中了一样!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石秀有点语无伦次,“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甚至都希望,我能代替他遭受的这些痛苦……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只想赶快把他救出来!我真怕将来我再见他的时候,他已经是-是-一具-尸体……”

    雷聪默默的点了点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或者说石秀还没有勇气承认这样一是事实:她,莫名其妙的爱上了何建!

    多么不合时宜的爱情!爱情只有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上合适的人,才会散发出甜蜜的芬芳。在这样黑色的时刻,它来的多么残忍!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雷聪并没有把心里的话说透,只是问了这么一句,“你要韩竹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何建吗?石秀,我们的目的,并不是用一个人的死亡换来另一个人生存!”

    石秀听见雷聪的话,明显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她猛的抬起眼睛来看看雷聪,又重新低下了头:“我不知道!我现在很混乱!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个凶手真是穷凶极恶,他竟然敢大白天的在大街上公然威胁我们,可见是个亡命徒!我想,不能让韩竹冒这么大的危险!”雷聪说道。

    石秀有些不服气的张了张嘴,但没有说出什么来。她又略微思索了一下,改口说道:“可是那个人已经警告过我们了,要是我们真的报警的话,恐怕……”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雷聪揉揉发疼的太阳穴,疲倦的皱着眉头,“梅雨自从失踪以后,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学校附近已经发现了两起无头案件;紧接着何建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然后老夫子被刺伤……再加上娃娃全都不见了,看守停尸房的老金也很神秘……天哪,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我想,我们还是报警吧!”石秀闭了闭眼睛,好象下定了决心一样,“你说的对,我简直就是疯了,怎么能这么自私,只顾着自己的感觉,让大家都处在危险中。即使我们不报警,至少也应该通知董哥,看他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

    雷聪点点头:“可是有一点,我觉得太恐怖了:我们在明处,那个恶人在暗处,好象我们的一切行动都在他的掌控中!我怕我们报警被他知道了以后,他会拼着鱼死网破的心理,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还有什么可怕的!”石秀舒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如果他真的想杀我们,我们多半逃不了。既然这样,就拼死搏一搏,就算真的死了都不后悔!再说我们未必会输,那种人毕竟是见不得光的。”

    雷聪也站起来,有些欣慰的朝石秀笑了笑:“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走吧,我们先去筹钱,然后去医院,大家商量个对策出来。”

    石秀也勉强笑了笑,跟雷聪一起朝着学校走去。

    刚到学校门口,两个人就觉察出有什么事情不对劲:校园里到处都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扎着堆,比比划划的说着什么,神情好象很严肃很激动!有人看见石秀和雷聪她们俩走过来,立刻以异样的眼光盯着她们俩,然后暗暗的碰碰同伴,低声说着什么,同伴们听他一说,也纷纷转过头来打量着她俩。

    “怎么了这是?”石秀一边走着一边惊奇的环顾着这奇怪的状况,“干嘛都这样看着咱们?”

    雷聪却猜出个八九分来:一定是刚才发生的事,有人看见了,加上还未平息的后山尸体事件,立时就在学校里传播开来并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别管他们了,我们快回寝室取卡提钱要紧。”雷聪拉着石秀向山上走,“他们还在医院等着我们呢!”

    还没走几步,就看见班上的团支书急匆匆的迎着她们过来了:“你们俩快去年级办,辅导员等你们呢!”

    “等我们?”石秀停下了脚步,“等我们做什么啊?”

    “做什么?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团支书也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了她们一眼,“别多说了,赶快去吧,去了就知道了!”说完好象怕两个人传染上她瘟疫一样,逃也似的绕过她们俩跑了。

    “什么人哪这是!”雷聪轻蔑的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对石秀说,“走吧,先去年级办。”

    “辅导员找咱们做什么啊?”石秀还没有反应过来,雷聪无奈的翻了翻眼睛,一边走一边简略的说道,“傻丫头,你今天怎么这么迟钝!刚才在外面发生的事情早有咱们学校学生看见了!我好象还看见团支书也在,她可是辅导员的耳报神啊。”

    石秀这才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怪不得学校里的学生们都这么反常……”

    “赶紧走吧,实际我们是应该告诉辅导员的,只不过……”雷聪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匆忙的和石秀一起来到了护理楼中一楼辅导员的办公室里,轻轻的敲了敲门,听见辅导员在里面喊了声请进,两个人才小心的推开门。

    门开了,两个人一抬头,均唬了一跳:辅导员的办公室里,满满当当的竟然坐了好几个人-除了辅导员以外,还有系支部书记,两个副校长,以及医学院的高院长!

    坐在最外面的年轻辅导员金庆赶忙站起身把门关上,拉过两把早就准备好的椅子:“坐下坐下!别紧张,我们找你们只是想了解一下情况。”

    石秀和雷聪忐忑不安的勉强坐下来,连大气都不敢出。高院长见状,亲自端过来两杯水递给她们俩,笑微微的说道:“别紧张,没事。只是最近学校里出了不少状况,负面影响比较大,搞的学校氛围很不好,学生们都无心上课了,这你们也是知道的。我听说你们俩好象了解一点事情,所以让你们金老师把你们两个人找来问问。”

    “是啊,”金老师附和着,“有什么事情就应该及时跟校方沟通,你们这些孩子既然来到我的班里,我就要对你们负责。今天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文亚华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被刺伤呢?你们看见那个凶手是什么样了吗?”

    石秀和雷聪都默默的摇了摇头。

    “那个同学的伤势怎么样?”高院长关切的问,“没有生命危险吧?”

    “没事的,医生说急救车来的及时,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雷聪手里紧紧的抓着杯子,大脑急速的运转着:是不是要告诉学校所有的事情?学校是会支持还是会以为他们胡闹而一笑了之?那个凶手的触角究竟能伸到哪里,是不是也能知道今天的谈话?告诉校方以后,他们会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是会报警还是会为了把不良影响减到最低而拼命的把这件事压制下来?……

    石秀偷偷在雷聪身后用手捏了一把雷聪的屁股,眼睛看着高院长那微秃而慈祥的面容说:“今天的事情只是个意外,真的。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我们是想一起出去玩的,没想到半路上……”

    “是吗?”高院长依旧不动声色的微笑着,“听说上次梅雨失踪的时候,警察也找过你们。看来你们生活中的‘意外’还挺频繁的。另外你们要知道,啊,学校里做什么都是为你们好,你们还是孩子,没有能力独自承担一些事情,啊。就像你们金老师说的那样,你们家长把你们交到我这里,我就要照顾好你们,对你们的父母负责。我希望咱们能够开诚布公的,把你们知道的情况都告诉我们,你们应该相信,学校会尽最大的努力,给你们创造最好最安全的生活环境和学习环境,明白吗?”

    石秀和雷聪仔细的听着,时不时附和的点点头。等院长说完了,石秀才说:“院长说的对,我们都明白您是为我们好。可这些事情真的只是意外。梅雨失踪以后警察找我们,是因为我们碰巧是梅雨落水时候的目击者。如果我们真的有事,怎么能瞒着学校呢?我们自己根本就没有处理这些事情的能力。您放心,真的只是意外。有事的话我们早就找您汇报了。”

    金老师着急的看着她俩,刚想训斥什么,高院长伸手制止了他:“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就放心了。你们先回去吧,啊,以后千万小心一点,太危险了知道吗?听说那个同学只是伤在了臀部,没有伤到大动脉。幸亏是这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也没办法跟他家长跟社会交代。好了你们回去吧,有什么事情随时去校长办公室找我啊!”

    石秀和雷聪慌忙站起来,拼命的点着头,道声再见,疾步退出了办公室,这才松了一口气。来到外面,不等雷聪开口,石秀就叹了一口气说:“你知道吗?自从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我变的不敢相信任何人!越来越多的人在我眼里都很可疑,当我走在大街上,看见来来往往的行人,我都会看着他们某些地方很像嫌疑犯,比如看见一个人无意中瞅我一眼,我就会想这个人一定对我心怀叵测;我看见有个人正在买水果刀,就仿佛看见那水果刀已经被他高高的举起来,狠狠的插进了我的脖子里,我甚至都能感觉到那刀子切割在我脖子上那种疼痛的冰冷的感觉,会下意识的用手摸摸脖子……”石秀苦笑一下,“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精神分裂!我连校方都信不过,我都怀疑真正的凶手就隐藏在刚才那几个人里,我觉得金老师的话很诡异,支部书记和两个副校长一言不发的态度很诡异,就连高院长的笑容很诡异……所以我一点实话都不想说……雷聪你说我是不是真的疯了……”

    雷聪深有同感的用力点点头:“不止你这样,我也一样,我们大家估计都这样!我也不再相信任何人,有时候连韩竹我都会怀疑……我觉得很孤独,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人,人人都好象心怀不轨……大家都快疯了,神经已经绷紧的像头发丝,再承受一点点压力就会马上蹦的一下断裂……”雷聪长长的对着蓝天呼了一口气,“真希望一切能快点结束!快点恢复正常的人生!”

    是啊,已经多久没有抬头看看蓝天白云了?时间只过去了这么一点点,感觉却像在地狱的煎熬中过了漫长的几个世纪!

    她们两个感慨着朝自己的寝室中走去,谁也不愿意想象,在渐渐降临的夜幕中隐藏着的那个扭曲的灵魂,究竟正在亢奋地酝酿着什么样的即将实施的罪恶!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