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地狱来的复仇者

章节字数:5259  更新时间:14-07-27 12: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老夫子依然昏睡着,跟那个电话中的神秘人约定的时间都快要到了,他还没有醒过来。医生对此也很不解:“没有道理的,他失血并不是很多,伤口也不太深,不足以造成这么长时间的昏迷,按说早应该醒过来了。我看恐怕是他受惊吓过度才会这样。”

    几个人或坐或站的围在老夫子病床周围,谁也不说话。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了,在这段时间里,石秀还是找了个僻静的角落简短的跟董胜通了电话,董胜说让他们不要惊慌,在傍晚到来之前,他会赶过来为大家妥善的安排这件事的。眼看着天色逐渐黑了下来,外面的路灯陆续的亮了,参差的霓虹灯也开始活跃的闪耀起来。看看手表,指针已经指向了七点,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而董胜,还没有过来。

    石秀紧张的攥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董胜再打电话。董胜会有什么好办法呢?让韩竹悄悄的把窃听器带在身上?还是准备跟踪?或者干脆调动警力把那个人抓起来?不,仔细想想,这些都行不通的。不是吗?恐怕现在任何人都会一点反侦察的手段,更何况是存心犯罪的人。窃听器和跟踪,会很快被识破。董胜又有什么理由为了这么虚无的所谓失踪案件申请调动警力呢?这个城市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案子,到处都需要警察,有谁会有闲工夫来接手这个莫名其妙的案件呢!

    秒针滴答滴答的响着,不是响在屋子里,而是响在每个人的心里。那声音从容不迫,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一丝一毫的节奏。时间不可逆转的冷冷的流逝着,就像定时炸弹上红色的秒表一样,令人心惊胆战,手足无措!

    等待真是令人倍受煎熬!熬到八点的时候,韩竹终于忍不住了:“我们不要等董哥了,”韩竹轻轻的但却坚定的说,“我这就回学校。我已经决定了,不单是为了大家,也为了我自己,我必须去!只有这样我才能弄清楚整件事情,说不定当整件事水落石出的时候,我就再也不会再受到折磨了!这么多年来,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与其这样痛苦的活着,还不如豁出去搏一搏!再说有你们的帮助,我不一定就会死。”

    没有人说话。大家看着韩竹,没有动。韩竹站起来:“就这样吧!你们在这陪着文亚华,等我回来!”

    韩竹说着就向外面走去,大家不约而同的站起来拦住他。

    “怎么了你们?”韩竹停下脚步,“难道你们现在还能想出更好的办法吗?”

    “你等一等,我再给董哥打个电话。”石秀一边说一边按下了手机键。但是当石秀听见手机中传出的声音时,脸色一下子变的煞白,张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大龙疑惑的接过手机听一听,脸色顿时也变了,“拨打的用户已欠费停机!”

    “办公室!”雷聪急促的说,“董哥不是还留了他们办公室的电话吗?”

    石秀一听雷聪的话,急忙从大龙手里夺过手机,重新按下董胜办公室的电话号码。

    “怎么样?”严焰焦急的盯着石秀的表情,“有没有人听?”

    “没有人接听电话!”石秀有些发抖,“怎么会这样呢?”

    “不要再打了。”韩竹看着忙乱的几个人说道,“靠谁都不如靠我们自己。我不会有事的,你们放心吧!”

    韩竹转头就走,这一次,没有人再阻拦他。大家都像泥塑一样呆呆的盯着韩竹的身影消失在病房门外,听着韩竹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夜色很美,韩竹想。

    路旁的霓虹灯在韩竹苍白的脸上映射着闪烁不定的光芒,天空因为人世间的繁华,连月亮和星星都已经黯然失色。有多久不曾抬头看看璀璨的星光和皎洁的月光了?无声的夜空里,天然的光芒使人安然,不像这繁华的霓虹灯,好象永远在疯狂的催促着人们疲于奔命的活着。

    “已经是秋天了。秋天是凋落的季节,也是丰收的季节。可能死亡和新生永远都是连在一起的。”韩竹默默的看着夜色中依稀可以分辨的远山,”原来远离了家乡,也依旧脱离不了同样的命运。人活着总想掌控什么征服什么,到头来,还不是都被命运耍的团团转!”

    学校大门的影子已经出现在了韩竹的视野里。韩竹径直走到门口,在大门一角的暗影里背靠着门柱坐下来,就那样安静的瞅着门里门外来来往往的人流。

    韩竹的心里很平静,平静的根本不像是即将去赴一场死亡的约会。有人觉得生命值得留恋,是因为这世界上还有一些人一些事值得牵挂。至于自己,如果说这世界还有什么能让自己不舍,那么就只有自己白发的母亲了。

    想起母亲,韩竹的心脏立刻一阵阵发疼!韩竹知道,母亲所感受的的痛苦,一定是自己的十倍百倍!记得曾经有多少次,在深夜里一觉醒来,还看见母亲的房间里亮着灯光,时不时的能听见母亲喉咙中发出一声微弱的悠长的叹息。那叹息很轻,似乎怕惊动了另一间房间里的韩竹,但那叹息又很沉重,是那种被深深的压抑着的沉重。有的时候,韩竹在半睡半醒之间,听见母亲极轻的打开自己的房门,走到自己的床前坐下,仔细的端详自己的脸。母亲粗糙的手指温热的摸在自己冰凉的额头上。如果在这时候偷偷睁开一点眼睛,就能看见母亲眼底那极其深沉的悲哀。

    韩竹的眼角有些湿润了,韩竹不知道,如果自己就这样离去,母亲是会悲痛欲绝,还是会庆幸她不幸的儿子终于结束了年轻的生命中本不应该有的这么深重的苦难。

    时间随着思索一点点擦身而过,眼前的人流逐渐开始稀少。韩竹借着路灯光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已经是11点了!再有一刻钟,那辆也许是开往地狱的红色夏利出租车就要出现在韩竹的眼前!

    韩竹站起来,用眼睛在周围搜寻着。平时根本没有注意过,现在突然发现,原来竟然有这么多一模一样的红色夏利轻巧的在柏油马路上奔跑着,车轮碾着路面的沙沙声由远而近,飞快的掠过韩竹的身边,又由近而远。每一辆车都像要急匆匆的开往地狱里,每一辆车似乎都要在韩竹面前停下来,但最终还是都直接远去。

    韩竹几乎每隔30秒就看一次手表。指针不紧不慢的走着,一点一点移动到那个要命的时刻!当那性急的秒针咔哒一声直直的指向顶点的时候,一辆红的鲜亮的夏利幽灵一样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身子一颤就停在了韩竹的眼前!一个戴着宽大墨镜的中年男人摇下茶色的车窗,沙哑着声音说了在韩竹心中默念了很多遍的台词:”去死亡之都吗?”

    韩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韩竹咬着牙点了点头,同时暗暗用眼角扫了一眼车牌。没有想到,车牌早已经被人用一块黑布严严实实的遮住了!司机替他打开了车门,韩竹坐上了副驾驶位后,那司机才摇上车窗,首先在韩竹身上搜寻了一番,确定他没有带任何可疑的物品,包括通讯工具,这才递给韩竹一块折叠的整整齐齐的长条黑布。韩竹一言不发的接过来,双手托着黑布蒙住了双眼,司机伸手帮韩竹在脑后绑紧,还伸手拽了拽,试试是否绑的结实,然后才发动了出租车。

    司机的技术很好,韩竹想,车子开的很平稳,几乎都感觉的不到车身的震动。这是朝着哪个方向在开?朝左转了一下,又朝右转了一下。接下来是环行的立交桥上?这突然的两次震动是什么?哦,外面有火车压轧铁轨的声音,那么刚才的两次震动一定是过了铁路。现在司机把车停下来了,过了大概有十分钟又重新发动,哦,这是在等红灯……

    韩竹在心里暗暗记住了每一次细微的感觉,并且根据自己的脉搏数着大概的时间。韩竹知道自己的脉搏一般在每分钟70次,数了将近45个70次,出租车一阵颠簸,向是在坑坑洼洼的山路上向上开。颠簸过后,出租车终于停下来了!韩竹听见司机开门下车,绕到自己这一侧,把门打开。一只手扯住他示意他出来,他试探着朝车外迈出脚步,踏出车门站稳了身子,脚下的土地好象有些松软。司机的脚步声,关车门的声音,汽车发动的声音,车轮远去的声音……然后一切恢复了纯粹的寂静。

    怎么没有人说话?韩竹在原地转了转身子,试图能听见一点有人存在的迹象。

    “有人在吗?”韩竹试探着小声喊了一句。

    很空旷的声音,似乎还有回声,但是没有人回答。

    “有人在吗?”韩竹稍微提高了嗓音,“我是韩竹!我已经按照你的指示来了!你出来啊!”

    一声微弱的呻吟从什么地方发出来!韩竹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个似有似无的信息。

    韩竹又等了半晌,一切又恢复了寂静。韩竹想了想,就摸到了后脑勺上,三下两下解开了绑着的黑布!

    好刺眼的灯光!韩竹连忙用手挡住眼睛,过了一会才逐渐适应了这光芒。韩竹这时候才渐渐看清楚,这个地方,竟然是一间很高很大的房子,像是将来要用来做仓库。房子刚刚盖上,还没有装修,到处裸露着红色的砖头,里面有一些潮湿,脚下还是软和的沙土,在四个角落里分别堆积着挺高的木料碎砖头等等杂物。房顶上有几个临时灯,吊在一堆杂乱的不知道从哪里抻过来的电线下面,嚣张的亮着。韩竹看见了脚下的车辙,连忙顺着车辙跑到大门口朝外望了一眼:外面是漆黑的夜空,周围全是连绵的山脉,荒无人烟。夜幕中稀落散布的星星显得格外大,零星的点缀在起伏的山尖上。山坳里很远的地方有一两间小小的屋子,透出微弱的灯光,马上就要被夜色吞没一样!

    一声呻吟更加清晰的从房间里传进韩竹的耳朵。韩竹返回屋子里面,依旧没有看见人,只是那呻吟声接连不断的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来,有气无力,疲惫而痛苦。

    “哈哈!”忽然一声尖利的笑在屋子里回荡起来!韩竹心里剧烈的一抖:这是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还很熟悉!熟悉的只要一想起来,心脏就忍不住颤抖到疼痛!

    “你!你在哪?”韩竹恐惧的瞪着双眼,不安的转动着脚步,“你出来啊!你究竟是人是鬼!”

    “你说呢?”那个女人的声音好象很惬意很开心,“你希望我是人还是鬼?哦,这还用说吗,你一定是希望我是鬼了!你很害怕看见我是吗?呵呵,你是不是在诅咒我永世不得超生?”

    “你……你出来啊!”韩竹激动的说道,“既然你要找我,现在我来了!以前的事你想做个了结我也想做个了结!这些年我也很痛苦你知不知道!你从来就没有放过我!你折磨了我这么多年,还想怎么样!要是你觉得我死了你会快乐点,那你就杀了我啊!反正我活着也是行尸走肉一样……”

    那个声音沉默了。韩竹激动的喘息着,等待着!过了好久,一堆木料后面有了轻微的响动,紧接着,一个红色的人影慢慢的走出来,最终整个人暴露在了韩竹的面前!

    韩竹觉得心脏在发出剧烈得砰的一声以后,几乎停止了跳动:这个人,究竟是梅雨还是夏雪?一模一样的容貌,一模一样的朱砂痔,一模一样的笑容,一模一样的眼神……

    “你……,你究竟是谁?你真的是她吗?”面对着一步步走过来的女人,韩竹忍不住畏缩的一步步后退,“她真的是你吗?你们两个……你……”

    “怎么了,害怕了?”女人笑了,嘴角上有浅浅的梨窝浮现出来,“当初你拒绝我的时候那种勇气哪去了?你现在知道害怕了?你想做个了结,那么你想怎么了结?你想死吗?你想解脱吗?你死了能把我的命换回来吗?”女人的眼睛里逐渐弥漫着氤氲的雾气,还有令韩竹刻骨铭心的怨毒的凶狠,“你也知道痛苦吗?你有我痛苦吗?你知道传说中的地狱里究竟是怎样可怕吗?你知不知道我在那黑暗的地狱中,每天都在忍受着什么样的煎熬吗!你见过无数残缺不全的魔鬼吗?他们在地狱中哭号着挣扎着,浑身都是狰狞的鲜血!他们撕扯着我咬啮着我的灵魂和神经,他们的眼睛像黑夜中的狼群一样闪着油绿油绿的光芒……”

    韩竹惊恐的望着眼前这个鲜红的女人!那女人一点一点逼近了:“我是因你而死的!你想以死来解脱,我不会成全你的!我就是让你生不如死,每天在痛苦中受尽折磨!哈哈!”女人越说越激动,禁不住仰脸大笑起来!那种古怪的笑声简直令韩竹觉得好象有无数的虫蚁钻心一般啃着他的骨髓!韩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浑身无力。他看见那双穿着鲜红皮鞋的脚停在他的面前。然后那双修长的腿在他面前屈曲下来,那女人蹲下身来了,离自己那么近!韩竹慌忙用手支撑着身子向后退了一步!

    “抬起头来,看着我!”那女人低沉的充满蛊惑力的声音响起来,韩竹不由的照着她的话,抬起了头。天哪!那女人的长发披散下来遮住了半边脸!那女人的七窍中,流出了鲜红鲜红的血液!血液源源不断的顺着她那苍白的脸一滴一滴落下来,渗进松软的沙土中!那女人狞笑着,竟然伸出灵巧的舌头,舔舐着嘴边的血液,好象那是人间最极致的美味一样,慢慢的咂摸着味道!

    韩竹哆嗦着嘴唇,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那女人审视了韩竹片刻,忽然又笑了,然后站起来,转过身去:“你逃脱不了命运的,因为我每天都在诅咒你!你的身边,将会继续有人不断的死去!其实他们应该庆幸,当他们死在活着的人面前时,他们并不是最痛苦的!他们在死亡的那一刻感受到的痛苦,活着的人都会加倍的尝到!哈哈!我不会杀你的!我要亲眼看着你一点一点的被折磨成疯子!哈哈!”那女人边说边走到之前隐藏的那堆木料后面,最后停下脚步,回头看了韩竹一眼!那一眼简直令韩竹魂飞魄散:那流淌着鲜血的眼睛里,竟然可以呈现那么妩媚的眼神!那沾满了鲜血的嘴角上,竟然会浮现那么灿烂的笑容!她一定是魔鬼!除了魔鬼,人世间不会有人能又这样恐怖的表情!

    女人闪身不见了!韩竹直直的盯着女人消失的地方,好久好久,才感觉到憋闷:原来自己一直在无意识的屏着呼吸。

    冰凉的汗水使全身的衣服都贴在了身上,韩竹急促的喘息着,颓丧的低下头。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呻吟声又一次传了出来。韩竹挣扎着勉强爬起来,仔细听了听。连续不断的呻吟声,好象来自另一个角落。韩竹循着声音找过去,果然看见在另一个角落里,一堆山一样高的碎砖头的下面,有一角衣服压在那里。韩竹赶忙一点点搬开砖头,没过多久,一个木头制的箱子呈现在韩竹面前,箱子里面有一个人蜷缩着,双手双脚都被绑着,嘴里满满的塞着袜子,迷离的眼睛无力的勉强睁开着。

    这个人,就是失踪的何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