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破碎的脸

章节字数:4166  更新时间:14-07-29 2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强烈的光线蛮横的冲破了牢笼中的黑暗,一下子照射到何建迷离的眼睛上。何建本就半闭的眼睛立刻闭上了。韩竹慌忙把他口中的袜子挖出来,苯手苯脚的解开他身上的绳子。何建的手脚早已经本绑缚的血液停止了流动,麻木不仁了,再加上一直蜷在这个不大的木箱子里,且从失踪到现在,粒米未进,早已经虚弱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韩竹费力的把何建拖出箱子,何建马上瘫软在地上,低低的叹息一声,再也不动了。

    “何老师!何老师你没事吧!”韩竹凑上去轻声呼唤着何建。

    何建微弱的摇摇头,干裂的嘴唇上爆出黑褐色的口子,还有血珠不时的迸出来。浓密的青色胡茬又密密匝匝的生长在他惨白的脸上,犹如好长时间都没有人打理的荒芜麦地。

    “魔鬼!”韩竹也顺势倒在何建的身边,四脚朝天的摊开身子,觉得口中又干又苦,好象吃了黄连一样,“真是可怕的魔鬼!她还是找来了,我终究还是逃不开命运……”

    何建勉强睁了睁眼睛,想说什么,极度干渴的喉咙却拒绝发出任何声音。于是何建也用尽了全身力气,翻过身来,同韩竹一样,仰面朝天的躺下来。何建感觉到自己的四肢,自己的躯体,好象慢慢的融化在了身下松软的沙土中,渐渐的,除了自己的思维,似乎身体的全部都已经弥散在了空气当中。

    韩竹抬手腕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2点。正是黑夜最黑暗的时候,外面起伏的山坳就像弓起来的硕大无朋的野兽脊梁骨一样阴险的潜伏在房子的周围。看来只有等到天亮两个人才能回去。韩竹轻轻叹息一声,问何建:“何老师,这里是什么地方?谁把你弄到这里来的?”

    没有回答。

    于是韩竹扭过头去,看了看何建。只是这一眼,韩竹立刻震惊的窜起来!何建脸上的皮肤,就像被水浸泡了好长时间,又拿出来暴晒的纸张一样,可笑的皲裂扭曲着,层出不穷的褶皱慢慢的卷曲着,甚至还能听见里面不知道什么物质组成的纤维在寂静的空气中发出轻微的爆裂声!

    韩竹惊恐的远远退到一个角落里,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个一动不动的怪物!那怪物的脸一点一点的扭曲脱落,有鲜红的血液一丝一丝从那皲裂的皮肤中四散出来,好象蛛网一样,纵横的经络经纬交错着缠绕着。最终伴随着一声较大的爆裂声,整张脸皮都突然脱落下来,掉在了沙土上!

    怎么会这样?韩竹惊讶的盯着这个奇异的过程,直到那张可怕的脸皮掉落了下来,韩竹才试探着走上前去,试图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韩竹蹑手蹑脚的踩着沙土朝前走着,生怕一旦发出什么动静,就会惊动这个似乎沉睡中的怪物!当韩竹凑上去,蹲下身子小心的扒拉了一下那颗一动不动的头颅时,那张本来垂着的脸一下子整个呈现在韩竹的面前!那张血肉模糊的东西,真的曾经是人的脸吗?那张被完全剥去了皮肤的脸上,眼轮匝肌被整齐的割除了!于是眼眶中的两只眼球几乎完全暴露出来,灰色的蒙上了一层白翳的眼珠就那么圆瞪着韩竹!

    真像一场突如起来的噩梦!韩竹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却久久没能从那可怕的脸上移开!他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他是谁?他是何建吗?如果不是,何建又在哪?……

    韩竹滚爬着逃到了门外!门外漆黑的夜空中,无数的星星嘲笑一般冲韩竹眨着眼睛。韩竹惊惶的四顾,到处都是荒凉的山邱,根本不知道哪里有路可走!怎么办?还要退回去吗?退回到那个可怕的怪物身边熬过这该死的黑夜?

    真是难熬的漫漫长夜啊!在每一个夜晚,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不知道有多少彻夜不眠的人,在思考着或者等待着甚至煎熬着,就像韩竹,就像焦灼的等待韩竹归来的那一帮同病相怜的人们!

    是的,等待真是倍受煎熬的事情!整个夜晚,石秀和雷聪苗灿谭馨,同大龙他们一起挤在他们寝室里,惶惶然坐立不安。早已经过了熄灯的时候,当大家把老夫子安排好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好象心照不宣的选择避开了韩竹同那个神秘人约定的时刻。在这期间,石秀还在不甘心的一直拨打董胜的手机,却根本联系不上。大龙和严焰曾想过跟踪,但是即使跟踪到底又有什么用呢?那个连白天都胆敢在大庭广众之下下手杀人的人,是他们几个学生就能对付的了的吗?更何况那穷凶极恶的凶手在暗处,他们在明处。当那凶手做出这么胆大妄为的事情,那一定是一个亡命徒。他大概不会在乎手上是多一条人命还是少一条人命!他早已经做好了一切陷阱等着这些弱小的猎物自投罗网,或许多几个人去了,也只不过是多几个人给韩竹做陪葬……

    每个人心中都在不停的这样想着,用这些苍白的理由,不,借口!来掩盖自己无尽的内疚!这内疚就像是千万只蚂蚁不停的咬啮着大家的心脏,奇痒而又奇痛!整个晚上,几乎都没有人开口说话,所有人只是低着头,黑暗的斗室中只能听见大家不太均匀的呼吸。大家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似乎害怕一旦出声,就会震断大家紧绷的神经!大家都默默的在心中祈祷着,祈祷韩竹能够平安归来!

    时钟依旧不紧不慢的滴答着。时间太冷静,冷静的有些残酷。它不管在它永恒的流逝中,有多少悲欢离合在人世间上演着。它只知道尽职尽责的滴答着,带来新生,也带来死亡!

    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石秀又一次默默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上面显示的时间。韩竹到底怎么样了?已经见过那个神秘人了吗?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吗?还是已经……

    不敢再想,却又抑制不住要想!如果韩竹真的死了,那么下一个,又会轮到谁?……

    一阵尖利的手机铃声骤然响彻了这个死寂的小屋,所有人都禁不住一激灵!石秀吓猛然站起来,手一抖,差一点把手机扔出去。她按着剧烈跳动的心脏,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董胜!石秀慌忙接起来,董胜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回事?我手机没钱了,刚回刑警队找到我的手机充值卡充上钱,就看见办公室电话上显示有你们好几个来电!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董胜的声音就像茫茫大海中一个救命的稻草一样,石秀一听见这个熟悉的带着浓重四川口音的声音,绷紧的神经马上松弛下来,几近崩溃了,一下子哭出声来:“董哥……”

    “别哭!发生什么事了?哭能解决什么问题?你不是一向很坚强的吗?冷静一下,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一说。是不是又发现什么蹊跷的事情了?你们没出什么危险吧?”

    大家都在注视着石秀,石秀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拼命咽下几乎汹涌而出的泪水:“董哥,真的出大事了!昨天晚上,韩竹他们接到了一个神秘的电话……”

    “你说什么?”还没等石秀说完,电话的那头就传来董胜怒不可扼的吼叫,“你们怎么这么糊涂!怎么就让韩竹一个人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要真发生生命危险,我看你们怎么办!”

    “我们有什么办法!”石秀又愧又悔又气,“一直联系不上你,老夫子出了事,我们又不敢报警,如果不让韩竹去,还不知道那凶手又会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来……”

    “你们……算了!”董胜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什么都别说了!你们知道韩竹大概去了什么方位吗?”

    “不知道。韩竹没有带手机,就算是带了也会被搜走的……”石秀小声的说道,有些分辨的意味。

    “你们……”董胜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都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了,韩竹还是音信全无吗?你们真是……我真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你们几个千万别再乱跑了知道吗?我马上就过去!”还没等石秀说话,董胜就挂断了电话。石秀默默的放下手机,重新坐下来,同大家面面相觑。董胜的吼声那么大,所有人都听见了他说的内容,所有的人心中的愧疚都像发酵的面团一样急剧的膨胀着,好象全都看见韩竹已经遭受了不幸,鲜血淋漓的正躺在某一个角落里慢慢的腐烂……

    大龙他们寝室的电话很快响了起来。石秀心里瞬间闪过一丝疑惑:怎么会这么快呢?就算是打出租过来,从刑警队到这里也大概需要十五分钟,现在只不过才过了五分钟而已。再说董胜干嘛要打他们寝室的电话呢?好象当初大龙他们并没有给他留下他们寝室的电话号码吧?

    在石秀闪念之间,大龙已经走过去接起了电话。大龙把话筒摘下来,凑到耳朵边上,只喂”了一声,就愣在那里半天没有说话。严焰奇怪的走过去,拍了拍大龙的肩膀,没想到大龙像见鬼了一样,被惊吓的一下子跳开,话筒从他的手中滑落,抻着长长的电话线,直直的坠落下去,一下一下的碰撞着地面,发出空空的磕碰声。

    “怎么了?董哥说什么了?”严焰拣起话筒,顺便凑到耳边听了听,里面传来一片嘟嘟的忙音。严焰把电话重新放好,大龙还没缓过神来,只是直着眼睛像不认识了一样瞪着严焰。

    “怎么了?”严焰莫名其妙的看看大龙,“是不是董哥的电话?”

    “他!又是他!”大龙喃喃的说,“那个不男不女的怪物!他说,让我们去学校的后山上收尸吧!”

    一阵阴惨惨的风倏忽吹起飘飘悠悠的窗帘,钻进了每个人的脖颈,好象有无数虚无飘渺的鬼魂在朝着每个人的脖子后面吹气!

    首先是苗灿惊惧的捂着嘴压抑的哭出声来,谭馨本就已经倍受折磨的神经,感觉到苗灿的哭声就像一把迟钝的电锯来回割锯着她最后的忍耐!她终于尖声喊叫出来:“啊-我真的受不了了!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们!我们做错了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我受不了了……”

    “谭馨你冷静一点!”雷聪急忙上前试图捂住谭馨那张发出震耳欲聋尖叫声的嘴巴,“你冷静一点啊!不要这样!”

    谭馨根本听不见雷聪的话,一直在雷聪瘦弱的胳膊里挣扎着,喊叫着。严焰很怕整个楼里的人都被惊动了,也上前帮忙想按住谭馨。没有想到,濒临疯狂边缘的人,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力气,何况谭馨本来就身材高挑。雷聪和严焰都折腾的一身臭汗,都没能制止住谭馨!楼道中已经有寝室相继开门的声音了,有的人干脆站在楼道中大喊:“三刚半夜的他妈嚎什么嚎,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严焰看看局势实在难以掌控,只好攒足了力气,照着谭馨的脸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尖叫声戛然而止!严焰这一巴掌力道不小,谭馨一下子跌坐在了床上,半边脸火辣辣的疼上来了。

    “对不起。”严焰无奈的说,“我没有办法……再这样下去,整个楼都会被吵醒了……”

    整个寝室重新陷入了沉寂,只有粗重的极不均匀的呼吸声和拼命压抑着的哽咽声鼓荡着这沉闷的夜。

    尖利的手机铃声重新响了起来,石秀有些气急败坏的接起电话,焦躁的“喂”了一声,那头传来了董胜果断的声音:“我已经到你们学校门口了!你们几个是不是在一起?要在一起就赶紧下来,我已经跟你们学校门卫和看守中医楼的老胡打过招呼了!”

    石秀忙答应着,招呼起他们几个人,失魂落魄的一个接一个朝楼下走去。当他们在老胡惊异而迷惑的目光中走出楼门,看见站在昏黄路灯下的董胜时,一种梦一样不真实的感觉顿时笼罩了每个人,所有人眼中都有那么一瞬间,出现一片迷茫和空白:最近发生的一起,就像这迷梦的夜一样,究竟是做梦还是醒着?

    而明天,整个学校,一定都会知道这件可怕的事!到那时候,谁知道又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