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狼烟四起

章节字数:4464  更新时间:14-07-31 10: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半的叫门声,不但惊醒了门卫,也同时惊醒了整个学校。天快亮的时候,经由门卫的报告,学校领导已经知道了出了严重的事情,要不然不会有警察深更半夜找上门来。作为校方,当然希望能够极力压下此事,以免早成严重的影响。但是校方忽略了一件事,当他们想办法跟董胜通上话,了解了事情大概经过,谨慎的研究再研究,试图找出一个紧急可行的方案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而人,是最会以最快的速度传播消息的媒介。

    没有人去上课。最先传出消息的,是半夜里听见动静的在中医楼里住的学生。他们听见了大龙寝室中谭馨那失控的叫声,当石秀接到董胜的电话,带大家一起走下楼的时候,就有好奇的人跟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跟董胜会合,听见董胜他们简短的对话,知道了何建失踪,韩竹被一个神秘人杀死……就像大海中的滚滚波浪一样,到天亮时候,黑色的浪花已经席卷了整个学校。

    真是多事之秋,从今年开学以来,陆续出了这么多事情。以前的两次,当梅雨失踪,后山上发现尸体的时候,勉强还可以把风波很快平息下去,但是当这种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在身边发生,学生们意识到也许有一天,自己的生命也会岌岌可危时,顿时坐立不安起来,哪里还有心思上课。很快的,到了中午十分,各个班级已经不约而同的选出了几个代表,要去跟校方谈判,要求知道事情的真相,并希望校方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究竟校方能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他们花钱是来学习的,不是来整天提心吊胆担心什么时候会出生命危险的!

    一帮学生代表一拨一拨的朝着院长办公室走去,没一会的工夫,院长办公室的门口已经人头攒动,办公室的里面,也已经拥挤不堪。外面的人静静的听着里面学生和院长的对话,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移动。

    身处无数学生的包围圈中,院长宽阔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但是院长毕竟是院长,尽管如此,他还是沉稳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不动声色仔细听着学生们的话,一言不发。直到学生们说完了,肃静的站在那里,院长才站起身来,威严的扫过人群,刚要说话,就听见办公室门外一阵嘈杂声。学生们纷纷转过头去,原来是各系的辅导员闻讯慌忙赶了过来,各自拉起自己的学生,疾言厉色的训斥着,让他们赶紧回去。学生们非常不情愿,有几个胆子大的就对着院长喊:“院长,我们是来要求解决问题的,这件事跟我们关系很大,我们有知情权!如果今天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我们不甘心!我们的要求并不过分吧?我们只是希望有一个安全的学习环境而已!”

    “赶紧回去!”几个辅导员急的满头大汗,“你们这是做什么?有事先跟我们说,都跑来这里瞎胡闹,像什么样子?你们怎么就不知道顾全大局?院长比你们还着急呢!赶紧回去……”

    “找你们能解决的了问题吗?”更有学生直接冷笑着同辅导员针锋相对,“你们还不是要层层上报研究!等你们研究好了,我们中间不知道又有谁遭殃了!”

    “你们……”辅导员气的脸都绿了,刚要发作,院长沉静的声音传了出来:“都不要吵了,静一静!”

    人们立刻停止了争吵,几个辅导员挤到了办公室,站在院长身边。院长缓缓的看了看所有人,略微提高了一点声音:“同学们!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意外!自从我做院长以来,咱们学校,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不得不承认,这里面我的责任是最大的,毕竟这是在我管辖的范围内出的事。我也是今天早晨刚刚知道的消息,我的心情跟你们一样不安,一样担心,甚至我敢说比你们更沉重!你们的父母把你们交到这个学校,就是交给了我,我就有责任有义务保证你们在安全的环境下安心的学习和生活!现在出了这种事情,不但跟学生家长无法交代,跟国家跟社会更无法交代!同学们,你们刚才所提出的所有问题,都是很合理的,很公平的。但是大家如果就挤在这里,不但浪费时间,而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这样,你们先回去,回去以后各自通知班里的同学,今天下午就不上课了,两点半在礼堂开会!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好不好?”

    没有人出声。大家有些不信任的看看院长,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着。

    “回去吧!”各个辅导员催促着,“院长说的话你们没听见吗?回去吧,准备下午开会。回去吧回去吧!”在辅导员们极力的劝说下,学生们才犹犹豫豫的陆续离开了。

    辅导员们好不容易送走学生,暂时松了一口,回到院长办公室,看见院长紧皱着双眉,不禁一个个低下头,不敢吭气了。

    院长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摸索出一支烟点上,接着果断的说了一句:“召集学校所有领导,开会!”

    这个临时的会议就在院长的办公室里举行。当所有人听完院长的话以后,气氛立刻沉闷的有些尴尬。对于近日发生的这些事,人人早有耳闻,只是谁也没有在意,以为一切只不过是偶然。哪一年哪一个高校不发生几起学生意外失踪或者死亡事件呢?自杀的被杀的打架的受伤的,没有人想到,这些才只是一系列死亡事件的开始,只是一曲黑色死亡乐章的小小序曲!

    高院长瞟了一眼鸦雀无声的下属:“说说吧,你们都有什么好的意见?”

    人们偷偷的抬头看看院长,一旦跟院长犀利的目光接触,马上又触电一般缩回去。过了好久,学校党委书记,一个以谨小慎微著称的人,才小声说道:“我看咱们现在应该先想办法安抚学生们的情绪。查案子的事,是警察的事,咱们也管不了啊。”

    有些人暗中不屑的撇撇嘴,心说这谁都知道,还用你说啊!

    “那么怎么安抚学生们呢?”高院长点点头问。

    “这个……”党委书记摸摸头,没话说了。

    “金庆,”高院长点点中医系年轻的辅导员金老师,“这些事,跟你们系几个新生都有关联,你说说吧。”

    所有人的眼光刷刷的全望向了年轻的金辅导员,金庆在这些神情各异的人群中,感到非常的不自在。事情为什么偏偏发生在自己的系里呢?自己刚接手中医系一年就出了这样的事情,早成这么恶劣的影响,除了自己面子无光,是不是会影响自己的政治前途……

    “说说吧小金,没关系,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你们系的那几个学生,都是什么样的学生?怎么跟这些事扯上关系的?”高院长的声音很平静,但是金庆却从里面听出来一些不详的意味:既然是你们系的学生,你就应该比别人了解的更多,否则你就是失职!你就跟这些事也脱离不了干系……

    “他们几个,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都是很普通的学生。”金庆很小心的斟字琢句的说道,“上次梅雨失踪的时候,咱们内部已经开过会了,警察也找过他们,大家都知道,他们几个那天是碰巧在山庄遇上梅雨失足落水的。何建的失踪,我也看不出来跟他们几个有什么关系,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神秘人只要求韩竹单独去见他。文亚华被刺的事,咱们也已经找那几个学生谈过了,什么都没问出来,”金庆停顿了一下又补充说,“我能知道的也只有这些,并不比你们知道更多。这件事我的确有责任,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太疏忽了,没有及时的找他们几个沟通,不了解内情,可是我真的没有想到会接二连三的出现这样的事……”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院长挥挥手制止金庆,“谁也没有预料到会出这样的事。关键是现在,以及以后,我们能做些什么!”院长抬头看看墙壁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了1点,离开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只剩下一个半小时。

    “怎么,你们都没有话说吗?”院长面对这无边的沉默,终于有显得些愠怒了,“是不是你们都觉得即使担责任也是我一个人的责任,跟你们没有关系呀!”

    “院长,我看我们还是找那几个新生,把详细情况了解清楚了再做决定吧!”有个人提议说。

    “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院长显然很焦躁,掩饰一样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他们几个已经跟董胜去现场了!等他们回来,学校里的学生早就闹翻天了!”

    “我个人有个意见,”金庆思考着说,“不知道能不能行。”

    “说说吧。”院长有些疲倦的摸摸额头。

    “您看我们是不是这样,我们一会开会先尽全力让学生们安静的度过今天,等明天董胜和我们系那几个学生回来了,再开个会,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彻底的跟大家讲清楚,省得他们做些无妄的猜测,反而使人们更加慌乱。而且我觉得那几个学生说的也对,他们对这事有知情权。当然,在这之前,咱们可以先找董胜和那几个学生谈一谈,研究一下究竟该怎么跟学生们说最合适。”

    院长面无表情的抽着烟,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好半天,院长才站起身来:“那就这样吧!你们先回去,准备2点在礼堂开会。”

    人们站起来一个接一个出了门,走在最后的人,悄悄的为高院长把办公室的门无声的掩上,这才蹑手蹑脚的离去了。直到出了楼门,他们才窃窃私语了一阵,摇头叹息着各自散开。

    开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礼堂中从来就没有这么拥挤过。礼堂太小,根本盛不下所有人,很大一部分人都站在外面,但是与往常不同的是,人们很肃静,肃静的就像开追悼会一样,人人脸上都呈现出不同程度的凝重神色。当院长一行人出现在通往礼堂的道路上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院长来了,顿时无数的目光齐刷刷的看了过去,一直默默的目送着院长走进了通向主席台的旁门中,看着院长一行鱼贯走上主席台,挨个坐下。

    传来几声试话筒的喂喂声以后,第一次,一场直截了当没有任何繁杂程序做铺垫的会议,一场在医学院的历史上,没有经过任何筹备的临时会议,在这肃穆的几近沉重的氛围中开始了。

    “同学们!”高院长竭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威严而又沉稳,“同学们!我们临时召开了这个会议,原因相信大家也都很清楚了,就是因为最近,我们学校出了一点事。我知道,大家对这些事情都已经有所耳闻,啊,上午已经有各个系的学生代表,把你们的意思向我转达了。我现在要说的是,你们的要求是完全合理的,你们的确有知情权!但是,我们不要相信那些流言,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我们一定要保持冷静……”

    高院长望着台下黑鸦鸦的人群,望着一双双年轻的怀疑的信任的胆怯的眼神,尽力安抚着大家的情绪。

    当院长讲到一半的时候,寂静无声的人群忽然产生一阵骚动。骚动从外面向里面如同波浪一样很快的推进来,里面的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纷纷疑惑的回头朝门口看,小声的互相询问着:“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

    “外面怎么了这是?”

    “听说好象谁来了……”

    “谁呀?”

    “好象是那个失踪的人……”

    “是韩竹!韩竹回来了!”

    “他不是已经被杀了吗?”

    ……

    骚动越来越严重,院长示意金庆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金庆出了旁门,好不容易从密密麻麻的学生群中挤出来,顺着大家的目光看过去,一眼就看见,在不远处的阳光下,一个瘦小的人有些佝偻的站着。

    这个人,正是传说被那个神秘人杀害的韩竹!

    韩竹瘦小的身子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下一样,本就苍白的脸,已经变的惨白!他那好象梦游一样眼神极度迷茫的望着眼前的情景,呆滞而面无表情。

    金庆走上前去,试探着拍了拍韩竹的肩膀:“怎么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韩竹机械的转转头,好象根本没听懂金庆的话。他仿佛不认识金庆一样,就那么歪着头看了看金庆,没有说话。金庆看出韩竹有点异样,小心的伸出手,摸摸韩竹的额头,立刻受惊了似的缩回来:韩竹的额头怎么那么冰凉?冰凉的没有一点温度!就像死人一样!

    “你怎么了?没事吧?”金庆试图拉着韩竹向礼堂中走,没想到就那么轻轻一拽,韩竹就向风中一片弱不禁风的叶子一样,一翻眼睛,软软的就倒了下去,倒在金庆的身上,任凭全世界都惊慌失措的嘈杂着,任凭金庆焦急的拍打着他那惨白的脸庞,再也不动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