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太平间里的鲜红女人

章节字数:4880  更新时间:14-08-02 22: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韩竹回来了!韩竹没有死!

    韩竹的突然出现,使韩竹被一个神秘人杀害的流言不攻自破。在一定程度上,暂时减少了学生们心中对于死亡的恐惧。

    但是因为韩竹以这种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使得校方试图安抚人心的临时会议宣告失败!不仅如此,学校里的学生们,情绪更加浮躁的难以控制!学生们不再听院长的任何讲话,而是乱烘烘的拥挤在韩竹和金庆跟前,想在第一时间从当事人的口中知道关于事情的最真实的描述,后面更多看不见韩竹的人都使劲的朝前面挤,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金庆急的满头大喊,拼命用胳膊把周围情绪激动的学生们拨拉开,回避着学生们七嘴八舌的问题:“同学们!韩竹现在昏迷不醒,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现在最要紧的是要把他送到医院,如果耽误了,出了生命危险,咱们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大家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骚乱稍微平静了一点,前面有几个学生开始替金庆维持秩序,让学生们让出一点空间。金庆这才腾出手,掏出手机拨了120。在等待救护车到来的时候,院长和几位领导已经顺着学生们让出的一条小路,来到了包围圈中。

    院长默默的顿下身子,伸手摸摸韩竹冰凉的额头,翻开韩竹的眼睛看了看,又探了探韩竹的脉搏,低声问金庆:“这就是韩竹?”金庆点点头。

    “其他的人都没有回来?”金庆又点点头,“要不然我现在就去办公室找找其他几个学生的手机号码,打个电话问问?”

    院长想了想,摇摇头:“算了,董胜带着他们去办案子,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们现在马上送韩竹去医院,其他的事等他们回来以后再说吧。”

    金庆应声说:“我已经叫了救护车。院长,现在咱们怎么跟学生们交代,他们……”

    院长站起身来,看着学生们,跟最前面几个学生说:“你们都看见了,韩竹现在已经回来了。我刚才看了看,他应该没什么生命危险。大家都围在这,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有等韩竹醒了,一切才能水落石出。这样,请大家相互转告一下,先各自回去吧,啊。等韩竹醒了,我自然会给大家一个交代。还有,请大家这段时间,尽量不要离学校太远,不要跟校外的社会人员做过多的接触,以最大限度保证自身的安全,好不好?好了!大家先回去吧……”

    其他,领导也跟院长一起,极力劝服学生们散开。一直到救护车终于呼啸着开上来了,几个学生帮忙七手八脚的把韩竹送上救护车,金庆招呼韩竹班里的几个学生也跟上车以后,学生们才陆续一点一点散去了,最后只剩下那些领导,陪伴着一动不动站立在礼堂门口,目送着救护车远去的院长,站了好久好久。

    当韩竹被送到抢救室,躺在老夫子旁边的病床上时,老夫子才刚刚醒过来。刚刚醒过来的老夫子,诧异的看着金庆和几个同班同学乱哄哄的把昏迷不醒的韩竹推进来安排好,一群穿着白大衣面无表情的医生,仔细的在韩竹身上扣扣听听,量血压测体温,不停的忙活着。

    “怎么了这是?”老夫子坐起身来,问跟金庆一起来的同学:“竹子这是怎么了?”

    “你不知道韩竹出事了?”几个学生坐在老夫子的病床上,小声的说,“昨天晚上出的事……”

    老夫子脸色煞白的听完了大概的经过,臀部的伤口条件反射一样一阵阵痉挛起来,疼的他直抽凉气,“怎么会这样啊!太可怕了……”

    金庆听见老夫子的话,转头看了他一眼。医生检查完韩竹的身体,问金庆:“你是他什么人?”

    “我是他老师。”金庆忙回答,“大夫,他怎么样?有没有生命危险?”

    “目前看他一切指标都挺正常,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的脑部虽然看不出有什么外伤,但是他现在昏迷不醒,我们考虑是不是给他做一个颅脑CT查一查。”医生摘下听诊器说道,“这样保险一点。”

    “行!”金庆忙点点头,“一切听您的!”

    “那你跟我过来吧,我给你开个单子,一会你就推他去CT室。”医生边说边匆匆往外走,“检查结果出来以后赶紧拿给我看看……”

    “好的好的!”金庆跟在医生后面一边答应着一边出去了。抢救室中重新恢复了寂静,老夫子龇牙咧嘴的忍受着臀部刀割一样的痉挛,不断的出冷汗。身边坐着的几个同学终于忍不住问老夫子:“文亚华,这些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好象你们寝室的几个人,还有石秀她们寝室的几个女生,都卷进了这些事情里。是什么人刺伤你的?那个杀人凶手是不是瞄准咱们学校的学生了?真可怕……”

    “哎呀,我哪知道怎么回事啊!”老夫子有些烦躁,“我要是知道,现在就不会躺在医院里了!”

    是啊,要是知道究竟怎么回事,现在就不会任人宰割了!老夫子用发抖的冰凉的手指胡乱推推滑到鼻梁上的眼镜,心中一阵阵虚软:既然韩竹品感回来了,那么那个神秘人所说的后山的尸体就不是韩竹。不是韩竹那又会是谁呢?会是何建吗?那个凶手大白天的都敢行凶,那么下一个又会轮到谁?会不会轮到自己……

    金庆拿着一张单子回来了,招呼那几个学生帮忙从楼道中推来推车,小心的把韩竹抱到车上,推出去做颅脑CT了。

    老夫子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怎么这种百年不遇的事情,偏偏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老夫子唉声叹气,无奈的翻翻眼睛,慨叹命运的不公。当他叹息完刚想翻身睡去,无意中一转头,瞥见病房门口一个红色的身影如同幽灵一样望着他,接着诡异的朝他一笑,笑的妖异而妩媚,然后飘然而去!

    老夫子觉得头嗡的一声大了:那张熟悉的面孔,那眉间作为标志物的鲜红的朱砂痔,再也不会是别人,正是失踪了的梅雨!

    向来胆小怕事的老夫子,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勇气,呆怔了一会,毅然站起来,忍受着臀部传来的疼痛,一拐一拐的出了门,朝那影子消失的方向望过去。

    不错!就是梅雨!她穿了一身鲜红的衣服,就在楼梯处那么袅娜的侧身站着,回过头来,依旧那么微笑着,好象专门在等待老夫子的到来!一看见老夫子出来了,她笑的更加开心。她用那勾人的妩媚笑容嫣然望了老夫子一眼,就慢慢的开始下楼梯,一边走一边不住的回头看看老夫子,眼神中仿佛透露出一种信息:来,跟我来!

    老夫子好象被催眠了一样,不由自主的迈开了脚步,一步一步机械的朝那个鲜红的女人走过去!

    那女人飘飘幽幽的走在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不时回头看看老夫子,好似闲庭信步。老夫子跟在她的后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充满了蛊惑力的身影。她走的好象很慢,但是无论老夫子怎么加快脚步,都赶不上她,永远跟她差着那么一段永恒的距离!

    眼看着就到了一楼,真是奇怪,今天医院的人怎么这么少呢?走廊里怎么这么空?以前从老没有发现,这个狭长的走廊怎么这么长这么阴冷呢?参差的脚步声在这狭长的空间里回荡着,那个女人就那么走着,走着,走在似乎永远走不到尽头的道路上,老夫子也就那么不由自主的跟着,不远不近的跟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偶尔闪过一个念头:她这是要带着我到哪里去?但是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失在空旷的脚步声中,好象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正当老夫子以为,他也许一辈子走会这么一直走下去,直到走到死亡的那一刻时,斜刺里忽然有一个黑影急速的窜出来,窜到老夫子的面前:“喂!你干什么的!”

    老夫子一个激灵停下了脚步,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心脏剧烈的蓬蓬直跳:“天!吓死我了!”

    老夫子拍拍胸脯,才缓过神来看见了眼前这个不速之客。乍一看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也就60多岁的样子。只是当老夫子接触到他的眼神,忽然打了一个冷战:那眼神为什么这么漠然这么阴冷呢?漠然的好象这世界上的一切生生死死都与他无关,阴冷的好象那双眼睛从来就没有见过阳光!

    “我,我是……”老夫子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短路,“我……”

    “没看见外面的牌子吗?”那老人冷漠的说,阴冷的眼睛斜斜的看着老夫子,“闲人免进!”

    “我是跟别人进来的。”老夫子忽然想起来,忙向前一指,但是当他顺着自己的手指向前面看去的时候,发现前面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扇紧紧关闭的门,门上面写着三个红色的大字:太平间!

    那老人也顺着老夫子的目光看过去,然后收回目光,冷冷的笑了一声:“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吗?这里没有人,只有鬼!”

    “走吧走吧!”老人看见老夫子乜呆呆发愣,粗暴的用手推搡着老夫子走出门外,“赶紧走,神经病啊!”

    直到老夫子站在了门外,刺目的阳光一下子照射过来,身后的大门咣的一声被关上了,老夫子才觉得身上已经冷的骨节嘎嘎做响。怎么会来到太平间了?自己明明记得是下到了一楼,一直顺着一楼的走廊在走啊!怪不得走廊里根本就没有人,而且那么的阴森……

    “文亚华!文亚华!”有人在喊老夫子的名字,是金庆和他那几个同学。他们跑到老夫子跟前,“你怎么在这啊?韩竹已经检查完了,没发现什么问题,就是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们得回学校了,什么时候韩竹醒了,你记得通知我们一声,明天我们再来啊!你自己也注意身体,争取早点出院。”老夫子点点头,金庆他们跟他道声别,朝医院大门口走去。

    老夫子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站在了医院大门口旁边,太平间在住院部大楼侧楼的一楼。可能是那个女人不知不觉的通过主楼和侧楼的通道,把自己引导到了太平间里。那么她怎么不见了呢?是不是那里面还有别的门通往外面?那个有着阴冷目光的老人,怎么就没有发现她呢?难道她真的是-鬼!

    “这里没有人,只有鬼!”那老人阴沉的声音又在老夫子脑海中突然响了起来。老夫子急忙抱起胳膊,匆匆的朝住院部主楼跑去,逃也似的离开了这个阴气逼人的地方。

    直到躺在了病床上,盖上了厚厚的被子,身体恢复了一点温度,老夫子才慢慢开始思考。那个女人,是梅雨吗?当初只是知道梅雨失踪了,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她是死了还是活着。也许她真的还活着呢。如果她真的活着,那么刚才就应该是她本人。但是既然她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学校?她把自己引到太平间,是想告诉自己什么吗?那么她想告诉自己什么呢?

    “这里没有人,只有鬼!”老人的声音再次在老夫子耳边响起来。

    鬼!世界上,是不是真的有鬼?

    老夫子这个时候,还不知道韩竹昨天晚上那可怕的遭遇。他只是漫无边际的想着,想的头疼了,都理不出一点头绪来!

    只能等董胜他们回来了。老夫子看看昏迷不醒的韩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外面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董胜他们还是没有消息。在这一天里,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董胜他们有什么新的发现没有呢?

    这个时候,董胜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一整天都没有一点消息呢?原来当董胜听取了石秀他们几个的叙述,决定不从学校那条路上上后山,而是带着他们几个好不容易绕到学校的后面,寻找到一条上山的路,攀登上去并费力的搜寻到那个新建的房子中时,天已经过午了。董胜并没有急于查看倒在地上的蜷曲着的尸体,而是先在房子周围转了转,看了看地形。

    董胜是对的,从学校那条路上,根本上不到这里,因为房子的后面,有一面绵延很长的城墙,横在学校和这房子中间。

    “董哥你快来看啊!”那边石秀他们几个早已经惊叫起来,“你快看啊!这个,这个人……”

    “怎么了?”董胜边说边走过去,石秀在他们离那尸体几步远的地方,畏惧的簇拥着,紧张的不敢看又想看的样子,让董胜哑然失笑,“你们不是胆子挺大的吗?晚上连停尸房都去过,还怕这个啊!”

    “不是,你看啊!”雷聪指指那尸体,董胜凑过去,看见了那尸体的脸,也不禁惊了一惊。

    董胜从口袋中摸出一副塑胶手套戴上,小心的把掉落在地上的那张皱巴巴的-脸皮拣起来,看了看,王华忙递上一个塑料袋子,董胜把那东西放进去封好交给王华,又去翻那尸体。

    尸体的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人,但是尸体身上的衣服,董胜很熟悉,另外除了那张脸无法辨识,尸体的身材发型等,分明就是何建。

    石秀也已经看出来这一点,脸色慢慢的开始发青,手脚慢慢开始冰凉。她紧紧的咬着嘴唇,使劲抓着雷聪的手,雷聪不安的看着石秀,不知道该怎么办。

    石秀觉得眼前有一些眩晕。前两天还那么鲜活的生命,眨眼间怎么就冰冷冷的躺在这荒郊野外的了?他的脸呢?为什么他的脸不见了?他真的死了吗?他是在开玩笑吧?不,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石秀在心里喊着:你起来呀!你躺在地上做什么?你一定是在开玩笑!石秀试图顿下去摇醒何建,雷聪慌忙拉住她:“你要做什么!”

    “他躺在这里做什么?会着凉的。”石秀说着,一脸的关切,固执的要蹲下身子拉起何建。

    雷聪急了,在她耳边大喊一声:“石秀你醒一醒!他已经死了!死了!你明不明白!”

    石秀身子明显的一震,接着眼睛一翻,马上瘫软下去。

    “石秀你没事吧!”雷聪使劲拽着她,反而被她身体的重量坠地也坐在了地上。

    石秀无力的勉强摇摇头。

    死亡,是这么安静的一件事!生和死,原来只不过隔着一个日升日落的距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