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从来就没有救世主

章节字数:4592  更新时间:14-08-06 21:1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韩竹和石秀他们八个人,早已经无形中成为学校里的焦点人物。当他们从医院回到学校之后,时不时的有学生旁敲侧击地问他们关于案子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他们太疲惫了,是那种从心底发出来的疲惫,疲惫的根本就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尤其是韩竹和石秀。

    石秀回到寝室中以后,一言不发,爬上床蒙头就睡。明白个中原因的雷聪,悄悄的嘱咐谭馨和苗灿不要打扰她。她这一睡,竟然一直睡了一天一夜,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一看见她醒过来,雷聪她们三个人悬着心才终于放下了。

    “怎么了?都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醒过来的石秀好象心情很轻松,甚至脸上还带着微笑,她看看担心地注视着她的三个人说:“我脸上长东西了吗?”

    雷聪忙说:“没有没有。你饿不饿?要不要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石秀抬起手腕看看表:“呦,都两点了!我还真觉得饿了。雷聪,你陪我去买点吃的好不好。”

    “好啊!”雷聪点点头,雷聪知道,石秀一定是有什么打算想跟她说。

    果然,石秀并没有去食堂,而是拉着雷聪来到了山顶操场上。

    “雷聪,”石秀的笑容从脸上消失了,但是她那双不大的眼睛,重新恢复了以往精灵古怪的神采,藏在瓶底一样的镜片后面炯炯有神的望着雷聪,“我想过了,这世界上,真的没有救世主,一切还都得靠我们自己!在关键的时刻,就连董胜都是靠不住的!他只知道嘱咐我们,有什么事情不能轻举妄动,要及时通知他。但是当危险真的降临到咱们头上,咱们急需他的救助的时候,他在哪里呢!”

    “那么,你的意思是……”雷聪紧张的望着石秀坚毅的面孔。

    “我的意思很明白!”石秀抿抿干渴的嘴唇,“我还是决定要自己查这件案子!”

    “你可要想好了!”雷聪凝重的说,“这不是玩过家家,这是有生命危险的事情!你不要因为一时的意气……”

    “我像是一时的意气吗?”石秀笑了,“雷聪,我说这些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以为我在这一天一夜里,真的是在睡觉吗?我把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都一点一滴的回忆了一遍,包括每一个细节,每一个人,最终我还是以为,要解决问题,只能靠我们自己。另外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们说,因为当时我觉得没有必要,说出来凭空又给本来就疑团重重的事情增添很多的不解之迷。但是现在,我想我还是需要跟你说一说,有可能看似风马牛不想及的两件事,却在暗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需要你帮我分析一下。”

    “好。”雷聪点点头。

    “这件事情,是关于韩竹的。”石秀在操场的一角坐下来,雷聪见状也坐在她的身边。

    “你还记不记得,刚刚跟韩竹他们寝室做联谊寝室的时候,我曾经跟你们说过,韩竹是个不祥的人?”

    “恩!”雷聪回忆着说,“对。那时候我们还觉得你神经兮兮的呢。”

    “我说这话,并不是毫无根据的。”石秀慢慢陷入了沉思,“刚开始见到韩竹的时候,我就觉得他很面熟,好象在哪里见过,但是我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那天晚上,你们几个聊天时,我就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直到咱们从他们寝室出来,走在路上,你们议论到韩竹的那一刻,一个鲜明的场景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终于想起来了,我的确是见过韩竹!我不仅见过韩竹,我还知道,他是一个不祥的人!是一个会为他身边的人带来灾难的人!只不过当时,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竟然会这么严重,严重到接二连三的有人死亡……”

    “那个时候我还小,大概只有六七岁的样子。那一年的暑假,我爸爸妈妈带我到乡下一个奶奶家度假,我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韩竹,那个奶奶家跟韩竹家只有一墙之隔。”

    “我刚到乡下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大人都先嘱咐我,千万不要跟隔壁那家的小孩玩,那小孩是个不祥的人!那时候我太小,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做不祥,但是看到大人们挤眉弄眼神秘兮兮的表情,我从心里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很听话很自觉的远着韩竹,只跟别的小朋友一起玩。那个时候,我经常会看见一个瘦小苍白的小男孩,整天孤孤单单的站在离我们挺远的地方,咬着手指,一动不动的看着我们玩耍。”

    “那个时候他们乡下还没有电灯,用的还是蜡烛,一到了晚上,太阳落下山后,整个村子的窗户里都透出昏黄的烛光,大概到了九点来钟,整个村子基本上就都沉睡过去了。”

    “小孩子睡眠时间很长,我也不例外。我总是天黑以后,吃完饭玩一下就睡了。但是几乎每天半夜,我都会被一种奇怪的声音吵醒!那种声音,怎么形容呢?好象是一个女人在极力压低了声音哭泣,那声音被禁锢在喉咙当中,痛苦的吞之不下咽之不出。又好象是有什么动物在低低的吼叫,是那种受伤了的动物痛苦的吼叫声。我曾经问过跟我一起睡的那个奶奶,那究竟是什么声音。每次那个奶奶都高深莫测的摇摇头,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哄着我睡觉。现在想起来,那或许就是韩竹的母亲在哭泣。”

    “我有起夜的习惯,每个晚上,都会去一趟厕所。你知道的,在农村里,厕所跟城市是不同的,它是建在院子里的,而且一般都是在住房对面墙角中,要上厕所的话,要先穿过院子才能到达。每天晚上,都是那个奶奶带上她那把破旧的手电,陪着我一起去厕所。有一天晚上,我又跟往常一样,在奶奶的陪同下,朝厕所走去。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邻居家里一声尖利的哭叫声瞬间划破了沉睡的村子,紧接着又突然戛然而止了!我清楚的觉得整个黑夜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奶奶赶紧上前拉住我,催促着我赶紧朝厕所走。我们还没有走出两步,就听见隔壁邻居的院门哐啷一声开了。那个奶奶家,没有院门,那天晚上,月光很好,水银一样的月光悠悠荡荡的平铺在地上,把整个世界照耀的特别清晰。我下意识的朝院门望过去,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影子从门前一闪而过!虽然只有那么一刹那,但是那时候那个影子,从此以后深深的铭刻在了我的脑海里:那是一个女人的影子,穿一身红衣服,身材很好,曲线分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那一头及腰的乌黑长发。她满头浓密的长发,随着她飞奔的身影在水银一样的月光下飞扬着,好象荡起了一世界的星光!”

    “那个奶奶赶紧把我抱起来,一直抱到厕所中,完事后又把我抱回屋子里。过了没多久,我就跟爸爸妈妈回家了。这些事情也就慢慢的在我记忆中淡化了,连同当时的场景我都已经慢慢忘记了,只有那个月光下红色的身影,偶尔从我的脑海中蹦出来。那天我一看见韩竹,这个月光下飞扬着黑发的女人,突然又那么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但是我已经记不起来究竟在哪里见过她,她跟韩竹又有什么联系,一直到回寝室的路上,那个身影当时所有处的背景猛然间迅速扩展开来,我才一下子记起了所有的一切……”

    “那个身影,我以为应该是韩竹的母亲。”石秀说,“我从没见过韩竹的母亲,只是有时候看见他那个只有一只眼睛的姐姐在他家匆匆忙忙的出出进进。雷聪,这些事情,你以为会跟现在的一切有什么联系吗?”

    雷聪显的非常的困惑:”这个能有什么关系呢?不过就是普通的家庭暴力吧?也许那天晚上,就是韩竹的父母吵架,然后韩竹的母亲就跑出了家门,恰巧被你看见了……”

    ”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石秀点点头,“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忽略了一点:韩竹的父亲,那个时候早已经瘫痪在床上了。一个瘫痪在床生活都不能自理的男人,能对韩竹的母亲购成这么大的威胁吗?”

    雷聪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石秀又说:“我是不相信什么鬼神的,一切的事情,还不都是人做出来的!韩竹从小到大所有的遭遇,我以为并不是什么鬼神在作怪,也并不是偶然,最后所有的一切,一定都能找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不管怎么样,反正我是决定要自己查清楚所有事情。”石秀严肃的扳过雷聪的肩膀,“现在,我跟你说了所有的事情以及我所做的决定。我不要求你在行动上支持我,我不想把你也带进危险中。但是,我现在,需要你精神上的支持!”

    ”石秀,”雷聪冷静的抓住石秀放在她肩头的双手,“我很明白你现在的心情,我也觉得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但是你要明白,这不是寻常的行动,弄不好真的会出生命危险的!”

    石秀只简单的说了三个字:“我知道!”但是从她那无比坚定的语气中,雷聪已经听出了势在必行的决心。

    “既然这样,”雷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跟你一起!两个人的力量总大过一个人的力量。”

    “你想好了吗?”石秀又问了一句。

    “恩!”雷聪坚定的点点头,“我想好了。你我本是一样的人,都不喜欢逃避。”

    石秀欣慰的笑了:“好!我想过了,事情的起源就在梅雨身上,所有我决定从梅雨开始查起!并且从今天开始,咱们的一切行动,我都不准备让董胜知道!”

    “那么其他人呢?”雷聪问。

    “哼,”石秀撇撇嘴角,“你没有看出来吗?苗灿就是个娇娇女,帮不上什么忙,谭馨也受了不小的刺激,估计不会再参与,韩竹的底细我们都没弄清楚,更不能找他,至于那个老夫子,自私而胆小,绝对靠不住。我们只能找大龙和严焰帮忙了。不过这就足够了,我们有四个人呢!”

    “不错!”雷聪很同意石秀的说法,“既然这样,我们就尽快找大龙和严焰商量一下吧!越快越好!”

    两个人商量妥当,一点都没有耽搁,立刻打电话找来了大龙和严焰,令石秀感到很高兴的事,大龙和严焰很快就跟她们俩统一了意见,四个人就凑在操场上,仔细的筹划起下一步的行动来。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第一步,要从哪里查起呢?照石秀的意思,梅雨那谜一样的身世才是引起一切的根源,要查就要从梅雨的来历查起。但是要怎么样查梅雨的来历呢?

    “我们是不是直接去找院长?”大龙说,“反正现在学校都已经知道这些事了,我想他们也应该希望能尽快结束,应该不会拒绝我们的。”

    “我可不像你那么有把握。”严焰立刻否定,“你忘了吗?梅雨失踪的时候,董胜来学校调查过梅雨的一切,不但她的同学们对她的来历一无所知,就连在学校的学生档案中都没有查出来梅雨这个人!既然梅雨能这样在这个学校里混了这么多年,一定是有学校领导层面的人物在做靠山!我们去找院长,不但不能查出什么来,反倒会打草惊蛇,等于把我们暴露在了敌人的面前。”

    “是啊!”石秀说,“我也不信任他们。”

    “那么你们说怎么办呢?”大龙为难的说。

    “我的想法,还是要韩竹出面。”石秀犹豫了一下,“我知道你们可能还会批评我,但是你们想想,她是冲着韩竹来的,她一定还会找韩竹。除了韩竹,我想不出还会有什么方法能引她出来。”

    “怎么引?”

    “有一件事情你们可能不知道,董胜告诉过我,苏琪曾经说过,在学校旁边的墓地里,她看见过梅雨用一大束鲜艳的玫瑰来祭奠韩竹的墓碑!”

    “韩竹的墓碑!”其他人惊异的瞪大了眼睛。

    “不错!”石秀又强调了一句,“就是韩竹的墓碑!所以我说,她根本就冲着韩竹来的,我们只能用韩竹才能引蛇出洞。董胜说他已经找过了,在那墓地里,根本就没有找到韩竹的墓碑。我打算自己去看一看,如果真的没有,我想,我们可以给他立一块!”

    为韩竹立墓碑!多么疯狂的设想!

    “这,你这样……”大龙说,“行吗?韩竹他要是知道了……”

    “他要是知道了,你就告诉他是我的主意,让他恨我好了,我不在乎。”石秀很平静的回答。

    “然后呢?你就守在那,等她出来?”雷聪接口。

    “对!”石秀回答,”我相信她一定会出现的!”

    “如果她不出现呢?”雷聪问。

    石秀立刻反问:“那么你们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方法吗?”

    三个人都没话说了。

    “既然这样,那就试试吧。”大龙首先打破了沉寂。

    “还有一件事,我们分两路行动吧,还要有两个人,去老夫子住院的那家医院太平间看看,我怀疑那里面有什么问题!”石秀看看大龙和严焰,”我跟雷聪一起去墓地,你们两个去医院怎么样?”

    大龙和严焰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同时朝石秀重重的点点头。

    又一次主动出击即将展开,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一直都毫无进展的调查,能不能出现一丝丝的突破。有的时候,只要打开了一丝的缺口,就能像抽丝剥茧一样,一切谜团都能顺势展开!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