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无限接近真相!

章节字数:4803  更新时间:14-08-12 21: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龙和严焰也失踪了!

    在煎熬中等待了一个晚上,直等到东方发白,所有人才无奈的承认了这个残酷的事实!董胜坐在墓地的台阶上,黑着眼圈,沉着脸一声不吭,身边站着同样黑着眼圈苍白着脸的石秀她们四个,以及韩竹和老夫子。

    昨天晚上,当他们给韩竹寝室打过电话,确定大龙和严焰确实跟本没有回来过之后,董胜就马上带这他们来到了墓地中,想通过石秀和雷聪的叙述,从这里找出一些可疑的线索来。然而折腾了一个晚上,还是一无所获。并且韩竹也已经看见了那块标着他自己名字的墓碑,那一刻,他的瞳孔好象被什么刺到一样,惊恐的缩了一下,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这个念头是那么荒谬却也那么真实,使得韩竹好象被晴空里的一个霹雳击中了,几乎不能站立!

    尽管是在黑夜中,眼尖的董胜也并没有放过他异样,但是董胜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立即询问。董胜知道,这个场合这个时间,不适合询问他不想说出来的东西。没关系,总会有机会问清楚的。现在的任务,是要找到石秀她们所说的那个什么大哥,他一定隐藏在这里,暗中干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

    “咦!”董胜好象想起来什么事情,“那个看守墓地的老李头呢?咱们这么多人闹这么大的动静,怎么都不见他出来啊!来的时候那铁门好象还是开的吧?”董胜朝门房的方向望了望,门房内静悄悄的黑着灯。

    老李没有道理不在,尤其是在这个非常时刻。这个无眠之夜里,在他管辖的范围之内,鬼魅流动的墓地中发生了这么多不同寻常的事情,来过这么多不同寻常的人,他却不见了踪影。

    董胜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苏琪手机上那条短信:听见了吗?娃娃在坟墓中的哭泣声!

    这句话究竟暗藏着什么玄机呢?娃娃指的是什么,就是那些完美的无以伦比的娃娃吗?那些娃娃,相继以不同的方式消失在大家的视野里,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娃娃的哭泣声,指的是什么呢?而那坟墓,是不是暗指这墓地中藏匿着什么秘密?

    董胜带领着他们,找遍了整个墓地,包括门房老李那间空无一人的小屋,别说没有找到人,就连能够供两个以上人藏身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因为上一次亲眼看见过韩竹的墓碑所在的位置根本就没有这块墓碑,所以董胜特别在韩竹的墓碑前留心仔细观察过了。观察的结果,并不是一无所获,韩竹墓碑的周遭,明显的就比别的地方少很多杂草,并且绕着墓碑的周围,有些微的泥土被鞋跟带起来的新鲜痕迹。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发现了。这些能说明什么呢?说明韩竹的墓碑前,经常会有人来,所以四周的杂草比较少,踩踏的痕迹比较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经常来的那个人,或者说那些人,都是什么人呢?他们和韩竹有什么关系?他们为尚在人世的韩竹立了这样一块墓碑并且常常来祭奠,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呢?

    ……

    天色已经大亮了,董胜有点疲倦的揉了揉眉头。怎么办呢?到处都找不到可疑的人,难道就这样放弃吗?早一点发现线索,大龙和严焰就能多一丝生还的希望!不行,不能就这样放弃!也许在黑夜里遗漏了什么,现在天光已经大亮了,再寻找一遍,说不定会有新的发现!对!一定要仔细的寻找,哪怕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找出来!

    等等!挖-地-三-尺!

    董胜猛然抬起头来,小小的眼睛里陡的放出精光:自己怎么早没察觉呢!娃娃在坟墓中的哭泣声!坟墓中自然指的是地下了!

    董胜极其伶俐的翻身站起来,跑到墓碑的旁边,迅猛的动作把周围的人均吓了一跳。

    董胜用力的拿脚跺跺大地,脚下果然传来空空的声音,跟别处坚实的地面发出的那种沉闷声截然不同!果然是这样的!秘密原来就隐藏在地下!董胜兴奋的踩踏着大地,石秀最先反应过来:“原来是这样!”石秀也上去用力跺了跺脚,脚下的大地,在两个人的力道下因为共振颤抖起来,仿佛随时都会坍塌!

    其他人也陆续恍然大悟的对视着,纷纷点头:“原来是这样啊!这下面,一定有暗室!”

    “可是进出口在哪呢!”雷聪摇了摇纹丝不动的墓碑,看看墓碑的底座,“要赶快找到进出口!说不定大龙他们俩就在下面呢!”

    “进出口应该就在这里。”石秀肯定的说,“这座奇怪的墓碑里,肯定是有什么机关!不然怎么会有时候存在有时候消失呢?”

    “实在不行干脆就直接挖开算了!”老夫子说道,“省事!”

    雷聪瞪了他一眼:“这可是墓地!随随便便挖人的坟墓,缺德不缺德!再说我们目前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一切只是猜测。”

    “那你说怎么办呢?”老夫子无辜的摊摊手,“找又找不到,挖又不能挖,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等着大龙和严焰死在里面啊!”

    韩竹在一样苍白着脸,望着忙乱的大家,欲言又止。董胜发现了他这个小动作,想了想,来到了韩竹身边:“韩竹,现在是关键时刻,你想到了什么事,尽管说出来,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赶紧找到大龙和严焰,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可以耽搁了明白吗?”

    “是啊!”石秀和雷聪也走上来,“竹子不要害怕,有什么发现就说出来,说不定那就是最重要的线索呢!”

    韩竹的嘴唇蠕动着,看了看眼巴巴盯着他的众人,终于开口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跟案子有关系。”韩竹转过头去,用手一指墓碑上的字迹,”第一眼看见墓碑上的这些字迹,我吓了一跳。这字迹,我简直太熟悉了!我几乎有99%的把握,这些字,一定出自她的手中!”

    “你说的她,到底是谁!”董胜急忙追问。

    “她是我的姐姐。”韩竹目光黯淡地低下了头,“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大我三岁的姐姐。我刚学会走路时,曾经不小心把她推倒,她的眼睛,正好跌在一块突出的尖石头上,从此以后,一只眼睛失明了……”

    “是吗?你怎么能这么确定?天下字迹相似的太多了。”雷聪还是有些疑问。

    “字迹相似的是很多,但是我姐姐的字迹,我不会认错的!”韩竹坚定的说,“她从小在学校里学习就很好,但是因为她的眼睛,她总是受到嘲笑,所有人都孤立她,没有人跟她玩。后来她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当在学校里受了委屈,她都倔强的忍受着,不会流一滴眼泪,也不跟家里人说,只是自己钻在屋子里,拼命的用毛笔练习书法!”韩竹走到墓碑前,指着墓碑上的字说,“她的字迹,有一个独特的地方,每个字的最后一笔,力道都非常大,并且还透着一股狠狠的劲头!还有,你们看!”韩竹用手指点着“韩竹”的“竹”字,“你们看到没有?她写我名字的时候,这个‘竹’字,最后一笔总会向里弯曲!我不会认错的,真的!”

    大家仔细听着韩竹的话,端详着上面的每个字。那个“韩竹”的“竹”字,果然最后一笔朝里弯曲,每一个字的最后一笔,也果真都那么用力,透着那么一股狠尽,仿佛要用手中的笔,狠狠的穿透什么!

    “那么她现在在哪呢?”董胜问,“既然是你的姐姐,为什么为立一块墓碑?她应该知道你明明还活着……”

    韩竹摇摇头:“我不知道她在哪。”

    “不知道?什么意思?”老夫子性急的问,“你姐姐你还不知道她在哪吗?”

    韩竹看了一眼老夫子,“我真的不知道。在我十四岁,我姐姐十七岁那一年,她突然离家出走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回来过,也从不跟家里联系,家里人连她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董胜一边听一边点头:“那么你姐姐为什么离家出走呢?”

    韩竹一听这话,本就苍白的脸上,立刻蒙上了一层深深的懊悔和哀伤:“说起来,其实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我。是我把她逼迫的无路可走了,她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到底怎么回事啊!”老夫子着急的打断韩竹,“别说那些没用的,把具体的事情说明白!”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雷聪接口,“就算真的是你姐姐写的,是她出于某种原因为你立了一座墓碑,甚至她现在就在这个城市,那又怎么样呢?你也找不到她,就算能找到,远水不救近火,目前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救人!把人救出来了,你再慢慢说这些事也不迟!”

    “救人救人,我也知道要救人……”石秀口中焦急万分的嘀咕着,“可是进出口到底在哪里呢!”

    没有进出口,明明知道大龙和严焰现在就被困在脚下黑暗的地狱中,所有人却无计可施!董胜搓着手,在那墓碑旁踱来踱去。

    就在这个时候,墓地的铁门边,看守门房的李大爷忽然从外面走进来了。李大爷看见这么多人站在这,惊讶的一愣神,“咦,你们这是……”

    石秀和雷聪两个人看见他,心中咯噔一声,不约而同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是的,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们俩已经连这个有些古怪的老爷子都不能再信任了!

    “咦,”李大爷走上前,看着石秀和雷聪,又看看身着警服的董胜和王华,“你们两个小丫头,昨天晚上我出去上个厕所的工夫怎么你们俩就不见了?这两个警察同志,是不是就是来调查你们说的那个什么案子啊!”

    石秀暗暗拉了拉董胜,向他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告诉他这个老爷子可不怎么可靠。董胜会意,跟李大爷说:“是啊,我们就是来调查就是那个案子。老人家,这个墓碑究竟是怎么回事?以前不是根本没有吗?”

    “这个啊,”李大爷困惑的挠挠头,”我也很纳闷呢!这么多年以来,我真的从没有看见过这个墓碑!就昨天晚上这两个小丫头带我来的时候我才看见的。”

    看样子,从这个老奸巨滑的老头口中是问不出什么了。董胜想了想,还是决定要亲自挖挖看:“老人家,借把铁锹,我想在这墓碑周围挖挖看。”

    李大爷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好!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等等啊!”说完快步就朝着门房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石秀悄悄的跟大家说:“我看这个老爷子说不定也有问题,咱们自己小心点!”

    “这样会不会打草惊蛇啊,”雷聪有点担心,“如果凶手看见这里有被挖过的痕迹,一定会知道我们已经找到他的老巢了,这样的话,我怕他会狗急跳墙,对大龙和严焰不利,或者他就转移了地方,我们要再找他就困难了!”

    “你以为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吗?”董胜说,“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早应该知道了,况且昨天晚上他也做出那么大的动作,同时对付你们四个人,即使我们不挖,他也会在最快的时间内转移的。也许干脆就是他已经做好了一切转移的准备,才做出昨天晚上的事来。”

    说话间,李大爷很快就拿来了两把铁锹:“我帮你们挖!”

    董胜不再吭声,从李大爷手里把铁锹接过来,照着墓碑的基底,小心的刨着。刚刨了没多深,就碰到了坚硬的石头。绕着墓碑的一圈,都是同样的情况,无法再进一步的深入下去。

    “怎么办呢?”雷聪看见这种状况,心里很焦躁,“那个凶手到底想对他们俩怎么样啊!”

    “我帮你们监视着他!”李大爷忽然说,“这个人也太猖狂了,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你们放心,我就是晚上不睡觉也一定帮你们找到进出口!”

    董胜心中倏然一动:刚才大家同李大爷的谈话当中,好象根本没有提及进出口的事情,也没有提及大龙和严焰的失踪,只是说这个墓碑有古怪,想在这周围挖挖看看!那么他怎么能知道有“伤天害理”的事情发生,还知道他们在找进出口呢!

    董胜瞄一眼石秀和雷聪,发现她们俩相互对视着,脸上也出现异样的神色,于是明白她们俩也听出问题了。

    董胜不动声色,垂下眼睛没有看李大爷:“好啊!那最好不过了!那就拜托你帮我监视着点,有什么事情随时跟我联系。”董胜拿出纸笔,记录了电话号码递给李大爷,“这是我的手机号码,还有我办公室的电话。随时联系!”

    李大爷郑重的接过来,挺挺胸膛:“警察同志你放心,我豁出去这把老骨头,也一定尽力帮忙!”

    “谢谢!”董胜感激的说,“那好,我们先走了,记得联系啊!”

    “好的!”李大爷满口答应着。直到一行人走到了门口,回头看了看李大爷,发现他还站在原地,炯炯的盯着他们的背影。

    出了墓地的铁门,董胜才说:“我看这个老爷子真的很可疑。你们小心点,再调查什么事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说到这里,董胜有些无奈的看着他们几个,“这些话,我已经反反复复的说过好多遍了!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们……唉!算了,总之你们自己小心吧!也怪我,那天出门办案子,匆忙中忘了手机快欠费了,而办公室里人都出任务,只留下一个看家的,可能会漏掉电话……不说这些了。韩竹,现在,我们还去那家小茶馆里,你把刚才没说完的事情接着说说。”

    大家默默的来到常去的那家茶馆里坐定,韩竹仔细想了想才开口:“一切都是我引起的。她一只眼睛失明的时候,才不过四五岁,那个时候,年龄太小了,懵懂无知,根本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她慢慢的长大了,在这过程中,她的遭遇让她的性格慢慢的开始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