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日记第三十三页

章节字数:3021  更新时间:14-08-19 1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0月20日,晴,微风

    警察永远在忙碌,但是也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在忙碌什么。偷窥的行为,为一切所谓的正人君子所不耻,虽然偷窥,可以说得上是最有效的破案方式。

    这些天以来,我已经渐渐喜欢上了偷窥。望远镜的视野里,好象一幕幕生动而有趣的电视剧一样,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难以预料的剧情,这剧情,远比任何电视剧上所看到的都要精彩的多。

    不止是警察,所有人都在忙碌。他们分别会面,密谋,似乎想要从大家的叙述中发现一点蛛丝马迹。我敢说,他们所发现的,跟我现在掌握的情况比起来,一定不值一提。就像那个何老师的失踪,当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是事发以后两个小时了!

    我是亲眼看着姓何的失踪的。那天上午大概十点多的时候,姓何的急匆匆的从学校大门里跑出来,手里还捏着一张字条。他心神不安的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过了没几分钟,有一辆红色的夏利出租车嘎吱一声停在了他面前,司机摇下车窗探出头来,跟他说了句什么,他稍做犹豫就上了车。

    他真是太大意了!他根本就没有发现,那辆出租车的车牌号,被一块黑布紧紧的蒙上了!我立刻意识到来者不善,那张纸条,很可能就是诱鱼上钩的鱼饵!

    我没有看清楚司机的样子,透过淡茶色的车窗,我只能隐约看见那司机好象戴着一副巨大的墨镜。夏利的屁股冒了一阵黑烟,飞快的远去了。过了大概有两个小时,我才看见那群学生慌慌张张的走出来,好象要去哪里。走出去没多远,有一个细高个子的男生一个人落在了后面,不慌不忙的晃悠着。眼看着到了拐角处,忽然有一个人从拐角那巨大的垃圾山后面闪出来,以极快的手法干净利落的捅了他臀部一刀!并且飞快的朝他的领口中塞了一张纸,趁着大家还在惊鄂的时候,又一闪身不见了!

    那个人的身法真快!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他下手的部位选择的也很好,即能见血,又绝不至于伤害他的性命。那个人,身穿一件半长的纯黑风衣,大大的帽子遮住了脸庞,戴这一副遮住了半个脸的墨镜,双手还戴着雪白的手套。

    尽管他遮掩的这么彻底,我还是能看出来,这个人跟我在医院看见的推走她的那个人,似乎是一个人:这个人走路的时候,左脚稍微有一点内八字。

    人群吵嚷着,把那个倒霉的男生送上了救护车。看热闹的人很快就散去了,只留下一混合了灰尘的暗褐色血迹,一点点渗透到地下,还能知道这里曾经是一起凶案的现场。

    一定是她策划的,我想。她可能是发现了姓何的和苏琪都在跟踪她,从现在开始,就要杀人灭口了。那么她发现我了没有?如果她真的要杀人灭口,那么下一个会轮到谁?轮到我还是轮到苏琪?

    我忽然有一丝兴奋。我觉得这就像小的时候经常玩的捉迷藏游戏,不同的只是,这个游戏的代价,稍微昂贵了一点。

    我继续耐心的等待着。我想知道,她下一步的行动是什么。她的最终目标,好象应该是韩竹,姓何的可能只不过是暴风雨来到之前的一点点铺垫吧?或者是她在为她的终极目标扫清一切障碍!

    这个时候,我几乎能够肯定,姓何的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他们都去了医院里。一直到了晚上,大约八点半的时候,韩竹才终于重新出现在我的视野当中。他没有进学校,而是默默的在学校门口,找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来,出神的盯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在等什么呢?

    我也陪着他一直等待着,等到我都快要睡着的时候,才有一辆车刷的一下停在了韩竹的面前!

    还是那辆车,我认得。还是那个戴着一副硕大墨镜的司机,车牌号上还是蒙着厚实的黑布。司机依旧探出头来,跟韩竹说了一句什么,韩竹就跟着他上了车。鬼魅一样的红色夏利,悠悠的开了出去,没一会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中。

    夜晚很快过去了,再没有发生什么事情。直到第二天,当我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我第一件事就是把窗台上的摄象机撤下来,重新摆上望远镜,朝里面看了看。医学院今天很不平静的样子,学生们好象都惴惴不安,没有去上课。他们成群结队的议论着什么,半天都没有去上课。到了下午两点半的时候,所有人都集结在了山上礼堂中,好象是在开会。一直到了这个时候,我才看见韩竹失魂落魄的从一辆白色出租车上走下来,一摇一晃的朝学校中走去。

    他竟然活着回来了!这是我没有料到的。我以为,她终于达成了她的目的,把韩竹诱骗到一处僻静的地方,把刻着他名字的那块墓碑变成现实。没想到韩竹没有死,那么她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呢?

    其实真的,如果极度憎恨一个人,最解恨的报复方式,并不是让他死,而是让他活着承受无穷无尽的折磨,让他生不如死!我有点后悔昨天晚上怎么没有跟踪着韩竹,看看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是不是见到了她。她和韩竹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她对韩竹会有这么深的恨意?她最恨的人,竟然不是我吗?

    我渐渐的开始怀疑她的身份。或者,只是她的肉体还存活着,灵魂早已经不是她了?也许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不仅容貌相同,体型相同,气质相同,就连极其微小的动作都是相同的……

    我思索的太入神了,以至于当一个奇异的状况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一时间竟然没有缓过神来:当医学院中所有的人都聚集在礼堂里,乱哄哄的围着突然出现的韩竹时,有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头,走进了校门,沿着僻静的小路,上到了篮球场上。他站在解剖楼外面踌躇了一会,然后朝里面喊了一句什么,里面就有一个同样佝偻着身子的老头慢慢的推开门,站到了他的面前。

    我瞪大了眼睛,连忙重新调整一下望远镜的焦距,仔细的观看!我清晰的看见,那两个老头之间,好象有一面镜子一样:两个人一模一样,想象的就像同一滴水!而这两个人的模样,分明就是我在医院里看见的那个目光极其阴冷的老头!

    两个人比画着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一个更令我惊奇的事情出现了:从解剖楼里出来的那个老头,又转身走了进去,没一会,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出来了。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我那完美到了极至的娃娃!并且还是两个!

    从解剖楼里走出来的老头把两只娃娃都交给了对面的老头,对面的老头仔细的看了看手中的娃娃,点了点头,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朝着从解剖楼里走出来的老头挥挥手,沿着来时候那条僻静的小路出了学校,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很快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

    双胞胎!他们两个一定是双胞胎无疑了!那么他们两个手里怎么也有娃娃呢?我忽然想起来,那天晚上,四个女孩子和姓何的都拿着一只娃娃进了篮球场旁边的小门,出来的时候,他们手中的娃娃都不见了。这两只娃娃是不是就是那两只?这两个老头拿着娃娃要做什么呢?他们是不是跟她也有关系?她和他们,是敌人还是同伙?或者什么都不是,只是巧合?

    我觉得有些头疼。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这么扑朔迷离。我还记得我小的时候,总是以最简单的方式来评价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所有事情,不是黑的就是白的,所有的人,不是好的就是坏的。那个时候,小小的心里那么坚定,认为一切都是两极分化极其鲜明,非此即彼而已,后来慢慢的长大了,才发现,原来好和坏的标准其实这么模糊!黑和白也根本没那么分明,或许这个世界上,无论是事还是人,都是灰色的!

    老头走后不久,韩竹也被送进了医院里。我隐约有点猜出了她的意思。她的计划,无非是两方面:一方面,把阻碍她计划的跟踪着,也包括我在内,一个个的除掉,另一个,就是伤害韩竹身边的人,并让韩竹明白,他们是因他而受伤的,以此来折磨韩竹那脆弱的神经。这些我很容易就能明白,我所困惑的是,在她的计划中,韩竹似乎是主角,而我,只是一个殛待被除掉的莫名其妙的跟踪者而已!

    她真的已经彻底忘掉我了吗?还是她另有着我没有看透的秘密?我不知道。

    我又想起来,当我第一次在望远镜里看见她的时候,她朝着我露出的那个诡秘的笑容。

    究竟是谁正在掉落进谁的圈套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