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章节字数:4009  更新时间:14-08-20 11: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风平浪静。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那个黑暗的地狱里已经人去楼空了,深夜里的鬼魅们销声匿迹,再也找不到踪影。

    已经是三天过去了,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韩竹和老夫子一直守在医院里大龙和严焰的床前,其他四个女生默默的为他们食宿所需要的一切。学校的相关领导也都一一来过了,当他们站在大龙和严焰的床前,看到两个人眼睛上裹得如同木乃伊一样的厚厚白色纱布时,所有人都难过的转过头去。

    医生说,他们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当他们醒过来以后,看见自己的状况,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就不得而知了。

    学校领导跟韩竹他们几个人商量过后,已经分别通知了大龙和严焰的家属。严焰家就是本市的,很快就赶过来了。到现在大家才知道,原来严焰的父亲,是本市一家著名私企的董事长。这个看起来精明强干,平时对人颐指气使惯了的中年男人,一看见儿子的样子,立刻失去了往日的威严,软在了儿子的病床前,起初还极力忍着呜咽,很快就再也顾不上是否失态,号啕大哭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大家并没有看见严焰的母亲。

    大龙的家属迟一天也赶到了,大龙的父母,都是本分的农民,一看见儿子这个样子,母亲顿时哭的昏天黑地。而大龙的父亲,默默的掉了几滴眼泪,就用那饱经风霜的粗大手指胡乱的擦去了泪水,开始张罗照顾儿子和悲痛欲绝的妻子。

    人们无声无息的来来往往,都在挣扎中煎熬着,所有人都盼着他们俩尽快醒过来,却又惧怕他们俩醒过来。谁知道醒来以后,是不是又是另外一场灾难的开始?

    除此之外,一切风平浪静,平静的人们几乎都要窒息一样。谁都明白,在这平静的背后,酝酿着一场残暴的狂风骤雨。

    已经过了三天了。这天晚上,已经几乎三天没合眼的大龙的父母和严焰的父亲,在大家的劝说下,好不容易勉强去休息了,韩竹和老夫子在病床前的地上铺上几个女孩子买来做铺板的塑料板,疲倦的躺下,不知不觉就眯上了眼睛。几个女孩子已经回学校了,明天一大早才会过来。

    太累了,老夫子和韩竹刚开始的时候,听见一点细微的响动,还能警惕的睁开眼睛看一看四周,但是渐渐的,他们两个浑身的肌肉都开始发软,放松,干涩的眼睑仿佛被坠上千斤的铅块,没一会就把布满了血丝的眼球牢牢的遮住,再也睁不开了。

    时钟悄悄的走过了十二点,病房内外寂静无声,医生护士都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轮番休息去了,只偶尔有起夜的病人在楼道发出拖沓的脚步声和沉闷的咳嗽声,还夹杂着一些睡梦正酣的模糊不清的呓语。

    护办室的玻璃窗里,有两个年轻的护士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当她们两个说着什么,都转过头去背对着走廊的瞬间,有一个佝偻着身子的黑影猫一样轻巧的闪进了楼道中。

    这个佝偻的身影熟门熟路的摸到了他要找的病房,窥探一下,看看里面的人睡的正香甜,就蹭进去,把手里的什么东西放在了两个病人的枕边,然后又像猫一样,趁着护士不注意,掂着脚尖离开了病房。

    这个时候,老夫子正在做梦。他梦见自己在一个幽深的走廊里走啊走啊,空旷的脚步声带着明显的回音传来,自己的脚步就像被什么拖住了一样,半天才能极其艰难的挪动一点。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总也走不到尽头?老夫子越是着急,越是走不动。他焦急的喊,喊韩竹石秀,却没有人回应。人呢?他们都到哪去了?他们为什么把自己一个人抛在了这个地方?

    忽然前面好象有谁在回头朝他招手。那人影影绰绰的,不紧不慢的在他面前晃悠。哦!又是她!又是那个穿着鲜红衣服的女人!老夫子拼命的想要赶上去,双脚却依旧像陷进了沼泽中,不能自拔。

    一忽那个女人又不见了。老夫子停下来,困惑的失去了目标。我这是要到哪里去?老夫子忽然问自己。

    不知道,没有答案。老夫子抱着双肩,四周一忽又变化了场景,不再是那个幽深的走廊,而是面前有一池清凉的湖水。老夫子一看见这湖水,才觉得自己的喉咙这么干渴。他走到湖边,掬起一捧湖水,送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喝进去,手中透明的湖水一忽变成了鲜红的液体,似乎还有一股铁腥味直冲脑门!老夫子吓的赶紧扔掉湖水,再定睛一看,整个湖面都荡漾着诡异的鲜红色!

    “怎么样,好喝吗?”有一个声音从老夫子背后响起来,惊魂未定的老夫子急忙回过身去,看见那个鲜红的女人正妩媚的朝着他笑,双眉间的朱砂痔闪闪发亮。

    “你到底是什么人!”老夫子嫌恶的在衣服上擦拭着双手上的鲜血,有点畏惧的望着她。

    “我就是我啊!”那女人笑着说。

    一忽那女人又变了,一只眼睛迅速的凹下去,从里面掉出一只眼球,丝丝拉拉的血迹顺着她的脸颊蜿蜒得流下来。

    “我就是我啊!”大龙的声音。

    “我就是我啊!”严焰的声音!

    “怎么回事?”老夫子听见自己在问。

    那个变幻莫测的人一忽又飘到他的面前,牢牢抓住他的双肩,瞪着一只眼睛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老夫子一下子被摇醒了,浑身忽的一下出了满身的冷汗。

    是真的有人在摇他双肩!

    “这是怎么回事?”石秀拼命摇着老夫子和韩竹,“你们俩快起来啊!你们看!”

    老夫子使劲咽了咽干渴无比的喉咙,鼻孔里好象还充满着梦中那冲鼻的血腥味。

    “还好只是梦。”老夫子庆幸的想。

    “怎么回事?”老夫子站起来,揉揉酸痛的身体,“你叫我看什么啊?”

    “你们昨天晚上睡的太死了,竟然没发现有人进来啊。”雷聪指指大龙和严焰的床头,“这是什么人放到这里的?”

    老夫子这才看见,在大龙和严焰的枕边,各自放着一个娃娃,完美的无可挑剔的娃娃!

    “咦!”老夫子惊异的发出一声叫声,“谁放到这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啊?”

    谁干的?

    不知道!

    真相,就在身边吗?

    石秀捏着两张纸,沉思着。

    这该死的娃娃,真是阴魂不散!雷聪拿起那两个娃娃,仔细端详着。

    “好象,这一只就是我丢的那个。”苗灿不确定的说。

    “另外那一只,应该就是何建那个。”雷聪补充道,“它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那天晚上,咱们明明是把它丢在停尸房了。”

    “把它们交给董胜吧。”石秀淡淡的说,“咱们现在,只要照顾好大龙和严焰就行了。”

    “好吧。”雷聪看了石秀一眼,“我们现在就给董胜打个电话吧。”

    “不,”石秀说,“把娃娃交给我吧,我出去打,病房里打电话不好。”

    雷聪又看了石秀一眼,想了想,就把娃娃递了过去,“那好,你去吧。”

    石秀接过两只娃娃,低头走出了病房。她拿着娃娃来到了医院门口,却并没有立即打电话,而是闲闲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手里把玩着娃娃,眼睛却不时的留意着周围的人。

    似乎一切都很正常,人们匆匆的从她眼前走过,各式各样的鞋子步履匆忙,没有谁停下来留意一下这个拿着两只娃娃的毫不起眼的小女生。

    石秀不着急。她有意无意的抚摩着娃娃,闪着眼睛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她站起来了。她慢慢的走着,走到医院拐角处,上次韩竹他们焚烧娃娃的地方,把一只娃娃扔在那,转身就走了。

    “你不用躲着了,出来吧。”石秀一边走一边给雷聪发了一条短信,“你在一旁帮我暗中观察一下,看一会是不是有人来拣这个娃娃!如果有的话,一定要记住他的样子!注意尽量不要让那人发现你。我去找董胜,一会就回来。”

    躲在一旁的雷聪看见短信,只好从藏身的地方闪身出来,远远的朝石秀做了一个OK的手势,就又躲起来了。

    真的会有人来拣这个娃娃吗?雷聪有点怀疑。

    雷聪躲在旁边,聚精会神的盯着周围的人。没有人靠近这个垃圾堆,即使这个娃娃躺在那里,光洁完美,显得同那些肮脏委琐的垃圾那么不协调,但是只要是个正常人,谁也不会想把那娃娃从垃圾中拣起来带回去。

    除非,他有特殊的目的。

    雷聪耐心的等着。大概等了有一个小时的时候雷聪的眼睛忽的瞪大了:真的有人过来了!这个人,雷聪还很熟悉!是的,他不是别人,正是学校里看守停尸房的老金师傅!

    他果然有问题!雷聪兴奋的想。

    老金师傅把那娃娃从地上拣起来,心疼的吹吹拍拍,除去上面的灰尘,嘴里念叨着什么。然后他把那娃娃夹在胳膊里,走进了医院的大门,进了旁边的一个小门。

    雷聪刚要过去看个究竟,就看见一个结实的身影先她一步,在老金师傅关上门之前,横着肩膀强行挤了进去,紧接着就关上了小门。

    那个身影什么样,雷聪没有看清楚。那个人,穿一身黑色的风衣,把脸蒙在帽子中,还戴了一副大墨镜,根本就看不见脸。

    里面一定在发生什么事!如果他们是同伙,可能是在商量什么阴谋;如果不是同伙,那么恐怕,老金会有什么危险!

    董胜和石秀怎么还没来!雷聪焦急的看看表,眼睛盯着那扇紧紧关闭的小门!

    雷聪拿出手机,按下石秀的号码。嘟嘟的声音响了半天都没有人接听。雷聪又按了董胜的号码,这次,响了两声,董胜就接了。

    “怎么了,又发生什么事了?”董胜问道。

    “怎么?”雷聪一听董胜的话就直觉事情不妙,“石秀没有去找你吗?”

    “没有啊,我没有见到她啊,”董胜也警觉起来,“她什么时候说要来找我?”

    “有一个多小时了啊!”雷聪脸都白了,“我打她手机也没有人接听啊!”

    “你别着急!”董胜冷静的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来找我做什么?这样,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赶过去!”

    “我在医院呢!”雷聪有点站不住了,“你快过来吧,恐怕又有事了!”

    的确是有事了。雷聪不知道,这个时候,石秀正躺附近在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昏迷不醒,头上有一个不算太大的伤口,缓缓的流出鲜血,染红了青石铺成的路面,被做为凶器的那块青色砖头,肆无忌惮的躺在她的身边,棱角上呈现不均匀的红色,而她手里的娃娃,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这条巷子很少行人,一直到石秀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并且响了好久,才有一个人犹犹豫豫的走到石秀身边,小心的碰碰石秀,看石秀没有任何动静,再看看四周无人,立刻拣起石秀的手机,还翻遍了石秀的衣兜,把所有值钱的东西一扫而光,然后扬长而去!

    而雷聪这一边,等了好长时间,那个神秘的黑衣人还没有出现。雷聪只顾着盯住这扇小门,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个黑衣人,早已经从住院部的正门里出来了,并且大摇大摆的冲着雷聪的背影挥了挥手中的娃娃,得意的一笑,就这样从雷聪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等到董胜终于到了,敲了半天门,却没有人开。这个时候雷聪才突然想起来,照老夫子以前的叙述,在住院部主楼和这侧楼之间,应该是有通道的。

    两个人匆忙跑进住院部主楼,顺着走廊走到尽头,果然看见一扇虚掩着的小门。两个人推开门进去,眼前的情景,另雷聪失望而沮丧:老金师傅,正躺在血泊里!手里的娃娃,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