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被风干的人皮娃娃!

章节字数:3907  更新时间:14-08-22 1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漂亮的娃娃,完美的娃娃,诡异的娃娃,要命的娃娃!

    凶手迫不及待的把娃娃从石秀和老金手里抢走了,使得董胜断了最后一点希望。但是,从凶手的行动可以分明看出来,果然不出董胜所料,这个娃娃,对于案情,一定至关重要!重要到凶手不顾被发现的危险,短时间内连伤两命。

    石秀伤的并不重,而老金,则当场死亡。

    当然,大家现在已经知道了,此老金,并不是医学院那个看守停尸房的老金,而是他的双胞胎弟弟。

    那一天,一直快到天黑的时候,才有好心人偶然发现了晕倒在巷子里的石秀。

    根据石秀的回忆,她只是用眼角瞥见了一个穿着黑风衣戴着大墨镜的人,然后就被砸晕了,其余没有看清楚。老金倒是应该看清楚了,现场还有搏斗的痕迹,而也许正是因为他看清楚了凶手的样子,才导致凶手杀人灭口。杀死老金的,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稳准狠的一下子刺穿了老金的心脏。

    死者的双胞胎哥哥,看守停尸房的老金,悲痛欲绝。他跪到在弟弟的尸体跟前,木然的望着渐渐冷却的满地鲜血,浑浊的眼睛里,甚至都没有泪水。悲痛,使他都失去了悲痛的力气。

    两个娃娃,在凶手的眼里,竟然如此重要,重要到他忍不住要杀人灭口也要把那娃娃带走。

    天黑的时候,医学院老金的宿舍里,大家都在。老金一言不发,僵直的坐着,从看见弟弟的尸体到现在,他都一直像个木偶一样,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机械的被拽着走,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雷聪早已经不知道从哪弄来一杯热水,送到老金的手里。一连串的疑问,涌现在雷聪的脑海里,但是她极力的忍着,她不知道,这个时候,是不是适合向老金提这些问题。

    董胜显然也在搜肠刮肚的想着措辞,准备在合适的时机,好好跟老金谈一谈。

    老金面无表情的盯着手里的水杯,氤氲的水气一点一点盘旋上来,熏蒸着老金迷茫的双眼。老金脸上的皱纹,显的更深了,一动不动如同木刻一般,好象千年枯树的年轮,一匝一匝的缠绕在老金饱经沧桑的面容上,悲凉而又阴冷,散发着坟墓的气息。

    “能给我一支烟吗?”良久,老金的嘴唇终于蠕动起来,眼睛却还盯着手中的水杯,一动不动。

    董胜忙从手里摸出来一支烟,递给老金,并帮他点上。

    老金深深的抽了一口烟,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这才抬起眼睛,看了看所有人:“你们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弟弟手里会有那个古怪的娃娃?”

    没有人说话,因为不知道说什么。不过既然老金主动说话了,看样子,他会把雷聪他们心中的疑问,都解答出来。

    “那两个娃娃,是我给他的,”老金沙哑的声音隐藏在逐渐浓密的烟雾中,飘渺的就像来自另一个世界,“那天晚上,你们俩跟着何建来到停尸房的时候,其实我早就听见了动静。何建平时总来停尸房,甚至有的时候,整晚整晚的呆在这里,我都知道。但是我不想阻止他,因为他曾经跟我讲过他的遭遇,我很理解他的心情,既然他不做任何破坏,我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的装做不知道。篮球场上的那扇小门,原本是有锁的,还是我故意让何建发现了那个小门。”

    “那天晚上,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么什么事。我听见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才赶了过去,结果看见停尸房的灯亮着,屋子里的地板上,有两个漂亮的娃娃,门口还扔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老金干涩的咳嗽了两声:“你们来找我的时候,我之所以没有跟你们说实话,是因为这两个娃娃,跟我的弟弟,有莫大的关系!”

    听到这里,大家心里一惊。

    “你们还不知道吧,这两只娃娃,是我弟弟偷偷放到那两个学生床头的。”

    “为什么!”雷聪惊异的问。

    为什么!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一年前的晚上,随着救护车凄厉的响声,有个生命垂危的病人被七手八脚的从车上抬下来,送进了抢救室。

    很遗憾,抢救最终一失败告终,这个已经没有呼吸渐渐冰冷的肉体,被从抢救室里抬出来,直接进了太平间。

    这是一个年轻的女人,不仅年轻,还很漂亮,巧的是,这个女人的双眉间也有一颗和梅雨一样的朱砂痔,为她娇艳的面容平添了一种别样的妩媚。可是现在这个几分钟前还那么鲜活的生命,如今苍白的躺在阴冷的太平间里,灵魂兀自萦绕在肉体周围哀哭着,迟迟不肯离去。据说路人发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昏迷不醒的躺在郊外,赤身裸体,周围没有任何衣物,双腿惨不忍睹的大张着,看样子是被人抢劫以后强奸过。一直到她进入了太平间,都没有联系上她的任何亲人。

    那天晚上,老金的双胞胎弟弟,做了一件这辈子都休于启齿的肮脏事情!

    那天晚上,他照例巡视了一圈太平间。当他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忽然看见在那雪白的被单下面,有什么东西耷拉下来。他弯下腰去,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娃娃,漂亮的娃娃,完美的娃娃!

    她那纤细青白的指节紧紧的抓着那娃娃,抓的那么紧,他使尽了力气,都没有把娃娃从她那僵硬的指间移动分毫。

    他不甘心的使劲拽着她手里的娃娃,没想到有那么一瞬间,他的手指,不小心拉动了雪白的布单,那布单立刻从她那滑腻的肌肤上流泻下来,飘到地上,她那如同凝脂一样的肌肤和凹凸有致的美妙身躯,立刻把他惊呆了!

    他不知不觉的松开了她手中的娃娃,不知不觉的用那粗糙的手指抚摩上了她的肌肤。

    冰凉的肌肤,却丝毫无损于她的美丽!她就像一尊圣洁的女神一样,安静的躺在那里,不是死亡,而是沉睡,只是沉睡!

    他觉得自己被阴冷的太平间冷冻了几十年的血液渐渐的沸腾起来,年轻时候久违的冲动冲击着他渐渐发热的头脑,有一种叫做荷尔蒙的东西,在他体内不知羞耻的流窜着,他的呼吸逐渐短促起来,他的手指,逐渐粗暴的胡乱游走在她无比美妙的躯体上……

    当他事毕后从她身上下来的时候,她的手臂,忽然间不知道大幅度的扬起来,手里的娃娃,飞快的冲上他的脑门,啪的一下打在他的眼睛上,然后砰然落地了!

    “从那以后,他整晚整晚的做噩梦。他总是梦见无数个漂亮的有些诡异的娃娃咯咯笑着铺天盖地的朝他压过来,每个娃娃眉间都有一颗鲜红的朱砂痔……他实在忍受不了煎熬了,才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了。后来,医学院发生了这么多事,一个眉间同样有朱砂痔的女生失踪了,他就以为,是她回来了,她回来找他报仇!其实她们俩长得完全不一样,只不过都有一颗朱砂痣。”

    “但他却认为,就是她的灵魂在报复这个肮脏的世界。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做的见不得人的事情,又不想看着无辜的人们一个个受害,所以他采取了这种方式,想告诉你们,一切都是她做的。我知道他是着了魔,这个世界上哪有鬼魂?但是为了让他从此以后摆脱梦魇,我把那两个意外得来的娃娃交给了他,希望他多多少少的能做一点什么,来摆脱那可怕的噩梦,或者只是找一点安慰也好,没有想到他这么久以来,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竟然鬼使神差的把娃娃放在了那两个学生床上……”老金惭愧的说道。

    “后来联系到那个女人的家属没有?”雷聪问。

    “联系到了,那个抢劫强奸杀人的凶手也早就抓起来了。”老金说,“但是我弟弟好象精神有些问题,从那以后,所有进到太平间的女人尸体,他都会看成她,会觉得她们眉间都有一颗跟她一模一样的朱砂痔……也许,他落到今天这种地步,也是报应吧!”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

    查清楚了,线索基本上也就断了。凶手在杀人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的物理痕迹,连脚印都没有,凶器也应该被他带走了。

    董胜沮丧的无以复加。这个凶手,绝对不简单,他一定有着超人的体力和相当不错的智商,还有着丰富的侦察反侦察能力。他,一直就隐藏在他们的身边,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像残忍的猫在饶有兴趣的戏弄老鼠一样,自得其乐的沉浸在自己编导的杀人游戏当中,躲在暗处,得意的看着他们被牵着鼻子团团转,像被蒙着眼睛拉磨的苯驴一样!

    “还有一件事情。”老金忽然又说。

    “什么事情?”董胜一下子又来了精神,期待着能从老金的口中发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

    “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老金迟疑的想着,“或许是我出现幻觉了……”

    “有几个晚上,我无意中看见,有一个黑影,悄悄的钻进了篮球场旁边的小门里。我跟进去看了看,里面却一个活人都没有。”

    “是不是一个走路肩膀一耸一耸好象鬼一样的黑影!”雷聪失声叫道!

    “没错!”老金点头,“怎么,你也见过?”

    “是啊!”雷聪想起那天晚上的惊鸿一瞥,还禁不住打了个寒噤,“我见过!就是我和石秀进停尸房的那天晚上!”

    “就这样?”董胜有点失望。

    “就这样。”老金歪着头瞄了董胜一眼,“你不会真的以为我是幻觉吧。”

    “不不,”董胜忙摇摇头,“我是说,除了看见他走进那个小门以外,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别的行动吗?”

    “没有。”老金想了想,“那个黑影,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看起来有点眼熟呢。”

    “还有一件事呢!”雷聪忽然也叫起来。

    “怎么了?”董胜淡淡的问。

    “那天晚上,我和石秀来到停尸房里时,看见那地板有一块地板砖掀起来了,我们还没来得及看见里面究竟有什么古怪,就被老金师傅发现了。”雷聪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老金师傅。

    老金师傅恍然大悟:“你说那块地板砖啊!你不提我还忘了呢。”老金师傅站起来,走到桌子旁边,拉开抽屉,拿出一样东西,“你们看,这就是那天晚上以后,我打扫停尸房时,在那块地板砖下面发现的。”

    大家好奇的凑上去,看着老金手里的东西。

    那是一张薄薄的干巴巴皱巴巴的东西,好象是什么动物的皮,毛孔却比一般动物的皮毛要细致的多,几乎没有什么毛发附着,整张皮有半米多宽,一米多长,已经被解去四肢和头部的皮肤,呈现一种陈旧的暗黄色,有点半透明的样子。

    “这是什么?”雷聪好奇的摸摸它。

    董胜的脸色却刷的变了。他尽量使自己不动声色:“没什么,我把它带回去看看。”

    董胜接过那张东西,拿在手里,心里却嫌恶的直想把它扔掉!

    董胜曾经看见过这样的东西,在很久以前的一次案件中。那个案子里,被害人整个背部的皮肤被剥下来四四方方的一块,上面用刀划满了”杀”字!尸体被发现的时候,那块人皮,就被挂在死者旁边的树上,早已经被风干了,皱皱巴巴的摇晃着,就像一面狰狞的旗帜!

    那块丑陋的旗帜,呈现半透明的暗黄色,毛孔比一般的动物细致的多,几乎没有什么毛发附着,跟董胜现在手中的这个,简直一模一样……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