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3 离影凝露香

章节字数:5903  更新时间:14-07-09 19: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3

    离了源泉山,往前走了两日,便到了沃野,闵惜儿刚开始的新鲜好奇已经用尽,不觉就有些想念幻影洞,越想念就越没有精神,垂头

    丧气的用法术探了探路,决定从沃野附禺山顺路往下游玩,过青丘去灵山,从灵山往前探寻日月山,如果那时候师傅还不来接她,她

    就自己回姬山。

    附禺山历来是各种异兽的聚焦地,有无数修仙之人会来此地驯服异兽为座骑,惜儿在此地的唯一一家大型的客栈要了间上房,吩咐人

    不得打扰,她沐浴之后,换了身新衣,也没有再施法术变幻,打坐清修了大半个时辰,不觉有些肚饿,这时又想起青鸟为她寻的灵芝

    蜜露,越发生起思归之心。其实跟着朱颜,她早习惯‘辟谷’,食物对于她来说,早就可有可无,但她还是会肚子饿,还是喜欢美食

    。

    她恹恹的下楼,那店小二眼睛都直了,进去的时候明明是个翩翩少年,出来就变成了个美貌少女,他搔搔头,又是个女扮男装的。

    闵惜儿找了张桌子,随便要了两个菜,临窗坐着一位公子,在见到她的时候面上的讶异一闪而逝,感觉到他的目光,闵惜儿抬起头看

    了他一眼,不由得眼睛一亮,哪个又聋又哑却是最会画牡丹的!她面带笑容,正想过去,客堂里却起了一阵动荡,一群人乱哄哄,吵

    嚷嚷的闯了进来,闵惜儿只觉得鼻中扑过来一阵狐骚味,虽然一瞬就被风吹走,然而她还是打了个喷嚏,那公子却扫了眼那群人,皱

    了皱眉。

    闯进来的那群人,为首的一个魁梧汉子,嘴角一条疤直伸到耳边,看起来有些狰狞,当下他大喊道:“快上好酒好肉,爷饿了!”这

    样说着,将手中的铁链一拉,他身后用铁链拴着手脚的一个女子跌落在地,长发散乱,看不见面容。

    一群人好容易坐下,吵嚷声仍不绝于耳,一个圆胖身子,尖嘴的小子笑道:“此次黑风师兄可立了大功,回去之后必定大加封赏。”

    那叫黑风的魁梧汉子嘿嘿一笑正想答话,坐在他旁边的一个脸容瘦长,下巴上一颗黑痣,留着青色的胡渣的男人却弹出一颗弹珠,将

    那想偷偷喝一口水的女子的手弹开了去,黑风大怒,将那铁链更紧的拉了过来,那女子的头重重的撞在了桌脚上,他重重朝她背上踏

    上一脚冷笑道:“还想喝水?来,喝吧。”将手中那杯水往她面前的空地上慢慢倾倒,那女子无奈的看着那杯水倒进尘土中,转眼便

    浸进了土中,嗓子中那一把火烧得更加难受了,后背的皮肤又裂开了一块,整个身体都干燥翻皮。

    一个声音响起:“来,喝我这杯。”音脆如黄莺儿,温暖如春风,闵惜儿将手中的水杯递了过去,那女子尚未接过杯子,那脸上长疤

    的汉子已经站起来吼道:“你是什么人?胆敢管我青丘之事?”闵惜儿恼道:“你们一群人,这样欺负一个女子,算什么本事?”先

    前那圆胖身子的尖嘴小子看了看她,见她不过是个女子,也不超过豆蔻年华,又长得娇弱,便笑道:“那我们不欺负‘她’,欺负你

    可好?”那行人哄堂大笑,闵惜儿俏脸生怒,甩手便是一巴掌,那尖嘴的小子料不到她小小年纪,出手却这么快,不觉愣在原地,那

    魁梧的汉子此时已站起来,见她竟敢如此放肆,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这是在找死!”那双手五指一屈,使个扑朔术,一团黑气只

    向闵惜儿胸口扑去,闵惜儿理论知识一大把,实战经验却是一片空白,她愣神的片刻,那黑气眼看就要贯穿她胸口。

    正在这时,一声惊呼,那黑气消失于无形,那黑风握着右手,手掌中心圆圆的一个洞,众人看向旁边,一颗黑不溜秋的药丸正在桌边

    转圈,从那汉子手掌中穿过去的正是那颗不起眼的药丸,此时那汉子恼羞成怒,握着鲜血直流的右手吼道:“谁暗算老子?给我出来

    。”眼睛向那客堂中间一扫,廖廖的几个人低下头去,却见临窗的一位公子,手摇一把桃花扇,正冷冷的看着他,嘴角含着一丝嘲讽

    的笑,那汉子怒道:“你是在笑我?”

    夜夭摇摇扇子,哼一声道:“青丘什么时候出了这样歹毒的招数,是滴水教的?”声音清雅温润,却又让听的人觉得心中如被塞了一

    把冰雪,听到这话,那几个人都呆了一呆,那留着青色胡渣的男人站了起来,对夜夭抱拳道:“在下青丘狐玠,请教公子如何称呼,

    回去也好禀告天尊。”夜夭并不看他,只轻手掸了掸染尘的袖子,皱眉道:“我的名称,你还不配知道。”这话激怒了客堂里的那一

    行人,狐玠道:“既如此,便领教领教公子的高招。”说罢抽出一柄大刀,也不客气,身形一转,已向夜夭面门劈去,夜夭不慌不忙

    ,手中折扇轻点,将他的招招杀着轻松化解,看去不像是打架,倒像是戏耍。狐玠见占不了便宜,目露杀机,那大刀上方显露出一只

    黑色的狐狸,张着大口向夜夭扑来,夜夭轻叹一口气,手中桃花扇一转,一点寒芒化作星光,将那狐狸逼得连连退后,那杀气瞬间化

    为无形,狐玠犹不死心,按着刀头念了一句,那狐狸越发凶猛的冲了上来,这次夜夭手中折扇不再是轻飘飘逗他玩,快得根本没让人

    看明白,那狐狸哀哀叫一声隐在刀上再不出来,狐玠却连连退后几步才稳住身形,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嘴角溢出一丝血丝。

    众人大惊,狐玠仍是青丘长老之子,整个青丘除了天尊滴水修得上仙品阶,座下四位长老修炼也各有所成,狐玠虽仍是妖身,然这些

    年见识颇多,修为颇深,妖辈之中最有望修得仙身的就是他,如今轻轻松松被人几招化解,岂能不变色。

    夜夭收起桃花扇,冷冷道:“还有要领教的吗?”依然是温润如玉,却又让人如坠冰窖,狐玠硬生生咽下嘴里的腥甜,站稳身形道:

    “技不如人,甘拜下风,我们走。”说着拉着那铁链便要离开,闵惜儿指一指那女子道:“把她留下来。”狐玠抱拳道:“姑娘并不

    知道他是谁,何必为了他和我们整个青丘作对!”他向着她说,眼睛却看着夜夭。

    夜夭面色不改,冷冷道:“青丘算什么东西?我数五个数,快滚……”一群人对他怒目相视,却不敢轻举妄动,狐玠恨恨的看他一眼

    ,深知以他们的修为,自己现在又深受重伤,根本打不过他,只得说道:“好,青丘记住公子了!”

    闵惜儿见他们走了,将那女子扶起来,给她喝了些水,那人抬起头来,看着她,眼中精光一闪,没有开口说话,闵惜儿并没有注意,

    一双眼睛都在那公子身上,也没有探她脉息,只是匆匆问道:“他们有没有伤着你?”又从身上掏出些药丸给她:“这些是我随身带

    的,平常用来提升修为,也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反正师傅让带着,总是有些好处的,你就随便吃两颗吧。”

    闵惜儿高兴的凑到夜夭身边说:“太好了,原来你会说话,不是又……”聋和哑还没有出口,便被他眼中的怒火给逼了回去,他讥讽

    的说道:“你这么会说话,刚才那狐狸精要掏出你心脏了,怎么就不会还手了?”闵惜儿不以为意,伸伸舌头道:“知道了,谢谢你

    救了我?”夜夭哼了一声:“我对救你没有兴趣。”即使那狐狸精真掏了她的心脏,也与他无关不是吗?他只是好奇那救她的人到底

    是谁?快得他只来得及看到一个影子。还有,鸾鸟说她所使灵药宫中也未必会有,以她这种种迹象来看,至少也有些本事,怎么会在

    青丘那狐狸使那么毒的招数时躲也不会躲?她又为什么会找到桃花居?又是为什么会在这里遇到她,她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面无表情的想着这些,闵惜儿却看到他一直冷冷的看着自己,这么清雅绝美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冷的眼神,她向着他甜甜一

    笑,:“我叫闵惜儿,你叫什么名字?”夜夭回过神来,看她一寸秋波望着自己,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笑容看起来那么无邪

    真诚,他移开视线,站起来向外走去,手里轻摇桃花扇,嘴里说着:“我叫什么你没必要知道,反正也不会再见。”声音虽依然带着

    几分淡,却少了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清冷漠然。

    闵惜儿在后面笑道:“喂,那要是再见,你会告诉我名字吗?记得啊,我叫闵惜儿……”见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她倒也不见怪,又回

    过头来看先前那个女子,她笑眯眯的说:“那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子只是看着她,也不回答,闵惜儿背着双手,嘟囔道:“奇怪了

    ,你们都不爱说话吗?”又对她说:“算了,我也要走了,你快回家吧。”

    闵惜儿走了没多久,就发现有点不对劲,她回头一看,那女子跌跌撞撞的跟在她身后,她满脑黑线的说道:“喂,你跟着我干什么?

    ”那跟着的人不说话,她走她也走,闵惜儿走了一路,都没有理会她,后来走累了,索性坐到草地上,默默盯着天尽头发呆。那跟着

    的人始终离她五步的距离,见她坐下,也在后面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

    良久,

    似乎听见她说了句什么,她转过头去看她,

    “离云影,我的名字。”他一字一句的说。

    惜儿这一次听清楚了,这声音,明明白白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她从草地上跳起来,眼里带着疑惑,紧张的再问:“你是男是女?”

    他上前两步,反问她:“我有说过我是女的吗?”

    闵惜儿退后两步,对他说:“你,你想做什么?”

    他说:“你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顿一顿,他又说:“我受了伤,只有你能救我。”

    闵惜儿戒备的看着他:“我要怎么救你?我不可能救你的,而且,你看,你看起来好好的没什么事。”

    “你的体质很特殊,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历,从小吃了些什么,但我知道只有你能救我。”离云影那双死寂荒芜的眼睛中透出一丝魔

    性,他深吸一口气,又从她的身上闻到凝露香的味道,无论喝再多的水也不能缓解他血液的凝固,他的双唇早已经干裂,他最多还能

    支撑两个时辰,他又暗中使了一次力,却怎么也提不起劲,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废人,若不是如此,也不会被青丘那群小王八蛋轻易

    制住。

    闵惜儿没有回答他,看到他的眼睛,她有些害怕,转身便跑,跑了一小段路,发现他并没有跟过来,她安慰自己:“我并不能救他,

    虽然跟十一学了些医术,但我自己感兴趣的都是毒,害人可以,救人却不会了,再说我又不是十一。”狠狠心继续往前走。

    离云影见她头也不回的走了,而他不可能再追得上她,他动了动嘴唇,终究没有喊她,他只有最后一口真气强自撑着。冷冷的阳光懒

    懒的照着他,他看着天边的一对燕子互相追逐着划过青蓝色的天空。

    徒劳的倒下来,看着面前青青芳草,一朵春花将开未开,他就要无声无息的葬身此地。

    就在他绝望的闭上双眼时,鼻端又飘来那若有若无的清香,他躺着没有动,觉得自己此时正在一个梦境中,

    闵惜儿蹭到他身边,惴惴不安的探了一下他的气息:“喂,你……你还活着吗?”

    他微不可见地扯了下嘴角,沙哑的声音响起:“你身上有凝露香的味道,让我喝一口你的血。”

    “……喝血?你疯了,我的血怎么能给你喝啊,又不是水,失了血我不就死了吗?”

    她挨着他坐在草地上,背过身去不想再理他,等了一会儿,看他那奄奄一息的样子,终究是不忍,疑惑的问他:“真的喝口血就可以

    救你吗?”他没有说话,然而那双眼睛里都是满满的渴望,她想了想,将手递了过去:“只可以喝一小口啊!我……我怕痛。”

    他的荒芜的眼里蓦的腾出希望,本是久旱的人,突然见了甘霖,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他抓着她柔弱无骨,肤如凝脂的纤纤素手,

    也不看她春葱玉指如兰花,他的鼻内充斥着的都是那可救他命的香气,毫不留情的在她手腕处一口咬了下去,她一吃痛,想要往回抽

    ,他尝到了那甜腥,如何舍得松口,便死死抱着那白玉样的手使劲吸,她看不见他的面容,只觉得手腕处一阵痛又伴着一阵奇怪的麻

    ,她又痛又恼,不知不觉掉下泪来,那泪水落在他的皮肤上,他只感到一阵清凉透进他的肌肤,犹如置身在山谷的小溪,那些在体内

    如炙阳一样烤着他的火迅速的熄灭,那裂开了口的皮肤在泪水流过的地方突然开始愈合如新生,阳光变暧,燕子翩跹,春花开了。他

    松开她的手,接住那晶莹的泪珠。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她的泪在他身上引起的变化,一时间忘了痛,无比震动。

    “原来你的眼泪就是凝露香,原来如此……”他喃喃着又无比惊喜的将她落在他手上的泪珠全数吸进嘴里,又鼓励她:“快哭啊,我

    只要你的泪,不咬你了,不要你的血。”

    惜儿愣住,哭?她从小就怕痛,刚才也是因为害怕和忽然的痛才流泪,现在却让她刻意去哭,她摇摇头:“哭不出来……”

    离云影问她:“你从小到大就没有什么悲伤的事吗?”又缓缓的说:“我从生下来便没有人喜欢我,我父亲说我是魔,将我扔进荆棘

    丛中,我母亲知道后绝食而死,我被一只蜈蚣怪带到一个洞中,我那时候不知道他是吃人的妖怪,被他关在铁笼子里养了十年,天天

    给我吃毒草,想把我炼成一颗毒丹,用我的身体修炼妖法,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每天在我皮肤上划一条小口,把那些毒草或者毒虫

    埋进去,他在笼子外面看着我痛得死去活来,却不要我死……”

    闵惜儿听他说着,也不去探究他说的是真是假,先是觉得骇人听闻,然后便只是觉得他那么可怜,转念又想到自己,原来自己连父母

    是谁都不知道,如果没有师傅,或许她的命运就会和他一样,被遗弃,被伤害。

    从自己有可能被遗弃想到现在不在师傅身边,似乎这天地间孤零零的真的只剩自己一个人,

    这样一想,心里悲痛,她珠泪纷纷而落,呜呜咽咽的哭起来,

    他接着这些亮晶晶的珍珠般的眼泪,身上的那些失去的力量都慢慢的复苏,原本走火入魔的心底现在平静得犹如一潭澄清的湖水,他

    盘脚坐下来,周身运行了一遍,不仅功力复苏,而且,似乎无上仙法更进了一阶,这个发现几乎让他欣喜成狂。

    他呆呆的看她还在很认真的哭泣着,哭泣中却又带着娇俏,犹如梨花带雨,又似海棠凝露,竟是说不出的动人。

    “别哭了,别哭了,我……我已经好了……”他转过头去不再看她,

    她身上的香若有若无地氤氲开,沾染在他的眉梢鼻端,不知不觉间也缠绕进了心中,许久以后,他静静的又很认真的说:“你既救了

    我,以后我的命便是你的。”

    正在抹眼泪的闵惜儿听到这一句,皱着鼻子道:“谁要你的命啊,我又不是吃人的妖怪……”说到这里,突然想起自己本就是妖,似

    乎那蜈蚣怪伤害他自己也有责任一样,她有些愧疚,不好意思的对他笑笑。

    原本才哭过的面容干净明亮,眼睛更是亮得如一横碧波,这一笑如雨后彩虹,明媚鲜艳,他的心微微一动,呆呆看着她。

    闵惜儿站起来说道:“竟然你已经好了,那我要走了。”

    离云影急急道:“去哪里?”

    “本来打算去灵山的,不过去灵山必定要过青丘,我还是绕路去日月山吧。”

    离云影笑道:“我如今已无妨,你不用怕,我陪你过青丘。”他说着眯起眼睛:“我正要找那些小崽子好好叙叙旧。”

    闵惜儿笑:“我也不是怕他们,只是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看他一眼道:“我大概还得在这里游玩两天,过几日才会出发,你不

    用跟着我,我又不是不认识路,我们就此别过吧。”

    离云影见她不想与他同路,也不勉强,将耳朵上一只月牙形的耳饰取下来,给她道:“这是我的信物,你戴着,如若要找我,将它取

    下来握在手中,叫我的名字,我自会出现。”

    闵惜儿连连摆手,离云影叹口气道:“你留着它或者我跟着你,像影子一样形影不离,你自己选。”

    闵惜儿骇笑道:“为什么?你的伤不是已经好了吗?没必要再跟着我了。”离云影的眼里半是玩笑半是真:“我说过,你救了我,我

    的命就是你的。”

    闵惜儿当他玩笑话,干巴巴的笑道:“那我收下这个,就当我们两清了,你不用跟着我了。”

    他但笑不语,将那耳饰递给她,她接过随意看了看,也看不出什么材质,随意的带在耳朵上,试探道:“那我先……走了?”

    他看着那月牙儿,点点头,闵惜儿在他的注视下怪不自在,走了一段路,摸摸耳朵,总觉得那双眼睛还是在看着她,她嘟喃一声:“

    真是个怪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