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2 青丘一滴水

章节字数:4992  更新时间:14-07-09 19: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青丘之祸

    这样说着话,已经不知道到了哪里,前面高山峦峦,半空中一团白雾,雾气中出现了闪烁银光的山顶,风中隐约传来一阵叫声,如婴

    儿般,又带着凄楚,凤鸟停了下来,原来这白茫茫的一片都是积雪,闵惜儿看到一团白影从面前一闪而过,连忙示意夜夭,夜夭也眼

    尖,依稀倒像是个小兽,两人在雪地里找寻一圈,一无所获,闵惜儿纳闷道:“难道是我眼花?”

    话音未落,一团小毛球从雪地里直往前面冲去,夜夭抬脚就追了过去,闵惜儿也几个起落随后,眼看着下了几个山坡,出现了几重屋

    舍,依山而建,飞檐斗拱连绵宏伟,那小毛球在一座殿堂旁,不见停留便没有了踪迹。

    夜夭停下来看了看那屋舍之上的狐狸面具,皱了皱眉,回头正见闵惜儿撞过来,他一把拉住她,叹口气道:“这下有麻烦了,我们还

    是招凤鸟走吧。”

    闵惜儿正要问,前面传来的打斗声打断了她,她喜道:“有热闹看。”不等夜夭答话,飞身而去,停在院落中时,她才开始后悔来看

    热闹。

    一群人也因为她的到来起了一阵喧哗,喧哗中一人大叫:“真是好巧,姑娘竟然来了我们青丘,看来得来全不费功夫!”

    闵惜儿干笑两声,答道:“是啊是啊,好巧好巧。”苦着脸望了望身后,真是太不巧了,凤鸟把我们带到青丘来了,更不巧的是,还

    遇上仇人了。

    夜夭咬牙暗恨,笨女人!终究还是跟了上来,刚才说话那位,青色胡渣子,下巴上一颗黑痣,正是沃野所遇青丘狐玠,对面一群人中

    ,为首一个女子,长一副姣好面容,水润圆滑,手中一根金鞭,闵惜儿撞进来时,两阵人似乎有些争执。

    狐玠道:“水妍,我们的事等会再说,这两位是我的客人,好容易来了青丘,我得好好招待招待。”

    那叫水妍的女子眼睛在他们身上一转,冷哼一声:“不管是现在还是等会儿,下毒的事天尊不追究,我是必查到底。”

    闵惜儿哈哈一笑,说道:“无妨无妨,你们的事要紧,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回身拉过夜夭,

    狐玠说道:“竟然来了,就不要走了。”身形一闪,早已经到了她面前,他直取闵惜儿,一则欺她法术不精,上次在沃野连黑风也躲

    不过。二则这是他的地盘,不说天尊滴水,现下四位长老都在,并不怕她身边一个夜夭。

    闵惜儿这次早已有准备,上次不过是因为她初离姬山,平生也未动过手,至于法术却得朱颜亲自教导,她唇边轻笑,衣袖一挥,轻轻

    挡住了狐玠,夜夭冷眼旁观,并不插手。

    狐玠手腕翻转,一团青气锁向她上身两处大穴,闵惜儿两指拈花,轻描淡写,狐玠只觉得无论多凌厉的招式到了她身边都被轻轻化解

    ,甚至连她衣角也没碰到,这一惊非同小可,正骑虎难下,一声厉喝:“痴儿还不退下。”随着声音来的是大掌带来的一股强大劲风

    ,犹如秋风扫过原野,先将狐玠轻轻扫向了一边,余下的凶猛劲道看似收势不及,堪堪对着闵惜儿而去,闵惜儿凌空一个翻身,那掌

    风擦过她面颊,带着她耳朵上月牙形的耳环叮咚一响,她摸摸耳朵,说道:“好险。”看向来人,原来是一须发皆白的老者,满面笑

    容的说道:“姑娘见谅,来我青丘皆是客,小儿多有得罪,作为青丘四长老之一,狐葛逊有请姑娘进殿内歇息。”

    狐玠站定身形,叫道:“爹!”狐葛逊看他一眼,他满脸通红退后,那长老这一掌看似教训着他,掌间劲气却着实向着闵惜儿,夜夭

    在旁冷笑一声,真是只老狐狸!

    那叫水妍的女子却开口道:“长老这又是唱的哪一出?青丘何时有客了,就算也客,也得问过天尊吧,什么时候轮到你自作主张了?

    再说,现在我们讨论的是天尊中毒一事,有客在,总是不太方便。”

    “水妍你太放肆,天尊何曾中毒?就算真的中毒,也不应该当着外人的面在这胡言乱语。”随着声音走出三个人来,

    出来的这三位,一位精瘦凶悍,一位方面大耳,一位却是面如敷粉,水妍冷笑道:“四位长老倒是一个比一个来得快,这么说解毒的

    事是有办法了?”

    水妍乃是滴水身边第一仙侍,性格泼辣无比,青丘少有人敢招惹她,三人摇摇头,都再无言语,三位长老后面站出一人来,脸上一条

    疤分外明显,指着夜夭道:“好巧不巧,来了青丘,今天就把上次的账算一算。”

    闵惜儿抿唇一笑,看着他的手掌正中道:“正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们的账是要算一算。”

    夜夭心下暗思,既然要和我打,少不得还是要留他一命,在青丘总要卖滴水一个面子,不如就论个输赢,点到为此,当下道:“不如

    就趁着几位长老在,有个公平的见证,不管输赢,愿赌服输,永不追究。”

    黑风道:“那就说定了,无论生死,都不得再理论。”他定了定神,指着闵惜儿道:“那我就先会会姑娘,一会再和公子较量。”

    夜夭微一皱眉,正落在黑风眼中,他心中暗喜,也不等闵惜儿回话,依然双拳出击,一掌扫她面门而去,一掌攻下盘,整个人也随着

    出拳时双腿屈起,地下带起一团黑气,卷起泥块草皮,直奔闵惜儿。

    闵惜儿全神戒备,见他下狠招攻来,她轻轻一挥手,若风之泠泠,如水之漫漫,快得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几朵奇怪的花已经将他手

    脚都钉在了他身上的树上,姿势看上去像张开四肢的乌龟。

    “哈哈,狐狸变王八!”闵惜儿拍手笑道,转过身对夜夭说:“把这只王八牵回去炖汤会不会有骚味?”

    夜夭看着她,举手投足间有一种令他说不出的熟悉与从容,这样的淡定让他一时间有些恍惚,在他这一恍惚中,那黑风双眼大睁,两

    只手臂突然肿起变大,一眨眼间已粗壮如那棵树,而困住他的那棵树就在瞬间变成了木屑,他喉咙里吼了一声,挣脱手脚,那袖中却

    伸出一柄奇形怪状的利器,带着倒勾,故技重施,从背后直袭闵惜儿心脏。

    闵惜儿正对着夜夭说笑,只觉得背后一阵杀气袭来,要转身已然来不及,情急之一扑倒在地向后一滚,从黑风的脚边已转到他背后,

    黑风收势不及,顺势也一扑,却觉得脚下突然被谁一绊,跌倒在地的同时,那利器也没入了他的身体,他睁大眼睛不相信的回头看了

    一眼自己脚边的一颗小石子。

    事情发生的太快,几位长老大惊,其中那精瘦凶悍的怒道:“竟然在我青丘伤人!留下你的命来。”

    那凶悍长老刚跃起,夜夭也飞身而起,袍袖翩翩,扬手洒出一片桃花,飞花飘零,这样的场面,他偏偏意态闲雅,举手投足之间,如

    春雨润物,如春风拂柳,惜儿在心里赞叹一声,真是好看,怎么打架也打得这么好看!

    这一场桃花如细雨,那长老全身都被桃花所贴,一时间竟动弹不得,夜夭道:“长老且住!之前就说过不论输赢,无论生死,永不追

    究,难道青丘也要做这等说话不算话之事?”

    闵惜儿奇怪的说道:“是啊!我根本就没有想过杀他,是他自己杀了他自己,为什么要把账算在我头上,你们也太无理了!”

    狐玠恨道:“你们到我青丘来闹事,而今杀了黑风师弟,还想推个干净,真当我青丘无人了吗?”

    水妍冷笑道:“你们且把自己与青丘划分开来,青丘不做这等丢人之事,况且本是黑风暗算在先,你们四长老门下,还少了这种狠毒

    血辣之人吗?早先杀别人杀得起劲,今天好容易被人杀一次威风,便要仗着青丘来说事,说来只怕天尊也不许。”

    狐玠正要答话,众人突然听得一阵细细的叫声,如婴儿般婉婉转转,他退后弯腰站定,屏住呼吸,并不敢答话,几位长老也对视一眼

    ,面无表情。正面转出一人来,玉带锦衣,宝冠金靴。若论气质,比朱颜添三分,若说俊朗,与夜夭可媲美。

    水妍扑过去叫道:“滴水哥哥。”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欢喜。

    闵惜儿闻声向那人看去,长一双风流多情的狐狸眼,闵惜儿只看了他一眼,只那一眼,便觉得那目光中一轮旋涡,幽深中泛着妖异的

    青影,又一闪一闪像是有耀人的星光,那星光翻来覆去的动,诡异飘摇,闵惜儿只觉得脑袋晕晕乎乎,她茫然的看着他。

    一双冰冷的手抚上了她的眼睛,她回过神来,低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心点,这是摄魂术!九尾狐最擅摄人心魄,你不要再看他

    的眼睛。”夜夭将她拉在身后,这个黑锅,真是背定了。将来,定要这小女妖偿还。

    当下夜夭对那男子轻轻一点头,说道:“夜夭见过天尊。”

    青丘天尊滴水对夜夭打量一阵,点头道:“原来是公子,怎么有兴趣到青丘一游?”,富有磁性的声音低沉黯哑,极度魅惑的悦耳,

    他说话的时候,从他的身上骨碌碌滚出一团小毛球,仔细一看,一只白色的九尾狐,小小的一团,也不过巴掌大。水妍弯身将它搂在

    怀里。

    滴水看了看四周,他略一皱眉,心里寻思道,自从琼华宴后,听闻夜夭以妖身下界历劫,如今为何到了青丘?是有心还是无意?又看

    一眼狐葛逊,这个老不死的,不仅纵子行凶,为非作歹,如今还觊觎天尊之位,他真当这青丘是他的天下?又扫过黑风早已无生气的

    身体,虽说是老狐狸那边的人,但终归是他青丘子孙,扫一眼闵惜儿,除了长得不错,看不出其他,和夜夭在一起的女子,与九重天

    到底又有什么干系?

    心里一刹闪过千思万绪,面上却微微笑道:“青丘竟来了客人,为何没有人禀报?”

    那狐葛逊瞅一眼滴水道:“客人来此杀了我门下黑风,此事还请天尊作主。”青丘既乱了,何不再乱一点。

    滴水叹口气,淡淡笑道:“不怕公子笑话,滴水如今做不了谁的主,四大长老比滴水有能耐多了。”又望了望天边那块不同寻常的云

    朵:“再说今天青丘似乎特别热闹,贵客一拨接着一拨,各位来去自如,青丘也没有留人的道理,就请自便吧。”

    他目示水妍退开,这个烂摊子,就看看他们怎么翻覆,如果不打最好。如果打起来,正好借他们的手把青丘这门事料理干净,狐葛逊

    眼看要进阶了,自己身上的毒尚未得解,天帝也不知是什么心思,他正好作壁上观。

    滴水带着笑意坐着,悠闲的玩着手上的一块紫玉,一副不关已事的样子,四大长老各自为政,狐葛逊明面上不敢再说什么,心里却恨

    不得吃了闵惜儿,但他也觉察气氛有异,以滴水的品阶,尚有忌惮的事,自己何苦为个黑风强出头,一时间静默无声,夜夭打开折扇

    轻摇,桃花扇上的那一抹红明艳得慑人心魄。而闵惜儿的笑容透明温暖,不染半点尘埃。

    夜夭说道:“天尊已经发话了,看来四位长老也不会强留我们,惜儿我们还是就此告辞吧。”

    此话正中闵惜儿的心思,她连忙乖乖跟在他后面,夜夭向滴水淡淡道:“打扰天尊了,夜夭就此告辞,如天尊赏脸,改日请到源泉山

    做客,源泉山别的没有,美酒管够。”

    滴水心中一动,笑容更深了:“竟如此,那改日少不了找公子讨点酒吃。”

    两人重新上山,闵惜儿去召唤凤鸟,夜夭似笑非笑的看了闵惜儿一眼,问道:“你自己走还是跟我走?”惜儿苦着脸,心里想着:我

    还有得选择吗?莫名其妙杀了只小狐狸,要不是你老人家和人家的老大认识,人家能轻易让我走吗?不跟你走,我怕我还没出青丘就

    没命了。

    她对夜夭展颜一笑,到他身边眼巴巴道:“反正你也没事,不如我们结伴同游八荒四海吧?”夜夭伸手敲了下她脑袋:“长一副聪明

    样,我看你笨得要死!”说完这一句,自己却有些发愣,他这是在做什么?好好的找一个麻烦在身边,以前的自己有过这种强烈的想

    要保护人的欲望吗?只是看到她,就直觉性的想要把她带在身边,总觉得要是没有他,她那么笨,该怎么去识破别人的诡计?

    不过,看到她,却让他的心里没来由的觉得一阵阵暧,想到这里,他微微一笑,他最常有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这一笑,如薄冰乍融

    ,已经惊呆了草丛中躲藏了许久,也看了许久热闹的两个小脑袋。

    红情揉了揉眼睛,舌头打着结问绿意道:“是我眼花了吗?正在笑……笑的那个,是我们的……公子吗?”绿意则看一眼夜夭旁边的

    女子道:“公子这块坚冰,看来要融化了……”

    两妖从草丛里跳出来,红情扑上去抱住夜夭的腿哭道:“公子,公子,我们找得你好苦,吃不饱,睡不好,风餐露宿,担惊受怕,总

    算找到你了。”绿意抱着另一条腿道:“再找不到你,阿鸾会将我们活剥了。”

    闵惜儿看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妖,一个着绿衣,一个着红衣,头上满是草根泥屑,对夜夭说道:“原来你离家出走?”

    夜夭没有理会她,一脚踢开红情,淡淡瞅了绿意一眼,绿意一个哆嗦,松开了手,掏出一条洁白的手帕将夜夭的白袍擦了擦。

    ————

    驾着青鸟在云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的朱颜,对身边的十一说:“看来惜儿玩得挺开心的。”

    十一扯扯嘴角,心里满是血泪,开口道:“她倒是挺开心,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受罪。还有,我真正心痛的是,那些灵药就被她随随便

    便的乱用,也不知道我耗了多少灵力,用了多少灵草才成,就是你用一粒也能增加不少修为,她倒是大方!就那么十几颗,她下山时

    全数给了她,碰见一个给一个。”

    朱颜失笑:“也罢了,你也不用心疼,我原本是担心她太过纯真,下山会被欺负,现在见她有了这许多朋友,想来也不会有大事发生

    ,就让她随意自在的和他们玩吧,我倒要耽误你去一趟离恨天。”

    十一抬起头,似乎有些不可置信,皱眉道:“九重天外离恨天?天河之内最苦地?你是说……”

    朱颜的目光追随着那一抹翩翩起舞的明亮背影,淡然道:“萼绿宫已不是当年的模样,那棵灵草不知所踪,此事很可能和离恨天中那

    位有关,你去一趟,记住,只要灵草,其他事与我们无关,不必插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