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1 露桥夜闻笛

章节字数:2889  更新时间:14-07-09 18: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3章月夜荡舟,露桥闻笛

    两人重新上了小舟,绿意荡着轻舟到了江心,此时海面平静,空气中都是烤虾的香味,闵惜儿道:“真香啊,红情和绿意的手艺真不

    错。”

    夜夭看了看那溢着香气的虾蟹,没有说话,伸手在衣袖里掏出一片树叶,吹了口气放在水面,那水面又荡出一叶轻舟,他对闵惜儿道

    :“走,我们去那船上坐,这船被他两个弄得烟熏火燎,害得我酒也无兴趣喝。”

    可怜两个忙活一阵,还被嫌弃,绿意在心里咕噜几声也就算了,红情眼珠一转拉过闵惜儿在船弦轻声说道:“我们伺候公子惯了,你

    一会过去帮他烤条小鱼,记得放上这个,这是公子最爱的了。”说着掏出一把长着细嫩叶子的草,闵惜对花草药木最是在行,当下看

    了看,原来是蘼芜,感叹道:“原来你们公子还有这爱好。”

    红情转过头阴恻恻的笑了一下,自去给夜夭准备酒。

    半个时辰后,

    “你放了什么?”

    “白芷而已……”

    “嗯?”

    “好吧,还有蘼芜……”

    绿意得意洋洋在那舟上假装划桨,看着夜夭,夜夭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弧线完美的嘴唇上很不协调的粘着一片没有切碎的蘼芜。

    看着高贵的,俊朗的,冷酷的,一向风采奕奕气质非凡有洁癖又对蘼芜深恶痛绝无人敢于亵渎的公子那难受的样子,绿意忍着笑忍得

    脸都绿了。

    “……”夜夭好半天才吐出一句:“妖也喜欢香草?”

    “我不喜欢,但是红情说你喜欢蘼芜……”

    夜夭斜了一眼那边小舟上的红情,红情正准备送酒过去,被那眼光吓得手一个哆嗦,酒瓶不稳,碎裂在地,顿时满舟中酒香四溢,夜

    夭眯眼懒懒道:“费了我的好酒,回去就把你拿来做酒引子好了。”

    红情垂头丧气的缩进舟中,不敢再回嘴。

    夜夭不动声色的另端过一盘,缓缓说道:“听闻魔界换新君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人物。”

    闵惜儿道:“魔君还能是什么样的?竟然统领我们妖魔两界,肯定就是妖魔样呗。”叹口气又道:“只是不知道天帝会怎么想。”

    夜夭瞥她一眼:“天帝怎么想?关我们什么事?”

    闵惜儿笑笑:“换魔君了嘛,天帝不会担心魔界大乱啊什么的,不过,我对这什么魔君啊都不感兴趣,天帝呢,我更不喜欢,听说一

    千多年前,前天后刚遇不测,那天帝便立新后,为了新后,还奢侈的建九重天第一宫,名为琼华,真是昏君啊昏君!”

    夜夭嘴角勾起,看不出是嘲讽还是想笑,幽幽问道:“你一个小小的妖,怎么连九重天琼华宫也知道?”

    “我当然知道了,我可是对仙界历史了如指掌,不过,说天帝做什么,我就是喜欢前天后,顺便提起这个老头子,顺便……”

    “哦?你喜欢前天后,你确定这不是胡言乱语?你几时出生的?”

    “我虽然没有见过她,但是我读过她很多传记啊,虽然现在些传记都被禁止和销毁了,可是我手上有一本她写的毒理哦,听说她还有

    一本医理的札记,可惜我无缘得见,所以我只懂毒,不懂医,现在肯定整个九重天也找不出她的任何东西了罢!”

    闵惜儿长长的叹息着:“可恨新后让天帝贬了太子,听师傅说,那时候太子才几岁,也就比我多出生六七年,现在也不知道那失去母

    后的太子怎么样了,一千多年了,肯定是心里凄苦难言吧……”

    夜夭突然沉默下来,目光移向那魂海,将手中的沉水香一口饮尽,酒液入喉,沉重缓滞,带着心口都痛了痛。

    看了看那边舟中睡得正香的红情与绿意,他站起来对闵惜儿道:“夜已经深了,你回去歇息吧。”

    闵惜儿点点头,夜夭收了舟,看着她踏过露桥回了房,他自疾飞而去,寻到一处树枝,几个起落跃了上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在树

    叶顶端,此时正是蟾月娟娟,那银盘像是用水洗过似的,清澈又明亮。

    回房的闵惜儿辗转反侧没有了睡意,她推开窗,放眼望去,明月清风,不染点尘,深深的吸一口气,一山一水,通透舒爽,果然是蓬

    莱仙境!

    夜风中远远的一阵埙音传了过来,低沉委婉,初听犹如鸟困笼中,重重山恋,叠叠梦影,欲飞难飞。慢慢的乐音缓了下去,譬如挣扎

    得累了,心亦倦怠,再往后听下去,却是慢慢昂扬了,好似心情变得舒畅了,未了再一个高音,犹如笼开鸟飞,直入白云深处,从此

    天高海阔,多么美好的憧憬。

    一埙毕,似乎心里的怨恨渐渐的化为嗟叹,夜夭跃下树枝,闲庭信步,且走且思量,微风中却吹送来一缕笛音,先是低柔,初听如夜

    半无人温柔私语,采采流水,蓬蓬远春,嗟嗟红颜。慢慢的兜兜转转,像是附和着他先前的憧憬,满满都是缠绵缱绻,越往后越明亮

    洒脱,似碧溪垂钓,乘舟梦日,蝴蝶曼舞,失意中的希望。

    一曲毕,闵惜儿将玉笛收进香袋,开门沿着露桥慢慢行去,天就要亮了,不如就着清莹碧波,好好自在松快一下,行到露桥南面,见

    前面一抹影子从身边飘过,没有实体,像是一阵烟,又似一口气,更像一团雾,裹着一团绿光缓缓移动,虽觉诡异无比,但她还是看

    到了那带着绿光的影子中抽出的一支箭,箭头正对着前面树林中一个静立的人,闵惜儿抬头一望,却是夜夭。

    她大惊之下,想也没想,倾心全力朝着夜夭飞扑了过去,那一线绿光,激射而出,穿过她的肩膀直奔夜夭心口,

    夜夭醒觉,伸手抱过她,衣袖一挥,除了一团绿色粉雾四射绽开,夜寂寂,人悄悄,不见任何踪迹。

    那箭头离夜夭的心口仅差一毫米,闵惜儿低头看了一眼那箭,道:“还好,没有伤到你……”话未完,便觉身子一软。

    抱着闵惜儿去小舟上唤醒红情绿意,两妖慌忙问:“妖女怎么了?”就被夜夭的脸色吓住不敢再多嘴,赶紧随着夜夭回到小屋。

    夜夭点指封了她的穴,再看她整个肩膀已然肿起,那箭头的毒液,沾血即入,他撕下自己的衣袖将她肩膀以下勒紧以防毒液侵体,红

    情取下箭来,闵惜儿在牵扯之下疼痛,睁开眼睛就看到夜夭裸露的手臂上像胎记一样的一枝桃花,不觉呆了一呆。

    见她醒来,夜夭目光里翻涌难言的情绪:“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箭,他们是针对我来的,与你何干,你不知道妖血沾这毒即死吗?”

    他的手抖动得厉害,带动着撕开的衣袖露出肩膀上一枝红色的桃花,那桃花也颤抖着,却能看到鲜艳的火红怒放着。

    红情道:“公子现在也是妖身,如果不是妖女替你挡一箭,后果也不难想像。”虽然仍叫着妖女,看她的目光却多了丝感激。

    此时的闵惜儿并没有听出红情的话有什么不对,她整个嘴唇都一片青紫,然而还是嚅动了一下,想要笑着安慰他:“我不怕毒…以前

    经常拿毒药当饭吃…幸好不是你……”又指指腰上所系香袋,夜夭赶紧解下来,看她倒出一颗药丸出来吃下去。“你别担心,我现在

    不是没有死吗?”

    夜夭也知道她随身所带药丸有奇效,脸色稍霁,他慢慢伸手,似乎想去抚她如丝绸般滑软美好的乌发,手指将要触及她头发时微顿了

    下,终究放下手,改为点了她的睡穴,轻声道:“好好休息一下,我准备一下,马上带你回去疗伤。”

    将门带上,唤过红情道:“这里离舅舅封地不远,你去请他来一趟。”红情答应一声自去了。

    绿意问:“公子妖身下界在九重天也不过几日,他们这么快就动手了?这次是什么人?”

    夜夭沉吟一下:“这种只是用气凝聚,用意念移神来控制毒箭,四海之中除了贰负再没有第二人了。”

    “你是说那人是贰负?当年贰负和臣子危合伙杀死了窫窳神。天帝不是把贰负拘禁在疏属山中,并给他的右脚戴上刑具,还用他自己

    的头发反绑上他的双手,拴在山上的大树下吗?怎么会是他?”

    “天帝只关押了他三千年,后来天后求情,天帝便放了他。”夜夭眼眸里似乎结了一层霜,绿意道:“先回源泉山吧。”夜夭点头,

    转身欲带闵惜儿走,这一开门,却发现她不见了。

    (月榭携手,露桥闻笛,什么时候她就这样走进了他的心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