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4 牡丹花下死

章节字数:4140  更新时间:14-07-09 18: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仙皆尽兴而归,只有那绯石如在云里雾里,只觉今日这人分外的飘渺,这酒分外的香醇,在侍从的扶持下高一脚低一脚的往客房去

    歇息,青玉冠歪斜,脸如猪肝色,早失了先前那气韵风姿。

    众仙歇息处乃是一个大院落,绕着水晶宫正殿修建而成,从上面看去,正是一个‘回’字。

    绯石尚未进入院落,耳边响起一阵轻微而遥远的低鸣,仿佛是一阵笑声,又恍惚是有人哭泣,此时的绯石却难过了,一半身子如在冰

    水中,一半身子如在火焰上,那双眼睛又带着点妖异的暗红,他抱着头直嚷痛,身体开始扭曲成怪异的图案。

    刚刚回来的绯桃见状大惊,略一思量,便转头对身边侍女说道:“哥哥这是中毒的迹象,今日在座之人一个也不许放走!”说着便扶

    绯石回房,又传来十八赤甲卫围住院落,禁止众仙出入,其霸道嚣张似天后亲临,众仙皆恻目。

    此举早惊动了龙王,率众来时,那绯石经过一阵翻天动地的痛苦,早已晕了过去,那绯桃怒气满面当着众仙面指责道:“老龙王你办

    得好酒宴,如今我哥哥身中剧毒,如我回琼华宫上报天帝天后,你东海难免夷为平地!”

    龙女卿卿腹诽道:“玉瑙仙髓算什么剧毒,就是连毒也算不上,只不过让他受一下水火之苦而已,一个大男人,连这点小小苦楚都受

    不了,还学女人晕?哼,现在让你沉睡梦境,快乐逍遥,还真是便宜你了,改天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剧毒……”

    龙王仔细察看绯石,沉吟道:“绯桃仙子此言差矣!如说酒宴有任何不妥,为何绯桃仙子无事,独绯石公子中毒?况且,看公子神色

    ,似乎不是中毒,倒像是美梦沉酣。”

    众仙皆偏头去看,果然见那绯石的脸上挂着美好的微笑,神色安祥,似乎还带着一点满足?

    众仙哗然,没见过身中剧毒还这么快乐的……

    绯桃冷哼道:“这不过是表面现象,刚刚哥哥那痛苦的样子你们是没有见到,如若再次发作要作何处置?”又一指睿卿卿道:“如若

    哥哥有半点事,便要你这龙女之命相陪!”

    龙王脸色变了两变,也不由得要发怒,一个小小的仙子,竟然敢如此欺我东海,如若不是看在天后面上,她早死了千百次了,还敢要

    龙女之命,也不想想她能动得了她?抬起头看了朱颜一眼,只见他负手冷冷一看绯桃,倒像是看一个小丑,一副稳操胜劵的样子。

    龙女卿卿在朱颜背后无声的冷笑:“这九重天的仙子都这副样子,如此无礼?竟然这样,晚上夜深人静时,找你试试毒……”

    见朱颜并没有示意,龙王只好收敛怒气,再三劝慰,绯桃不再摆脸色,但怒气不减,只让众仙散去不许离开龙宫。

    夜半,从水晶宫看出去,海面那一轮月似轻烟,照得周围的精心养育的花朦胧如雾,闵惜儿悄悄溜进了绯桃的寝殿,只扫了一眼,便

    腹诽道:“死龙王,竟然还给这蛮横的破仙子住这么大的寝殿,真是浪费啊浪费!”

    她转了几圈,想找个合适的地方下点毒,先是在那金丝软被中翻了翻了,想着要不下点痒痒散,让她好好折腾?想了想太便宜她了,

    又看了看桌上的茶水和糕点,从香袋里翻了翻,或许给她下点红红粉,让她全身都长满红豆,哈哈,长满红豆的脸发起怒来一定更好

    看,正要动手,突听得脚步声进来,她一闪身隐进了屏风后。

    只见那门口两人,一人正是那破烂仙子绯桃,另一人却是黑衣蒙面,两人进殿后,绯桃问道:“确定这龙族再也找不到有三精魂的人

    ?奇怪了,龙族宠大,难道是透漏了什么风声?”

    那蒙面人道:“那龙女从母体自带三精魂,可奇怪的是我却探不到她身上的感应,此事我要尽快回去禀告,仙子可见机行事,如能将

    那龙女带回去……”

    话未说完,手中突然翻出几根黑丝,直绕向屏风后闵惜儿,同时那绯桃仙子大喝道:“什么人躲在那里?还不出来受死!”

    闵惜儿正听到三精魂,似乎与那龙女失踪有关,心里正在思量,不防那黑丝带着粘粘的液体直向她而来,似一条被拉得变形的蚯蚓,

    那形状看来恶心无比,她踢过屏风旁一个软凳挡了一下,自己借助那软凳之力,如飞丸般,从那细小的窗口弹了出去。

    不想窗外也是一个回廊,只见满墙壁的水晶不见出路,闵惜儿不由得在心里骂那老龙王只知炫富,不给自己留退路。抬头见那水晶格

    上一方小天窗,大概是用来给某个房间通气的,她大喜,刷的一下将自己折叠成了一片云,又啪的一声合拢,像那光滑的绸缎一样,

    团成了一小块,从那天窗翻了进去,这一思量一折叠,不过刹那间,那黑衣人并绯桃追出来时,除了回廊中的风吹得那些水晶冷冷的

    响,再找不到半点踪迹。

    闵惜儿进来的这个房间,规模也仅仅比绯桃那个小一点点,各种摆设也大多精致华美,心里直叹,这东海真是富得流油啊!正欣赏一

    个八宝琉金玉嵌套瓶,突听到内殿一柔软女声问道:“魔君,浴桶已备好,可要小婢伺候沐浴?”

    魔君?难道就是妖魔界最新上任的魔帝?闵惜儿的眼睛离开那八宝瓶,探头往外一看,秀丽男子静坐在几颗夜明珠围起的琉璃灯下,

    银袍镶金丝,气质一流,只是太清美了,不像狠辣的魔界一帝,倒像一缕风,又像是一抹雨,那般的轻柔。

    那美貌侍女抬眼望了望他,眼神中的渴望和仰慕让闵惜儿都动了动心,魔君并没有抬头看她,她等了一会儿,终究有些不甘心的走了

    ,魔君这才站起来,除了外袍……

    闵惜儿急了,他,不是吧?怎么好好的躲到魔君的房间来了,关键是,他好像要洗澡?这可怎么办,她可无意偷窥啊!

    这一思量间,那魔君已经将上半身都除尽了,手伸到了腰带上,闵惜儿慌忙大叫一声:“魔君……”变回龙女,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哈哈笑道:“啊,魔君,等等……”从香袋中翻出一个木瓶,“我忘记吩咐刚才那侍女给魔君你送上龙宫特有的洗澡专用沐浴露…

    …”

    那魔君皱皱眉,看着她,问道:“你是谁?”闵惜儿对他眨眨眼道:“我是龙女啊,我叫睿卿卿,怎么,你没见过我?”

    魔君再次上下打量她一下道:“龙王的小公主,听闻你一舞惊动众仙,不巧酒宴那时我因有事耽搁没有赶来,无缘得见。不过……”

    他指了指内殿:“你怎么从那里面出来?”

    “哦,是因为我早来了,原来魔君是因为有事耽误,啊,我刚才太累不小心等魔君等得睡着了,现在正要走……”她将那小瓶放在桌

    上:“魔君,夜深露重,早点休息。如在龙宫有什么需要之处,尽管与我说啊。”她一边说着一边抬脚往外。

    从他身边掠过,正要舒口气,不料那魔君开口道:“龙女!你身上哪来的凝露香的味道?”

    “凝露香?”闵惜儿讪讪笑道:“魔君,凝露香是什么?”

    那魔君突然上前抓住她手把她仔细打量了一番,却找不出任何破绽,只得问道:“你和……我问你,你认识闵惜儿吗?”

    龙女也将他上上下下仔细看了看,有些面熟,却实在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他,开玩笑,人家是魔君也,魔界一帝,当下开口道:“

    不认识,闵惜儿是谁?嗯,是你的什么人?”

    不想那魔君却突然红了脸,松了手,慢慢道:“算了,既不认识,你且去吧……”

    闵惜儿奇怪的看着魔君那面上那一抹红云,确定这是魔君?魔君也脸红?

    也不多想,有惊无险的跑到朱颜房中,闵惜儿对着他耳朵说了一会儿,朱颜皱眉道:“惜儿你也太胡闹,怎么独自一人去她房间,要

    是有危险怎么办。”闵惜儿嘻嘻一笑:“不是好好的嘛。”又对龙王说:“我看卿卿的事一定和这绯桃有关系。”

    龙王与朱颜对视一眼,龙王道:“魔君也刚到东海,这两日可与他商议一番,另外有一人远道而来,提的好建议!我仔细的想了想,

    准备明日见见他,”又见闵惜儿打着呵欠,仍说道:“今日辛苦姑娘了,姑娘且先去歇息吧。”朱颜点点头道:“我和龙王今晚还有

    些事商议,你且在此殿内歇息,不得乱跑。”

    ————-

    隔了两日,龙王在海中央,化一大舟,长达千尺,四周莲叶田田,上设美酒果馔,为众仙饯行,龙女卿卿也在列,举杯叹道:“卿卿

    自小最爱这荷叶莲蓬,也爱那莲花高洁,如今空有叶无花,难免遗憾……”

    那绯石眼睛一亮道:“这也何难,我为卿卿姑娘变出花来可好?”说着便施起法术来,将那满舟中植满荷花,团团簇簇,一时明艳无

    比。

    龙女哑然失笑,挥手一收,那满舟的荷花转眼都没了,她叹道:“多谢公子,就是太多了,反失了清雅,还是不要了……”

    半空中银光一闪,柔柔碧波中,半掩着脸的男子素袍银玉带,负手立于婷婷荷叶之上,那一种灵秀轻逸清冽风姿,无人可比,他缓缓

    开口道:“那我就去为卿卿姑娘找一朵水中花?如何?”

    龙女卿卿一脸不屑道:“各位不过是用法术而已,那有什么意思,你们看……”她指了指三丈外,那里一个突出的小岛,原来东海之

    上还有一截崖壁,形成天然豁口,高达数丈,生满藤蔓,她说:“以你们的眼力,自然能看到那崖上有一朵花,我就喜那海中的花生

    于悬崖峭壁仍然能欣喜怒放,如果你们谁能不用法术爬上那崖壁采得那一枝花,我便相信他的诚心。”

    众仙面面相觑,这美人果然难得,但若为了她,将自己弄得狼狈不堪,那绯石先就呆了一呆,先不说那峭壁逼仄,就眼前这海,不用

    法术怎么过得去?

    那半掩了脸的男子却没有多想,先是‘扑嗵’一声跳进了海里,游到了那海岩上,略一仰望,便脚踩乱石步步登高,一点点很坚持的

    往上爬去。

    等到终于采得那花,再落下来时,白衣已成了灰衣,看着他又要往海里跳,想要原路返回,这边一个声音着急的响起:“公子,我划

    舟来接你也不算用法术。”

    龙女卿卿抿唇一笑,大声道:“公子诚心也算证实了,就请用法术回来吧。”众仙看不清他面具下的表情,隔着些距离,只似乎见他

    轻轻说了句什么,便再次跳进了海水中。

    将那一朵花递向龙女之时,清丽而芬芳四散,睿卿卿接过:“多谢公子,公子辛苦了……”

    他薄唇一抿,道:“无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龙女卿卿心中一个激灵,这人是谁,怎么说话这么奇怪,这花只是寻常海中的花,又非牡丹,转念一想,又放下心来,肯定不会有人

    认识她,她,她现在可是龙女,龙女啊!龙王的小公主。

    看着他的眼睛,无端端的她觉得有点心虚,只觉得那眼光似夕阳残照里一线微光,似漫天浮云里一片飞雪,暧中带着一点冷,凉中又

    含着暖暖春水。

    那座中绯桃却开了口:“公子好魄力,何不取下面具一见?”

    那公子道:“在下惶恐,只是容貌曾被毁,如今狞狰难见人,恐惊了仙子,不敢造次。”

    绯桃冷哼道:“原来是个丑鬼,也配来此丢人现眼。”

    那公子微微一笑,并不答话。龙女卿卿却怒了,过来亲热的挽着他的手道:“卿卿说话自当算数,就算公子貌丑,然在卿卿心中,却

    比那雪莲花还要高洁,比那凌霜傲雪的梅花还要卓绝,这种风姿使卿卿倾心仰慕,愿与公子碧海长空看皎月,露台阑干共品笛。”

    那绯石讪讪的喝一口酒,不再答话,其余众仙更知无望,也不作打算。只有绯桃意味深长的看了龙女一眼。

    那红情对绿意道:“这龙女还算有点意思……”绿意斜他一眼:“你有没有注意到她那双眼睛?似乎很像一个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