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1 朝阳落万花

章节字数:4469  更新时间:14-07-09 18: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凤鸟在开得正繁盛的荷塘边等着闵惜儿,青鸟则在水中顾影自怜,他对凤鸟说道:“怎么你会跟了惜儿那个笨蛋……”

    凤鸟看他一眼,依然无言。

    青鸟翻个白眼,看天空骤生云霞,幻化人形,淡水色云袍的少年倨傲的自语道:“瞧我这记性,又忘记你不会说话了……”

    正说着,朱颜和闵惜儿已经过来了,凤鸟扑愣着躲进闵惜儿的怀里,青鸟独自站在水中,不屑的看着她那傻样子,因为她太高大,衬

    得闵惜儿倒显得特别柔弱。

    朱颜淡淡的笑看着,对闵惜儿说道:“凤鸟最近可以加一点灵芝与玉髓,加快她的修炼,待得她精气修成,你便物尽其用吧。”闵惜

    儿笑道:“随她什么时候幻化人形吧,看到现在的样子也不错。”看着云霞投影在烟波万顷的湖面,她又问道:“也不知那狐狸青丘

    的事如何了?还有,十一为什么又离开幻影洞了?”

    朱颜道:“放心罢,只要毒控制了不会发作,虽说不能完全清除余毒,但青丘的事他吃不了亏,以滴水的狡猾,恐怕那四长老要有麻

    烦了。至于十一,就更不用管他了……”说着便欲回幻影洞,闵惜儿在后面扭捏了一会儿,朱颜问道:“怎么了?”闵惜儿抬起头来

    ,却又不敢看朱颜的眼睛,只绞着手道:“师傅现在就回幻影洞吗?”

    “嗯?还有何事?”朱颜望着她,这惜儿,出去了一趟,心思越来越难琢磨了。

    闵惜儿欲开口又难开口,怎么对师傅说,她其实好想去找夜夭,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凤鸟的信,为什么没有回复她,心里种种疑问都

    想找他问一问。

    鼓起勇气正要开口,突听到后面一声音叫道:“上仙……上仙且等一等……”

    回头一看,原来是龙宫的虾将军,他道:“龙王请上仙回去,说有急事必得与上仙商议。”朱颜皱了皱眉,闵惜儿眼睛却亮了亮,说

    道:“师傅且去龙宫住一段时间吧,反正那龙王很热情……”

    看她一眼,问道:“那你与我同去,还是先回幻影洞?”

    闵惜儿道:“我……我想自己再到处转转……师傅你就别担心我了,没有人敢欺负我的,谁欺负我,就叫十一下点毒毒死他……”

    朱颜摇头道:“真不知道让你离开幻影洞是对是错,看你现在心也不在姬山了……”本是随口说说,却看到她脸红了一红,朱颜微微

    有些失神,还是叹道:“罢了,知道你玩心未收,且去吧,等你玩够了,我自来带你回去。”

    闵惜儿在心底小小的雀跃,满面笑容的看着朱颜,朱颜轻轻吐出一口气,还是带着青鸟跟着虾将军转身走了。闵惜儿也跳上凤鸟,冲

    上云宵。

    远远的,朱颜回过头来,望着她骑着凤鸟冲入青天的背影,满天云霞下他眼睛里的情绪变了又变,那千缕万缕的丝,牵牵绕绕,难割

    难舍。

    青鸟知他心事,劝慰道:“主子也不必忧心,总要放她出去自己经历风雨,我们终究不是她,一昧的保护或许只是适得其反,要让她

    自己有些历练,才能成长。”

    朱颜叹一口气,那就让她去吧,再怎么精心护持,她终究会不断傲然展翼,越飞越高。虽然他只是想她永远也不要知道忧愁,永远都

    不会有悔恨的事……

    ————

    闵惜儿驾着凤鸟一门心思只往蓬莱山去,飞出没多远,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才还明艳晴朗的天空,此时却有些凄冷迷蒙,她减下速

    度来,往底下一望,恍惚是一大片树林,降落凤鸟,她走进去,那些树枝条枯干,并无半点绿意。

    狰狞的树上停了一只怪鸟,它张开嘴叫了一声,明明就离闵惜儿不到半尺的距离,声音听来却很遥远,似乎是隔着山或远远的海,它

    呼啦啦一拍翅膀,声音奇怪,仔细一看,原来只有左边一只翅膀,但只是这一只翅膀中随即簌簌的一声,空中便飘起了一团团白色的

    球,伸手一接,却是雪花般柔软,只落在手掌中一小会儿便融化了,奇怪了,正是盛夏,六月为何会飘雪,她这一出神的时间,地上

    却厚厚的堆起了一层冰晶,先前的那只怪鸟不见了,就连那些枯干的树枝也不见了,触目所见皆是一片白,惊天动地的白,就连她自

    己也变成了白色,渐渐的似乎要与那雪花溶为一体。

    空气越来越冷,一团雪雾无声无息的朝她飘过来,她看不见天地,看不见自己,身体正在一寸寸变得透明,那冷沿着全身血脉漫延,

    直到那团透明到了手腕,手腕上的千花突然收紧,发出一片炫目的红光,闵惜儿一惊,蓦的清醒了过来,取下千花,挽一朵剑花护住

    自己周围。

    那团雪雾停了下来,突听到有声音‘咦’了一声,她的耳边响起:“不是说只是一只普通的妖,为何还能抗拒我这仙法?”

    闵惜儿提剑左右一刺,空荡荡无一物,那声音时而在左,时而在右,她不敢疏忽,心中思量,这是仙法?这人是谁?为什么要用仙法

    来对付她?难道与龙宫有关?但她变身回闵惜儿的时候只有师傅和龙王知道……

    那声音再次响起:“有意思,一只小小的妖,身上竟然拥有上仙的法器,不过……可惜……”

    闵惜儿怒道:“不过什么?可惜什么?你是什么人,我与你有何冤仇,你要如此困住我?”

    “可惜你破不了我的阵法,可惜你就要死了,变成雪花,这种死是多么美好的一种死法……”

    “我这里还有一种更美好的死法,你要不要试试?”

    “哦?越来越有意思了,我快舍不得你这小女娃了……”停顿了一秒,像是下了重大决心:“这样吧,你若能破得了我这阵,我便饶

    了你不死。”

    “这不是废话吗?我若破不了你这阵,我就变雪花了……”

    “变成雪花而死和被我拆魂散魄,这是两种不同的死法。”

    闵惜儿不再答话,那雪花似乎越裹越紧,紧到她的嗓子也一阵窒息,只有在那千花有红光倒映的地方,没有雪花,并且那白也暗了几

    分,这阵法是怕千花还是怕红光?她心无旁骛的舞起剑来,然而除了千花所到之地雪花变暗以外,风雪未歇,她自嘲的笑笑,这冷又

    加重了几分,

    不知道哪里却响起笑声,还是刚才那个声音:“舞呀,这雪中舞剑,真真是别有情趣。”

    闵惜儿暗恨一声,却没有力气和他斗嘴,只觉得自己双腿已经开始慢慢变得僵硬,手中的千花更是越变越沉重,终于无力的落向地下

    ,那剑穿过她的鞋子,不小心割破了一根脚趾头,血流了出来,闵惜儿看着那血流过的地方,厚厚的冰晶突然消失,现出了原本的地

    貌。

    她心中一喜,血?这该死的阵法原来怕血?她靠上千花,割破一根手指,雪地上飘落梅花一点,清艳无双,果然那落血的地方,那片

    白色又暗了几分,一声叹息响起:“如此因缘巧合,看来你这小女妖命不该绝……”

    闵惜儿根本不理他,只埋头割自己的手指,最后十根手指都割破了,恶狠狠的将那些鲜红洒出去,天空渐渐显出原来的样子,那片白

    终于消失。

    过了很久,周围寂静无声,闵惜儿确定那怪异的阵法已经消失,收回千花,将手指的伤口恢复,又用妖术探索了一遍,没有危险气息

    ,她盘坐地上,由于失血过多,她必须尽快吐出元丹修补。

    按说吞吐元丹这等重要之事,至少应该找一处彻底安全的地方才能进行,然而闵惜儿此时透支过多,本就以妖身抗拒仙法,再不修补

    自己也知道修为至少要后退几百年,只有铤而走险。

    草草设了个结界,调均气息,心无杂念,她微张着嘴,红得透明的花朵从她的嘴里飘出,浮在半空中,晶莹剔透,光华流转,

    地下无声无息的钻出一个小妖,贪婪的目光久久的盯着那花朵,他沿着那结界走了一圈,伸拳发力一推,只听砰的一声,结界破了。

    闵惜儿正在紧要关口,这一不慎,结界被破,没有任何意识的晕了过去,那小妖心喜,没有理会她,口中突然吐出一根长舌,便要将

    那花卷进嘴里。

    正在这时,忽听得一声长鸣,半空中五彩光晕,朱颜站在青鸟背上,衣袂飘飘,手指轻勾,那朵花便到了他手心,那小妖见那就要吞

    进嘴的上千年精华便要失去,如何肯舍弃,舌头转个圈,带着咝咝之声便要来夺,

    朱颜冷哼:“不自量力!”从容的捻个诀将昏迷的惜儿捞进怀里,转手弹出一只流萤,那流萤携一抹绿光铺天盖地向那小妖头上罩去

    ,小妖长舌一劈,想要将那道绿光中劈开,不料只听咔嚓一声,那吐出来的长舌已经从中折断,

    那妖失了舌头,痛得双腿一软便跪了下去,含糊不清的用另一条舌头道:“上仙,小妖无眼,竟然不识得九重天上的神仙,求上仙饶

    我一命,我苦苦修炼一千多年,如若打回我原身,必死无疑,求上仙垂怜。”

    朱颜面上已现杀气,看了看那半截断舌,冷冷道:“原来是只巴蛇精,修炼一千多年确实不容易,以前我也救过一只小巴蛇精……”

    他微微有些怔仲,很快恢复原貌:“原本还可饶你,只是你胆敢夺我惜儿元丹,我岂能放过你!”

    那小妖满目愤怒又不甘道:“并不是我伤了她,是正好遇到她晕倒,看她所受的伤也是我妖法不能到达的境地。我只是想要元丹,再

    说看着面前那样完美的元丹不要,岂不是傻子?一直以来,妖与妖之间争夺元丹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她也不过是妖,上仙为何只知护

    她,却要处处与我为难!”

    朱颜睥睨他道:“我做事一向随性,喜欢就爱,不喜欢就杀,你能奈我何?”

    那小妖不再说话,空气蓦的一冷,腥风乍起,一阵昏暗的轻雾突然向朱颜飘了过来,朱颜淡淡一笑,也不大理会,轻吹了一口气,那

    轻雾散去,小妖却不见了,朱颜手中弹出一颗五彩石,那石子顺着那小妖消失的地方嗖的一声钻了进去,又听得一声模糊的惨叫响起

    ,那地面的土松了松,慢慢的堆出来一些带着泡沫的红土,朱颜也不着急去追,慢慢将那花朵拍进闵惜儿胸口,手指轻抚她天灵,她

    悠悠醒转过来。

    朱颜这才携着闵惜儿去追那巴蛇精,那五彩石指引着到了一个深谷,谷两旁树枝枯寂,朱颜突然笑了,对闵惜儿道:“这是朝阳谷,

    乃是天帝所封,此地是女君为尊,这妖竟然在朝阳谷的范围内……”

    话还没说完,只在这一霎那间,谷两旁原本枯寂的树枝蓦然长满绿芽,又瞬间开满了各式各样的花朵,色泽艳丽,渐渐的,那些花朵

    中星星点点闪出光来,忽明忽暗,朱颜环顾四周,拉住闵惜儿道:“罢了,不用追了,他就算活下来,恐怕也只能重头再修炼,我们

    且先回幻影洞。”闵惜儿尚未回答,只听见一个美妙动听的女声道:“上仙贵足竟然来了我朝阳谷,怎么面也不见就要离开?难不成

    我这里比那些臭沼泽,冤魂桥还恐怖?”

    随着声音,谷中出来几个侍女,正中一个女子轻纱蒙面,只把一双潋滟的凤目露在外面,纤长如玉石雕刻般的手指,手腕上一小块露

    出的肌肤像白雪一般莹洁,腰身纤细如裹上素帛,仅仅这一个倩影,便让人浮想联翩,风突然吹起她的面纱,露出了那抹下巴,邪魅

    无比,玉似的下颌明珠般莹润,微露的那一点唇却比丁香更娇艳。仅仅是这么惊艳一瞥,那整谷刚开的花也都纷纷落了……闵惜儿呆

    了……敢情这女君出来时满谷的花就开,露出容颜时,这满谷的花就落?怪不得她要带面纱呢。

    只见她轻挥玉手,几个侍从拖出一个小妖来,正是欲夺惜儿元丹那小巴蛇精,

    那小巴蛇妖已经气息微弱,他喃喃道:“女君饶命……”

    朝阳谷女君风若衣不为所动,目视朱颜道:“你还是求上仙吧,上仙说留你便留你,上仙说要杀我便帮他杀了,免得污了他的手。”

    闵惜儿不觉有点怜惜那小妖,低低在朱颜身边说:“师傅,这个姐姐好漂亮,这小巴蛇竟是她家亲戚,便放过他吧,原也不是他伤了

    我。”

    风若衣轻轻一笑,若铜铃叮当响起,她道:“令徒好生有趣,谁说小巴蛇就是我家亲戚了?”

    朱颜叹息道:“罢了,惜儿如今完好,我也不追究,且放过他吧,我这五彩石上收了他一魂,现今还给他,只是以后,切勿再想去夺

    别人元丹之事,要想成仙,便好好用心修炼。”

    那小妖似有些不相信的呆着,闵惜儿将那一魂放出,他千恩万谢的带着那失而失得的一魂下去了。

    朝阳谷女君风若衣缓缓的笑了:“朱颜,这话你也对我说过,几千年了,如今我也位列上仙,可是,我却怎么突然觉得,纵使成仙又

    有何用,还不如做一只妖时候的快乐。”

    又幽幽一叹道:“朱颜,我等了你几千年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