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2 春风如梦台

章节字数:4426  更新时间:14-07-09 18: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轻纱蒙面玉帛飘飞的女子,身后云霞五色斑斓,流光飞舞,她足边淡紫色的花朵虽落仍然娇艳如故,她高贵华美,仙影旖旎,眼神

    却如云烟般惆怅,她说:“我等了你几千年了……”

    如飘落的轻烟悠悠笼罩,她宛转悠长的声音令朱颜微微有些惊讶,他想起那尚是只小巴蛇时候的风若衣,那时候她也是因为和一群小

    妖争夺元丹,被南华帝君打回原身,而那时他不过是不忍看她那扭曲的蛇身受那样的痛苦,才渡了她一粒丹,能不能救命也不过看她

    的造化,恍惚间这几千年的时光便过去了,

    朱颜沉声道:“风若衣,你我的确有几千年未见,如今你位列上仙,也算功德圆满,何必再提做妖时候的事。”

    闵惜儿在旁边直扯朱颜的袖子,一脸探究,朱颜看她一眼,传音给她,三言两语说了一下和风若衣的事,便向风若衣道:“此事竟已

    了,我们就不打扰了,就此告辞。”说着携了闵惜儿的手便要走。

    那风若衣神色一变,随即淡淡道:“是啊,位列上仙,原本是想着终于能和你并列,或许能同席饮一回酒,同坐说一阵话,以解我几

    千年来钦慕报恩之心!岂知上仙几千前来次次拒我于姬山之外,无论我如何想尽办法拜见,终不能得见,这头一回来我朝阳谷,门尚

    未进得,便要离开,我不想上仙厌我到如此地步。”

    朱颜讪讪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何曾讨厌你,只是想你朝阳谷多为女仙,我来此多有不便,切莫误会。”

    风若衣勉强笑了一笑:“上仙这些客套话也不必多说了,听闻上仙自来最是潇洒自如,随心所欲!现今却何必拘泥小节,找这些推脱

    之词,不过是请你来做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让你上刀山下油锅……”

    闵惜儿心里大赞,这个姐姐真能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如此厉害的反驳师傅呢,抿唇一笑,传音给朱颜道:“师傅,我怎么觉得

    你有点怕她?”

    朱颜瞪她一眼,拂袖道:“胡说,我怕她做什么?”

    闵惜儿挤眉弄眼:“那你就留下来吧,盛情难却,你再要推脱,难免让人家风姐姐面子上过不去,好歹也是女君,当着这许多人的面

    邀请你,你却毫不留情面,这样很伤人心啊,再说,你本来对她有恩,为什么让人家一片报恩深意付之流水……”

    朱颜微一沉吟,这次趁着来了朝阳谷,把以前的事都了了也好,免得她一直耿耿于怀,几千年来时时纠缠自己,遂问闵惜儿道:“那

    你可要与我同去?”

    闵惜儿嘴上说:“我不要,我自己去玩好不好?累了我就自己回姬山去。”心里却笑了,她才不要插在他们之间呢,这师傅好容易有

    一回桃花,回去我还不得给十一谈谈去,看师傅的桃花能不能结果。

    “还玩?此次受伤之事还不够教训,连元丹也差点丢失,你说你有多迷糊?万一出了事,你让我怎么办?”

    “不会有事了,再有危险,我不会逞能,会先让凤鸟给你送信。”

    朱颜不为所动,闵惜儿撒娇道:“哎呀,师傅,放心吧,有师傅在,我死不了啦,难道你还怀疑你的无所不能的仙法……”

    朱颜一笑,无奈道:“你啊……你……”又取出鲛鱼衣道:“那龙王执意要送给你,你便拿去随身穿好,切记,再遇事时不可莽撞,

    不可在我不在的地方随意吐出元丹,不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闵惜儿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

    “谁知春风好梦,终究难赋深情……这里就是唐姬登仙处,这唐姬可是这八荒难得一见的美人啊,当年一曲‘如梦舞’至今无人可以

    超越,只可惜红颜薄命,登仙之日天火焚身而死……”闵惜儿坐在石阶上,一众散仙地仙乱纷纷为没有来过如梦台的她说着当年美人

    的事迹,并口若悬河的推荐道:“可惜姊姊虽无福,这唐姬的妹妹倒是福泽深厚,如梦台,当年天帝亲题为如梦,现今倒是一大好景

    观啊,八荒四海的神仙闲暇之时,妖魔修炼无聊之际,都可以来此话一话当年,抒一把感情,叹一下红颜……姑娘也上去看看吧,拾

    级而上,可见登仙台中唐姬当年如梦舞的幻影,燕燕轻盈,莺莺娇软,那真是美妙绝伦啊!另外登上那高台,正中有一弯逝水,可隐

    约见那逝水之上美人倩影,向着那玉阙楼台,作飞天之态……”闵惜儿笑道:“价钱如何?”那地仙马上拿出册子来:“哎呀,姑娘

    是第一次来吧?上第一阶时只要五十个仙币,上登仙台欣赏那如梦舞就要另加一百个仙币了……”

    闵惜儿正要说话,耳后一个声音道:“这登仙台可是在我们魔界的入口,占了我们的地,阻了我们的风水,是不是可以打个折?”

    她微微偏首看过去,对面过来的男子,容貌清丽,飞袖流云,风华难掩,那一双望着她的眼睛,银珠闪耀,沧海月明,光芒难盖,他

    又笑道:“再说了,你是不是故意欺负小姑娘,这登仙台明明只要十个仙币,什么时候上一个玉阶便要收五十个仙币了?”那地仙脸

    一下红了,讪讪的转身走了。

    闵惜儿认出他正是龙宫所遇魔君,心里慌了一慌,又想着自己变回了闵惜儿,他应该是不认识自己的,心里又镇定一点。

    魔君带着几分散漫的笑意,开口第一句话便道:“惜儿?还是龙女卿卿?”闵惜儿刚刚镇定的一颗心马上又乱了,倒吸了一口凉气,

    诧异的望着他。

    他眼里的笑意更浓了些:“惜儿?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离云影……”他又伸出手,手中一朵月牙儿:“那天晚上,要不是在你走后

    ,我在殿内捡到这个,差点就被你糊弄过去了,我就说,你身上的味道,我永远不会主错。”

    原来如此,闵惜儿出了口气,她对着他左看右看,不相信的问道:“你真是离云影?沃野那个离云影?”又摸摸耳朵,上次他送的耳

    环果然不见了,大概是那晚翻窗不小心落了,她接过来又高兴的说道:“吓死我了,你的样子大变了,我真没认出来。几个月不见,

    你怎么就做了魔君了……”

    他长眉微敛,有些不自在的说道:“此事话长,以后总有时间告诉你。对了,你怎么会在东海扮龙女,还有你怎么来了这里?”

    闵惜儿叹口气道:“龙王失了爱女,非要认我做了义女,所以就在龙宫玩了几天,本来想去蓬莱山,在途中见到一只小猪,没想到那

    只小猪会骂人,我觉得有趣,就和凤鸟就一直追到这里来了。”

    离云影道:“什么小猪?”

    “喜欢骂人的小猪,身上红得如同丹火,哼,看我抓到它,不把它的尾巴揪掉!”

    “你说的倒像我们这里的一种小动物,名字叫山膏,喜欢骂人,但是没有恶意,你要抓到,就当个小宠物玩吧。”又拉着她往那如梦

    台而去,说道:“我知道一处安静的地方,那背面无这一群散仙的胡言乱语,而且在晚上是看月亮的绝佳好地……”

    他们远远的避开了人群,沿着玉阶往上,果然人烟稀少,天色向晚,天地越发宁静,晚云氤氲,夜雾朦胧,

    如梦台的玉阶上缓缓走下一个人来,身影看起来憔悴寂寞,擦肩而过时闵惜儿抓住他道:“坏狐狸!你不是在青丘吗?”

    他失魂落魄的看她,目光根本没有聚拢,散乱着射过来,此时玉阶正生白露,他跌坐于冰冷台阶上,突然笑道:“他们都说你无情呵

    ,又怎么比得上她的无情啊……”

    闵惜儿听着他不着边际的话,鼻端闻到一股浓烈的酒味,看着他眼眸中无尽的凄伤,她摇了摇他:“喂,天尊,是我啊,我是闵惜儿

    ,你怎么了?”

    滴水如梦初醒,半晌方道:“原来是花儿……”

    闵惜儿奇怪道:“你是不是喝醉了?你不是回青丘了吗?事情如何?”

    “没有,我没有喝酒,只是闻了一闻。”

    “什么酒?闻一闻也会醉吗?”

    “这酒名叫相见欢,是啊,我原本只是想,闻一闻也就罢了,不想却醉了三分……”

    闵惜儿细瞧着他:“坏狐狸,你不对劲,似乎很不开心。”

    滴水突然站起来哈哈大笑:“我哪里有什么不开心,青丘四长老死了三个,跑了一个狐葛逊成不了大事,青丘又回到我的手里,我还

    有什么不开心的,我很开心,我开心得不得了!”又一把拉住她叹道:“如梦台前惹闲愁,恨悠悠,恨到醉时方始休……走!花儿,

    陪我喝酒去,找个地方,大醉三千场!”

    离云影突然挡了一挡他欲拉住的闵惜儿的手,滴水似乎这才看到了他,丹凤眼一挑,问道:“你是谁?”

    闵惜儿笑了,介绍道:“这是青丘天尊滴水。”又拉过离云影对滴水说道:“坏狐狸,你肯定猜不到他是谁,他叫离云影。”

    滴水一笑,不置可否,闵惜儿泄气道:“好了,告诉你吧,他是魔君哦,魔君呢,你看他像不像?”

    滴水尚未说话,怀里钻出一只九尾狐来,看着离云影捧着肚子吱吱的笑,闵惜儿脸黑了黑,上去就敲了它一下。

    如梦台下不远处,便有一个小小的客栈,三人走进去,店小二热情的上来招呼,环视一圈,虽然简陋,倒还干净,要了三间上房,离

    云影坚持让闵惜儿住阁楼正中的一间,店小二为难,堆起笑道:“正中这一间原本是最好的,可以看江景,可惜不巧,被一个公子订

    了,昨日就差人过来付了定钱,两个小厮过来将屋内用具皆换做新的,想来是个爱洁的客人,客官就另择一间可好?”

    闵惜儿看了看那窗栏上,端端正正的搁着一盆未开的白玉兰,笑道:“竟有人订了,我便住隔壁吧,就不要让小二为难了。”

    店小二眉开眼笑,殷勤道:“是先送过酒菜来,还是准备歇息,可要沐浴?”

    滴水懒懒道:“先送浴桶来罢,另外去院里准备些酒菜,长夜终究难熬,无酒难免扫兴。”

    小二答应了,便退下去准备。不多时,三人沐浴过后,神气清爽,自各下了楼来,淡月映着院里的一株吐出火舌般灿烂红艳的石榴树

    ,滴水已喝了几大杯,当下道:“今晚的月色不佳啊,这月亮总还是要圆一点好看。”闵惜儿叹道:“我倒喜欢这瘦月,别有一番妩

    媚风流之姿。”离云影道:“不管天上人间,爱圆月的总要比爱这瘦月的多一些,其实赏月何在于圆缺,总看心情。”此时和惜儿在

    一起,他觉得这劣酒也是香的,缺月也是美的。

    滴水见到他的样子,正要开口,那院里的那株石榴树突然一抖,那花朵如流泉般滑了过来,宛如一条巨蛇张开了血盆大口向着他们而

    来,滴水手中的酒杯掷了出去,离云影已快速的站到了闵惜儿的前面,同时手中化出一股火红,如烧红的烙铁直奔向那巨蛇,那花朵

    化成的蛇口蜿蜒矫舞,转个弯,直盯向滴水,离云影却没有放开,手中的火红变幻成一根火柱,如莫测的绚彩极光,紧紧的随着那蛇

    头,两股壮丽奇景相交,如云霞滚滚翻腾,炎热气浪扑面而来,滴水架开那纠缠在一起的石榴花与火柱,那两股红涟漪似的荡漾扩散

    ,眼前一片姹紫嫣红,

    滴水突然大喝道:“红鹿,你再不住手,休怪我无情!”

    那巨蛇停了下来,仍是好好的一树石榴,浓香馥郁扑鼻,却不见人,闵惜儿走过去摇一摇那石榴树,毫无动静,滴水道:“别摇了,

    那就是一株石榴树。”

    “那刚才那是什么,好好的树,这么美丽的花,怎么变成那样的怪物?”

    一个声音响起,辨不出男女:“谁是怪物?你才是怪物!”

    滴水道:“那是红鹿修的法术,可以依附在任何东西上面,”又问道:“千里迢迢来此所为何事?”

    那声音冷哼一声:“雪兔让我传话与你,千年之期已到,她会亲来青丘,希望你能兑现承诺,或者她就算天雷穿心而死……”

    滴水突然阻止道:“不必说了,我现在就随你去清平洞。”又回过头来对闵惜儿道:“花儿,无事就回姬山去吧……”

    他的目光向外望去:“千愁不过一醉……”再将目光移回来的时候,又恢复了一贯的不正经,嘻嘻笑道:“我走了,如若还能回来,

    必定要去姬山抢你回去做个仙侍,气死朱颜,哈哈哈……”

    随着笑声,他人已经消失,闵惜儿追出院子的时候,什么也没有,就好像在如梦台的一场相遇,不过是一个幻像。

    她叹口气往回走,却见冷月清光下,默然伫立着一个男子,气质若兰,清雅如菊,她呆了一呆,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男子就那

    样看着她,如一捧初雪,又如一片轻云,她扑上去,带着惊喜问道:“夜夭!夜夭,你怎么在这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