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1 珠溅飞虹桥

章节字数:3407  更新时间:14-07-13 17: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清晨,闵惜儿正对镜簪花,夜夭进门来,赞道:“这含笑花真美!”

她扑哧一笑:“是说我不如这含笑花吧。”

院子里离云影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含笑花哪里美?在我心里,惜儿最美,”

手中拿着一束新摘的花,尚带着露水,他递给她,她接过来,悠悠一叹,道:“做朵花多好啊,比做人痛快多了。”

离云影奇怪的望着她,问道:“何有此一叹?”

“还是做我的牡丹好,不要修炼人形,做了人,成了妖,就算修了仙,也终究会遇到悲伤难过痛苦的事,还是做朵花好,无知无识,

要开花时便尽全力开放,便算过了花期谢了也无什么遗憾了……”

夜夭问道:“孤独寂寞的开着,也无人惜,也无人赏,这样也没有遗憾吗?”

闵惜儿看着手中的花低头无语,离云影说道:“对了,刚才采花时,看到个好地方,那里的树叶都是珍珠,我还想着,把它们串起来

,给你做对耳环。”

闵惜儿问道:“在哪里?哪里有长满珍珠的树?”

夜夭斜他们一眼,缓缓道:“魔君你别打我三珠树的主意。”

离云影嘿嘿一笑,闵惜儿已经拉着他们去看那神树了,

她围着那几棵长满珍珠的树发着赞叹:“源泉山真是个好地方,不知道怎么被你这桃树精寻到这里!”

夜夭道:“这不是源泉山的树,这三珠树在厌火国的北面,生长在赤水岸边,那里的树与普通的柏树相似,叶子都是珍珠。另一种说

法认为那里的树像彗星的样子,现在你看到的这些,是几百年前我移过来的,当时死了一大批,后来我移了厌火国的土来,还是死了

一大半,就只剩下这几棵,因为这树全身是宝,还可用来入药,所以极其珍贵。”

惜儿叹道:“离了家乡,就算移了厌火国的土来源泉山,大抵也是难以成活的。”

夜夭的眼神飘过去很远,淡淡道:“无论在哪里,总要尽最大努力活下去……”

闵惜儿没注意到他话里的悲伤,看着那几棵树,心里打着主意,把魔君拉到一边,嘀咕了一阵,夜夭侧耳倾听,只隐约听到“晚上…

此地…”等字样,便见离云影眉开眼笑的答应着。

晚上,月亮刚刚升起来,离云影正要去桃林,只见夜夭从桃林中转了出来,离云影停住脚步:“这么晚了,公子还没有睡啊?”

夜夭轻嗽一声道:“是啊,长夜漫漫,我正准备去海边走走……”

离云影哦了一声,说道:“那公子慢慢去,此时在海边吹吹夜风,看看海景,一定不错……”说着便要走,

“魔君原来还不知,惜儿说明日要做个什么‘油焖大虾’,所以趁月夜前去海边捞虾了,我怕她孤身一人不安全,正准备去看看…”

听到这话,离去影心里小小的疑惑了一下,但看夜夭说得有扳有眼,他停下脚步问道:“公子是从桃林里来?里面可有人?”

夜夭道:“我正是从桃林深处来的,桃林里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人?怎么?难道魔君还准备夜半去赏花?”

离云影连连摆手:“不了不了,这样吧,公子慢慢赏花吧,惜儿竟然孤身一人去了海边,那我便去陪着她,公子忙着就不必去了。”

他掠起身形往南边而去,一边自语着:“不是要去摘明珠吗?为什么又改为捞虾了?”

两妖从桃林里出来,看着离云影往海边而去的背影,红情道:“公子真腹黑!”绿意十分赞同的点头:“奸诈!”

夜夭当然没听到这两妖的话,支开了离云影,他朝桃林深处走去,越往深处红色愈重,在重重红色中,露出三珠树长满珍珠的一片莹

白,闵惜儿就在那树下,夜夭远远的望了她一阵,默默的走了过去,

看到有人过来,并没有看清是谁,闵惜儿上前拉着他的袖子,着急的说道:“魔君快啊,一会儿让夜夭知道了这事就做不成了。”

夜夭脸黑了一黑,沉声道:“为什么做不成?”

听到这声音,闵惜儿如被火燎,放开了拉住他袖子的手,问道:“夜…夭…,怎么……你怎么……来了?”

看她结结巴巴的样子,夜夭低下头,温热的气息拂在她脸旁,略带恼怒的问道:“嗯?魔君?惜儿,你与离云影夜半相约,难道也要

做那‘碧海长空看皎月,露台阑干共品笛’之事?”

闵惜儿瞪着眼疑惑的望着他:“你……”

夜夭扬起眉:“我怎么?”

闵惜儿惊疑不定的望着他:“这话……”

“这话很熟悉是不是?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你去过东海,对不对?龙宫,龙宫那个…戴面具的…是你?是你……”闵惜儿的声音微微有些异样道:“唔,你怎么也会在龙宫,

还有,你,你怎么认出我来的?”

夜夭突然专注的望着她:“哦?我怎么认出龙女的?龙女卿卿?你一舞让众仙倾心啊,那么漂亮的眼睛……”他突然停住,眼睛里原

本的冰凉换为了爱意,这样的转换极细微,在月色下看来不甚清楚:“你的眼睛,惜儿,无论你怎么变,我都认得你的眼睛。”

听着这话,闵惜儿一时间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她不能明白他这话的意思,虽然自己喜欢他,但是他好像从来没有什么表示,甚至她

有时候会觉得他嫌她吵闹,要说他不喜欢她,他为什么会从龙女的身上一眼认出自己来?她此时就像是在云里雾里,说不清道不明的

那种朦朦胧胧滋味,在她的心里混合成了忧愁,憧憬,期许等种种难以言明的情绪。

她期期艾艾的开了口:“你…你不是讨厌我吗?你嫌我又多话又吵闹,又说我是笨蛋,还不要我摸你的脸……”

夜夭愣了愣,他讨厌她吗?虽然她有些多话,但他习惯了她的吵闹,虽然她总要惹他,但他总在期待她的招惹,虽然说她像个笨蛋,

但她喜欢她的天真。他仔细的想想,觉得她也并不是那么讨厌,说她多话吗?其实他现在早就习惯她的唧唧喳喳,在她缠着他的时候

,他甚至觉得有一点点……欣喜?至于笨蛋……

“惜儿……”

“嗯?”

“你真的是个笨蛋……”

“你!”闵惜儿跳起来便去掰他的脸,

夜夭并没有闪开,但是脸寒得快要结冰了,那双黑眸中颇有警告的意味,

闵惜儿并未收敛,得寸进尺的又在那俊脸上揉一揉,说道:“不是让你要多笑吗?怎么又扳起脸来了?”

夜夭抓住她的手:“就这么喜欢我这张脸?”

闵惜儿嘴角抽搐,悻悻的放开,夜夭抬起下巴,脸凑近她道:“你可以继续。”

继续……摸?闵惜儿僵住,夜夭突然笑了起来,

看着他的笑容,惜儿心里想,也许夜夭原本是很温柔的,冷面只是假象。

露水打湿了两人的衣角,不知名的野花星星点点的开着,似乎叫姹露,又似乎叫晨星。

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清香,看着他和以往任何时候的他都不一样,她的心跳得像要飞出胸膛,漫步在花树之间,看着那些长满珍珠的树

一颗颗落着明珠,她不敢开口说话,怕打破了这份美丽。

明珠坠地的声音在夜里听来十分清脆,漫野怒放的花朵芬芳甜蜜,夜夭的心突然动了动,他有些恼怒又舍不得那份欢喜,那种感情要

来又没有来,尽管她看来像是情意密切,但形迹却又很疏远,她对他好,但她对魔君也好,他和她挨得这么近,近得可以一把拥在怀

里,但她又离得他那么远,远得像是随时会离开,这种患得患失撩得他心烦意乱,恍惚不安。不是说草木无情吗?为什么会动了心,

一千多年来他第一次喜欢上一个女子,他近来时时在想,如果没有她,他会不会永远停留在一千多年前的那一夜,看着母后血尽而死

,会不会还是那个在桃花居的冷风寒雨中夜夜做噩梦的夜夭?

他带她跃上树枝,斜躺着看月亮,婴勺从她怀里爬出来,舔了舔她的手背,夜夭突然说:“我带你去月宫,如何?”  

“月宫,我们不过是妖,如何上得去?”

“无妨,我自来办法,上来,我背你……”

听到这一句,她愣了愣,突然脸就红了,他弯下腰,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轻柔的伏在他的背上,他背着她,问道:“惜儿,你害怕吗

?假如要违背所谓的天规律条,你敢不敢和我一起?”

闵惜儿想了想:“我不害怕,不是因为什么天规律条,我从来没有把什么天规放在眼里,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敢。”

他的背僵了一僵,半晌方轻声柔语道:“好,惜儿,闭上眼睛,不要害怕。”

不知道飞了多久,闵惜儿只感到一阵阵轻风吹过脸颊,夹裹着他身上的气息,像青松又像桃花一般的清新香气,再睁眼时,只见脚下

一片云海,雾气缭绕,鞋上的苔藓与蕨草都沾着冰露,在月色中闪闪发亮,越过天河的闪闪星辰,圆月中现出一道月光虹,衔接着云

海,像一幅巨大的五彩锦锻,如一道登天的云梯,横亘在苍天与云海之间,虹宇中幢幢层宇重楼相对峙立,画栋飞檐,雕梁玉砌,彼

此争奇炫丽,而周围的花朵徐徐开放,云朵缓缓飘拂,冰霜慢慢融化,

他们坐在虹桥上,她发丝飞扬,绿衣鼓舞,笑若春花,那唇瓣更是鲜艳欲滴,夜夭看着她,心里滚烫如烧,瞬间火烧火燎,忍不住低

下头在她湿润的唇瓣上深深一吻,

她如被雷击,心跳和呼吸都刹那停滞,脸颊酡红如醉,他轻叹一声,将她拥入怀里。

闵惜儿从来没有在这么高的地方俯瞰过天地,隔着朦胧的虹雾看去,隐约可见远处有点点宫阙楼阁,亭台池榭,金光闪闪,看起来倒

像是无限华美和富丽,南面不远处露着一方塔形的尖角,她指着那边问道:“那里是哪里?那是什么?”

夜夭的目光凝向那方,缓缓说道:“那里是九重天……那是…锁魂塔。”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