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2 因爱生嫌隙

章节字数:2675  更新时间:14-07-14 21: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夭和闵惜儿回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离云影坐在桃林下方的瘦石上,看着寒潭中的浮苹,一脸黑气,看到夜夭携惜儿从桃林出来

    ,他手中幻化一条火龙,如一把利箭,直奔夜夭,夜夭一笑,拉着闵惜儿往旁边一闪,手中幻出一朵粉桃,那朵粉色桃花逼了过去,

    与火箭相碰,一股狠劲仿若流星穿过,瞬间箭穿过桃花,花碎粉落,伴随着闵惜儿的一声惊叫,那股箭气直扑入身后桃树,籁籁落了

    三人一脸桃粉。

    离云影此时的眼睛微红,似有熊熊火焰在燃烧。

    夜夭对闵惜儿道:“惜儿,你先进屋去,这是我和魔君之间的事,我们自己解决。”又对离云影道:“我可不想毁了我的桃林,如果要打架的话,我们去海边如何?”

    说着便掠起身形往南边而去,离云影看了一眼闵惜儿,眼里带着悲伤,一言不发跟在了夜夭后面。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闵惜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离云影的那一眼让她隐隐知道与她有关,几次欲去找他们,都被阿鸾拉住了,红情私下对绿意道:“不如我们来赌一把吧?赌公子多长时间可以收服这魔君。”绿意道:“好,我们来赌公子多长时间可以完全可以让魔君相信他和妖女是天作之合,从此让他对妖女无非分之想。”

    傍晚时候,离云影当先走了进来,脸上虽有些怏怏不乐,但也没有先前的恼怒,跟着进来的夜夭看不出什么表情,一身白衣已经变成灰衣,阿鸾没说话,红情和绿意两只手藏在彼此袖子里不知道在做什么小动作,闵惜儿心里忐忑不安,一会儿看一眼夜夭,一会儿又盯着离云影,但从他们脸上看不出什么来,两人似乎又有默契,都绝口不提。

    闵惜儿好容易找个空档,趁夜夭去沐浴换衣的时候去找离云影,门口站了许久,正犹豫要不要敲门,半空中突听得乐音悠扬,两匹长

    着四个翅膀的天马拉着一辆四周皆镶满垂金流苏的马车来到了桃林上空,一个侍女落了下来,径自对闻声前来的阿鸾说道:“夜夭公

    子可在?我家仙子亲来拜见。”

    闵惜儿隔着几颗桃树,仍可见那侍女长得清新不俗,虽不是花容月貌,但确有仙侍之风,她扁扁嘴,仙子?夜夭这家伙真有本事,连仙子也招惹了,果然面容绝美就是好!

    没有多想,举手正想敲离云影的门,手刚碰上门环,门便开了,她走进去一看,屋里空荡荡并无人影,桌前一张纸上龙飞凤舞写了几个大字,拿起来一看:魔界出事,就此别过。

    她皱眉,魔界到底出什么事了,让他如此匆匆,不和他们告别就走了?她放下纸,手指却碰到一团濡湿,眼角一瞥,只见桌子角落几

    滴鲜血点点滴滴,鲜艳如红豆,闵惜儿吃了一惊,那血尚未凝结,看来是刚落下不久,她目光在屋内搜寻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异常,

    拿了那张纸,她奔去找夜夭。

    一脚踏进他的房间,人还没见到,便听到夜夭含怒的声音:“如此纠缠不清,她到底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只听阿鸾答道:“听

    说他病了,公子还是去一趟吧……”

    惜儿走了进来,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们,夜夭收了怒容,鸾鸟退了出去,闵惜儿问道:“谁病了?”

    夜夭一怔,支吾道:“你怎么来了?”闵惜儿见他一脸怪异神色,心里疑惑更甚,拿出魔君的字说道:“离云影走了,你知道吗?”

    夜夭接过纸条一看,说道:“魔界出什么事了?他走得这么急匆匆的……”

    “是啊,他走得这么急不太像是正常的他,”又看了夜夭一眼:“夜夭,离云影他受伤了,你知道吗?”

    “受伤了?”夜夭疑惑的问,

    闵惜儿看着他道:“你们,去海边……发生了什么事?夜夭,是不是你打伤了他?是不是你伤了他,所以他才不告而别的?”

    夜夭沉默了一下,心里却如明镜,惜儿这是怀疑他了,一想到她心里有了阴影,便难免生出嫌隙,虽然要让她自由选择,但一旦在她心里埋了钉子,将来难免发生误会,自己虽然有许多事瞒了她,但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对她和盘托出和离云影之间的事,将两人的约定一五一十的告诉她,他凝视着她,犹豫着开口:“惜儿……”

    “公子,还没有好吗?仙子的天马已等待良久……”先前所见的小仙侍进来问道,看到闵惜儿,她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夜夭的话收

    了回去,闵惜儿冷哼一声:“竟然你与仙子有约,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自去寻找魔君,在源泉山也打扰多日,就趁此时告辞!”

    夜夭听到这话,愣了好一会儿,这一迟疑,闵惜儿已经转身离开了,看着她的背影,夜夭一时间头脑有些空白,直觉想要拉住她,又

    感觉手足使不出力,那结着硬壳的心却感到一阵凄楚,此时的他并不明白这是什么,直到很久以后,他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心痛。

    闵惜儿骑着凤鸟离了源泉山,冲口而出的那些话让她有些自责,但却更肯定夜夭与离云影之间有事发生,而且多半是因为自己,她并不是真的认为夜夭会伤了离云影,借口离云影之事责怪于他也并不是她本意,但离云影桌子角落的鲜血却是从何而来,他是否受了伤,这些不找到他问清楚,终究让她无法心安理得,再想到那马车内等候夜夭的仙子,不知道是怎样的美貌,心里微微有些不舒服,一时觉得自己和他像是有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一时又想起虹桥上他的吻,团团纠结,剪不断理还乱,。一时间心乱如麻。

    这样和凤鸟无目的地乱飞,背后突然涌来一股强大的气流,闵惜儿回头,只见一团绿光扑面而来,半空中她来不及出手,只得示意凤

    鸟往下,那绿光迅捷而凶猛,直向她们头上而来,凤鸟清鸣一声,俯冲而过,躲过那迅猛的一击,那气流穷追不舍,那绿光如影随形

    ,将她们逼到了一处山崖,闵惜儿在凤鸟背上一个起跃,手指间起了一阵白气,一片白光舞向那绿光,如凌波顷空,如白露横江,两

    两交缠在一起,那绿光扭曲变换各种形态,忽而成风,忽而成刀,白光渐渐不敌,最终零落成几片白色花瓣,随风飘散,那绿光却再次挟带着强大的气流直袭向闵惜儿面门和天灵盖,闵惜儿向左一歪头,那刀气扫过她的头发,头簪应声而断,一头青丝散乱开来,人如断线风筝,直向崖下跌去,凤鸟哀鸣一声,俯冲下去接住了她,她手伸进香袋中,喉头却涌出一阵甜腥,低声道:“阿鵔,快走,去找师傅……”

    凤鸟被激怒,不躲反迎了上去,翅膀一扇,想要把那气流阻止好保护主人,却反被那气流激出,甩在了岩石上,不知死活,闵惜儿扑

    向岩石,匆忙间,她回首寻找凤鸟的身影,散开的黑发遮住了半边脸,只在凌乱青丝中露出一双眼睛,还没等她看清,那绿光再次缠

    了上来,

    一条人影飞扑上来,挡在了闵惜儿的面前,但那绿光变成了一只铁拳样的绿手,攻击丝毫不减,直冲闵惜儿而去,势不可挡,竟生生穿过了那扑过来的人影,未待她有所反应,那只闪着奇异绿光的手,已经到了她咽喉前,

    那扑上来挡在闵惜儿面前的人影周身突然抖散开来,一团团散出几条血色锁链,一条条直绕上那绿手,那手的主人渐渐显出身形来,赫然是一个五尺大汉,一双剑眉横飞入鬓,那眼却细长如一条线,一头乱发直拖到地上,乱糟糟的散着绿莹莹的光,他哈哈大笑,声若雷鸣,指着那人影道:“小子,原来你练的是‘血锁’,你是那魔帝青冢的什么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