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章1 无计相回避

章节字数:3857  更新时间:14-07-20 11: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出了山洞,贰负早已不见了,山崖上,朱颜欲携闵惜儿回姬山,她却四处张望,似乎不放心什么,朱颜不懂,离云影却知道刚才夜夭

    来了又走,她大半是不放心他,突然便起了羡慕和淡淡的怅然,觉得夜夭那家伙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她指着下面一片山谷,说道:“这片山崖草不凋,叶不落,为什么那下面却是灰蒙蒙一片,什么也不见?”她说着,已经下了山坡,

    果然扑面的大风,黄沙漫天,朱颜道:“是有些奇怪。”

    闵惜儿正要开口,一阵狂风吹来,朱颜和离云影都不见了,怀里的婴勺不安的钻来钻去,似乎找不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山谷一片寂静

    ,看起来毫无异状,

    手腕上千花向下一垂,闵惜儿的眼睛盯着地面,突然快速出手,横剑一划,只见什么一闪冲天而起,除了千花剑尖一点青蓝色的粉,

    其余什么也没有,正待掠起前去察看,眼前乌光一闪,一只手血淋淋的落地,朱颜提剑赶到,冷哼道:“雕虫小技,也敢卖弄!”

    地上渐渐现出一人,捂着一只手,眼神震惊,似乎不料他出手如此快,朱颜的软剑往前一递,问道:“谁让你来的?有何目的?”

    那人身体发出“咔嚓”一声碎响,粘湿的液体溅开,一道乌光冲出,身体瞬间化为一张皮,朱颜在那乌光将出之时,软剑一抖,冰凉

    细长的剑身一闪,那乌光刹那消散无形!朱颜心中一凛,原来是个天兵!不知是何人手下,竟然敢在他面前冒险舍弃肉身,想要附魂

    逃脱,看来是个法术高超的!

    闵惜儿一向有师傅在,便万事不关心,也从没注意这偷袭之人有何可疑处,只是没找到夜夭,她有些出神而已,将手中千花沿路随意

    的舞着,伤了好些花花叶叶,朱颜失笑:“千花好歹也是是上神耗尽全身灵力所造,被你这样用来砍草折叶,要是有知,是不是也得

    气死?”闵惜儿不吭声,离开山谷,前面地平线上,一抹碧蓝天幕,一线金黄太阳,将她手中千花照耀得闪闪烁烁,她眯起眼睛仔细

    看手中的剑,

    剑光粼粼中,忽现一人身影,见她揽剑自照,也将头凑过来,比寒星还要亮的黑眸看向剑身上的她,粼粼剑面,突然起了层层涟漪,

    无声无息的荡漾开来,闵惜儿面上渐渐透出一丝笑意,转头道:“夜夭,就知道你还在。”

    夜夭收回目光,向前对着朱颜一礼道:“朱颜上仙,夜夭有礼。”又对离云影道:“魔君,不辞而别,可让夜夭担了好多不是。”

    离云影没有答话,闵惜儿抢先说道:“原本是我误会了你,对不起……”

    朱颜仔细打量他,半晌方道:“原来是公子!”

    闵惜儿道:“师傅,你也认识他?”

    朱颜温柔笑道:“他是……”

    “是啊,你也知道他是只桃树精!”

    “桃树精?”朱颜愕然望向夜夭,见夜夭低头不语,他无声的望他们一眼,心里叹道:“惜儿,看来天长时久,你果然是忘记了小时

    候的淘气!”

    夜夭瞥一眼她手中千花,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臂上的桃花印记,

    淡淡看着她问道:“这,可是上古之神所造雌雄剑其中的千花?”

    闵惜儿笑道:“是啊,是千花,你真是好眼力!”

    夜夭啼笑皆非,脱口问道:“你从何得来?”

    闵惜儿骄傲的道:“当然是我师傅送我的啊!”

    夜夭眼底神色变幻,惜儿,原来你不记得我了,不记得当时的承诺了,不记得你小小婴孩时做过的事了。

    没有关系,或许有一天,你会想起……

    朱颜抬头看向夜夭,夜夭也正好抬头望他,两个眼神相碰,一个似春日碧水,映着轻柔的波,一个似冬日流泉,浮着沁凉的冰。

    他淡淡一笑,撇过头,只觉得这一刻阳光很好,风悠扬清凉,就连那草尖都在发亮,天气从来没有这样明朗。很自然的望向闵惜儿的方向,却见她明亮的眼珠流转间都望向了别处,朱颜随着她的目光望过去,脸色突然白了白,

    望着自己千年来精心护持的她,将一腔爱恋的目光都投向了夜夭,竟让他莫名地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如被针扎似的疼痛。

    是什么时候?从何开始?难道?离开姬山的这段时间,她…爱上他了吗?

    从来没有退缩和害怕的他,突然觉得有些害怕,不敢再去看她的眼睛,不敢去承认她的内心,他能掌握乾坤,能猜测人心,但他永远

    也不能知道将来的事,永远不敢去想,那他也无法预料的结局!

    他突然便觉得有些气燥,太阳瞬间失了颜色,风也不再悠缓舒畅,那些草尖上突生了晦暗的光,天气热得令人难以忍受。

    他在她身上懂得了爱,学会了付出,一转眼,看到了她把她的爱给了别人。

    他兀自出着神,连他们三人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直到闵惜儿的手臂穿过他的胳膊挽住了他,他的心才颤了一颤,听到她轻快的声音

    说:“师傅,我也想去灵山,我去帮十一多多寻些灵草回去好不好?”

    他微微有些恍惚的微笑着,很想和以往任何时候一样答应她说好,可是出口的话却变成了:“不好,如今不大太平,我怕你应付不了

    这些危险,你还是随我回姬山吧。”

    她撒娇道:“师傅,不会有事的,我会小心的。”朱颜的态度却很坚决,只是两个字:“不行。”便携了她即刻要走。

    离云影笑道:“惜儿,你竟要回姬山,我也想去打扰一下上仙,听闻姬山满山红叶,景色壮丽,正想去看一看。”

    闵惜儿道:“魔界不是有急事吗?”

    离云影道:“突然觉得都不重要了。”惜儿,就是天地此时就要翻覆,魔界此时就要大乱,我想通了,这些与我何干?我只想陪在你

    身边,为你偶尔回头一展笑颜。

    夜夭道:“正好,我也无事,不如一同打扰上仙吧。”

    “你不是要去灵山吗?”

    “不去也罢!”

    闵惜儿诧异的摸摸头:“奇怪,怎么都要去姬山?”

    朱颜心里潮涌过,她再也不是他一个人的惜儿了,这滋味让他心中百般煎熬,面上却淡淡应道:“如此……也好。”

    从来寂寞的姬山,再不像如今这样热闹,刚从离恨天回来的十一还没有觉察到朱颜的不对,他忙着安排他们几人住下,偏偏夜夭带的两个活宝左一句右一名,嘴里直抱怨,说朱颜上仙名满八荒四海,天帝不是赐下好多仙姬吗?为什么连个服侍的人也没有?十一嘴角抽搐,要不是来一拨被他打发一拨,自己还瞎操什么心!不过,他认真的想,如果全留下来,幻影洞是不是小了点?

    其他人都在忙,只有朱颜和夜夭坐在花圃前的院子里,朱颜坐在他的对面,眼角却望着水榭上的六角亭,良久,他问道:

    “夜夭,惜儿是你真心实意想要的吗?”

    夜夭正在端茶的手顿了一下,眼神云遮雾罩,谁也看不清他的真实心绪,

    “你现在母仇未报,太子之位不保,以妖身历劫,你……想要把她卷进你的争斗中吗?”

    夜夭放下杯子,静默良久,方缓缓道:“你很了解我……”

    “比你所认为的还要了解。”朱颜闭了闭眼,半晌睁开道:“她看来很开心,我希望她可以一直开心,不要卷进那些阴谋中,夜夭,勿使明珠蒙尘……”

    如果,她真的喜欢他,他应该怎么办?是不顾一切把她夺回来,还是任得她去选择?

    心里小小的声音柔弱的说:喜欢她,便成全她,天大地广,快乐欢喜,都由她!

    爱她,便由得她自由的快乐,爱她,便由得她去选择……

    可是……为什么会觉得意难平……

    夜夭沉吟半晌,起身对着朱颜一礼:“自从遇上她,我心里便觉得有些奇怪,从看到她手中千花开始,知道她是那小小的牡丹,我又是百感交集,心里翻翻覆覆,又是欢喜,又觉得有些悲伤,欢喜的是命运很神奇,兜兜转转千年的时光,我还是遇上了她,悲伤的是我怕连累了她,不敢让她跟着我,此次上姬山,我不敢求什么,我的本意是可以把她留在姬山,毕竟幻影洞才是真正安全的地方,也只有你,可以好好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小小院落一阵窒息的空寂,花圃中一朵开得正艳的海棠,突然无声萎落。

    “好。”良久之后,他终于笑了笑,传闻中的朱颜容颜绝世,温柔不老,此刻笑起来却像那已经萎落的花。

    夜夭走后,他依然坐在那里没有动,他就那样坐在那里,眉眼温柔,像个二十几岁的翩翩公子,那句深埋在心底,一直为之犹豫不定,却又时刻盘桓的话,终于要永远埋在这幻影洞中。

    他心中小小的爱意,被她燃起,然而…她翻过了姬山,离了幻影洞,飞向千山之外,她,没有为他停留。千万种情愁,从四方向他逼

    来,在他心中汹涌翻腾。

    十一从前庭路过几次,都只见他一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日光的残影斜斜的打在他的身上,身旁的落花早已飞了一地,

    现在的十一连叹息也不敢有,只是觉得感情的无力,什么都敢做的朱颜,为什么唯独把对她的那份情却隐藏得那么深?深得让她一点

    都觉察不到,深得让他看着也只觉得深深的难过。

    不知道坐了多久,夜色渐沉,月光缠缠绵绵的升了起来,闵惜儿心情很愉快的穿过水榭,脚步移进了六角亭,看到朱颜坐在院子中,手中的杯随意的晃动着,她问道:“师傅,你是在把酒赏夜景?”

    见他没有说话,她正要走过去,突听得他沉声喊道:“惜儿……”不是一向温柔的声音,倒像是有些可怕的深沉,闵惜儿脚软了软,心里嘀咕,师傅是不是喝醉了?他喝的是茶还是酒啊?也没有管他,脚步还是往外面挪了一下,朱颜又一声:“给我站住!”语速很慢,但警告意味十足,她想了想,乖乖站住了。

    不高兴,带着委曲的看着他,问道:“师傅,你怎么了?从来没见你这样说话……”

    朱颜没有答,将杯中那微甜的水饮下,把心中那一点苦涩藏起来:“惜儿,我问你,你,喜欢夜夭吗?”好容易问出口,嘴唇却一直颤抖着,

    她没有回答,然而他的眼光扫过她的脸,就算是夜了,他的眼睛依然可以看见她眉眼间神采飞扬,那耳朵却似点过朱砂,红得透明。

    他晃了一下,手中的杯无声而碎,嵌进了他的手心,有时一次邂逅便可换来终生期许,有时他倾尽千年也未必能得她回眸。

    自从放她离开姬山,这八荒四海,千山重渡,万里迢递,她是否再也飞不回来了?

    她站在水榭六角亭的阴影里,他站在淡淡的月光下,两人之间似乎第一次显得有些疏离,再无师徒之间的那种亲密。

    那月光照着他月白衣襟,照着他乌黑的发,再渗入眉梢鬓角,衬着他幽沉如夜的眸,微微苍白的脸,他人在月光中,四面的风却不停

    息的卷起他的衣袂,那冰凉的袍角颤颤落下朵残花。

    落花无声,他们无言。

    (那个,关于夜夭与惜儿的小时候,我会专门写个番外的,此章就不多提了。另:最近有点不在状态,更新不太定时,抱歉久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