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4 知无殿生变

章节字数:3240  更新时间:14-07-28 17: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道绿光如鬼魅向萼绿宫中两个相拥的人卷去,眼看着要当头罩下,却在头顶听见‘砰’的一声,那道绿光被隔空拦下,随即半空中旋舞出一片金光,夜夭抱着闵惜儿往后一滑几

    步,眼疾手快将她往身后一拽,那绿光落地,再次扑了上来,夜夭与闵惜儿对看一眼,两人向旁边一闪,又迅速合在一起,闵惜儿闲闲挽袖,喝道:“贰负,你这个绿老头,就只

    会这一招吗?”

    那绿光在浮沉的灰尘中翻腾,卷着枯枝又扑了上来,两条人影乍合又分,那绿光两次扑空,早已不耐烦,沉沉的声音如闷雷响起:“妖女,拿命来!”

    闵惜儿惊讶的问道:“咦,我不是把你毒哑了吗?你怎么会说话了?”

    一提这句,贰负从绿光中显出身形,更是气得胸膛起伏,脸色更绿了几分,并没有见他开口,又是闷雷般的声音:“给我解药,我留你全尸……”

    闵惜儿盯着他的肚子:“哦,原来你会腹语,真是好本事!这样听来,我好吃亏,给了你解药,你还要我的命,太不划算了……”她灿烂一笑:“不给……”

    贰负暴怒,绿风一卷以横扫千军之势扑了过来,闵惜儿连连躲闪,一边道:“喂,你要是杀了我,你就永远解不了忘声花之毒了,难道你你这样永远肚子一鼓一鼓,像只癞蛤蟆一

    样说话?”

    贰负目光一闪,一枝短小的绿箭已经朝她射了过来,夜夭向前手臂一架,闵惜儿嚷道:“啊,等等……等等,你要真想彻底的解了忘声花之毒,只能去离恨天了。”

    离恨天?贰负一时呆住,这个妖女,该不是又在耍他吧?离恨天可是在九重天之外,天河之下最苦地,是众仙的炼狱之地,谁去了不得脱层皮?

    “你别不相信啊,这忘声花,你也知道,是顺应天机而开的,几千年才开那么一朵,解药配起来就更复杂了,你去离恨天走一趟,你知道的,离恨天虽是炼狱之地,酷烈火烤,但

    对这忘声花却最有用了,你去了,至少能解一半的毒,难道以你的本事,那怕那区区小火?等你回来,我帮你把这一半的解药也配好了,到时你就彻底解了毒。”

    贰负肚子一鼓,狐疑道:“妖女,我怎么相信你!”

    闵惜儿将手中的一个盒子递过去:“你去离恨天的时候闻闻这个盒子,看没有感觉嗓子舒服一点就知道了。”

    递盒子过来的那双手娇媚柔弱,贰负震了震,伸手接过那盒子,闵惜儿突然对他一笑,等他回过神来,两人已经不见了。

    ————

    龙女卿卿默然看着夜夭的背影消失在九重宫阙的尽头,想着夜夭刚才对她说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担心和害怕。也不要出言阻止,就安静的做好你的龙

    女。”他的语气淡而清雅,就像说着今天的天气一样平常,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神思不宁,难以安心。

    今日是正宴,众仙一早去知无殿内向天帝贺寿,天后正给天帝看绯桃献上的一方灵玉,那灵玉通体灵透,上雕神龙,看到夜夭进来,天帝开口道:“来了?本来朕想着历劫未尽,

    此时召你回来不妥,奈何绯桃再三相求,今天就正好把她赐了你,择了吉日你们完婚。”

    夜夭眼神寒凉,缓缓说道:“绯桃仙子,儿臣不敢要。”

    绯桃的脸一红又一白,天后觑他一眼,天帝变了脸色,也不管众仙在场,怒叱道:“不要绯桃,那这玉阙金台给你要不要?绯桃对你百般爱慕,为你生,为你死,你总得给她一个

    交代。”

    众仙皆面面相觑,目瞪口呆,刚刚还祥和的气氛瞬间变得沉重。阴霾的浓云笼罩了整个知无殿,天帝的脸色也如这浓云一样阴沉滞重,进出的仙侍也只能蹑手蹑脚,就连呼吸也不

    敢太重,夜夭的眼神依然寒凉,却不及天帝的森冷,夜夭直直迎着他的目光,并不躲闪,他不要这玉阙金台,他只要这玉阙金台里有安然稳妥的母后。

    “父君严重了,夜夭凉薄自私,寡情薄义,给谁生?给谁死?给谁交代?夜夭此次回来,一是给父君献礼,二是……为母后,当年性情温柔的母后,如今只剩下一座废宫,那些她

    对我说过的,曾有人对她发下誓言,说这长生天也不负她,得这天地永不忘记她,原来那些所谓的长生永不忘记的誓言,不过是风过掠耳,也不过是看到新人笑,终赐旧人死!”

    夜夭淡淡的说道,看似句句说着无关的话,却句句触在天帝的刀尖上。

    “住口!”天帝手中的精美灵玉往夜夭而去,他避也不避,那灵玉击中额头,鲜血缓缓浸润而出,那碎玉在那华美的金砖地上一层层溅开,众仙皆大惊失色,知无殿中此刻真是静

    得一丝声息也无,所有仙都被这一番父子对话冻着,虽身在仙境,如堕地狱,炎炎夏日,如坐寒冬。

    夜夭不顾额头滴落的鲜血,踏过摔在他脚下的碎玉,走近天帝,说道:“父君,今日儿臣就为你送上最合适,最珍贵的礼物,你的儿子的眼睛,你的儿子的手臂,你的儿他的双足

    !希望他的眼睛能让你看清那温柔背后的真相,那美丽背后的恶毒!希望他的手臂能让你不再伸手扼杀最爱你的人,能拭去这黄玉碧玺上沾染的鲜血,希望他的双足能让你踏裂这

    长空骄阳时留一分余地,踏碎这金瓦朱墙剩一点恩情……”

    “混账!就凭你以上几句,就可以置你死地!你是真想魂飞魄散!你是当真如此恨朕!你那母后,朕并没有亏待她,一切不过是她咎由自取!”

    天后含笑挽过天帝的手,委婉而中肯的劝道:“太子幼年失母,想来总有些怨愤,这也怪不得他,这里面总也有我们的错,他母后死了,我却偏偏抢了后位,”又转头对夜夭道“

    你恨我是应当,但说你什么凉薄自私,寡情薄义来暗指你父君却是冤枉,我虽得了他的心,但也知道他并没有亏欠你母后之处。”

    龙女卿卿听到这里,脑中轰然一声,天后这言语之巧,句句握准了天帝心思,又把利刃对准了夜夭,果然天帝听到这句便勃然大怒,对着夜夭冷笑道:“太子!谁准了他的号?他

    竟看不上这九重天,看不上这牢笼,竟为他母后处处指责朕,朕了不敢望他做太子!好,你执意如此,朕也便成全你。别以为你历劫时所做之事朕不知,你所抽仙魂是假,朕不过

    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想你今日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朕再主不了你的生,却也管得你的死!给谁交代?他竟不认我这个父君,我也没他这样的儿子!”

    夜夭沉默无语,只看着天帝天后,他从来都知道,言语杀不人,越深的恨,越要深埋在心。卿卿此时已说不清心底滋味,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辛辣责问,天家,竟如此无情!

    天帝已经重重一拂袖:“来人啊,给我剥去他的仙魂,收进锁魂塔,再将他送去源泉山思过,从此后,没有召见,不得再出源泉山一步!”

    龙女卿卿已经手脚生寒,浑身都透出冰凉的汗来,她不是害怕,只是觉得冷,为夜夭这千多年来的疼痛而冷,为这天上宫阙繁华美丽背后的血腥残忍而冷,她有些茫然的抬起头,

    看着夜夭,他的脸半掩在知无殿此时阴暗的光影里,看不清神情,她却感觉到那眸子黑而凉,

    夜夭出去得坦然从容而又决然冷洌,众仙一阵眼光乱闪,谁也不敢出来说话。就连上仙曲殇,夜夭之舅,也只紧紧的看着殿上金案后的天帝天后,唇角挂着一丝冷洌的笑意。

    这满殿的寂静中传来一声喊:“不要!”众仙回过头去看,原来是龙女卿卿,她出来向天帝一拜,哀求道:“请饶了夜夭!”天帝眯起眼睛,森冷的注视着她,天后眼角一挑,深

    深的目光已望向她,正要开口,旁边朱颜已站起来说道:“天帝,听闻龙女心地善良,想来是从没当众见此剥魂刑罚,说来,不忍心也是正常。”

    天帝见朱颜说话,收了森冷目光,对龙女说道:“此地本无你说话求饶之处,看上朱颜上仙的面上,你且退下吧。”

    朱颜将她拉在身后,传音道:“惜儿,不要看,听我的话,不要看,不要听。”

    此时剥魂天官已托来锁魂塔,手中法器一扬,只听得细碎的声音响起,犹如剥皮抽筋一般,那细碎的骨骼发出的格格的声音因着这满殿的静更加刺耳,龙女卿卿咬紧牙关,身子已

    软倒在朱颜身后。

    半刻后,夜夭的身体里才冲出一缕其白如玉的烟气,那烟飘渺着被吸进了那塔。夜夭却自始至终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没有求过一声情,只是那桃花面却毫无血色,只剩下一片白,

    惨白而平静。

    天帝似累极,看也不看一眼,默默而去,众仙皆带寒而散,龙宫侍女在龙王示意下过来扶起卿卿,她缓缓站起来,她该怎么做?她能怎么做,不管是龙女还是闵惜儿,她都没有办

    法,这宫阙千层楼阁万重锁,锁住的不过是一缕魂,锁不住的还有这么多冷漠无情!她突然为夜夭觉得深深的难过起来,为他那冷面背后深藏着的挣扎痛苦,为他那些不为人言的

    破碎绝望!

    纵使成仙又奈何?不能拥有命运的翻云覆雨手,抹去岁月里最惨烈的那一幕。纵使长生金银台,不及白鹿青崖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