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不知何处去  第六章 西风催衬梧桐落

章节字数:2849  更新时间:15-03-06 19: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寒风不时地袭来,猛地钻进了我的羊毛斗篷中,脖子一阵凉意灌到背脊,不觉便伸手紧了紧斗篷上的毡帽带子,手中握着发着微弱的光芒的羊角宫灯,高一脚,低一脚的像梅园走去。

    梅园是在一处废旧宫祉的旁边,一弯清月悬于天际,照映在红芯梅花上,反射出淡淡的光泽。冰凉的空气里却有一股清香之味,窜于鼻尖四周,不禁贪婪的猛吸一口气。

    手指早已冻得发青,雪水灌进绣着合欢图案的鞋底,更加觉得麻木不堪。环顾四周,丛丛梅树林立,一眼难望到头。便放下羊角宫灯,张嘴呼了口热气,猛搓手指取暖。

    耳畔忽听到‘咯吱咯吱’有脚步不断走进的声音,身体忍不住猛地一哆嗦。手指摸了摸系着蝴蝶结的斗篷带子,稍一用力一扯,斗篷便从肩上滑落。

    脚步声渐渐没了,我却临风而舞。不知何时,腰身猛地一紧,呼吸骤然紧促,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周围尽是好闻至极的龙涎香,忙挣开他的束缚,跪在雪地里,声音更如梅花枝上无意掉落的寒雪,惊不起丝毫涟漪:“奴婢给皇上请安。”

    他脚上那双黑色的靴子上,绣着怒目圆撑得金龙悬梁而饶,似乎预示着皇家无尽的威严与庄重。不料,耳边响起了一个温凉的笑声:“你怎么知道我就是皇上?”

    我没有说话,便听到他让我抬起头来。缓缓抬头,便看到一双剑眉斜入云峰,眼眸含笑确如深难见底的山涧,让人难以莫测。他身着一身月牙白镂金祥云纹云锦大袖衣,一手附于身后,一手带着脂玉扳指,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柔和的光泽。

    原来皇帝竟这般年轻,我不禁怔住了。岂料他带着上好脂玉扳指的手便捏住了我的下颚,轻笑出声:“怎么问你话,一句话都不答?看够了没?”

    这句话一出,我的脸如火中烧,方知失态,忙垂下眼眸,乖巧的说了句:“奴婢知罪。”

    “你确实有罪,胆子倒不小啊。敢跑到梅园来勾引皇上,是活腻了么?难道不知,梅园乃禁地么?”

    他不禁蹙眉,当目光触及到我身上那件绣着合欢图案的旗袍时,却黯淡了几分。

    我丝毫没注意到他的变化,大着胆子抬头,看着他微皱的双眉,徐声开口:“奴婢知道,没有一个好下场。可是奴婢仰慕皇上,即便皇上要了奴婢的命,奴婢得见天颜,亦是死而无憾。”

    他的目光却始终在我身上的旗袍上留恋忘返,不禁伸手抚上了用金线绣的朵朵盛开的合欢图案,声音里竟有些意外:“宫中女子,多是喜爱牡丹芍药一类,你竟喜欢合欢?”

    “奴婢喜欢忠贞之花,合欢意味夫妻恩爱合欢,一世不离。世间女子大都想要一个好归宿,好丈夫。又有谁会不喜欢呢?”

    我轻笑出声,寒意十足的雪水早已沁湿了膝盖,却也只得咬牙忍着,“奴婢穿上这件寓意美好的旗袍,正如奴婢对皇上的心意。如果奴婢生气责罚奴婢,奴婢也不后悔,只怪自己错爱了心目中的大英雄。”

    他的手掌已经离开了合欢花图案,眼眸微眯,嘴唇一张一合:“依你之意,若不收了你,岂非天理难容么?”

    我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他打横抱起,忙环上他的脖子,却见他的呼吸骤然急促,大步像梅园外走去。

    寒风刮得更加生猛了,旗袍下摆更是迎风而起,我竟这样意外的获宠了么?一抹自嘲的笑意挂在嘴角,鼻子尖一股酸意无意窜起,泪水便湿了眼眶。又怕被他看到,忙硬生生的将眼泪给逼了回去。

    柳公子,你若看到现在这般不堪入目的萧子琴,也是难以原谅的吧?

    想的正入神,便听到‘哐当’一声响,早已掉漆的木门便被他一脚给踹开了。随后又是沉闷的一声,门又随即关上了。周围一片漆黑,伸手难见五指,空气里弥漫着尘埃的味道。我目光呆滞的看着四周,便感觉到我的身体被放到硬邦邦的床铺上,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个沉重的身子压了上来。

    突然胃里翻江倒海,一阵恶心,凭着惯性便伸手去推攘他。不料抬头却看到他星火攒动的双眸,微微眯起,他凑到我的耳边低笑,可是警告意味欲盖弥彰:“你若反悔,还来得及。”

    哪里还来得及?自从我踏入深宫之时,便知为了萧氏一族的活路再难回头。心头哀凉如那晚的寒空,却唯有伸手勾住他的脖颈,故作出风流姿态:“能成为皇上的女人,奴婢甘之如饴。”

    话音刚落,他粗重的吻如狂风暴雨般倾然来袭。当他急不可耐的一件件的退却我的衣裳时,当他将那件宝蓝色的绣着合欢图案的旗袍弃于地上时,不争气的眼泪再次从眼眶溢出,染湿了厚厚的胭脂。

    他却如一头饥不择食的困兽在我身体里,横冲直撞。直到毫无任何前戏便硬闯私地,我疼得身子不禁绷直,却发现他毫无留恋的退出,便坐直了身体,穿戴好衣物,就拉开门出去了。

    屋外的寒风趁虚而入,吹得柱子上的蜘蛛网摇摇晃晃的,突然,一个嬉笑声钻进了屋,不偏不倚的落入耳中:“王爷,她该怎么处置?”

    我顿时懵了,王爷?突然脑海里窜出他的轻笑声:“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是皇上呢?”对啊,他一直都没承认,是我一厢情愿。身体下火辣辣的疼痛阵阵袭来,我不得不用手臂撑着床铺,缓慢起身,伸手拿起落在地上的大红鸳鸯肚兜系在身上,门被人猛地关上了。屋里没有了寒风的肆意刮,却还是凉的让人头脑一片空白。

    手指发凉,直打哆嗦。怎么也系不好肚兜上的扣子。屋外的凉风不断地拍打着陈旧的纸窗户,发出沉闷的声响。透过窗外清冷的月光,便可看到暗处站着一个穿着深色太监服制的小太监,嘴角露着精明伶俐的狡黠,他的旁边是位穿着粉色宫装的宫女,手中端着盛有汤药的木器盘子。

    明明心中如明镜高悬般清楚,却还是不死心,抬头问了句:“你刚才叫他什么,王爷?”

    “不是王爷是什么?莫非还真以为是皇上,说来算你命大,皇上今日龙体抱恙就没来梅园。不然你哪儿能活着跟我说话,早就被拉出去砍了。”

    心蓦地如坠冰窖,又如一块磐石压着喘不过气来。也知道自己完了,选秀之人还未见天颜,便已失身。这是皇家多大的笑话?可能今晚,便被置于死地而无人知晓。我的眼前竟觉得越看越不真切,只看到他的嘴一张一合的滔滔不绝的说着,眼神中的嘲讽昭然若揭。

    断断续续的听他说,只要我喝了那碗木器盘子里的汤药,便放我一条生路。那端着汤药的宫女不知何时已在我跟前,我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碗黑乎乎的药汁。耳畔又传来那太监的苦口劝道:“奴才就劝姑娘喝了吧,别在磨蹭了。你今日如不喝了它,便再难看到明日的太阳了。可别逞一时之气,为难了奴才不说,毁了姑娘自己的前程。”

    手指触到冰凉的白瓷碗,将它端到了跟前。目光随着汤药里的阵阵涟漪而游移不定。声音却是冷淡的渗人:“我喝。”

    说罢,心一横,将那碗汤药喝了个底朝天。那宫女便将木齐盘子端至我跟前,我心里却窜起一股闷火,手一松,白瓷碗便落地摔了个粉碎。

    那太监见了也不生气,只是笑着摇摇头:“明日便是殿选之日,你便妄自珍重吧。”

    心里一阵哀凉,殿选之日迫在眉睫,我却再难翻身为萧氏赢得半分回旋的余地,或许,这便是母亲经常提到的‘命运’吧。仍在地上的那件宝蓝色旗袍再不见踪影,合欢花是柳公子最喜欢的东西,我只剩下它了。心急之下忙抬头质问:“那件旗袍呢?还给我。”

    “王爷说了,合欢乃是世间最美好之物,容不得脏东西沾染。”他扯了扯微皱的袖口,冷笑道,“姑娘原就配不上它。”

    说完,便觉得在此地多呆一刻,就会折寿一般。再不肯多做停留,摔门拂袖而去。窗外的寒风猛烈的吹打着那颗破败的梧桐,沙沙作响,如女子呜咽一般。

    (听雨的第一部都市文《我们都要好好的》已经存稿结束,现在听雨打算主更古文坑,亲们快点入坑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