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不知何处去  第九章 浓愁悲凉无计消

章节字数:1211  更新时间:15-03-09 19:5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因为落选,所以成了身份卑微的宫女。被分到了洗衣坊,刚来到这里,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手中抱着深蓝色的碎花包袱,一步步的向因为光线不足而显得阴暗屋子。外面的光线太过刺眼,我刚进去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阵漆黑。

    “我当是谁啊?原来是香妃的妹妹,怎么到了这里呢?”

    一阵刺鼻的脂粉香味在鼻尖环绕,不禁便皱眉。用手揉了揉眼睛,见眼前站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目光如刀尖般在我面上刮过,手中的细软的鞭子被她蹂躏成一团。刻薄的表情让人生厌。

    我埋头不再理会,只是往里走。胳膊却被她猛地拉住,她顿时怒了:“问你话呢?你哑巴了?”

    “明知故问。”

    我轻声回道。不料她朝旁边的小木凳狠得一踢,便甩了我一耳光:“贱货。你知道我是谁么?”

    她凶神恶煞的神情,活像一个母夜叉。脸颊火辣辣的疼痛,已经无了知觉。嘴角却不知为何浮出一丝讥笑:“姑娘在如何神通广大,都和我一般,是身份卑微的奴婢。”

    她脸上顿时白了又红,红了又青。最后忍不住抬起手,皓白的手腕上银色圈子被撞得丁丁作响。只是巴掌尚未落下,便听‘哐当’一声,陈旧的木门被人粗暴的踹开了。

    一个貌似三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穿着暗色的宫女服,双手叉腰,像圆规一样在面前站立。脸上挂着嘚瑟的笑意,骂道:“闹什么闹?干活,都干活。还以为你们是千金小姐,让人当宝贝似得供着,告诉你们,现在都和我一样,是贱命一条。”

    众人忙停止了交头接耳,埋头洗衣服。不料那浓妆淡抹的女子,却是不怕,忍不住瞪目顶嘴:“沈妈,你自是管事的,我们也心服口服。可她算什么?一个落选的废妃的妹妹,也值得你这般维护巴结,别选错了人,得不偿失。”

    “你也收敛点儿,这儿自是无人管你。若是叫主子娘娘听到了,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沈妈却也不恼,只是侧过脸眯眼看了看我,别有深意的咧嘴笑了出来:“至于她,想要她命的人多了去了,用不着你操心。”

    身后一阵冷风刮过,吹得我后脊一阵发凉。干完活已经是夜里了,身体疲惫不堪。前屋正在分饭,闹哄哄的好不热闹。我走出屋,见天际早已是寒星满天,透着微弱的光芒却在僵硬的天宇的衬托下,显得熠熠生辉。

    凉意十足的寒风不停地刮,吹得门前那颗白梅树摇摇晃晃,花瓣不时飘落随风起舞,淡淡的香气显得更加苍凉。我坐在冰凉的青石板上,用手撑着头。两眼直直的看着天边那轮凄清残月,不禁叹道,柳公子,你在哪里?你现在身边应该另有佳人在侧了吧,只是在夜深人静之时,你是否会想起曾经对一个小女孩许下的誓言呢?

    颈上的翡翠玉佩握在手中,上面的花纹咯的手指生疼。不知从何时起,从一处幽深的琼山飘来一阵悲催清冷的笛声,如女子呜咽啼哭。一时想到萧家落难,姐姐在冷宫任人欺凌而毫无自救之力,自己喜欢的人却不知身在何处,鼻尖猛地一酸,一行清泪忍不住溢出眼眶。心中一阵绞痛,前屋还是热热闹闹的,不时传来有拿着筷子敲碗的清脆声响。生怕被她们听到,唯有闭眼任泪流满面,强行不发出哭声来。

    在外面做的久了,就生出凉意来了。一个喷嚏猛然打了出来,便伸手揉揉鼻子,起身,回了屋,准备睡觉。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