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面不知何处去  第一百章 皇上是奴婢的天,只有皇上好,奴婢才会有希望

章节字数:1261  更新时间:15-10-15 1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从床铺上爬起来,穿着宫女特有的磨脚布鞋,却没有说话,径直去洗脸架子上洗脸。她帮我收拾被褥的时候,迟疑的问了句:“姑娘昨夜可是没睡好么?”

    “哪有。”

    我忙矢口否认,淡淡的抬起眼,喃喃道:“昨夜睡的可香了,我还做梦了呢。”

    说罢便拿手帕擦了脸上的水渍,走到铜镜旁,坐了下来。看着铜镜里面色惨白的自己,不禁垂下了眼来。绾秋不知何时已走至身边,拿起乌色木桌上黑色的桃木梳,梳起我的头发来。

    她说我的头发又长又密,梳九天发髻好看。我说好,她便依言从首饰盒里拿出一只素色木簪斜斜的插入云鬓,我喃喃的看着镜子里的女子有了几分精神,忍不住叹道:“绾秋,你的手艺真好。”

    “奴婢是以前服饰主子娘娘习惯了,便会些了。”她用手摸了摸我的发髻,羡慕的说:“奴婢梳了这么年的头,还是第一次瞧见有姑娘这么高发髻的人呢。古人说的好啊,发髻越高,便是福泽绵长。姑娘往后一定有一番作为的。”

    “眼前便是自顾不暇,何来往后?”

    我自嘲的笑笑。

    “往后都是凭个人挣来的。”

    她波澜无惊的从桌上拿起那盘未吃完的柿饼,温和的对我说:“皇上这个时候在景寒殿批折子,姑娘若送上一盘吃食去,皇上必会念得姑娘的好。”

    所有人都觉得我应该取悦明轩,可是我算什么呢?她大概看出来了我的迟疑,便低声笑道:“姑娘大概还是太年轻了罢,所以便会求得对错。可是有时候,太过于纠结一个结果,便是连真情都没了。”

    我直直的看着她,许久才伸出手来接过木器盘子。

    这是我第三次去景寒殿了,第一次是去挽留他,第二次是寻坠儿,第三次是我要亲手将他推开。屋子里的陈设依旧如昨,心境却不复之前那般明朗了。

    我踩着花盆底鞋缓缓的走进那件阴暗的屋子,虽然有少许阳光,可在我眼里从未觉得温暖过。我掀开柔软的茜纱帐子,望见他正埋头看奏折。

    桌上的奏折堆积如山,他像是一夜间苍老了好多。菱角分明的侧脸像是极力忍耐着某种情绪。我顿时愣住了,第一次觉得他也很可怜,很孤独。脚下的步子并未停歇,思绪却在恍惚。

    正走着,却被桌角给绊住了,发出刺耳的尖声。我的腿像是被万千银针扎了一半,疼得我倒吸口凉气。

    我下意识的向他那个方向看去,便见他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看着我。我别过脸,将盛着柿饼的圆盘放到他的面前,温言道:“皇上歇歇吧,仔细眼睛疼。”

    他用手拍了拍脑袋,便点点头拿着柿饼吃了起来。我正在收拾桌上散乱的奏折,却听他开玩笑说了句:“今天怎么有心思来看朕啊?”

    收拾奏折的手顿时一怔,随后埋头苦涩的笑笑:“奴婢是深宫大院的宫人,皇上便是奴婢的天。只有皇上好,奴婢才会有希望。”

    他蓦然附上我的手,将我拉了过去。我看到他面上笑嘻嘻的,应该是心情很好的样子。他眸子里的光很柔和,像是夜空里闪亮的星辰。嘴角上扬,声音却是懒懒的又掩不住寒凉:“朕是皇上,也是你的柳哥哥啊。为什么你变得温顺懂事了,朕却觉得你离朕越来越远,越来越不像朕认识的那个萧子琴了呢?”

    “皇上觉得,怎么样才像萧子琴呢?”

    我忍不住拿话赌他。他竟也不生气,还伸手温柔的拍了拍我的手,像是和我服软:“别再和朕倔了好不好?朕保证,以后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不再让你受半分委屈了,你不知道这段日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