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  153 我抢走了她的明轩,活该招报应。

章节字数:2986  更新时间:16-03-31 19: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突然他停止了动作,撑起身体,直勾勾的盯着我,不悦的问:“你哭什么?”

    “你知道我是谁么?”

    我越说越委屈,连说话都待了哭腔。他对我本就不是怜香惜玉,可我为什么越来越爱在他面前使性子呢?甚至连自己都知道,他听了这话会不高兴。但还是忍不住说了。

    他也算有兴致,回了我:“不管你是谁,都是朕的女人。都该为朕做力所能及的事。”

    这句话堵得我再没有言语,便勾了勾嘴唇:“那皇上便开始吧。臣妾能为皇上尽绵薄之力,是臣妾的福气。”

    他沉默了,因为太黑,我看不清表情。可我明明感觉他很生气,声音却平淡无奇:“好,很好。”

    他嘴里反反复复都是这几个字,翻身便下了床,捡起地上的衣裳,胡乱的穿上,便一脚踹开门离开了。

    他前脚刚走,绾秋后脚便拿着灯盏进了屋。她的身上带了股寒风里的阴冷,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绾秋握着我的手,急切的问:“怎么了这是?皇上刚来,怎么又走了?”

    “走了就走了,难不成你还把他再拉回来么?”我挣脱了她的束缚,淡淡的说道:“我要睡觉了,有什么话明日再说吧。”

    说罢,就掀开被子,钻了进来。翻了个身,面朝墙壁。随后便听到绾秋那句叹息:“美人这是何必呢?旁人求都求不来的呢。”

    我拉了一下被子,蒙住了脑袋,不一会儿便听到了绾秋掩门的声响。次日,我坐在案几旁,拿起橘子继续剥起来。

    绾秋进来了,忙皱眉道:“美人不必剥了,这些粗活给奴婢们做就好。”

    “绾秋,这可不是粗活,相比以前而言,好太多了。”我看了看旁边的席子,微微一笑:“快过来坐罢。”

    她点点头,便坐了过来。也跟着剥了起来,她看了看快要见底的箩筐,轻叹道:“真好,马上就快完了呢。”

    “离交橘子的时间,还有三天。咱们今天就能完成,这还不是多亏了你的帮忙啊?”

    我将剥好的橘子放在了白瓷盘中,看了她一眼。晌午过后,我剥完橘子,便找了本杂书胡乱的翻看。

    绾秋进来,身后还跟着拿着圣旨的李全。绾秋提醒我说:“萧贵人,李公公来了。”

    我抬头,便见李全将绣着金龙的圣旨往上举了举,沉声道:“萧贵人接旨——”

    我忙放下书,站起来后走至中间,跪于地上。李全那又尖又细的声音在我头顶旋绕,让人听着很不舒服:“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美人萧氏,贤良淑德,恪守本分,朕心悦之。特进萧氏贵人之位,钦此。”

    我先是一愣,心里满腹狐疑。却还是含着端庄的笑意,磕头喃喃道:“臣妾谢祖隆恩。”

    李全忙虚扶我起来,陪笑道:“这是萧小主应得的,萧小主之前受的苦奴才都看在心里的,好在现在峰回路转别有一番天地了。”

    “李公公客气了,日后还需要公公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我寒暄道。

    绾秋很聪明,拿了一些银两赠与李全,将他送出了屋。可自从明轩进了我的位分,便再未踏进听雨轩了。总是流连在玉妃和如妃处,后宫又恢复了平静。

    而我的突然进位,便像是石子投入湖底,先是掀起阵阵波澜,随后便波去无痕了。我似乎又回到了从前清冷的日子了,对于明轩这种来去一阵风的做法,我早已习惯了,因此也并未放在心上。

    绾秋之前还会说我,让我收收心去讨明轩欢心。后来再见不往心里去,便也不大说了。或许我的不求上进,让她也觉得‘朽木难雕’。

    还有坠儿,自上次吵闹后,便再没谋面了。偶尔听说她精心打扮给明轩送吃食,结果被赶了出来。坠儿生性像极了顽皮的孩子,和明轩怄气不肯好好吃饭,便去歌舞坊跳舞,结果一个不留神孩子摔没了。这一来二去的,明轩便不再去她那里。

    听绾秋说,坠儿老成了许多,不大爱笑了。我携了明轩最新赏赐的送子观音,去看她。坠儿穿着和她年纪不相符的一身缟素,面色沉静平淡,抬眸间像是苍老了十岁有余。

    她身边的丫鬟见我进了屋,便轻声唤她:“小主,萧贵人来看你了。”

    坠儿呆愣的脸上终于有了神情,迟缓的抬起头,拿陌生的目光看着我,声音淡淡的:“你来了啊。”

    我坐到她的旁侧,柔声安慰道:“妹妹莫伤心过了头。往事已矣,人要学着往前看才是。姐姐送妹妹一尊送子观音,望妹妹早日再怀龙子。”

    我又给绾秋使了个颜色,绾秋便将盛着送子观音的木盘递过来了。坠儿拿起观音雕像,用手轻轻的抚摸,嘴角渐渐浮出一丝笑意,却突然手扬起,雕像便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她看着我,讽刺的笑笑:“送子观音,送子观音?萧子琴,我前脚没了孩子,你后脚便送我这个,你什么意思?就这么想看我笑话?”

    她的声音很尖锐,刺的人耳朵生疼。我从没见过这样咄咄逼人的女子,更没想到有一天她会变成这样。我静静的看着她,她笑完了便滔滔大哭,妆花了弄得像个小花猫似的。她就那样在房间里荡啊荡的,将头上的钗子拔下,随手乱扔。小丫鬟去捡,却被坠儿死死的按在地上,手指狠狠的掐着小丫鬟的脖子,眼神格外的伶俐:“说,是不是你想要害我的孩子?敢害我的孩子,我要你的命。”

    小丫鬟朱唇紧咬,面色痛苦难堪。我忙和绾秋将坠儿拉开。坠儿却大手一挥,我重心不稳,便摔倒在地。我欲哭无泪,看着地上暗红色的红毯发呆,坠儿被绾秋死死的拉住,但坠儿言语之恶毒,让人心惊。她说我害了她,我恩将仇报,我是个坏女人,我抢了她的明轩,我活该招报应。我一辈子得不到幸福。

    我踉跄着爬起,狼狈的逃出了屋。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眼眶发干的疼,原来想哭都这么难。

    我勾起一个牵强的微笑,绾秋担心的问我:“小主没事罢?坠儿也真是的,没轻没重。”

    我神思恍惚的摇摇头,径直往前走。坠儿的话多么恶毒啊,咒我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我一辈子活在阴暗里。也是,我萧子琴自从进了宫,又何时真正快乐过呢?

    不知这事怎么便传到明轩耳中,明轩大怒,将坠儿禁足了。坠儿身边的小丫头吓破了胆,最终仓皇离去,投奔了新小主。坠儿便从此一人,自生自灭。

    一日,我正在看书。玉妃便过来了,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玉妃的丫鬟合了伞,撤去玉妃身上粉色的斗篷。玉妃身后还有个小太监,端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

    我向玉妃请了安,玉妃微笑着唤我坐下听她说会儿话。玉妃眼神凌厉的像刀子刮似的,在我脸上扫过,或许是察觉到我不对劲,便收回了肆无忌惮的目光。她看了看旁边的小太监,微微一笑:“萧妹妹身体不好,本宫便让太医为妹妹调了碗补身体的药。”

    “臣妾身体一向便是这样。”我和玉妃本来就无交集,再加之她手段狠辣,我自然知道她没那么好心。

    “怎么?萧妹妹这是不卖本宫这个面子了?”

    她冷笑道。

    “自然不敢。”

    她听我如此说来,才露出欣喜神色。端起补药,轻声说道:“妹妹,这碗药里有红枣、枸杞、山药等物。对妹妹恢复身体可是大有益处呢。皇后为后宫之事烦心,照顾不周也是有的。本宫便代她慰劳妹妹。”

    “姐姐的好意,妹妹心领了。只是——”

    我找着借口推脱。

    谁知玉妃眉眼一横,冷笑:“光心领可不够,妹妹可别光说不做呀。”

    突然,一个人影便闯了屋。躲过玉妃手中的补药,一饮而尽。玉妃气的脸色铁青,坠儿却撇撇嘴抱怨:“难喝死了,什么狗屁补药。”

    玉妃冷笑:“反了天了还,来人,将这个小贱人给我拖出去仗毙。”

    坠儿像是没听懂似的,依然哼哼哈哈的唱歌。我忙屈身试图阻止:“玉妃娘娘,坠儿如今落难,可好歹也是皇上的女人。玉妃娘娘如这样草率仗毙,不知皇上知道了会怎么样?”

    玉妃气急反笑,只拿目光瞪着我:“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巧嘴。可惜你救不了你的好姐妹。来人啊,还不快去给本宫拖出去。”

    小太监将坠儿拖出屋外,在大雨之中打得坠儿惨叫不止。我忙跪在地上:“玉妃娘娘,还望手下留情啊。坠儿已经知道错了,就别——”

    玉妃却将手指放在我的唇间,示意我不要说话:“嘘。你若再多说一句,你的坠儿便少一分生还的机会。与其拿皇上压本宫,惹得不加不高兴。妹妹不不如想想怎么讨本宫欢心才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