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  167 为了自保,什么都能赔上!

章节字数:3050  更新时间:16-04-13 08: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这时,瑞王爷起道:“丝如姑娘舟车劳顿,若执意让她助唱,只会扫了皇兄的兴致!倒不如等她养好了身子,正时还长嘛!”

    明轩也说道:“也好!”

    说着,便让她下去了。

    宴席之中,酒过三巡,我已然是有些微醉了。我两腮微红,对明轩道:“皇上,臣妾有些醉了,想出去喝碗醒酒汤!”

    他略点点。我便醉熏熏的扶着绾秋的手,她说:“小主小心!”

    出了尽欢阁。凉风吹在脸,十分惬意。我松开绾秋的手,她又忙过来扶我:“小主小心!”

    “别担心,我没醉!我不过是想出来透透罢了!”我又望了望散发着柔和的光芒的月亮,喃喃道:“那年也是这样好的月光,我与可心、坠儿在这儿赏莲花。也是这样好的月光,她喝下了那杯毒酒!”

    “小主你醉了!”她劝道。

    我倚在冰凉的朱墙,亦如我的心境一般寒冷。她要过来扶我,我单手撑着,另一只手拦着她:“你别过来!你以为这样我便会原谅你么?你死了,把什么都留给我!那是我的一生,我的一生啊!”

    我又苦笑:“对呵,就算没有你,我也出不了宫。他那么恨我,如何会放过我?这是命,逃不掉的,怎么逃得掉呢?”

    说罢,泪已满脸颊。

    “你还好么?”

    这时,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再看时,却是瑞王,他早已换了件青的袍子,更显英俊风流。

    我笑道:“王爷也出来吹风么?”

    “你醉了!”

    “你瞧,这儿的景多美,和几年前没有一点儿变化。只是人却并非当年了!”又看了看他:“本宫锦衣玉食,皇对我又宠有加,怎会不好?”

    “娘娘的眼睛已经出卖了自己!”我冷笑道;“是么?你真的以为你很了解本宫么?”又说道:“要算起来,本宫能有今日,还真是拜你所赐!”

    Part

    “对不起!”

    “你为何不问问可心她怎么样了?你知道么?她是那么爱你,以至于可以赔本宫一生的时光!”

    他迟疑地问道:“昕贵人娘娘,她还好么?”

    “她死了!去年的今日她替本宫喝下了那杯毒酒。就连死的时候,都不忘把本宫永远囚在这冰冷的皇宫!”又笑道:“酒真是个好东西!之前不敢说的话,不敢做的事,如今什么都不怕了!”

    “醉了好啊!”,我闭眼道。

    过了许久,心里平静下来了,对他道:“王爷还是快些回去吧!莫叫皇上知道了,给彼此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原来萧慧嫔酒醉失态,是因为见了旧人啊!”

    这时,一个冷笑声然响起。我顿时如石化一般,酒也醒了七分了。绾秋忙过来扶着我,惊慌道:“小主,是皇来了!”

    “皇上万福!”我略福了福子。

    瑞王爷也请了安,黄笑道:“原来朕的萧慧嫔与瑞王爷是旧相识呢!早知如此,朕便把她赏给你,也算是全了一桩好事!”

    我猛地抬眼望着明轩,他竟说出这样的话来,那之前的承若算什么?瑞王爷笑道:“皇兄误会了。臣弟与萧慧嫔娘娘纯属偶遇。只是娘娘她想念昕贵人,一时不自,臣弟便安慰了两句!”

    “是么?朕听可人说,荷花池有两只鸳鸯,便来寻一寻!”

    我听了,心里更是如千年寒冰一般,寒冷刺骨。她竟如此急着除了我么?难道这几年的养育之恩竟抵不这个薄寡义的君王么?

    “皇兄若是没有其他吩咐,臣弟先告辞了!”

    “朕要告诫皇弟一句:凡事适可而止,真不想失去你这个好弟弟!”

    瑞王爷听了,就离去了。

    “人都走了,萧慧嫔还要望到什么时候?”他冷笑道。

    景寒殿。烟雾缭绕。我坐在榻上,撇过脸去。“怎么不说话了?平里你不是很能说会道的么?”

    “臣妾自知犯了弥天大错,没脸再见圣颜!”我尽量平和的说。见他不说话,我继续道:“臣妾不该酒后失态,在荷花池与瑞王爷相见。竟忘了伦理道德,臣妾犯了大错!还请皇责罚!”

    “好啊!那你说说朕该如何置瑞王爷呢?”他饶有兴趣的说道。

    我顿时懵了,他竟如此介意瑞王爷的存在么?

    “怎么?萧慧嫔不忍心?那朕就要动手置了!”他笑道。

    “不,不,臣妾有法子!”,我忙说道。眉心一动,计心来。心中顿时一横,说道:“如今皇上虽已坐拥江山,可瑞王爷在朝的势力更是不容小觑。再加这次战功赫赫,更是民心所向。皇上不如趁此机会剪除瑞王在朝的势力,逐出京城,永世不得回京!”

    他意味深长的笑道:“萧慧嫔果真是深谋远虑!为了自保,什么都能赔上!朕喜欢聪明的女人,怪不得瑞王爷也为之倾倒!”

    “臣妾都如此了,皇还不相信臣妾么?”我盯着他问道。

    次日,明轩便革了瑞王爷在朝的所有职务,贬至江州任专管琐事的小官。那日雨绵绵,明轩应允我前去送他。

    他穿着灰白褂子,显得十分慵懒。绾秋为我撑着油纸伞,我说道:“就到这里吧!”

    他点点。

    “你要怨,便怨我吧!这一切都是我一手促,别恨他,他是你亲哥哥!”我说道。

    “帝王之家哪有什么手足可言?”他苦笑,“你放心,我不会恨他,更不会怨你!皇兄肯放我一条生路,已是法外开恩了!我哪还能奢求什么呢?”

    又叹道:“他如此薄心,你竟还肯真心待他!”

    “那可心呢?你带他何尝不是薄情寡义,她不也是为你付出了一生么?”我苦笑道。

    “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在宫中,你定要好生珍重才是!”他张口劝慰。

    “你也是!皇革了你的职,让你安心享乐,也唯有如此方能保住王爷此生平安!”

    “臣弟再拜托娘娘一事可好?”他还是忍不住说出来了。

    我说道。“王爷请说,本功能做的定然不会食言!”

    “照顾好丝如姑娘,她也实在可怜!”

    说罢,就登车而去。

    我站在风雨中,久久不肯离去。绾秋劝道:“小主回去吧,瑞王都走远了!”

    “他离开了未尝不是件好事!本宫却要被囚在这里一生!”我感慨道。

    说罢,便向宫门走去。过后,黄再没来过烟雨阁了,我的子又回到了之前那样的冷清。过了一段时间,心好些了,方才出去走走。

    远远地看见可人朝我这边走来。她穿着一身素色的衣裳,略施粉黛,却更见清丽了。只是没见有些愁绪,许是近明轩盛宠丝如的缘故罢。

    我微微一笑:“可答应好雅致!”

    “姐姐又何尝不是?”她嫣然笑道。又福了福子:“萧慧嫔娘娘吉祥!”

    我噙着笑,嘲讽道:“半月不见,可答应出落的是越发标致了!怕是皇连做梦都想着皇上罢!”

    她的的脸顿时一白,许久才问:“子琴姐,咱们非得这样恶言相向么?”

    我望着她那充满落寞与无奈的面容,心顿时便软了下来。又忆起她告密之事,心又恢复了平静。她多么会伪装,伪装到你没有一丝防备,然后再狠狠的一刀。

    我叹道:“过去的事终究是过去了,就像那些美好的时光。即便我多希望它不要过去,可一切都是徒劳的。人要往前看,还要尺寸拿捏得当,方是长久之计!”

    又斜眯她一眼,笑道:“可答应说是吧?”

    又对绾秋道;“本宫有些乏了,回去吧!”

    说罢,就扶着绾秋的手径直回了烟雨阁。

    可人苦笑数声,喃喃道:“我是不是很傻?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而失去最不值得失去的东西,怕是这辈子都找不回来了!”

    “小主是冤枉的,刚才为何不与萧慧嫔娘娘解释清楚呢?小安子好心来告诉小主,却被惠妃给听了去!没来由的,倒让小主背了黑锅!”小丫抱怨道。

    “她既认定是我做的,解释又有何用呢?原本是我对不起她,报应不爽也是应该的!”她苦涩的笑道。

    “奴婢是为小主不值啊!”

    我扶着绾秋的手,不再言语,只顾走路。绾秋劝道:“其实小主与可小主都各自退一步,还有什么不好的呢?宫里多个朋友总好过多个仇人罢?”

    “有些事一旦错过,便再不能回头了!本以为本宫与她还能和好如初,却不想这些年的情分竟如此经不起考验,倒是本宫高估她了!”我叹道。

    走至景寒殿,见一个有老又丑的宫人正在那儿训斥下人:“你也不瞧瞧你是什么东西?以为被宠幸了,就能飞枝当凤凰了么?我呸!不过是蛮夷之地来的杂毛丫,还敢与我撑腰子!告诉你,你连冷宫里的都不如呢!”

    她见那丫头不吱声,便更加猖狂的破大骂,言语十分恶毒,连我也不忍耳闻。

    我悠悠的走过去,笑道:“嬷嬷好!”

    她的身子顿时一怔,回过见是我,忙陪笑道:“是萧慧嫔娘娘!”

    又对那女子喝道:“你是木么?还不快来见过萧慧嫔娘娘?”那女子请了安,抬起,却见是丝如。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