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  171 小心疯狗咬人!

章节字数:3779  更新时间:16-04-14 11: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可人顿时如雷击一般,心中更加明了,便掉就走,离开了烟雨阁。

    我又忽听得门外的小丫巧儿惊呼:“可答应——”

    我忙问:“巧儿,你说什么?”

    巧儿急忙进来,我问道:“可答应什么时候来的?为何没有通传呢?”

    “可答应来了许久了,只是没进去。是可答应不让奴婢通传的!”

    “罢了!你下去吧!”

    小丫走后,我对敏常在喝道:“你疯了?敢在皇的膳食里下,你不要命了?”

    “子琴姐,我这么做全是为了你啊,更为了我自己的心。我恩宠再盛,却不过是个亡公主!只有你长宠不衰,他才有重回京城的那一天。再说了,你不是喜欢皇上么?”

    “你——”,我顿时语塞。望着眼前这位容貌更胜从前的敏常在,更觉着陌生了。她还是以前干净纯洁的丝如么?干净、纯洁,我又了解她多少呢?

    雨毫无征兆的来了,打在朱红的琉璃瓦发出轻脆刺耳的声音。可人漫无目的的在雨中走着,忽然觉着离云香殿的路是那么漫长,像是永远也走不完。耳边还回着敏常在的话语;“是我在皇的膳食里下了五石散。可答应好不容易见回皇,定是要精心打扮一番!这样一来,岂不更受用了么?”

    又想起昔日的情形:“如今该收敛光芒才是,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你就你这么一个,我想她最大的愿望便是你活着!”

    “来看看这莲子汤合不合你胃啊!”

    “你只让我小心皇后,惠妃,如妃,却唯独少了你自己!”

    “我——”

    “这莲子汤可真好喝啊!明知道里有见不得人的东西,却还是喝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不该背叛你,更不该与你争宠,可你非得这样么?丝如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可是你再不信任我了,不信任我了!”

    可人脚下一滑,狠狠的跌进了坑里。泪早已模糊了视线,原来一切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后宫哪有什么真心可言?谁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争得破流?人心竟险恶到如此地步,是我高估了你萧子琴所说的情谊。

    想着便吃力地从里爬起,一步一步的向前走着,眸子里闪过一丝狠毒,心中想道:“萧子琴,从今天起,我要为自己而活。我不会再相信你那虚假的谎言,你欠我的,我会加倍讨回来!”

    夜里,空沉闷的让人窒息。推开窗子,一阵寒意袭来让我不颤而栗。绾秋担心道:“主子子不好,还是不要开窗的好!”

    “不过是想透透罢了!”我温言道。又不叹道:“不知前朝之事解决没有?他的子还没好全,受得住么?”

    “受不受得住,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么?”我的腰地一紧:“皇•••皇来了!”

    “想朕为什么不来看朕呢?”

    “皇上政事缠身,臣妾不敢前去叨扰!”

    “朕真心待你如同发妻,以后无人之时,就不要这么见外了!”

    “皇上的结发妻子不应是皇后娘娘么?”我不解道。

    “她与朕只有救命之恩,却无夫妻之意。朕对她至多不过是敬重罢了!”

    我挣脱出他的怀抱,拿起梳妆台的剪子,绞下一缕发。他笑道:“既是夫妻,也应有朕的才是!”

    说罢,接过剪子,绞下一缕发付于我。我笑道:“明儿臣妾把它做一个荷包,时常挂着可好?”

    “你说好便好!从此以后,慧儿与皇上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说着,他的唇慢慢的靠了过来,温热的气息喷在脸颊,我像是中了蛊似的,缓缓的闭眼。

    就在此时,李全在外边喊:“皇——”

    明轩顿时无了兴致,放开我后没好的说道:“进来——”

    话音刚落,李全便进来了,见他脸不好,赔笑道:“皇上息怒,若不是赶要紧的事儿,奴才怎敢在这个时候打扰皇上的好事?”

    “罢了!什么要紧的事儿,说罢!”

    “回皇上,方才云香殿遣人来说:可小主淋了雨发了高热,梦中喊着皇上呢!”“哼?”明轩气急反笑:”生病不去找太医,难不成朕会医病么?”

    李全也没了话茬:“奴才——”

    我劝道:“皇上还是去看看吧!说不定可人患了相思病,这病也只能皇去医了!”

    “也罢!朕去看看便过来!”明轩疲倦的柔柔额头,便缓缓起身,走出了屋外。

    到了三更,李全才遣人过来回话:“李公公遣奴婢来告知娘娘:慧主子先歇了吧!皇上晚不过来了!”

    我忍不住问:“可答应如何了?”

    “可小主高热刚退,还有了三个月的孕,皇上实在走不开!”

    “本宫知道了!”说罢,就让绾秋打发了。

    我苦笑道:“还是可人命好啊!人家这么轻易就有了,往后还不知又要生出多少事儿来呢?”

    绾秋迟疑道;“娘娘难道不觉着奇怪么?”

    “什么?”我不解的问。

    “可小主那吃下皇后娘娘赏的银耳莲子汤是奴婢亲眼瞧见的,难道那碗莲子汤里没有红花之类的东西?那为何皇后娘娘说要防着她呢?还有可小主,奴婢实在想不明白!”绾秋困惑的摇摇头。

    我轻声一笑:“想不明白便不要再想了,多想无益!可人怀了孩子,会有人比我们还要心急!”

    “如今主子放得下她了吗?”她大惊。

    “有什么放不下的?我不会害她,亦不会帮她。是死是活,全在她自己!”我淡淡的说道。

    次日,众妃嫔都齐聚云香殿。可人和着睡衣,半躺在榻上。她见了我,脸霎时惨白:“慧姐姐,可人不是故意的!你会原谅可人么?”

    我笑道:“可妹妹这是如何说的?能为皇生儿育女是你的福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明轩了她的手,劝道:“你好生休息,别再多想!有什么需要的,尽管与皇后说,知道么?”

    皇后笑道:“可人有了孩子子,再不比从前了。不如这段时的请安就免了吧!一切仪从简便是!”

    “臣妾才三个月,不碍事的!”可人声音柔柔的,让人更添怜爱之意。

    明轩笑道:“这是她的心意,你就别推辞了!”

    ‘皇上,早朝的时间到了!”李全在一旁提醒道。

    ”朕晚再来陪你,你好生休息!”说罢,就离去了。

    待林婉儿等人走后,可人与我笑道:“放心,皇上他今晚会去陪你用晚膳的!”

    “这么说,本宫倒要多谢你全了?”我笑道。

    “这倒不用。这吃还不忘挖井人呢!我能有今日,姐姐的功劳最大,惠姐姐的大恩,必定报答!”

    我笑道:“说完了么?说完了,本宫就告辞了!”

    “萧子琴——”她喝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做的那些见不得的勾当不要以为我不知晓?”

    我只觉得可笑,不觉问:“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你若有什么依据,只管拿出来!”

    说罢,便头也不回的出了屋。

    夜里,我正在看书,绾秋端着茶碗来了:“主子看了许久了,不如歇歇吧!当心看久了眼睛疼!”

    “眼睛疼怕什么?怕的是心痛!”我苦笑。又笑着问道:“云香殿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

    “什么?”

    她望着我,问道:“如果可答应的孩子没了,责任在谁?还不是谁撞谁倒霉么?若是那莲子汤里真有什么,可答应最恨的应该是谁呢?”

    我恍然大悟,冷笑道:“怪不得这几日连请安都免了呢!林婉儿当真是怕她了么?”

    “可答应除了恨皇后”她顿了顿,还是提醒道:“慧主子应离她远些才是,小心疯狗咬人!”

    次日中午,我刚用了午膳。绾秋便进来了:“主子,云香殿来人了!”

    说罢,一个生得白净可人的小丫便进来了,她请安道:“慧主子吉祥!”

    “起了罢!”我笑道:“你不在云香殿服侍你家小主,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回慧主子,我家小主见今天好,便想出去走走!可皇后娘娘嘱咐过我家小主如今比不得以前,一切小心为。若论贴心要好,自然谁也比不得慧主子不是?”小丫笑道。

    小丫见我不说话,便急了:“莫不是慧主子觉着我家小主怀了龙胎,冲了你什么?”

    绾秋喝道:“放肆!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就凭你刚才那句话,你便死无葬之地!”

    我叹道:“罢了!你说她做什么,她不过是传话的罢了!”

    我又对小丫道:“你先去吧,本宫换件衣裳便来!”

    小丫笑道;“还是慧主子心疼奴才!”

    说罢,就笑嘻嘻的去了。

    “这真是人不找事事找人啊!走吧!”

    我无奈的笑了笑。

    荷花池,早已是凄凉之至,荷花枯老的枝干在冰冷的池里静默着,如同风烛残年的老人。

    远远地便瞧见可人站在湖边,还有小丫在一旁陪着。我走近时,可人摸了摸肚子,笑道:“有了孕,不宜行。若是有些地方做的不周到的,还望见谅!”

    我笑道:“妹妹说笑了,你无时无刻不想到我,这份儿真心难能可贵。我又怎会怪你呢?”

    她对旁边的小丫说;“我要与慧姐姐单独聊聊,你们去那边守着吧!”

    小丫听了就离去了。绾秋不放心的看着我,可人笑道:“绾秋姑姑是不放心可人么?”

    “奴婢不敢!”绾秋笑道。又对我说道:“主子,奴婢就在那边呢!有事尽管奴婢!”

    我点点,她这才安心离去。待绾秋走后,可人笑道:“你看,这里没什么变化吧?我觉着又回到了从前呢!”

    我望了望她,不由得叹道;“是啊,景物依旧,人却变得不再单纯了!”

    “子琴姐,我们就不能好好的说说话么?”她苦笑道:“你知道么?可人心里苦啊,都无法与旁人说!”

    “宫里的子本就不好过,心中若再不放坦然,只怕会度如年,生不如死呢!”我又笑道:“可妹妹如今怀龙裔,前途更是无可估量!怎的还这般自怨自哀?”

    “还记得以前我与一生活的时候,是何等快乐?”

    过了许久,她问道:“子琴,你待我有过一点点的真心么?哪怕一点点!”

    我不想再提以往之事,便说道:“你有了孩子,不宜吹风,还是快回去罢!”

    说罢,就站起准备离去。

    “萧子琴——”她喊道。

    我转过,想看看她耍什么花样。她哈哈大笑:“萧子琴,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就没怀孕!”

    说罢,便从肚子里拿出个枕头来,她的肚子果真平坦了许多。

    我冷笑道:“可答应真是厉害,把所有人都耍的团团转!只是皇后娘娘那赐的莲子汤里红花有十足十的量,可是如何怀有身孕,想必大家都很好奇罢?”

    “是么?萧子琴,我害不了皇后,还害不了你么?”

    说罢,她的面部变得狰狞可怕。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匕首,我顿时吓得脸掺白。她笑道:“别怕,我怎么舍得杀你呢?”

    说着,就狠狠的往心脏了一刀,接着就掉进了荷花池。池顿时鲜红,可人费劲的喊道:“来人呐,慧嫔杀人了,慧嫔杀人了……”

    这时,那个小丫来了,见可人躺在里,大惊失,边跑边喊道:“慧嫔杀人了!来人了!慧嫔杀人了!杀人了!”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